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民爲貴

李世民待房玄齡、杜如晦去了,於是若有所思的回到了御案前,正襟危坐的跪坐下,目光一動不動的盯着御案上的輿圖沉思不語。

腦海裡,當初陳正泰的話揮之不去。

李世民身經百戰,乃是人中豪傑,對於戰爭的理解遠超這個時代的理解。可是……連他都沒有預料到樑師都被自己的部下背叛,可爲何那坐在書齋裡的書呆子,竟能有如此精準的判斷。

“看來……還是小看了此人啊。”李世民心念一動,朝遠處的宦官使了個眼色。

宦官忙卑躬屈膝的碎步上前:“陛下有何吩咐。”

李世民道:“召陳正泰來見。”

“喏!”

李世民撫摸案牘,心裡有太多疑惑沒有解除,想到即將再見一見這陳正泰,李世民突然又生出幾分惱怒,這個傢伙,上一次送的食譜,坑的朕好苦。

…………

陳正泰萬萬想不到,皇帝會在這個時候召見自己,他一點心理準備也沒,真是猝不及防,不由在心裡暗暗的想,難道出了什麼事?

畢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陳家長輩們成日在自己耳邊灌輸着陳家各種作死的歷史,這讓陳正泰有時也不禁會覺得什麼時候滅門之禍就會出現在自己面前。

他不敢怠慢,匆匆換了衣衫,隨着傳話的宦官入宮,等到了大明宮時,見那高牆和無法被高牆掩蓋的無數的亭臺樓榭,心裡不禁激盪起來。

陳正泰深吸一口氣,朝那領路的小宦官道:“公公,這便是玄武門了吧?”

小宦官一臉迷惑,不由側臉瞧了他一眼,尖着嗓子說道:“玄武門乃貴人出入所在,爾無官職,自當走偏門。”

陳正泰看着眼前高大的城樓,心裡說,原來這只是側門呀,側門就這般的恢弘了。

什麼時候我才能光明正大的出入玄武門呢?

這小宦官一臉生人勿近的樣子。

陳正泰也懶得和他說話,於是入宮,禁衛查驗了小宦官的魚符。

陳正泰過了門洞,眼前豁然開朗,那恢宏的寶殿映入眼簾,步行而去,依舊耽誤了不少功夫,終於……入殿。

這其實只是宣政大殿左右的側殿,相當於皇帝的書齋,相比於大殿,顯得有些侷促,陳正泰上前,見着久違的李世民在燈火冉冉之下,身子微傾的倚在軟榻上。

陳正泰行了禮:“學生見過恩師……”

李世民本是等的急了。

現如今見了人,心裡稍有寬慰,可一聽學生,又聽恩師,李世民臉色微微一變,彷彿又想起了某樁痛苦不堪的往事。

“卿不必如此。”

陳正泰義正嚴辭道:“恩師此言差矣,所謂一日爲師,終身爲師,學生見了自己的恩師,怎麼能不在乎禮節呢。”

李世民:“……”

陳正泰擡頭,觀察了一下李世民的眼色。

說實話……陳家作的死已經夠多了,按規矩,早就該死一萬遍了,反正債多不愁,現在好不容易有了面聖的機會,可不能錯過,陳正泰又堂而皇之的道:“何況恩師允文允武,無論是學問還是武功,實乃當之無愧天下第一人,恩師不嫌學生愚鈍,收學生爲弟子,學生真是感激涕零,三生有幸。”

李世民臉色越發的古怪,想駁斥一點什麼,可話說到這個份上,似乎好像也不好板起臉來訓斥了。

李世民咳嗽:“這裡一份奏疏,你看一看。”

宦官聽了忙是取案牘上的奏疏,碎步送到陳正泰面前。

陳正泰揭開奏疏,定睛一看,一下子他全明白了,樑師都授首,朝廷收復了河西之地,也就是說,當初自己的失言,如今卻成了料事如神。

陳正泰立即道:“恭喜恩師,恩師威震四海,區區樑師都,不過跳樑小醜,恩師一聲號令,天下歸心,活該這樑師都碎屍萬段。”

李世民闔目,他決定自動過濾掉陳正泰那些威震四海,天下歸心之類的話,自覺的提取出有用的訊息,李世民道:“朕記得當初,你曾說過,我大軍一到,樑師都必被部下所叛,是嗎?”

“是,學生說過。”

李世民凝視着陳正泰,反問道。

“你是如何得知?”

