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敕封

李世民回宮。

只是頭依舊昏沉的厲害,請了御醫來,喝了一碗解酒湯,面色的紅光依舊沒有褪去,他不禁朝尾隨而來的長孫無忌道:“此酒後勁甚大,實在厲害。”

“二郎。”長孫無忌舔了舔嘴,說實話,他倒是很希望嘗一嘗這酒。

“陳正泰拜二郎爲師……”

“哎!”李世民不禁嘆息:“果然喝酒誤事啊,朕以後再喝酒,便不堪爲君,這是教訓。”

“這件事……不可和人提起。”

長孫無忌不吭聲。

李世民躺在軟塌上,摸着自己發昏的額頭:“怎麼不說話了?”

“臣當然不會和人提起,不過臣以爲,陳家人現在已經嚷嚷的滿長安都知道了。”

李世民覺得自己熱血上涌,一口老血要噴出來。

這輩子提刀跨馬,下馬治民,李世民都是遊刃有餘,偏偏碰到這羣不要臉的陳家人,居然有一種他孃的這羣人都是人才的無力感。

剁了他們吧。

說朕心胸狹隘,不能容人,何況,陳正泰還只是一個小兒,少不得別人要說,你看,你堂堂皇帝,跟一個小人較真,算什麼英雄。

捏着鼻子認了吧。

又不甘心。

良久……

李世民又嘆息道:“果然是喝酒誤事啊……”

“陛下,陛下……”有宦官小跑進來:“陛下,程將軍與尉遲都督求見,說是帶了一罈好酒,特與陛下會飲。”

李世民臉一黑,此時又覺得一股昏沉沉的感覺襲來,他咬牙切齒的罵道:“喝,喝,喝,就知道喝,告訴他們,朕不見他們,帶着他們的酒,從哪兒來,回哪裡去。文臣武臣,再有敢飲酒者,朕都不輕饒。”

長孫無忌:“……”

“還有那個叫陳正泰的小子,朕想起來了,他還口口聲聲,說什麼樑師都會被部將所殺,這個小子,真是信口開河,朕念他舉薦了馬周,就不予追究他的罪責了。”

李世民說到這裡,又道:“至於他的父親,陳繼業……此人乃是東宮舊人,可成日遊手好閒,遲早要惹是生非,從前他可沒少在東宮寫文章罵朕呢。他現在是議郎嘛?那便敕他爲長安鹽鐵使,讓他們陳家人有點事做,不要無事生非。”

嘆了口氣,李世民臉色溫和了一些:“至於馬周,實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朕聽他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擬詔:敕馬周門下省值班侍奉吧……”

……

次日一早,便有黃門宦官至陳家,宣讀旨意。

陳正泰還沉浸在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了天子門生的好事裡頭。

不得不說,陳家的輿論機器還是很強大的,皇帝前腳剛走,陳家闔族上下,便已將消息傳遍了每一個街巷。

這叫買定離手,自己約的炮,含淚也要打完。

咦?

自己爲啥會有約炮這樣齷蹉的念頭呢。

哎……

古人們有點浪,帶壞了我啊。

等那宦官一到,宣讀了旨意,頓時陳家又譁然了。

門下省值班侍奉......

馬周站在陳正泰身後,面上一驚,值班侍奉是小官,不過區區八九品的不入流而已。可門下省卻是天下的中樞,每日入值,都需要入宮,甚至皇帝隨時都可能召見,接觸的都是軍國大事。

如此一來,這個職位便是別人羨慕不來的了,只要在門下省好好幹,多在皇帝面前表現,將來少不得要平步青雲,扶搖直上。

可最震驚的卻是陳繼業。

升官啦。

從議郎變成了長安鹽鐵使。

這鹽鐵使油水豐厚的很......算是一等一的肥缺。

倒是陳正泰反應了過來,朝那宦官行了個禮:“請公公回話,臣等謝恩。”

宦官頷點頭,羨慕的看着陳家出來的鹽鐵使和門下值班侍奉。

前者是肥的流油,後者則是清貴無比。

他笑嘻嘻的點頭:“那麼,咱回宮覆命去了。”

陳正泰一擺手:“且慢。”

宦官眼睛一斜,意味深長的看了陳正泰一眼。

果然,陳家人還是很識趣的。

他說且慢,十有八九,是要準備給咱送禮了。

這宣告詔書的宦官,其實也是肥缺,但凡出去,若是傳達敕命,往往都有孝敬的。

於是,宦官滿懷期待的看着陳正泰道:“不知陳公子有何賜教?”

