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

事實上,不只是楊六和武大郎,幾乎所有人都帶着懷疑。

因爲這根本不像是騎兵衝擊。

他們又不是沒有看過騎兵的樣子。

那薛仁貴的重騎營……隔三差五就撒歡似的操練,一個個氣勢如虹,震天動地。

雖然達不到精良的輕騎兵風馳電掣一般的衝刺,可是那等排山倒海一般的鐵騎衝擊力,還是能讓人明顯感受到的,那速度絕對不慢。

可眼前的這些重騎,就讓人很費解了。

呃,這是衝刺嗎?

只是你若說他們只是先熱熱身,這也不對啊。

因爲火炮陣地那兒,一輪輪的火炮不斷的轟擊,漫天都是火雨降臨。

這可是數百門火炮啊。

即便這個時代的火炮威力並不大,更像是某種更精銳的拋石車。

可輪番的發射,傷害力還是很大的。

至少肉眼可辯的是,許多的重騎就此倒下,場面一片血腥。

你說他們不急?

這是不是傻,命都要沒了啊!

可依舊……

無數躲在壕溝裡的步兵們……原本都緊張地躲在壕溝裡,等待着對方的重騎發出雷霆一般的猛烈衝擊。

可現在……他們一個個冒出頭來,忍不住議論紛紛。

“還不來?”

“怎麼回事呀?”

“會不會對方出了什麼問題?”

“馬跑的這麼慢?我沒見過這麼慢的馬。”

緊接着,尖銳的竹哨聲刺破了壕溝,武官們大喝:“注意隱蔽,不要冒頭,不要喧譁!”

於是大家又忙將腦袋縮了回去。

而那吹着竹哨的武官,卻是探出了自己的腦袋,一臉懵逼的樣子,人都看傻了。

這跟印象中的重騎衝擊,有點不太一樣啊。

他扶了扶腦袋上的暖帽,實在想不出一個所以然,只好躲回了壕溝裡去。

“隨時準備戰鬥,大家不要竊竊私語!”武官吩咐着自己小隊中的官兵,顯得極爲嚴肅的樣子。

於是大家匍匐着,不吭聲。

卻是都忍不住擠眉弄眼。

有人突然大喇喇的道:“這要等多久啊,也不給一個痛快。”

“住口!”

“噢。”

火炮依舊還在轟鳴。

這震耳欲聾的火炮,很有震撼力,可其實大家早就習慣了。

楊六甚至覺得自己再趴下去,都快要睡着了。

這些日子以來,壕溝挖得太多,身體不免有些疲倦。

再加上方纔的時候,見重騎開始衝擊,人的精神格外的緊繃,現在一下子的鬆懈下來,居然有了幾分倦意。

不過他而後立即又打起了精神。

因爲他覺得這可能是高句麗人的計謀。

說不定對方就是想利用這一點,好降低他們的警惕心。

於是連忙端着步槍,又小心翼翼的探出了壕溝。

便見那漫山遍野的鐵騎,似乎還沒有來……看着還有點遠,連最遠的射程,都還差得遠。

他隨即便擡頭看天,不免感到了幾分百無聊賴,忍不住欣賞起天上的火雨,口裡道:“武大郎,你說……這被火炮砸中,會是什麼樣子?”

武大郎是老兵,老兵最大的優勢就是見多識廣,他看了一眼天空,想了想道:“我在河西的時候,收斂過被火炮打中的叛軍屍首,哎……說是慘不忍睹也不爲過,真是死無全屍啊,怎麼,你想試試?”

楊六嘿嘿一笑,不做聲了。

武大郎看了楊六一樣,忍不住打了哈欠,隨即道:“我覺得我得先睡一會兒,養養精神,等重騎來了,你再叫醒我吧。”

楊六不禁道:“武大郎,可不能啊,若是上頭知道,是要軍法從處的。”

武大郎露出了幾分畏懼之色,點了點頭,隨即卻是嘆了口氣,很是鬱悶地道:“這鳥高句麗重騎,來又不來,裹着這大衣,人又暖和,嗜睡啊。唉,不能睡,得等到什麼時候?你等等,我去探探看。”

說着,武大郎便冒頭往前看去,只見那重騎還是模模糊糊的,距離射程還是有些距離。

於是又縮回來,看錶情更鬱悶了,他道:“我之前聽涌入仁川的百濟人說,這高句麗的重騎,端的厲害,勢如破竹,所向披靡呢,可是……就這?”

