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賜婚

長孫無忌心裡飛快的算計着,難度肯定是有的,不過以學堂這一次表現出來的實力,未必不能展現奇蹟。

而這……當然只是綜合而言。

自己的兒子……能否中舉呢?

瞥了一眼身後的長孫衝,長孫無忌心裡又欣慰了。

中了舉人,再以長孫家的家世,長孫家便算是穩了。

那些士族們,口稱自己詩書傳家,而似長孫這樣的家族,終究還是吃了文化少的虧,哪怕家族基業再雄厚,可那些自東漢便開始,以詩書傳家的士族,在文化方面,還是擁有巨大的優勢。

此番開了科舉,士族們遲早會慢慢的開始對這新的規則進行參透,文化底蘊在那裡,長孫家能否壓他們一頭,那如今希望就只能寄託在了學堂上頭。

長孫無忌突然覺得自己挺佩服陳正泰的,這傢伙……真是什麼都懂啊。

待入了紫薇殿,李世民與長孫皇后卻已到了,衆皇子和公主們皆已就位。

陳正泰和長孫無忌、長孫衝見了禮。

李世民哈哈一笑,將長孫無忌叫到一旁說話。

李承乾卻已笑呵呵的將陳正泰叫到一旁。

長孫皇后則朝長孫衝招手,微笑着道:“我家的小秀才來了。”

公主們本是聚在一起竊竊私語,低聲說笑,年長的公主不多,不過是遂安公主和長樂公主而已,二人的目光偶爾瞥向陳正泰的方向,似乎都有一些心不在焉。

只有等長孫皇后招呼長孫衝的時候,她們才偶爾回顧,長樂公主見了長孫衝,終究還是自己的表兄,因爲拒婚的事,倒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長孫衝到了長孫皇后面前,作揖行禮:“見過娘娘。”

長孫皇后端詳着他,覺得這小子成熟穩重了許多,也比以往有禮數了,心裡也歡喜:“果然是不同了,在學堂裡讀了書,成了秀才,行爲舉止都和從前不一樣,聽說你現在每日都在讀書。”

“是。”長孫衝木訥的樣子,可能是因爲此前通宵達旦的看書,所以眼睛有些紅,顯得有些疲憊。

長孫皇后心裡還是極欣慰的,原本還想着,這孩子來了,自己作爲長輩,自當教訓他一二,讓他不要沾沾自喜。

可看他的神色,竟真一點沾沾自喜都沒有。

長孫皇后便摸了摸他的肩:“你坐下和自己的兄妹們說說話。”

“喏。”長孫衝又長揖作禮,乖巧的到了位上。

幾個小皇子似乎是因爲長孫衝從前貪玩的緣故,等他坐下,便朝他擠眉弄眼,長孫衝則不理他們,目不斜視。

氣氛竟有幾分尷尬了。

長樂公主見狀,理了理思緒,便身子微傾,張開櫻桃小口道:“表兄,婚姻之事,本是全憑父母做主,只是他們都說,表兄妹之間……乃是近親……”

她本以爲長孫衝還會因爲拒婚之事,心中不喜,所以才這般樣子。

長孫衝卻是輕笑,看了長樂公主一眼,而後心平氣和地道:“表妹……是擔心我心裡還有芥蒂嗎?”

長樂公主臉微紅,長孫衝實在過於直接了。

長孫衝咳嗽一聲道:“我與妹子,也算是青梅竹馬了,當初,確實是以娶了妹子爲志向,只是……”他稍稍一頓道:“可我現在想明白了,這不該是我的志向,只一門心思想着娶妻有個什麼意思,師尊教誨我們,要勤奮用功,考取功名,治國平天下,這纔是我的志願,兒女情長的事,不過是水中之月而已,不過是幻影罷了,大丈夫提三尺劍,立不世功,足慰平生,何況讀書的快樂,你們不懂……”

長樂公主和遂安公主聽了,都一臉吃驚。

幾個小公主和皇子們一個個眼睛張大,有人忍不住插嘴道:“師尊是誰?”

