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

這是一個陳氏版的分贓協議。

世家的錢,一人一半,所有獲得的土地,關內算李家的,關外算陳家的。

很合理。

李世民覺得沒有什麼不滿意的。

而且這關內諸世家的債務,當然是他李世民親自去徵收,關於這一點,是很頭痛的問題,陳家是肯定幹不了的,唯一能幹的,就是李世民了。

至於關外的河西之地,其實本就不是大唐的疆土,何況陳家還許諾給出一大筆的錢來建別宮,這樣算下來,其實李家纔是這一次精瓷事件的最大獲利者。

雖然世族們拿着土地質押了六千萬貫的貸款,可要知道,他們質押的土地,可絕不只是六千萬貫這個數目,依着陳家的謹慎,十貫的地,給你兩三貫的貸款就算不錯了。

所以某種程度來說,這土地和田產的價值,至少需要翻三倍纔可。

真要算起來,李家至少佔了七成利,而陳家乃是三成。

即便是這三成,陳正泰還打算拿出大筆錢來營造別宮,若是連這個也算一起,那麼李世民就真的賺大發了。

李世民一下子覺得自己年輕了,生活變得有了趣味。

他雙目放出精光,腦海裡瘋狂的計算,最後得出了結論……這一次真的賺大發了,血賺!

李世民忍不住道:“那這些世族們呢……接下來會如何?”

“兒臣不知道!”陳正泰苦笑道:“以後會發生什麼,兒臣一概不知。至於精瓷的行情,世族們該怎麼辦,其實……兒臣自己也沒有任何的預料。想當初兒臣以爲……推出精瓷,能掙幾千萬貫便足矣,可哪裡想到,到了後來,事態完全失去了控制,最後的結果,其實兒臣也在出乎預料之外,只知道……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李世民卻是想得很深,眯着眼道:“這些人……不會作亂吧。”

陳正泰認真地想了想道:“作亂的基礎是什麼呢,兒臣讀史,發現王莽篡漢,建立新制,從字面和律法上來看,每一處……都很漂亮,譬如釋放奴婢,抑制豪強,建立公平的土地制度。可是最後,王莽爲何會失敗呢?”

這諾大的太極殿裡,只剩下了君臣二人,李世民此時聽陳正泰說出一連竄的疑問,此時也繃着臉:“難道不是王莽的新制……有許多的弊端嗎?”

“不對。”陳正泰搖搖頭:“王莽的新制可謂完美,無論是平抑物價,釋放奴婢,又將鹽、鐵、酒、幣制、山林川澤收歸國有,將耕地重新分配,這哪一樣,不是惠民之政呢?可最終天下還是大亂了。”

李世民若有所思:“你來說說看,這是什麼緣故。”

“陛下一直說,要以史爲鑑,所以兒臣一直都在讀史,讀到這裡,總是讀不通,你看那些釋放的奴婢,他們爲何也要跟着一起去反抗王莽,分明王莽取消了他們奴婢的身份,還了他們自由之身。於是兒臣絞盡腦汁,終於想到了問題的關鍵所在。王莽的改制,徹底的打擊了以往西漢豪強們與皇帝共治天下天下的基礎,而這些措施,確實針對了當初東漢王朝的弊端,進行了改良。可這王莽唯一失敗的地方就在於此,他看出了弊端,選定了一個摧毀這弊端的制度,可是……他沒有辦法建立一個新的制度,只說釋放奴婢,可奴婢釋放之後,該如何安置呢?只說平抑物價,可平抑物價,若只是法令上說說而已,那麼如何執行,怎麼執行?於是被釋放的奴婢雖是表面上得了自由之身,可實際上,他們卻需承擔給國家的稅賦,他們不知該如何安居樂業,因爲他們從前是依附於豪強的,不需去思考其他的事。可沒有了這個保障,人就要捱餓,就要受凍。所以人們寧願爲奴,也不願做庶民了。”

李世民點了點頭道:“不錯,你這史書,算是讀進去了。”

陳正泰接着道:“所以……現在世族們怒不可遏,等於是通過了精瓷,毀滅了他們的根基。可是……倘若這個時候,陛下不立即開始一個新的制度,如何能安定天下呢?其實……兒臣已經防範於未然了。前些日子,兒臣就已經開始大興土木,要修建鐵路,建西寧城,甚至爲了陛下修造宮殿,這浩大的工程,所需投入的乃是數千萬貫,所需的糧食更是不計其數。陛下……兒臣並非是吃飽了撐着,非要建一點啥,其實……這也是爲了應對當下可能產生的風險啊!想想看,世族失去了根基,可他們還有許多的部曲,有無數的奴婢,許多人依附於他們生存,若陛下只打擊世族,靠着精瓷,奪取他們的一切,卻沒有一個安置天下百姓的方法,那麼大亂只怕很快也就要來了。大量的工程,看上去野蠻,投入巨大,可是……卻可以大規模的僱傭百姓,讓他們開礦,讓他們冶煉,讓他們修路,讓他們建城,任何一個流離失所的人,他們但凡活不下去,便可招徠去關外,可以在關外安居樂業,那麼……誰還會受世族的慫恿,反抗朝廷呢?”