…………

而此時,陳正泰在後壓陣,他的位置距離炮兵的陣地不遠,護軍營很緊張,生恐重騎殺來,讓陳正泰有失。

因而黑齒常之親自帶着一隊人馬,緊緊的隨在陳正泰的左右。

陳正泰很努力的看着遠處那浩浩蕩蕩的重騎。

最後嘆了口氣道:“哎……真是造孽啊……可憐了那些馬。”

黑齒常之笑了笑道:“殿下……真是大仁啊……”

“別拍馬屁。”陳正泰瞥了黑齒常之一眼:“你好好的做你的將軍,靠軍功混日子,這不是你擅長的事。”

“噢。”黑齒常之臉上帶着羞憤,此時只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

噠噠噠……

冒着火雨,王琦要哭了。

看着天上隨時要落下來的鐵球,身邊隔三差五的都有被鐵球砸中,而後落地的人。

他怎麼也想不出,究竟何時才能衝上前去。

座下的馬,已是像是拉風箱似的,拼命的打着響鼻,沒命的喘息。

嗯,它真的是盡力了。

連人帶甲,足足兩三百斤,還要一路‘疾奔’,馬也受不了啊。

尤其是那炮火的轟鳴,讓鐵甲馬起初受驚,所以拼命地狂奔,一下子將積蓄的馬力釋放出來,而現在……實在是跑不動了。

可沒有辦法,還是得跑。

因爲退是不能退的。

只能硬着頭皮不斷的催促戰馬繼續狂奔。

可這馬……只能小跑着,噠噠噠的邁着蹄子,慢悠悠的前行。

可即便如此,身邊還是有戰馬嘶鳴一聲,直接雙蹄跪地,顯然這是徹底的廢了。

馬上的騎兵,便一下子的滾落了下去,身上厚重的甲冑,令這馬上的人,根本沒辦法翻身起來,後隊的馬一到,那落地的重騎,伴着驚恐的叫聲,很快被淹沒在人馬潮中。

王琦只能硬着頭皮,死咬着牙,繼續衝鋒。

至於……最前的重騎……終於越來越近了。

後隊,依舊可聽到哀嚎,火炮依舊覆蓋在他們的後方,幸運衝過火雨的人精神一震,發起了衝擊。

當然……衝擊的速度有限。

緊接着,前隊又出了問題,似乎他們遭遇了陷阱,連人帶馬翻滾進了陷阱裡。

似乎這裡……還有不少的絆馬索,馬兒蹄子一失,前隊的戰馬,便一個個的摔了下去。

…………

尖銳的竹哨,在這蜿蜒數裡,重重的在壕溝裡開始響徹了戰場。

戰鬥……真正開始了。

那些陷阱和絆馬索,其實並不是用來殺傷重騎的。

畢竟……憑藉這些東西,殺傷力也實在有限。

不過它們往往佈置在步槍的射程外圍的位置。

如此一來,這拒馬、陷阱和絆馬索一旦發揮作用,等於是提醒壕溝裡的步兵們,要做好戰鬥準備了。

不只如此……這些陷阱,也起到了打亂騎兵的衝鋒陣型的作用。給壕溝中的將士們,預留出足夠的準備時間。

因而,大量的陷阱和絆馬索開始起效,於是壕溝中密密麻麻的步兵們,便此起彼伏的開始吹起竹哨。

當然……現在的長哨顯然只是讓大家打起精神的信號。

因爲……對方還未入有效的射程。

只是各隊的武官,其實已經開始死死的盯着那鋪天蓋地的重騎了。

終於……在確定了距離之後。

發動攻擊的尖銳哨聲從四處開始吹響。

楊六這時才稍稍有些緊張。

他趴在壕溝裡,努力地瞄準前方。

其實這瞄準只是他下意識的動作罷了,在軍中操練的時候,武官們教授的內容是,別瞎比比的瞄準了,朝着敵人的方向射就是了,你瞄了說不準還打不準,不瞄還能幹翻幾個。

當然,這倒不是武官們偷懶,而是因爲……這個時代的步槍,其實真的沒有太多射擊精度可言。

啪……

火槍的火栓處冒出火光,而後槍口冒出火舌。

