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

陳正泰說的話,何止是房玄齡不相信,便連李世民也不相信。

分明昨天忙了一通,大家就只是來掙錢的,這和平抑物價有什麼關係?

固然李世民也喜歡二皮溝掙錢。

尤其是看到陳正泰爲了掙錢而揮汗如雨的樣子,李世民就覺得很欣慰。

真是沒有白收這個弟子啊,他掙得越多,朕就掙得更多。

可這和平抑物價,顯然是另一回事。

“看來……大家都不信我。”陳正泰一臉委屈巴巴的樣子。

使了渾身力氣,居然沒得到認同,怎麼不心塞?

衆人就都板着臉,不吭聲。

陳正泰只好道:“要不,房公,我們打個賭?算了……房公位高權重,我可不敢和你打賭。不如……戴公,我們打個賭吧。”

陳正泰笑嘻嘻地看着戴胄。

戴胄:“……”

大家都能理解戴胄的感受。

陳正泰本來是想和房玄齡打賭,然後一句你房玄齡,我陳正泰惹不起。

當然,這一句話是沒有毛病的。

可是後頭卻跑來找戴胄,問題就出來了。

敢情你陳正泰以爲我戴胄是軟柿子,專門找的我?老夫好歹也是民部尚書,你不敢惹房公,就覺得老夫是個菜雞,所以好欺負對吧?

可是今日戴胄一點底氣都沒有,哪裡敢在李世民面前和陳正泰辯駁。

李世民一聽打賭,就想到了某個慘痛的記憶,不過他倒是樂於想知道陳正泰接下來想做什麼,便道:“賭什麼?”

陳正泰就笑道:“恩師,若是我能現在平抑物價,則戴公拜我爲師,可若是我不能做到,則我這裡有三萬貫欠條,奉送戴公。”

衆人一聽,打起了精神。

這倒是個很有趣的提議。

一般情況之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都會在此刻心裡吶喊:“快答應,快答應。”

便連李世民也不禁轉怒爲笑,覺得這陳正泰有些兒戲了。

戴胄看着陳正泰,心裡在想,你陳正泰是不是故意羞辱老夫的?

你這傢伙若能平抑物價,那朝廷還要民部做什麼?

他有些不信。

當然,他也不敢賭。

於是踟躕不決。

倒是李世民道:“戴卿家意下如何?”

陛下突然這樣問,戴胄立即聽出了蹊蹺!

這是陛下在強迫自己趕緊答應呢,畢竟……按照正常情況來說,這陳正泰說的話過於兒戲,陛下又是陳正泰的恩師,這個時候,陛下應該是呵斥陳正泰的。

可陛下沒有呵斥,反而來詢問自己,其實這就已經顯示出了陛下的心思了。

戴胄現在是戴罪之身,哪裡還有討價還價的條件?

他再不敢猶豫,咬咬牙道:“好,老夫便掙陳郡公這三萬貫錢。”

一下子……本是在外頭站了一夜房玄齡等人突然不覺得肚子餓,也不覺得外頭冷了,身上的痠痛都似乎消除了許多。

有意思啊。

雖然捱了一頓臭罵,可至少有熱鬧看。

人的心理是相通的,別看在這裡的人一個個冠冕堂皇,個個尊貴無比,可好事之心,乃是人的本性。

房玄齡看着陳正泰:“如何確保……物價可以平抑呢?”

陳正泰則看着房玄齡:“很簡單,三日之內,不但物價不會漲,我還要讓他降下來!”

房玄齡臉色陰晴不定,心裡想,三省六部尚且做不到,老夫倒要看看,你陳正泰如何誇得下這海口。

房玄齡心裡有點鄙視陳正泰這個傢伙,小小年紀,這麼張狂,老夫很看不順眼啊。

要不是有陛下護着,老夫把他送到交州去。

房玄齡面帶微笑:“是嗎?若如此,則陳郡公有利天下,大功一件。”

陳正泰笑呵呵的道:“噢,還有一件事,諸公來了二皮溝,小子還未款待呢,就請諸公在此陪恩師喝茶吧,我讓人預備茶水和糕點,若是諸公累了,不妨在此歇一歇,粗茶淡飯,不成敬意,很是慚愧。”

他連忙令人上茶來。

大家本是空腹,身子疲憊不堪。

聽說有茶喝,也都打起了精神。

李世民雖是發了怒,可此時他明白了陳正泰的心意,竟也含笑:“朝中的事,是你們的疏失,倘若這一次物價還無法平抑,朕照舊不輕饒你們,還是先看看這陳正泰有什麼手段吧,諸卿隨朕在此喝喝茶吧。”