“陳家雖是表面上獲得了上億貫錢,可實際上,錢是無用的,錢唯一的用處,就是調配資源,想辦法通過許多的工程,最後又流入到無數的百姓身上,這樣纔是定海神針。其實……迄今爲止,陳家編出來的預算,已有七千萬貫了,真正的現錢,只剩下五千萬貫,甚至在未來,陳家還想修築一批新的工程,招徠更多的一些百姓,也可以惠及更多的人。至於陛下……得了這一億二千萬貫,還有無數的土地和田地,兒臣以爲,也該當藉此機會,進行一些舉措,以穩定天下。”

李世民倒吸一口涼氣,這轉眼,陳家的錢就花的差不多了?

細細想來……這陳正泰真是大臣們的楷模啊,大量的修築工程,這不正是穩定天下的最好方法嗎?

也虧得他想的出,當初陳家各種工程報到李世民這兒時,李世民還以爲這傢伙又抽了風,現在細細一想,還真是爲國爲民的舉措。

當然,陳正泰有一點沒有講,從經濟學而言,陳正泰不過是將錢轉化爲了陳家在關外的重資產而已。

而這些重資產未來可能產生的收益,也可能無法計算。

不過以李世民現下的經濟學知識,此時唯一的念頭大抵就是,你看陳家虧了這麼多,表面上是賺了大錢,實則卻已所剩無幾,真是好人啊,自己沒賺幾個,好處都給宮中了。

李世民不由道:“新政,是啊,該是時候實施新政了!前些日子,那鄧健不是上書請求分發永業田嗎?這個奏疏很好,天下百姓,怎麼能夠沒有自己的耕地呢?上無片瓦,下無立錐之地,朝廷也無法從他們身上收取稅賦,這樣的大唐,百姓們要之何用?除此之外,朕也要拿出錢來,改善一下天下的民生,此事,朕要好好謀劃一二才行。”

陳正泰感慨道:“陛下真是聖明。”

李世民卻是深深看了陳正泰一眼道:“不,你纔是朕的張良啊,朕也奇怪,你怎麼有這麼多坑人的算計。”

陳正泰便立即板着臉道:“這是什麼話,兒臣……”

“對。”李世民點點頭,此時大喜道:“當然不能算是算計,是利國利民的深謀遠慮。可惜你竟連朕也一直瞞着。”

陳正泰便道:“這是兒臣的錯,兒臣……實在罪該萬死,實在不該隱瞞陛下。”

當然,李世民是不會計較的,在他看來,陳正泰不說自也有他不說的道理的!

此時,李世民站起來,精神奕奕地道:“無妨,只要你認爲對的事,就放膽去幹便是了,其實……朕也早就想這麼幹了,只是想不到精瓷這等法子而已。”

君臣二人,決定促膝長談,一下子……如同尋覓到了知音一般,像是有着許多說不完的話。

現在的問題是,該怎麼收尾,接下來……又該怎麼花錢。

太極殿裡的長明燈冉冉,張千則默默地守在殿外。

這寒冬臘月的,站在外頭看着裡頭燈火通明,難免寒氣入體,張千便將手縮進長袖裡,脖子也微微地縮進衣領裡,在外不停地跺着腳。

他看着這昏暗的天空,心裡忍不住羨慕妒忌恨地嘀咕道:“這陛下……有啥話要和陳正泰說這麼久的啊……”

………………

而另一頭,朱文燁踉蹌的出了宮。

他此時悲從心起,已知道事情可能要到最糟糕的局面了。

可是……他這時才發現自己是渺小的,弱不禁風,在這滔滔大勢面前,不過是一粒泥沙而已。

朱家肯定要完了,江左朱家……鼎盛了數百年啊。

還有學習報,學習報不知如何了。

宮外……昏沉沉的……門可羅雀。

此時……卻有一輛馬車緩緩來到他的跟前,馬車上的車伕看着他道:“可是朱相公?”

“不……不,我不是……”朱文燁有些驚慌,第一個念頭便是搖頭否認。

他現在已是天下人的敵人,或者說,即將成爲天下人的敵人,暴露自己的身份,隨時可能被人當街打死的。

這時……馬車裡卻是鑽出了一個婦人的腦袋來,淒厲地喚道:“夫君。”

朱文燁擡頭一看,這不正是自己的妻子嗎?

他忙是打開了車門,車裡頭,不單有自己的妻子,還有自己的三個孩子,最大的兒子,已有二十多歲了。

他們……他們難道不該在江左……怎麼……怎麼跑來了長安?

