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

張千取了信,而後目光瞥了衆人一眼。

房玄齡、杜如晦、長孫衝,以及大學士虞世南人等各自坐着,個個盯着張千手上的信件,似乎心裡都生出了好奇之心。

這個鄧健,行事沒有任何的章法,說實話,他這出格的舉動,給朝廷帶來了巨大的麻煩。

朝廷是什麼地方,是將檯面上的事,放到桌底下進行交易,而後再將妥協和交易的結果搬到檯面來展示的地方。

因而在這裡會有火藥味,會有怒火,會有正鋒相對,可是在任何時候,這裡都好像是古井中的水一般,沒有一絲的漣漪和波瀾,不會給天下人看到桌底和幕後的刀光劍影。

而現在,鄧健卻將這一切攤出來了。

像是一個幽閉的密室裡,突然開了一個小窗,陽光照了進來,卻沒有讓密室裡的人感受到了陽光的暖意,反而覺得刺眼,甚至是不適。

張千咳嗽一聲,而後便開始念道:“師祖鈞鑒:門下鄧健,祖業務農爲生,起於布衣,非王侯顯貴之家,不食鐘鼎……”

這個起頭,沒什麼稀奇的。

房玄齡等人臉色木然。

陳正泰則低着頭,似乎若有所思。

李世民穩穩坐着,面上陰晴不定。

張千繼續念道:“蒙師祖之澤,門下考入大學堂,開始學業,歷代史籍,聖人書冊,門下皆有拜讀,尤其是儒書諸經,更是倒背如流。在學中時,門下廢寢忘食的讀書,不敢絲毫浪費光陰,既因對門下而言,讀書不易。又因書中的道理,無一不令門下醐醍灌頂。門下那時起ꓹ 方知原來聖人大道,知道聖賢們著書立說ꓹ 所流傳下來的事蹟……”

衆人莞爾,都瞥了陳正泰一眼。

他們雖不是鄧健,但是或多或少理解一些鄧健的感受。

張千扯着嗓子ꓹ 接着道:“門下家中,並無閥閱ꓹ 因而入仕之後,又因天資愚鈍ꓹ 雖爲翰林ꓹ 實則卻是徒勞無功,對於朝中典故一無所知。同僚們對門下,還算客氣,並沒有刻意欺凌之處。只是貴賤有別,卻也難以親近。門下也曾苦惱,有心接近,後始醒悟ꓹ 門下與諸同僚,本就高低有別ꓹ 何須攀附呢?不妨放任自流ꓹ 做好自己手頭的事ꓹ 至於那人情世故ꓹ 可暫且擱置一邊。將這仕途,當做當初讀書一般去做ꓹ 只需保持好學和誠意之心ꓹ 不出疏漏即可。”

房玄齡等人咳嗽ꓹ 他們其實無法理解鄧健處境的。

畢竟……在座的,哪一個人的家世都不低ꓹ 出門在外,哪怕是年輕的時候,也不會被人排擠。

張千又道:“今陛下厚愛,敕命門下查辦抄沒竇家一案,門下奉旨而行,本該循規蹈矩,不敢做出格之舉。子思作《中庸》,倡導: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門下對此,深以爲然。只是自查辦此案以來,閱覽諸賬目,門下大駭,於是廢寢忘食,數宿無法成眠……”

李世民聽到此處,微微開始動容了,他手不安的拍着案牘,顯得焦慮的樣子。

房玄齡等人倒是表現平常,依舊還是淡定如初。

陳正泰則依舊低垂着頭,還是有着心事的樣子。

張千低頭看着……似乎有些啞然了,因爲他不知道,接下來該不該念下去。

看張千突然停下來,李世民猛地擡頭,厲聲道:“念!”

