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

李世民打開報紙,其實心裡是帶着幾分期待和莫名激動的。

不過方纔貨郎吆喝的時候,其實並沒有提及到他文章的事,這一度讓李世民以爲,陳家是不是印錯了。

不過這映入眼簾的第一版,便看到了自己的文章,頓時讓李世民醒悟過來,理應是涉及到了皇帝,所以貨郎不敢用這個做賣點叫賣。

只是李世民的文章,依舊還是列在了頭版,非常的醒目!

李世民隨即細細看了這熟悉的文章一遍,大抵覺得沒有什麼錯誤,心裡才舒了口氣。

茶肆裡同座的人,此時也都打開了報紙,能來此喝茶的人,不說非富即貴,往往家裡是略有浮財的,所以買報紙的人不少!

消息這東西,就是如此……第一次看的時候覺得是新鮮,可第二次看的時候……就開始慢慢養成習慣了。

畢竟,看過了報紙之後,可以拿裡頭的消息和人攀談,若是別人看過,你沒有看,便很難和人交流了。

只是這一次,有人打開了報,瞬間臉色就變了,口裡不由自主地道:“不得了,不得了了。”

說話的人,一臉凝重的樣子,臉都白了。

其他幾個有些捨不得買報的人,一下子給吸引了注意力,又不好湊上去借別人的報看,見這人打開報紙後如此,心裡便百爪撓心,心說莫不是出了什麼大事?

於是再顧不得心疼那三十文錢,索性叫住了那即將下樓繼續去販售的貨郎,急匆匆的道:“我也來一份。”

貨郎的精神,頓時備受鼓舞。

今日報紙的銷量,比之昨日更佳,這一份報,他自己便可掙兩文錢,這工作雖然辛苦,倒是足夠養活一家老小了,於是忙殷勤的繼續販售,而後下樓去。

大家心裡正急着呢,拿到了報紙,便迫不及待的打開了,隨即……皇帝的文章便映入了眼簾。

這對於尋常百姓而言,簡直就是破天荒的事啊!畢竟上頭的署名,可是明明白白……真是聞所未聞啊。

事實上,對於尋常百姓而言,皇帝距離他們太遠了,他們接觸得最近的,不過是小吏而已!

哪怕是一個小小的七品官,在他們的眼裡,也是極了不得的人物了,再往上,任何一個即使再不入流的大臣,對他們而言也很嚇人了。

可現在……突然見着這個……換做是誰也覺得受不了。

他們瞪大着眼睛,直直地看着這報紙,像要鑽進了報紙裡一般,恨不得眼睛貼着報紙裡頭,一個字一個字的辨認,顯得極其認真。

其他版的消息,他們顯然一概沒興趣了,而是將這文章細細的看過了幾遍,這才恍然之間擡起頭來。

李世民顯然很注意人們對於自己文章的反響,因此表面上也低頭認真看報的樣子,面上卻是不露聲色。

此時……一個老儒生模樣的人突然哎呀一聲,隨即搖搖頭道:“這……這真是陛下所撰寫的文章啊!否則,誰敢這樣的大膽,口氣這般的大?哎……這真是聞所未聞啊。”

這番話一出,整個茶肆裡,頓時沸騰了。

這的確是破天荒的事……

“這新聞報,竟可勞動陛下親自動筆撰寫文章,實在是……實在是……老夫早就曉得它背景深厚了。”

李世民見衆人駭然的樣子,心裡忍不住想笑。

另一邊,一箇中年商賈模樣的人亦忍不住道:“陛下這一篇文章,說的乃是勸學,勸軍民百姓都盡力讀書,此書……我誦讀了幾遍,卻不知……陛下修撰此文,又發在這報上,乃是何意?”