茶水很快就端了上來。

衆人一看這茶水,頓時覺得怪異起來。

這哪裡是茶,老夫最愛吃的蔥呢?咋不放姜沫?還有醋呢,我要吃醋呀。

可當着陛下的面,誰也不敢做聲。

卻見李世民將茶端起來:“此乃二皮溝的貢茶,味道還不錯。”說着,李世民呷了一口。

衆人無語。

陛下都喝了,誰還敢磨蹭?於是皺着眉頭,卻紛紛端起茶來,喝了下肚。

沒什麼滋味。

可陛下一口口的喝,大家也只好繼續跟着。

只是這一口口的茶水下肚,慢慢的習慣了這滋味,許多人心裡生出了古怪的感覺。

不得不承認,這茶……很有意思。

相比於戎馬半生的李世民,在座的多是士大夫,這士大夫或多或少,口味都比較寡淡,尤其是這綠茶所帶來的清香,還有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房玄齡回味了一番,終於忍不住了:“陛下……不知這是什麼茶?臣孤陋寡聞,卻從未喝過此茶。”

“這茶呀。”李世民慢吞吞地喝着,一面道:“總之很珍貴,你們慢慢喝。”

他這就有點故弄玄虛了,卻讓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不知所以然起來。

…………

陳正泰早溜了。

直接領着李承乾到了已經興建起來的股市交易所。

這建築很大,裡頭有無數的桌椅,反而像一個茶樓。

一個個股票開始掛牌,現在都是陳家上市的作坊,有不少商賈聞風而來,聽說這股票早已認籌了,有錢也沒處投,一時之間,竟有幾分遺憾。

現在市面上不缺錢,缺的是有人帶大家發財啊。

來都來了,許多商賈都沒有走。

他們對這玩意覺得新奇,於是不少人留在此,他們一落座,便有人給他們斟茶來,還有發放的認籌指南之類的手冊,供大家觀看。

這指南里,將所有的規矩說得明明白白。

陳家來做擔保……投錢……便可分利。

有什麼好項目,可以上市,匯聚資金。

這對於絕大多數商賈而言,都是很新奇的事。

不過商人見多識廣,其實只看這指南,大抵就能明白這是怎麼回事,無非……就是合夥做生意而已。

只不過……這種合夥方式有了一個公開透明的平臺,再不擔心有人做手腳,或者彼此之間分賬不平了。

一個人的資金,至多也就做小本買賣,不敢輕易冒險,可是十個人,一百個人,甚至千千萬萬人的資金,那可就嚇人了。

若是在幾個月之前,提出做買賣,肯定沒有人有興趣。

原因很簡單,我錢藏在家裡就能升值,我爲何要冒險去做買賣呢?

而許多商賈此時不得不佩服陳家了,趁着這個時候,推出了這玩意,簡直就是及時雨啊。

大家都正擔心着自己手裡的錢不牢靠,又沒有一個可以增值的渠道,現在給了大家一個合夥做買賣,甚至對商業一竅不通的人,也可以投錢返利的機會,這不正是久旱逢甘霖嗎?

何況……陳家此前在瓷器那兒已經做過榜樣了,許多人跟在後頭,發了大財。

想不心動……實在太難,畢竟……財帛動人心啊。

衆人一面喝茶,一面琢磨。

也有的人還沒琢磨出來,卻是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情……這茶很好喝啊。

這是什麼茶?

大家都是第一次嘗試到,似乎也只有這二皮溝纔有這樣的茶。

只怕很貴吧。

果然很有牌面啊。

卻在此時,一個人徐徐地走進了這裡。

衆人紛紛看去,只見那不過是一個小商賈。

倒是有人覺得眼熟,好似此人家裡是經營油的,油這東西……都只是蠅頭小利,主要是這油大多都掌握在世族手裡。

畢竟……油是靠糧食或者是茶樹榨出的,而許多世族家裡有良田千頃,因而自己有榨油坊。

所以這油的定價權,一直都在世族手裡,似眼前這個小商賈,不過是從世族那兒收了油,再到長安城裡販賣,掙一些零碎錢,養家餬口罷了。

這小商賈叫江有義,他其實昨天就來過二皮溝了,今日又來,還夾帶着陳家發的指南書。

他走到了這裡的夥計面前,取出書,而後指了指道:“照着這指南書所言,只要符合條件,便可掛牌經營,我這裡有一個買賣,也可以嗎?”

他聲音顯得有些怯弱。

畢竟似他這樣的小商賈,在陳家面前,不過是蚍蜉一般的存在。

夥計一看,這是來買賣了,忙道:“你稍等,我這便請做主的來。”

於是,這江有義便焦慮不安地坐下,有人給他端茶上來,他也沒心思喝,而是焦躁不安的等候着,好幾次,他都打算放棄,可似乎又有一些不甘心。

至於其他人,則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
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