“陳詹事是也。”長孫衝極認真的道:“所以師妹你也別往心裡去,拒婚之事,我早忘了,我現在只想着好好讀書,其他的就一概不想了。”

長孫衝說的不是假話,他如今真的只想好好讀書。

當然,他並不是讀書讀傻了。

而是陡然之間,陳正泰給他開了一扇新的大門,他本是一個公子哥,成日遊手好閒,無所事事,可是人都會有渴望,當吃喝玩樂之後,反而覺得這一切,最後不過是空虛寂寞而已。

唯獨進學堂裡讀書,那種痛苦和煎熬之中,一點點的進步,還有那中試的喜悅,令他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喜悅,這種喜悅和滿足感,細細去回味,卻發現並不是吃喝玩樂那般信手捏來的快樂,可以與之相比的。

長孫衝第一次感到,自己是真真切切的活在這個世上,活得那麼真實。

當他看到了榜,榜上赫然有着自己的名字,那種內心的愉悅感,超出了一切的快感。

而此時……長孫衝醉心於此,因爲那種快樂的感覺,迄今難忘。

畢竟,從前自己所能體會的,不過是低級的樂趣,男人本質上,追求的卻是那種更高級的趣味。

另一邊,陳正泰心不在焉地和李承乾說着什麼,卻是眉目時不時地朝遂安公主看去。

遂安公主覺得自己俏臉有些微紅,只是偶爾,卻也忍不住擡眸張望,可一剎那之間,卻發現陳正泰又在看自己,於是心裡盡是尷尬和羞澀。

卻在此時,外頭有宦官道:“太上皇駕到。”

此乃私宴,太上皇乃是一家之長,自是要到的,片刻之後,便見宦官攙扶着李淵進來。

李世民等人紛紛前去迎接,李世民率先朝李淵道:“兒臣見過上皇帝。”

李淵便笑道:“二郎……陳卿家可來了嗎?聽聞此子的不少弟子都在科舉之中高中了,如今名震天下,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陳正泰便上前,尷尬地道:“上皇,臣都是隨便教教的。”

這話乍聽之下,很謙虛啊。

細聽之下,就有點裝逼了,隨便教教,都如此厲害了,還教人活嗎?

李淵一雙老眼,隨即似笑非笑的看了陳正泰一眼。

顯然,他將這兩層意思,都聽出來了。

人老成精嘛。

李淵隨即就笑道:“這是英雄出少年,孟津陳氏竟有這樣出奇的子弟,真是讓人刮目相看。你比你的父祖們強。”

陳正泰總覺得這是話裡有話。

話說回來吧,若是自己的爹和祖父們給力一點,或許………今日能做皇帝的,就未必是李二郎了。

當然,陳正泰未必覺得,若是他是自己的爹,就真有本能輔助李建成擊敗李世民。

畢竟,李世民在歷史上,本身就是妖孽一般的存在,穿越者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照樣還只是被碾壓的份。

陳正泰便尷尬的道:“這自是恩師教誨的好。”

李淵點頭,隨即道:“你到朕身邊來坐。”

陳正泰搖頭:“臣不敢。”

李世民卻在旁微笑:“這無妨的,上皇今日高興,正泰在旁陪坐吧。”

陳正泰這才點頭。

李淵隨即上坐,李世民和陳正泰分別陪坐在左右。

李淵突然道:“正泰和吾家孫女遂安公主頗有情誼吧。”

陳正泰一聽,臉都綠了,萬萬想不到,這李淵剛剛入座,立即看出點什麼端倪來。

只是這等檯面下的事,卻是突然點破,讓陳正泰心裡一驚,一時說不出話來。

遂安公主驟然間羞怯的已不敢擡頭了。

李世民和長孫皇后對視了一言,也是瞠目結舌。

李淵便笑了:“兒女之事,爲人父母的可要關注一些,孟津陳氏,也屬望族,遂安公主遲早要下嫁的,怎麼可以一直漠不關心呢?今日乃是年關,若是能定下這一門親事,便是雙喜臨門,喜上加喜。”

李世民一時無言以對。

陳正泰在旁也聽得暈乎乎的,這太上皇,好像很關心自己啊。

長孫皇后看了一眼陳正泰,再看遂安公主,便微笑道:“上皇既下口諭,正泰自當拜謝。”

陳正泰心裡明白了,還等什麼,自是連忙要謝恩。

李淵則笑道:“此家宴,不必拘禮。”

遂安公主便起身:“我身子有些不適……”

李淵似乎一眼看中了遂安公主的心思,一揮手:“去吧,等會兒,讓人送一些糕點至你的住處。”