陳正泰認真的道:“力士是否幫我一個忙,容請力士代我向恩師傳一句話,就說學生在家,每日感念恩師,常懷感激之心,只是宮禁森森,不能時刻入宮,聆聽恩師教誨,實在是遺憾。”

宦官古怪的看着陳正泰:“你的恩師是誰?”

“乃是當今皇帝陛下。”

宦官本來以爲陳正泰會給他一些好處,誰曉得是讓自己給人傳話的,頓時臉拉下來。

可是一聽到陳正泰的恩師乃是皇帝陛下,一下子兩腿發軟,嚇尿了。

“哪……哪一個皇帝陛下。”

陳正泰板起臉來,大喝道:“天下哪有幾個皇帝,你好大的膽子,敢誹謗我的恩師?”

宦官下一刻,魂不附體的跪下了:“不敢。”

“快去吧,一定記得將我的話帶到。噢,對啦,我這裡還有一封書信,是給我的恩師的,請力士代爲轉達。”

說着,陳正泰掏了一封書信來,鄭重其事的交給宦官。

宦官如蒙大赦,他心裡滿腹的疑問,卻不敢多問了,收了信,連滾帶爬的逃之夭夭。

…………

陳正泰看着宦官的背影,吁了口氣,有皇帝做師傅真的很牛啊,突然感覺自己的人生一片光明起來。

等陳正泰回頭,卻已見馬周拜倒:“你這是......”

“恩公大恩大德,學生......學生......”馬周哽咽。

就在幾日之前,他還是一個馬伕。

而如今,他卻已有了官身,他的人生,曾有無數的跌宕,如今終於撥雲見日,這一切都是拜陳正泰所賜啊。

一旁,三叔公眼睛已經直了。他經歷了忐忑不安,現在看如今炙手可熱的馬周,卻是拜在自己的侄孫腳下,感激涕零狀,而自己的侄孫,更是拜了李二郎爲師,這……

三叔公身軀一震,心裡冒出了一個奇怪的念頭。

陳正泰不禁唏噓,他知道馬周這樣的儒家弟子,對於出仕是極爲熱衷的,畢竟人家讀了數十年的書,琢磨的就是治國平天下,現在終於有了一展身手的機會,自己舉薦了他,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

陳正泰眨眨眼:“我有個不情之請。”

“恩公請說。”馬週一臉認真。

陳正泰道:“能不能你下值之後,再幫我照料一下豬圈,我覺得你比較在行,畢竟,其他人我不放心。”

馬周:”......”

他本以爲自己已鯉魚躍龍門。

誰曾想......

硬着頭皮,馬周道:“敢不從命。”

管他呢,這樣的大恩大德,即便是給恩公養豬,也沒什麼。反正下值之後,自己也沒什麼事做。

......

馬周又去豬圈了。

陳父和三叔公卻是擠眉弄眼。

陳正泰才注意到了他們。

陳父和三叔公低聲咕噥着什麼:“三叔,你看方纔陛下是什麼意思?”

三叔公捋須,一副意味深長的樣子:“哎呀,這......這恐怕要多虧了正泰,咱們陳家......哎呀......”

他眼裡放光起來,連續幾個哎呀,而後又道:“皇帝此舉很有深意,你想想看,皇帝爲何敕你爲鹽鐵使麼。你是東宮舊人啊,這樣的好事,憑什麼落在你的頭上?”

陳父眨眨眼:“對呀,爲啥?”

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五十章:大禮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八十五章:救治
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五十章:大禮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八十五章: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