茶肆裡的人頓時熱鬧起來,那老儒生捋着須,搖頭晃腦地又道:“勸學嘛,自然是有深意了,當今皇帝,雖是馬上得的天下,可終究知道,馬上得天下,下馬文治天下的道理,這人人若是都能習得孔孟之道,豈不就是人人能知書達理,最終不就能天下大治了嗎?陛下聖明,真是一下子便抓住了天下大治的要害啊。”

李世民聽了,不禁莞爾。

wωw• tt kan• CΟ

那商賈不由道:“可上頭也沒說要學孔孟之道,只是勸學而已。”

老儒生便氣咻咻地道:“學……學……學……這天下的學問,不就是孔孟嗎?其他的學問……都是雜學,不入流。”

另一邊一個年輕的人便不滿了:“我看也不盡然,陛下豈會讓天下人都學孔孟?若如此,那其他的東西都不必學了,人人都之乎者也得了。”

李世民聽到這裡,也不由的笑了。

張千小心翼翼的看着李世民的神色,一時也猜不出陛下的心思。

倒是另一邊有人道:“若只是勸學,陛下何須寫這文章呢,依着我看,是因爲科舉要開始了,當今陛下,對這科舉最是重視,此文或許是鼓勵這些即將會試的舉人所作。這些舉人……若是能高中,將來前程勢必不可限量。”

“這也未必了……若是舉人,頒佈一道旨意即可,可放在報上……一定別有深意吧,帝心難測啊……”一個商賈壓低了聲音,接着道:“我聽聞,因爲科舉,許多世族子弟落榜,作不得官,已經開始跳腳,莫非……是以勸學的名義,敲打和警告這天下的大姓不成?”

許多人一下子支起了耳朵,顯然……人們喜歡往這方面去猜想。

不過細細想來,也有道理,人家是皇帝啊,皇帝是啥,皇帝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文治武功,不然好端端的寫一篇文章做什麼?

那老儒生也不和人爭執了,眯着眼,一副忌諱莫深的樣子:“也有可能,那些世族子弟,竟連二皮溝大學堂都考不過,聽說這一次,也是磨刀霍霍,非要在會試之中一展雄風。陛下藉此寫此文,或許……正有此意。陛下就是陛下啊,果然高深莫測,我等小民,如何猜測得了他的心思。”

李世民覺得這些人,猜測的已經有些過分了,不由咳嗽道:“咳咳……或許,只是皇帝的一時興起,即興而作呢?寫時未必有什麼深意。”

李世民話音落下,這茶肆裡便安靜了下來。

人們鴉雀無聲,個個一臉看白癡模樣地看着李世民。

那老儒生聽到這裡,忍不住要跳將起來,道:“你懂個錘!”

李世民:“……”

老儒生臉上略帶激動,搖頭晃腦地道:“堂堂天子,會和你這樣的尋常百姓一般,即興而作?你以爲皇帝是你嗎?這陛下日理萬機,後宮佳麗還有三千呢,人家吃飽了撐着,只爲即興寫這個?寫完了還讓人刊載出來?”

李世民的臉不由自主地抽了抽,他居然覺得,好像這老儒生的話,竟很有道理!

坐在隔壁座的一些護衛,一下子緊張起來,紛紛看着李世民的臉色。

可見李世民的臉色恢復了些許的正常,他們這才心裡鬆了口氣,於是繼續安靜地坐着。

見李世民沒回嘴,這茶肆裡的人便又開始議論紛紛:“陛下啊,這真是陛下親書啊。”

有人說着,一臉激動:“這報紙,我得帶回去,要親自裝裱起來,好好地掛在家裡的堂上才行,有這九五之尊的文章,可以擋災。”

也有人若有所思地道:“我從前還在想,我家裡那小子不太肯讀書,他不肯,那也就罷了,畢竟……我家也不是那些大族大姓,還好家裡還有些餘錢,勉強能供養,可現在看了陛下這文章,卻覺得,陛下既這樣鼓勵,十之八九,將來讀了書的人,還是大有可爲的!不求他中進士,便是能做個秀才,也是好的,回去之後,我非要教訓教訓那不聽話的小子纔好。”

有人頓時應聲道:“是了,是了,讀書纔是正業啊。”

李世民聽衆人議論紛紛,在尷尬之後,心裡卻猛地驚起了驚濤駭浪。

看着這裡每一個圍繞着他的一篇文章而各種反應的人,他這時候漸漸的察覺到,自己只不過是隨意所作的一篇文章,所引發的反響,竟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

這小小的茶肆裡,就因爲一篇文章,竟讓人起了無數的心思,甚至……可能改變着許多人的想法。

李世民不由道:“諸位……”

衆人見李世民又開口,大家總覺得李世民這個人有點不食人間煙火氣,和大家格格不入,因而大家不太願搭理他。

可李世民非要插話,大家倒還是維持着基本的禮貌。

李世民道:“我倒記得,從前門下省也曾頒過皇帝的旨意吧,依稀記得,也有勸學的。”

李世民說罷,就立馬有人回了話:“門下省和我等有什麼關係?”