“喏。”張千惶恐的點頭。

而後,張千便繼續念:“竇家之財,有數百萬貫之巨,土地無算,部曲數千人!可至門下看來,世上竟有如此骯髒之事。這些事,在書中可謂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單以崔家而論,其貪墨之財,竟有七十二萬三千二百五十二貫之巨,七十二萬三千二百五十二萬貫哪。學生父祖們務農之時,一年辛勞,也未有一貫的盈餘。家父倒在病榻時,心心念念只想吃一個油餅,卻依舊不捨,何也?市面上油餅販賣五文,五文錢,家父思慮再三,捨不得啊。”

“可一個崔家,舉手之間,便撈取了萬萬之數的油餅,這些油餅,倘使給家父分食,可吃萬年之數。”

“咳咳……”長孫無忌拼命的咳嗽,他憋着有點想笑。

可是……這一點都不好笑。

這殿中每一個人的心思都各有不同,可是他們永遠都無法去想象,鄧健會用這樣的角度去看待這件事。

萬萬之數的油餅,即便是一日吃三頓,也足夠天下的百姓大快朵頤了。

這數目對於朝廷,是一個數字。

對於鄧健,卻是一種與生俱來的信仰,他的美好願望裡,至少在從前,就是能吃飽,且還能吃好一些。

這行文之中,已經不再是簡單的書信了,更像是一封控訴。

本以爲……鄧健乃是欽差,而如今,從字裡行間,鄧健卻像是成了苦主。

張千小心翼翼地看一眼李世民。

李世民臉色僵硬,繃着臉道:“繼續念。”

張千繼續點頭:“門下觀此案,實是灰心冷意,竇家十惡不赦,大理寺與刑部與其餘諸家如豺狼。縱是天子,雷霆大怒,又何嘗不是隻心心念念着竇家之財呢?財帛能讓萬千百姓果腹,也滋生了不知多少的貪念。廟堂之上,食鼎之家,盡都如此,那麼尋常百姓食不果腹,衣不蔽體,也就不難預料了……”

一下子,房玄齡等人的臉就拉下來了。

這等於是……鄧健將所有人都罵了,不但痛罵了竇家,痛罵了朝廷各部,罵了其餘世族,連帶着皇帝,那也不是好東西。皇帝這樣發怒,是因爲百姓嗎?不是,他不過是爲了自己的貪念而已。

這是地圖炮,大抵就是,師祖,你先站起來,站到一邊去,然後其餘坐在那的人,一波帶走。

陳正泰一臉尷尬,這哪裡是小正泰啊!我是這樣的嗎?他鄧健跟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

李世民則是陰沉着臉,依舊焦慮不安的用手指摳着案牘。

其實方纔唸到縱是天子的時候,張千心裡都忍不住發顫了,這個鄧健,好大的膽啊,這是寸草不生,不留活口了。

張千繼續念道:“門下幼年時,見那朱門高大幽深,鶯歌燕舞,出入者無不膚色白皙,身穿華服。那時門下所羨的是……他們是這般的幸運,他們的父祖們,給他們積攢瞭如此多的恩蔭,此君子之澤也,是天命。而今再見此案,方知所謂高門,不過豺狼而已,他們能有今日富貴,大多是食人血肉而得,他們能有今日,並非是因爲他們的祖上有什麼德行,不過是因爲他們通過血脈相連,壟斷權柄。他們通過權柄,榨取天下的財富,吸髓敲鼓,無所不用其極,此門下之大恨!”

這話……

房玄齡等人面面相覷。

這就有些偏頗了啊。

別人怎麼樣不好說。

可老夫是清白的啊!

這鄧健……真是個瘋子。

只是……此時未嘗讓人覺得恐懼的是,鄧健這樣的人開了智,他的怨恨,從這書信之中,竟讓人覺得是可以理解的。

一個人爲何這樣憤慨……書信中不是說的明明白白的嗎?

此大恨也!

聽到這四個字,讓人不寒而慄。

李世民眉頭皺的更深了,他顯得焦慮,甚至還有些無所適從。

李世民是何等人,他在這世上,從未害怕過任何人,可現在……他竟有一絲絲,感受到了這封書信背後的力量,令李世民心懷不安。

只見張千接着道:“時至今日,門下既奉旨行事,所謂食君之祿,忠君之事。錢,門下拼了性命也要取回。這些財富,自當充入內帑,只是內帑之數,到底是有益於天下,還是滿足帝王私慾,非門下所能制之,此日後之事,再行計較。今門下願鋌而走險,取回贓款,只是門下身份卑微,所行之事,勢必爲非常之舉,爲免牽累師祖,情願修此書信,與師祖恩斷義絕,自此之後,門下便可了無牽掛,憑腰間一拙劍,敲打天下,震懾諸家,好教他們知道,天下尚有公理!”