隨即……數不清的槍聲,猶如連綿不絕的炒豆一般的響起。

楊六覺得自己的身軀震了震,一槍之後,也來不及去觀察敵情,而是火速的從火藥袋裡取火藥,倒入槍口,隨即拿出隨身的通鐵條,插入槍口,將火藥夯實,緊接着塞入子彈。

這一切的動作,他早就習以爲常,不知操練了多少遍,軍中還有專門各種裝藥的比賽,緊接着,繼續舉槍,死死地盯着前方……

整個壕溝裡,硝煙瀰漫。

當槍聲響起之前。

已衝過了陷阱和絆馬索區域的重騎,其實在這個時刻,還是鬆了口氣的。

冒着巨大的傷亡,敵人總算就在眼前了。

畢竟……距離對他們而言,確實是個障礙。

可不管怎麼說,他們是重騎,只要衝進了敵陣,如同他們對付百濟人一般,就幾乎已是單方面的屠戮了。

直到無數的槍聲大作。

他們甚至還不知道怎麼回事。

而後……猶如割麥子一般,衝殺在前的重騎一個個的倒下,偶有幾個漏網之魚,卻是驚駭莫名的看着自己的左右,宛如一下子進入了人間地獄一般。

他們一切的勇氣,在此刻,竟是化爲烏有。

此前,之所以他們還有向前衝擊的勇氣,只來源於他們對於自身甲冑的自信。

他們自覺得自己是刀槍不入的,即便是被刀劈了,也不過是輕傷而已,不至於危及自己的性命。

可現在……

他們突然發現……

自己渾身的甲冑……

在這火藥面前,就好似是紙糊一般。

這玩意……根本就抵擋不了那槍聲之後射出的鉛彈。

有人不可思議的看着自己的身上,那甲冑上出現的一個彈孔,那上頭還冒着煙,而後,他感覺到身上一股劇痛,隨即落馬。

越來越多人……察覺到了這種情況。

所謂的刀槍不入……根本就是騙人的。

只是……他們明白得太晚。

槍聲又響起來了。

他們衝刺得太慢了。

慢到哪怕是這百丈不到的距離,也好似是老牛一般。

而壕溝裡,你甚至看都看不到,猶如地老鼠一般的唐軍,卻是令身邊的人一排排的倒下。

這時……受驚的戰馬也令他們駕馭不住。

壕溝裡的唐軍步兵,不斷的噴吐着火舌。

王琦親眼見證了數不清的人馬屍首,橫在自己的眼前……一道火力網,彷彿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塹一般。

這時……他才悲哀的意識到。

自己奔向的不是財富,也不是數不清的婦孺。

而是地獄。

隊伍更加的混亂了。

有人此時只恨自己慢吞吞的馬跑得太快,因爲跑得快的……大多已倒在了血泊裡。

那呼嘯的鉛彈,你甚至不知從哪裡射來的,只看到身邊有人莫名的倒下。

那步槍的槍聲,猶如夢魘一般,連綿不絕的在戰場上響徹,如催命符一般。

已經開始有重騎崩潰,他們想要撤退。

後隊的人,也不知所措,駐馬遲疑。

也有愣頭青繼續前衝,可迎接他們的………卻是死亡。

抵達了這裡,他們才意識到自己到了地獄。

此前的炮擊,已是傷亡慘重。

而現在……看着滿地的屍首。

有精神崩潰的人,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嘶吼;有失控的戰馬四處亂竄;也有傷者倒在血泊中,發出SHENYIN,似乎是在祈求有人將自己帶出這修羅場。

王琦慌了。

此前面對百濟人的自信,現在完全的土崩瓦解。

一枚鉛彈,嗖的一下在他的耳側劃過,彷彿有一股熱浪襲來,他很幸運,只與那鉛彈擦身而已,只是身後的一個重騎,便沒有了這樣的幸運了,哀嚎一聲,直接連人帶馬一起翻身落地。