家宴開始,卻因爲李淵這突然的襲擊,讓所有人都懷着心事。

陳正泰滿腹的疑惑,無法理解怎麼李淵對這等事這麼關心。

喝了幾杯水酒,李承乾又在旁咭咭呱呱的起鬨,等酒過三巡,李淵道:“朕身體有些不適了。”

他一說不適,宦官便曉得他要出恭小解,正要上前攙扶,李淵卻擺擺手:“正泰送朕去吧。”

陳正泰:“……”

你大爺,我在吃飯呢。

可他能拒絕嗎?陳正泰只好乖乖攙扶李淵至於偏殿。

等李淵愉快的小解之後,紅光滿面的回來,陳正泰要攙扶他,在這萬盞宮燈的照亮之下,這紫薇殿亮如白晝,李淵卻是看了陳正泰一言,美滋滋的樣子:“你的父親,還好吧?”

“啊……”陳正泰沉默了一下:“還……還好的,他一直記掛着上皇。”

“朕也知道他記掛着我這把老骨頭。”李淵認真的道:“當初,朕是很欣賞你父親的,不過朕看走了眼,不過這沒關係,你這做兒子的,比你爹強。”

陳正泰乾笑。

李淵又道:“在外人看來,你們陳氏是背主之臣,三姓家奴……”

陳正泰不禁無語,毫不猶豫的解釋:“上皇明鑑哪,我們陳家歷來忠肝義膽……”

李淵笑了:“自你給朕裝了暖氣,朕確實覺得,你們總還算有幾分忠義。你別瞎咧咧,動輒嚎叫,還能不能好好說話了?”

陳正泰汗顏,點頭,他發現李淵的鬧洞比較大,自己的思維有點跟不上。

李淵又道:“那暖氣很好,朕在宮中,過的很自在,這都是你們父子的功勞,朕懂的。”

陳正泰:“……”

李淵隨即嘆道:“朕垂垂老矣,已是行將就木之人,能有今日,已沒有什麼遺憾的了,只是想到,朕還有這麼多的后妃,這麼多的兒女,不能隨時照看,心裡難免有所遺憾啊。”

陳正泰便道:“上皇的嬪妃和子女,都是貴人和天潢貴胄,又有什麼遺憾的呢?”

“話是這麼說。”李淵一笑,一副你懂得的樣子。

陳正泰則回以我特麼的不懂的表情。

李淵便露出幾分你特麼在逗我的模樣。

陳正泰索性一副木訥的樣子,乾脆裝傻。

李淵隨即用犀利的眼神凝視陳正泰。

虧的陳正泰沉的住氣,依舊不發一語。

最後,李淵笑了:“還是朕明示你吧,免得你裝瘋賣傻。”

人活到他這個年紀,其實也不害怕遮遮掩掩了。

陳正泰尷尬的道:“上皇,我可能吃醉了。”

李淵不理會他,繼續道:“遂安公主下嫁給你,你便是皇親國戚了,是朕的孫女婿,我們是水乳交融,不負彼此的。可是,你們那交易所,實在是讓人搞不懂,朕聽說能掙錢,怎麼最後還是虧了,朕就這點私帑,兒女又多,怎麼禁得住這樣的糟蹋,股票的事,朕也不懂,你來說說,這是什麼緣故。”

陳正泰本來聽李淵說的雲裡霧裡,又說陳氏是忠臣,後來又想到他給自己賜婚,最後又一副曖昧不清的樣子,本是嚇得額上的冷汗,似黃豆一樣大。

心裡還琢磨着,這太上皇不是慫恿着自己一起去幹李二郎,想要重登大寶吧。

哪裡想到……

就這……

陳正泰鬆了口氣:“這等事,起起伏伏,不可看一日之長短的,但凡只要上皇看準了一個股,壓上去,便不要被它的起伏所影響,方能有收益,倘若覺得今日這個會漲,就去買,跌了一些,又急匆匆去賣,如此頻繁買賣,反而要吃虧。”

“這樣啊。”李淵點點頭:“那麼,看準哪一個比較好呢?”

陳正泰:“……”

李淵笑吟吟道:“你說,朕懶得去看,你看準了哪個,來告訴朕,若是真的準,你放心,有你的好處。”

陳正泰感覺他就是來騙錢的。

怎麼感覺……是三叔公一樣的德行。

從前看着挺正經的啊。

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
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