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

似陳家如今這樣的家世,想要持家,並且做好,卻是極不容易的。

當然,公主雖是金枝玉葉,可公主有公主的優勢,她畢竟身份尊貴,一旦想要親力親爲,下頭的人當然是絕不敢忤逆的。

另一方面,公主府陪嫁的宦官和宮女不少,管理起來,有了幫襯,倒也不至有什麼不順暢的地方。

遂安公主曉得陳正泰事忙,家裡的事,他未必能顧及到,這家業越來越大,而且是瞬間的膨脹,陳家原有的力量,已經無法持家了,於是乎就不得不新募一些遠親和新近投靠的僕從管理。

只是這些良莠不齊,當陳家蒸蒸日上的時候,自然偶爾會出一些紕漏,倒也沒什麼,在這大勢之下,不會有人關注這些小細節。

而此時,遂安公主覺得自己既然成了這個家族的當家主母,自然不能不管這家裡的事務,更是不允許出什麼差錯的。

她先清理了賬目,責罰了一些從中動了手腳的惡僕,從而給了陳家上下一個威懾,此後再開始清理人員,一些不適應本職的,調到其他地方去,補充新的人員,而一些做事不規矩的,則直接整肅,這些事不必遂安公主出面,只需女官去處置即可。

見陳正泰回來,遂安公主連忙迎了出來,她是個性子恬然的人,雖是出嫁時出了一些意外,卻也絕口不提,見了陳正泰,溫和地看着陳正泰笑道:“郎君回來,很是辛苦吧。”

陳正泰搖頭道:“辛苦談不上,只是隨意看看,上午的時候去見了父皇,正午和下午去了一趟勞工的營地。”

“父皇那裡,沒有什麼事責怪郎君吧。”遂安公主如尋常人婦一般,先給陳正泰寬下那外衣,一旁的女官則給陳正泰奉了茶來!

陳正泰脫衣坐下,整個人覺得輕鬆一些,隨即抱着茶盞,呷了口溫熱的茶水,才道:“哪有什麼責怪的,只是我心裡對突厥人頗爲憂心罷了,可是父皇的性情,你是知道的,他雖也預感到突厥人要反,可是並不會太放在心上。”

遂安公主頷首:“父皇到了馬上,便是萬人敵,其他的事,他或許會有煩惱,可若是行軍佈陣的事,他卻是瞭然於心,自信滿滿的。”

陳正泰不禁感慨:“善泳者溺於水……”

遂安公主不由噓了一聲:“這話可不能亂說。”

陳正泰笑了笑,從容道:“不用緊張,我只和你說的。”

遂安公主初爲人婦,終究還是有些羞澀,忙移開話題道:“還有一件事,就是近來其他的賬都理清了,唯獨有一件,就是木軌修建的勞工營那裡,開支有些異常,不只是每日的錢糧花銷很大,這三千多人,每日雞鴨魚肉的花銷,竟要比上萬人的錢糧開支了。除此之外,還有一個什麼火藥錢,以及養護費,卻不知是什麼名目,開支也是不小。木軌不是小工程,花費極大,若是在這方面,也是沒有節制,我只擔心……”

陳正泰自然曉得她是沒辦法理解這一羣勞工,直接被陳正業拉去當做是新兵一般的操練了,而且操練得還格外的苛刻,哪怕禁軍,都沒有他們這般!

雖然陳正泰覺得有些過了頭,不過保持這樣的狀態也沒什麼不好的,反正還沒有開工,就當做是入職前的培訓了。

此時有女官送了蔘湯來,遂安公主接過,便關切地道:“郎君在外頭甚是辛苦,先吃一些蔘湯滋補身子吧。”

陳正泰倒是興致盎然,自己是該補一補的,現在無數陳家人正翹首以盼,就等着陳家的嫡孫降生呢!

陳正泰溫聲道:“這蔘湯聞起來味道不錯,是哪裡的參?”