李世民一下子就被問住了。

倒是那老儒生,似乎比其他人更深諳一些這種內情,他瞥了一眼李世民,道:“郎君莫不是家裡是官宦之後吧,這就說得通了。你們是官家,或許能聽聞門下的旨,可這其實和我們這些尋常小民,實無干涉。那門下發的旨,送到了六部,六部再送相關的衙署,做官的得了旨,便再難有什麼後文了!就說勸學吧,送到了禮部,禮部那裡,十之八九也是裝裝樣子,表示遵從旨意,而後用公文將旨意的意思送至天下各州,天下各州的州官再送去縣裡,縣裡呢,就尋一些好學的讀書人來,層層報上去,便算是勸了學了。而至於尋常小民,與這旨意,就實在毫無關聯了。”

李世民聽的一頭霧水……這和他原以爲的完全不同呀,原來……是這樣的?

這樣說來,絕大多數旨意,其實都是在州縣以及各部還有三省裡轉圈圈,就如貓抓着自己的尾巴一樣?

而許多時候,他本以爲傳達至天下每一個角落的旨意,雖然會有各州迴應,可實際上呢……這些迴應,與民無涉啊。

李世民一時無言,竟覺得臉微微一紅。

不過他還是有些不服氣,於是道:“就算是如此,可能有官吏怠惰,卻總有一些精幹的吧。”

這話題繼續到這裡,老儒生有點不高興了,冷冷看着李世民道:“怠惰其實算是好的,老夫說實話,這朝中的大臣,哪一個不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無論是幹練還是不幹練的,都是高高在上的世族出身!即便有人想要幹練,其實也是對於下民懵然無知的。老夫是從陝州來的,現在京裡做賬。就說我們陝州吧,前年的時候,發生看了大旱,當時朝廷也是好意,派了一個觀察使來檢視災情,來之前,我等小民聽了,一個個喜出望外,因爲早就聽聞這觀察使擅文詞,善談論。而馭事簡率,同時兩袖清風,此等清官,小民是最喜歡的,都說此次有救了。哪裡曉得他上了任後,卻只以器韻自高,不屑細故,權移僕下,每日呢,只談文詞,卻絕不問實務。甚至百姓訴旱,告到了他那裡,他卻指着自己庭院裡的樹罵:‘此尚有葉,何旱之有?’,於是便認爲這百姓刁滑,當即命人鞭撻,趕了出去。你看看……這已是官聲極好的官了,至少不肯在旱災中貪墨錢糧,只可惜,多是這樣的糊塗蛋。指望這樣的人,如何做到上情下達呢?”

李世民聽到這裡,整個人竟懵了。

前年……陝州的觀察使……李世民一下子對這個人有了一些印象。

他依稀記得,吏部對此人的評價是很高的,是個能吏也是個廉吏,他這個做皇帝的好像還褒獎過這人呢。

可是聽眼前這人的敘述……這個人竟真糊塗到這樣的地步?

百姓們遇到了旱災,跑去傾訴,他居然指着自己庭院裡的樹,說這樹上明明還長了葉子,哪裡還有旱災,便下令責罰來告災的人?

這老儒生的話,頓時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鳴,有人道:“老翁倒是遇到了一個好的,只是糊塗而已,若是碰到了那兇惡的,還不知如何呢。”

大家都深有同感地紛紛稱是。

只有李世民的臉格外的陰沉,他緊緊抿着脣,抓着手中的茶盞,手臂顫了顫,只是拼命忍着,不便發作。

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
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