簡介

魂穿西晉末,附身一潰兵,他攤上了一個華夏曆史上最黑暗的時代,八王之亂,永嘉之亂,五胡亂華,劉淵劉耀,石勒石虎,鮮卑慕容,怎一個漢家內軋,怎一個諸族並起,怎一個兵荒馬亂,怎一個人肉爲食!且看主人公如何流...

最近章節

第六百九十八回 人心崩散

任何時代,任何民族,大凡是一支有點戰鬥力的軍伍,不論其內裏如何折騰,其對外都是天然抱團的,畢竟這纔是爺們該有的樣子。故而,當塗木立在襄國西門耀武揚威斬殺那名百夫長的時候,已然引發了城頭上下的同仇敵愾,這也令得那名漢人千夫長必須出來說上兩句,哪怕僅是場面話,否則人心散了,他還如何帶隊伍?

然而,或是爲了更好的替境遇岌岌可危的石生立威,或是習慣於欺負漢人,塗木立並未見好就收,反而進一步逼迫千夫長,要將之羈押帶走,頗有隻嫌事小的架勢。而且,看他那神情,毫不掩飾的就是起了殺心,那千夫長若被帶走,多半沒個好。

泥人也有三分火,更何況危及性命?若是石勒猶在,其親兵要來羈押自己,這位漢人千夫長多半不敢反抗,只會琢磨待會兒如何跪舔求生,可如今的襄國局勢下,剛剛上位的石生,還無法壓住千夫長的自保之心。

於是,面對塗木立遣人捉拿,千夫長下意識退入親兵羣中,口中更是厲喝道:“放肆!塗木立,爾最多也就與某同級,手中可有緝拿某家的軍令?哼,想殺人就殺人,想動手就動手,爾當我張庸是軟柿子不成?”

“鏘啷啷...”有千夫長張庸發話,與他休慼相關的親兵們頓時拔刀架盾,擋開正欲撲過來的石生親兵,將張庸護在其中。而城頭上下皆屬張庸千人隊的輪值漢卒,本就因爲塗木立隨手斬殺那名百夫長而滿心怨懟,此刻也都紛紛隨之操起兵器,更有許多人張弓搭箭對準了塗木立一行。

...

章節目錄

載入失敗,請重試
章節目錄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