本是隨口一問,遂安公主道:“其實父皇賜了一些參來,不過父皇賜的參,總是覺得不甚爽口,我心想着郎君是不喜吃苦的人,聽三叔公說,市面上有扶余參,既滋補,口感也好,便讓人採買了一些,果然成色和品相都是極好……”

所謂扶余參,其實就是高句麗參,只不過扶余已經被高句麗所滅了,所以某種程度而言,這扶余參該叫高句麗參纔對。

陳正泰卻是一臉詫異:“高句麗與我大唐已斷絕了貿易,這參只怕是假的吧。”

他口裡說着,取了銀勺,吃了幾口。

他口糙,其實感受不到什麼區別。

遂安公主道:“滋味我是嘗過的,這確爲高句麗參,我自小便吃這些,豈會嘗不出?”

陳正泰心裡感慨,從小就吃人蔘,難怪長這麼大。

只是……新的疑竇就生了出來了:“若是如此,那麼這高句麗參,只怕價格不菲,是好東西,我需小心吃纔是。如今已成家立業,是該想着節儉些了,我們陳家,是以勤儉持家的。”

遂安公主抿嘴輕笑:“這可不是,說起來,這高句麗……不,扶余參的價格並不昂貴,只是略比尋常的參價格高一些罷了,市面上不少的。”

她這般一說,陳正泰心裡的疑竇便更重了。

事實上,從隋朝開始,因爲和高句麗的軍事敵對關係,和高句麗的貿易斷絕,一直延續到了唐初,雖然李世民幾次想要開啓互市,不過也只是意向而已!

整個高句麗,甚至遼東半島的百濟、新羅等國,都因爲交通斷絕,導致商貿不通。

若說偶有一些人蔘流入進來,倒也說的過去。

可問題在於,爲何現在聽着的意思是有大批的人蔘流入?

陳正泰吃過了蔘湯,陪着遂安公主說了好一會的話,等三叔公回了府,方纔讓遂安公主稍等片刻,他則到了廳堂裡,讓人請了三叔公來。

三叔公現在還是驚魂未定的樣子,他還擔心着陛下會不會找陳家算賬呢,因而對遂安公主殷勤得不得了!

於是見了陳正泰,便板着臉批評道:“這個時辰了,你不好陪着殿下,來這裡做什麼?真是豈有此理,殿下是什麼人,她嫁來了咱們陳家,是咱們陳家的福氣,你該好好的待殿下……哼哼……”

他故意大着嗓門,歇斯底里的樣子,生怕隔牆沒有耳朵一般,畢竟這陳家,現在來了不少陪嫁的女官。

陳正泰苦笑,現在三叔公但凡做點啥,他就知道三叔公在打什麼主意!

只是三叔公這一出,令他還是略感尷尬,於是低聲道:“叔公,不用這樣,殿下沒你想的這樣小氣,不必故意想讓人聽到什麼,她性子好的很……”

三叔公老臉一紅,彷彿自己的心思被人猜透一般,忙掩飾道:“哪裡的話,你不要胡亂猜測老夫的心思,你……你這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接着又想着將陳正泰說成是小人,覺得不大妥,便又搜腸刮肚的想要用另外的詞來形容,可一時情急,竟是想不出,於是只好泄憤似得捏着自己的鬍子。

陳正泰看着他古古怪怪的樣子,不禁哭笑不得,也懶得和他計較這些,想着還有正事要說,便開門見山道:“聽聞市面上有許多的高句麗參?”

這話題轉的有點快,三叔公皺着眉頭想了想道:“高句麗參倒是常見,怎麼了?”

陳正泰懊惱地道:“這就怪了,大唐和高句麗禁絕了互市,如此大量的參,是如何進來的?”

“這個?”三叔公不禁道:“你操心這麼多做什麼?哎,我們陳家人,果然都是瞎操心的命啊,就比如老夫吧……”他又放大了嗓門,瞎咧咧道:“老夫不也是這般嗎?這公主殿下下嫁到了咱們陳家,我是既擔心殿下冷了,又擔心她熱了,更恐正泰你平日忙碌,不能日夜陪着公主,哎……咱們陳家都是實在人啊,不曉得怎麼哄婦人……”

陳正泰看着三叔公又上竄下跳的樣子,頓感受不了他,這哪裡跟哪裡啊,他可是找三叔公來談正經事的,於是忙壓着手道:“三叔公,別鬧了,來時我就看過了,外頭一個人都沒有。”

三叔公一愣,隨即就瞪他一眼,壓低聲音道:“你怎麼知道外頭一個人都沒有?這黑漆漆的,若是藏着人呢?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做駙馬的,若是不密,失的是啥?”