陳正泰心裡想,當時自己不過是一時脫口而出,哪曾想現在卻成了事前諸葛亮了。

現在李二郎要自己說出原因,自己總不能告訴他,這是因爲我特麼的熟知歷史的緣故吧,十有八九,這恩師要將自己當作是妖人,剁碎了喂狗,再在自己的棺材上撒上一點雞血鎮邪。

所以,自己必須要給李世民一個合理的解釋。

他擡頭,見李世民此刻正炯炯有神的看着自己,心裡倒吸一口涼氣,本公子是福是禍,就看眼下了。

“只有一個緣由。”

“噢?”李世民臉色更加凝重起來,虎目死死的盯着陳正泰。

陳正泰坦然道:“恩師,那樑師都最大的依仗是什麼?”

陳正泰這恩師二字,叫的越來越順口了,以至於李世民竟覺得漸漸沒了違和感。

李世民略一思索:“樑逆勾結突厥,藉助突厥人,這是朕最爲忌憚之處。”

是啊,如果不是樑師都佔據了河西,又和突厥人勾結,只憑他一個區區夏州的力量,在李世民眼裡,不過是土雞瓦狗罷了。

陳正泰笑道:“問題的關鍵就在這裡,樑師都勾結了突厥人,有了突厥人作爲靠山,這是他的好處。可恩師啊……所謂有得必有失,他得了突厥人的支持,可失去的卻是什麼呢?”

“他失去的,且不說民心,最重要的是……突厥是什麼人,這突厥乃是胡人,在那數千裡的大漠之中繁衍,學生不客氣的說,相比於大唐,他們雖空有十萬鐵騎,可實際上呢,卻不過是一羣空有武力的乞丐而已。”

“樑師都認賊作父,突厥人本就家徒四壁,突然多了一個兒子,且這兒子佔據了夏州,又怎麼會輕易放過他,少不得要對他勒索,這夏州並不富饒,而突厥人窮兇極惡,如此搜刮,那麼……固然樑師都得了突厥人作爲靠山,可對於夏州的軍民而言,他們察覺到,自己的日子,自從樑師都投了突厥人之後,變得更爲清苦,樑師都不得不屢屢派遣人搜刮百姓,便連自家軍中的糧餉只怕也要縮減,他雖任用了許多同族來約束軍隊,可他的同族之人,眼見他如此不得人心,又恐懼我大唐的天兵而至,難道,不會有其他的想法嗎?”

“這也是學生斷言,只要陛下揮師西進,賊軍必會引發內亂的原因,恩師只看到了樑師都有數萬軍馬,看到了樑師都的背後有突厥人做靠山,可是看不到的,卻是數不清的軍民被搜刮殆盡,急盼着我大唐能夠弔民伐罪,救民於水火。更看不到,賊軍的內部,早有人對樑師都的倒行逆施大爲不滿,正因爲如此,學生纔敢如此的斷言。”

歷來認賊作父的人,都是沒有好下場的。

因爲你認了一個爹,可爹畢竟是要吃肉的,你雖不是人家親生的,可總不能你吃肉爹吃糠吧,反正不是親生的,這乾爹雖許諾保護你,可平日裡,自然少不得要對你可勁了盤剝。

陳正泰這番‘見識’,其實有點牽強附會,有點像後世對命題作文,進行事後的分析理解。

可李世民聽了,表情卻更凝重。

這個時代資訊並不發達,絕大多數人都是渾渾噩噩,有見識的人,是極少數。

何況,你還要從一個點,去分析出其他可能發生的事,最後發出較爲準確的判斷。

單憑這個,這樣的人……就足以稱之爲人才了。

李世民不禁驚訝的看着陳正泰,若陳正泰是長孫無忌或者房玄齡這樣的人,李世民並不會覺得奇怪,可眼前分析的頭頭是道,甚至對整個河西局勢作出準確判斷的人,只是一個從未接觸過無數公文,只躲在書齋裡的少年郎啊。

陳正泰似乎覺得自己的理由還不夠充足,於是忙道:“樑師都自以爲依靠了突厥人,便可高枕無憂,可是,成敗的關鍵,在於民心,民心所向,則無往不利,所向披靡,誠如恩師所稱道的君輕民貴一般,正所謂“民爲貴,社稷次之,君爲輕…”

“大膽,爾是什麼人,竟敢胡言亂語!”此時,一聲厲喝打斷了陳正泰的話。

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
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