人就是如此……他們是憑藉着希望發起衝擊的,他們可以不畏懼火炮,因爲畢竟火炮被砸中的概率比較低,只要衝過去,他們覺得憑藉着甲冑,便可如入無人之境。

可現在完全不一樣了,當有人意識到……所謂的甲冑,也不堪一擊。

而這沉重的甲冑,非但沒有給他們帶來更好的防護,反而因爲笨重,從優勢變成了巨大的劣勢,以至於,成爲了唐軍的靶子,隨意射殺的時候。

他們最後一丁點的信心,也已土崩瓦解。

於是開始有人逃竄。

漫山遍野的人,只想着逃離這該死的地方。

王琦此時……勇氣俱失。

他驚惶不安得猶如受驚小鹿一般。

這個時候,他開始想到自己的父兄了,他不能死,他要活着,得回去見自己的爹孃。

於是他撥轉了馬頭,毫不猶豫的想要離開。

身後……依舊還是炒豆一般的槍聲,還有層層疊疊的屍首。

…………

薛仁貴在側翼,死死的盯着戰局。

他很失望。

那些和他穿着同樣甲冑的人,速度居然慢得讓人髮指。

而且……如此的不堪一擊。

身後……三千重騎個個屏息,他們猶如一羣蓄力的獵豹。

終於……當高句麗的重騎開始大面積的潰散的時候,新的竹哨傳出了訊號。

於是,薛仁貴徐徐的端起了馬槊。

他的馬槊,已經飢渴難耐。

自薛仁貴的喉頭,發出了一聲大吼:“殺!”

“殺!”三千重騎,震天的喊聲,給予了薛仁貴熱情的迴應。

而後,薛仁貴一馬當先,座下的駿馬,已如箭矢一般的射出。

風馳電掣……

身後的重騎,則緊緊地尾隨其後。

不需刻意,自覺地擺出了衝鋒的陣型。

三千杆馬槊端起,如林一般。

那馬槊的鋒芒閃現。

…………

高句麗的重騎,來的慢,跑的也很慢。

其實在來的時候,他們已經耗盡了一切的氣力,返程的過程中,他們和騎在馬上的步兵並沒有什麼區別。

許多人本以爲,只要自己逃離開火槍的射程,而對方的火炮也已停止了轟擊。

那麼……自己便算是僥倖的得了一個性命。

可是很快……真正殘酷的打擊,纔剛剛開始。

他們聽到了大地轟鳴起來。

是戰馬疾奔,馬蹄踏碎大地的聲音。

而後,他們驚慌不安的四處張望。

於是,他們便看到了那如滾滾洪流的重騎,朝着他們最密集之處,疾奔而來。

王琦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重騎。

他們穿戴着明亮的甲冑,騎着高頭大馬。

他們挺着沉重的馬槊,卻急如疾風,動如雷霆一般,直擊潰兵的側翼。

對方速度太快了,可謂是看的人眼花繚亂。

而這時候……王琦才知道……所謂的重騎,其實就是一個笑話。

至少高句麗這邊看來……確實是的。

於是,大家更是沒命的敗逃。

而後……

大唐重騎已一頭扎入了潰兵的側翼。

事實證明,大力總是能出奇跡。

無論多厚實的鎧甲。

在這帶着衝刺力量的馬槊面前,依舊……還是猶如紙糊一般。

摧枯拉朽一般……

薛仁貴的重騎,輕鬆的將這些潰兵刺穿,直接殺出了一條血路。

然後王琦又看到了不可思議的現象。

他發現……大唐的重騎……跑到自己的前面去了……

“……”

也就是說,自己的身後,是數不清的步槍槍口。

而自己要敗逃的方向,卻是那依舊還在衝殺,猶如狼羣進入了羊羣,反覆殺戮的重騎。

…………

第一章送到,月底了,求張月票。

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四十四章:恩典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兩百章:馬賽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七十章:人才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
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四十四章:恩典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兩百章:馬賽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七十章:人才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