陳正泰覺得繼續往這個話題下去,估計一直就是說這些沒營養的了,於是故意拉起臉來:“繼續說正事,你說這麼多的人蔘,走的是什麼渠道?是什麼人有這樣的能耐?他們採購來了大量的人蔘,那麼……又會用什麼東西與高句麗進行貿易?高句麗人拿出了這麼多的特產,源源不絕的將人蔘送入大唐來,難道他們只甘心收取銅錢嗎?”

陳正泰說出一連串的問題,三叔公皺眉起來:“那你認爲是用什麼交換?”

“想要交換,一定是高句麗人最缺少的東西,譬如現在對他們而言,大唐是虎視眈眈,他們自然急需要大量的鎧甲,以及大量的弓箭,還有其他的鐵器。”

三叔公若有所思的點頭:“你的意思是,有人裡通高句麗?”

陳正泰嘆了口氣,總算……三叔公開竅了。

陳正泰道:“你想想看,有人可以私通高句麗,交換大量的貨物,這樣的人,身家絕對不會小,甚至可能……在朝中身份非同一般,如若不然,怎麼可能打通這麼多的關節,在這麼多人的眼皮子底下,如此販賣敵國的貨物?又如何拿這麼多的鐵器,去與高句麗人進行交換?這絕不是普通人可以辦成的。”

陳正泰頓了頓,繼續道:“當然,高句麗的事,和我們陳家當然沒有關係,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人家既然能將大批不得貿易的東西送出關去,可以私通高句麗人,難道……他們就不會勾結百濟人嗎?甚至於,勾結突厥人……這大漠中,這麼多的胡人,他們的走私貿易,定也有牽涉。而這……纔是侄孫最擔心的啊,叔公……現在我們陳家已開始經營關外,卻對這些人一無所知,而這些人呢……則藏在暗地裡,他們……到底是誰,有多大的能量,和多少胡人有勾結,陳氏在關外,一旦站住腳跟,會不會妨礙他們的利益,他們是否會暗箭傷人……如此種種,可都需小心防範纔是。”

裡通外國……

這樣的事,一丁點也不新鮮。

越是斷絕了貿易,某種程度而言,越是有利可圖,因爲別人沒法做的房買賣,你卻可以做,那麼自然而然可以賣出高昂的價格。

因爲這巨大利益而鋌而走險,就一丁點也不奇怪了。

陳正泰起初沒有想到這個可能,他單純的認爲,陳家只要在關外立足纔好,此時因爲喝了蔘湯,這才意識到……有些事,未必如自己想象中那樣簡單。

陳正泰想了想,便又道:“再退一萬步,這些人是否會和突利可汗有什麼牽連?這突利可汗在關外,對於大唐的消息,理應是一無所知的,可是我看他頻繁騷擾,卻將事態控制在一個可控範圍之內,他的背後,是否有高人的指點呢?敵人是最好防範的,可是最令人難以防範的,卻是‘自己人’。他們可能在朝中,和你談笑說天,可背地裡,說不準刀都磨好了。”

三叔公聽罷,倒也慎重起來,神情不自覺裡肅然了幾分:“那麼……正泰的意思是……”

“這事,我們不能糊塗看待,所以必須徹查,將人給揪出來,無論花多少錢財,也要摸清對方的底細,而且這事兒,你需交給信得過的人。”

“信得過的人……”三叔公想了想道:“陳家人裡,倒是有幾個爲人謹慎的,不過……老夫還得再想一想……”

陳正泰認真地道:“要儘快一些。”

三叔公頷首:“你放心便是,噢,是啦,你快去陪着殿下吧,這大半夜的,和我這半隻腳進棺材的人在此說這些做什麼?有消息,我自會來相告的,正泰呀,我思來想去,我們陳家……得將公主殿下的腿抱好了,如若不然,不安心。”

第五十章:大禮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
第五十章:大禮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