於是朱文燁惶恐不安的看着車伕,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朱相公的妻兒們,是一個月前,我家殿下請來的,當時僞造了你的一份家書,讓他們趕緊來長安相會。殿下還說了,這個時候……朱相公只怕已是走投無路了,現在朱家已經沒有辦法保全了,可是朱相公和朱相公的妻兒們,卻可以保全,當然,這全憑朱相公自己的意願,朱相公若是想留下,也絕不會強人所難。可若是朱相公想走,鄙人這就帶朱相公先去關外,到時候……會留幾百貫給朱相公謀生,至於往後……朱相公要做什麼,便管不得了。”

“當然,爲了以防萬一,免得朱相公被人認出,等到了關外之後,少不得要給朱相公換一個全新的身份的,只說是高句麗的逃人,這性命和出身,都要改一改,如此方纔可以隱姓埋名。”

朱文燁本是悲不自勝,可很快他就清醒了過來,事到如今,這是唯一的生路了,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兒,忍不住道:“這是郡王殿下交代的?”

“正是。”

朱文燁也不知是感動還是哀嘆自己的身世,竟是流出淚來,口裡道:“想當初我與他文鬥,沒有少奚落他,哪裡想到……他終究還是想留我一條活路,這樣的恩德……我朱文燁,將來定要報答,送我們走吧,就去關外!”

說罷,他毫不猶豫的登車,坐在了車廂裡,與自己妻子並排在一起,手裡抱着自己只有六七歲的幼女。

馬車已開始動了,朱文燁爲了防止泄露自己的行蹤,連忙將車簾拉上,在這漆黑的車廂裡,略有一些顛簸,只從窗簾的縫隙,可看見這年關時的街頭,和往年全然不同。

沿街上……到處都是抱着瓶子的人,他們似乎在想盡辦法地將瓶子賣出,只可惜……行人們神色匆匆,絲毫沒有提起一眼的意思。

朱文燁嘆了口氣,眼中透出痛苦之色,忍不住喃喃道:“沒想到,我竟成了千古罪人哪……”

…………

崔志正已瘋了似的回了自家府上了。

在宮中夜宴,喝了些許的酒,可這肚裡的僅有的酒意,其實早已被嚇醒了。

他一到府上,這府上的男女早已一窩蜂的涌了上來,焦急萬分地道:“怎麼辦,賣不賣,現在到處都在賣了,阿郎,價格又跌了,跌到了一百五十貫。”

剛纔在宮中還說是一百七十貫,現在就已有人一百五十貫賣出了。

崔志正急道:“一百五十貫,可以立即售出嗎?”

崔家囤積瓶子囤積的比較早,所有的瓶子買來的均價,也不過一百一十貫而已,倘若一百五十貫,若真可以賣出,卻也未必不能止損,甚至還可以大賺一筆。

卻有人道:“可只有人喊價,就是沒人肯買的……”

崔志正打了個寒顫,連忙道:“賣不出去,那麼一百五十貫,也沒有意義,這個時候……必須得想法子,趕緊傳出消息去,問一問誰肯要瓶子,我們崔家……可以在市價的基礎上,再賤價二十貫出售,趕緊去鋪面那裡打出招牌去,讓人上街去……讓人……對啦,前幾日,不是有幾個胡商曾想收購瓶子嗎?問問他們,一百三十貫,要不要。”

“那幾個胡商,早不見蹤影了。”

“那就不必管了,賣,趕緊去賣!有多少賣多少。”

“阿郎,咱們真的賣瓶子嗎?”

還有人不甘心。

這可都是當初不計成本,花費了無數心血收來的啊。當初爲了收瓶子,可謂是挖空了心思,現在說賣就賣,還真是捨不得。

崔志正忍不住要吐血,這行情,真是說變就變。

當初漲的時候,是一天一兩貫的漲,甚至有時候一天幾貫。

可現在呢……現在一天就跌了接近一半,即便如此,居然連一個買主都找不到。

他不禁想吐血,漲了大半年,現在居然只是幾個時辰,就跌去了這半年的增長了。

這個時候……精瓷不等於成了燙手山芋嗎?

崔志正忍不住氣急敗壞地道:“都到了什麼時候了,還在此捨不得,趕緊想辦法賣。”

各個世族,在危機之下,終於有了反應。

他們已經開始不顧一切的尋找任何的買家了。

可意想不到的是……以往熱心收瓶的人,如今一個都不見了。

一些負責精瓷買賣的掌櫃和夥計,溜之大吉,一個鬼影都不見。

以往的時候,大家並不知道市面上有多少精瓷。

大家只曉得很緊俏,人人都在買。

可只有這個時候……人們才察覺到……這本該是物以稀爲貴的精瓷,居然多的數不清……

可謂是滿大街都是。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衆【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還有那一個個巨大的庫房裡,無數的精瓷好似是小山一般的堆砌着,上頭早已蒙上了塵土。

崔家上下,所有人都行動起來。

到處都在尋人,可尋到的人,也在尋他們,開口的第一句就是:“聽聞前幾日你想買瓶?”

“正好,我也有事找你,你現在要不要瓶子?”

“什麼?你到底是要買還是要賣。”

“賣啊,我家裡現在一大倉呢,你要多少,我虧本賣你吧,當初一百七十貫收來的,現在賣你一百二十貫,如何?”

崔家人有點發懵,這狗孃養的,又把價格調低了,於是他嚅囁着,不敢說自己一百三十貫想賣瓶子了。

…………

第二章送到,天地良心虎五千大章繼續送到。

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二章:人才吶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
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二章:人才吶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