書信念畢了。

張千默默呼出了一口氣,而後默然退開。

房玄齡等人一個個露出匪夷所思之色。

可是……當真是匪夷所思嗎?

他們是何等精明之人。

書信寫的如此直白,怎麼會不理解呢?

只是……這書信如此的尖銳,以至於連房玄齡等人,竟都無法面對,所以……只好尷尬的表示不解。

李世民則是擡眸,看了陳正泰一眼:“你爲何要給朕看此書信?”

陳正泰昨夜看書信的時候,就已覺得膽顫心驚,而後是一夜都沒睡好。

此時李世民詢問,陳正泰想了想,苦笑道:“書信之中,鄧健曾言,要與學生恩斷義絕,學生想了很久……”

“嗯?”李世民見陳正泰踟躕不語,不禁有幾分焦躁。

陳正泰咳嗽一聲道:“兒臣以爲,這鄧健,雖然沒有什麼聰明才智,行事也有一些過於孟浪,做事總是欠缺一些考慮。只是……終究是大學堂裡教授出來的子弟,怎麼能說斷就斷呢。他乾的事……兒臣……兒臣捏着鼻子認了,若是真有什麼膽大包天的地方,懇請陛下,看在兒臣的面上,從輕懲處爲好。”

“哼。”李世民冷冷道:“帶着兩百多個儒生,就敢跑去崔家鬧事,真是愚蠢,朕真是所託非人了,此人乃是你當初所薦,一切後果,自是你來承擔。”

陳正泰忙道:“是,是。”

李世民又皺眉道:“至於他書信之中的話,此人……確實說話有些欠缺考慮,思考過激……今日之事,就算了。鄧健說朕也只想着斂財,朕難道就沒有一丁點的可取之處嗎?朕將錢收入了內帑,難道不也有益於天下嗎?”

陳正泰忙道:“對對,他不知陛下爲了黎民百姓,而積攢內帑錢財的苦心,這一點……學生一定要好好教訓他,下次一定……”

李世民顯得很憤怒,氣呼呼地道:“做臣子的,不曉得體諒君父的苦心,朕每日殫精竭慮,只是取竇家犯罪抄家所得而已。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也。所以此事,你陳正泰的干係最大。門下下旨吧,立即將這鄧健給朕召回來,不要讓他再去崔家那裡自取其辱了。他區區一個翰林,帶着兩百多個生員,跑去崔家那裡做什麼?還不夠丟人現眼的嗎?歷來無用就是這樣的書生,此人……以後還是入宮侍奉吧,朕要將他留在身邊,好好教授他,免得他總是糊里糊塗,不知天高地厚。”

房玄齡便忙道:“臣等這就去擬旨。”

尚書省這邊下了條子,門下立即開始擬旨,隨即便火速送了出去。

這一切都超出了三省往常的效率。

對於房玄齡而言,這事等於是火燒眉毛了,陛下的意思很明白。原本是讓鄧健去查辦這個案子,可這個案子牽涉的人太多了,區區一個鄧健,本就是炮灰而已,這一封書信,固然讓陛下羞怒交加,不過顯然……陛下是有所震撼的。

陛下似乎並沒有怪責到鄧健的頭上,雖口裡也在罵,卻還是希望留住這個人,既然如此,那麼立即撤掉鄧健的欽差之職,將人召回來便可。至於竇家一案,暫先擱置。

這對陛下而言,顯然是不得已得結果。

於是,宦官火速趕去平安坊。

而這平安坊裡,此時卻已人滿爲患了。

崔家院牆上,無數人彎弓搭箭,這些部曲,都是崔家世世代代的忠奴,都是脫離了生產,專心看家護院的人。

除此之外,中門之後,崔家的部曲長崔武已提着大斧,帶着一干精壯的部曲,候在裡頭了,一個個明火執仗,殺氣騰騰。

大唐並不禁武器,尤其是對於崔家這樣的世族而言。

世族還殘留着魏晉時期的遺風,有蓄養部曲,看家護院的習慣。

………………

第二章送到,第三章會有一點晚,因爲晚上會出去吃頓飯,雖然作爲一個欠債累累的作者,實在沒有資格出去吃飯……但是,就晚一點點吧,晚上肯定還有的。

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
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