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

陳正泰想密謀的,顯然是一樁極爲機密的買賣。

可想要保守秘密,卻哪裡有這般的容易!

任何一個環節上出了問題,都可能引發不可預測的結果。

百濟那裡有婁師德,婁師德是個聰明人,絕不會聲張。

至於長孫衝,倒是讓陳正泰有點疑慮,這傢伙畢竟是長孫家族的人,可以完全信任麼?

而這邊,主要還是陳家人爲主,陳家的人有一個很大的優點,他們的能力好壞暫且不論,但是可靠,而且是絕對的可靠。

畢竟這個時代的人,都必須攀附於家族而生,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而對於家族的背叛,就意味着這個人已社會性死亡,所有的社會性關係統統都被切斷。最後只能淪爲流民,生不如死。

三叔公對於任何的買賣,都是有興趣的,畢竟……誰會嫌錢多呢?

現在陳家可在大規模的鼓勵大家多生孩子,爲啥?錢太多了啊,資源這麼多,不多生一些,怎麼說的過去。

如今陳正德已經完婚,這個家族中的近支,未來前程也是不可限量,而對方的家族……雖是郡望不及五姓七宗,卻也算是出自名門,至少西平鞠氏,在關外那個地方還是很響亮的,何況又封了國公,陳氏與高昌的巨族進行聯姻,便大大的鞏固了陳氏對高昌的控制力。

三叔公心裡歡喜,也沒什麼過多想法了,就希望家裡更多一些盈餘。

只是陳正泰依舊還賣着關子,沒有把話說透,這讓三叔公嗅到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東西。

他鼻子一向很靈,如果一件事,連陳正泰都秘而不宣,那麼這肯定是大事,其中也一定有利可圖,只要事情辦成,一定有着驚人的暴利。

因而三叔公便識趣地沒有繼續追問,陳正泰卻已一溜煙的跑書齋去了。

此次是陳正泰跟着李世民先行回長安,武珝卻還未回,書齋裡一片寧靜,卻也只有人打理。

陳正泰端坐在這書齋裡的書桌跟前,沉吟片刻,便修了兩封書信,而後道:“來人,來人。”

一女書吏進來恭謹地道:“殿下有什麼吩咐?”

陳正泰擡頭之間,見這女書吏,不禁恍然。

往日裡,在這書齋,他習慣了武珝在旁侍奉,現在反而有些不習慣了。

陳正泰隨即一笑:“將這書信,快速送去天津和百濟吧。”

“喏。”

………………

天津。

這三河匯海之地,一座水寨早已拔地而起,婁師德的職責,便是在此興建水寨,操練水師。

如今,水師的規模已越來越大,足有艦船上百多艘,都是能穿越汪洋的大艦。

婁師德幾乎每年都要巡海一次,當然,主要的目的地,則是百濟、倭國,附近海域的海盜,幾乎都一掃而空,而這天津,也出現了大量的商賈,他們將貨物運輸至此,而後再由商船出海,有了水師的保護,源源不斷的貨物,自這天津,輸送天下各處。

即便如此,大唐依舊對於水師並不看重。

這也可以理解,畢竟三省那裡,要處理的事太多,大唐疆土廣袤,實在對於汪洋大海,生不出太大的興趣,只要海外不出事即可。

婁師德終於盼來了陳正泰的親筆書信,只是看了書信裡的內容後,他面色凜然,不由自主地皺着眉。

若有所思地拿着書信來回踱步,半響後,他才突的叫起來:“來人,來人……”

一個校尉匆匆進來:“將軍有何吩咐?”

婁師德面上撲簌不定,口裡則道:“半個月之後,會有數十艘船抵達天津,這數十艘船的貨物,上頭有陳氏的標記,若是對方拿出了陳氏的牌票,讓將士們不得檢驗,直接放行,在換船出海的時候,你要親自帶着人,保護左右,要親眼看到貨物送上海船!還有……確保所有搬運貨物的腳力,都是牢靠的人。所有的貨物都有封條,若是有人偷偷開箱,便軍法從事。”

校尉聽罷,心中一凜,他很清楚,婁師德如此看重這件事,那麼此事絕對的非同小可,而此事交給自己去辦,顯然也出於婁師德對他的信任,因而校尉忙慎重地點頭道:“喏。”

婁師德則又道:“以後……每隔一個月,都會有這樣的艦船來,此事,你務必辦妥。若是有失,唯你是問。”

這校尉肅然道:“將軍放心。”

婁師德頷首點頭,他臉色好看了一些,這個校尉,他注意很久了,乃是當初第一批的海員出身,沒有什麼複雜的關係和背景,而且人也機靈和踏實,讓人放心。

只是交代完了之後,婁師德卻是揉了揉太陽穴,他露出了幾分謹慎的樣子。

顯然,他心裡依舊有着憂慮啊!

他到現在依舊不明白……殿下這到底是要做什麼?

難道殿下不知道……幹這些事,可是觸犯了大唐的國法?

要知道,一旦此事若是泄露出去,就算不是抄家滅族,那也夠殺頭的啊!

越想,婁師德就越覺得匪夷所思。

若換做是其他人,是絕不敢承擔如此巨大的干係,冒這樣巨大的風險去幹這樣事的,風險太大了,一旦泄露,自己也得跟着玩完。

可對方是陳正泰……

婁師德很清楚,他今日的一切,都來源於陳氏,陳氏交代的這些事,自己是無法拒絕的。

那麼現在唯一要考慮的事,就是讓此事如何做到不會消息泄露了。

婁師德坐了很久,也沉思了很久,最後還是決心修兩封書信,一封是給陳正泰的回覆,他沒有多問,只是表示了事情已經辦妥,絕不會出什麼差池,也請殿下務必謹慎。

另一封書信,卻是寫給長孫衝的。

事實上,他在水寨之中,巡視的乃是整個百濟、天津等一帶海域,經常需要在百濟駐留,和長孫衝也算是經常見面,這個曾經的少年郎,經過在百濟這段時間裡的磨礪,已經開始漸漸能夠獨當一面,變得越發的成熟穩重了。

不過……這事實在過於機密,他思索了許久,都覺得勢必要經過長孫衝的途徑進行中轉。

長孫衝這個派往百濟的欽差,百濟上下所發生的事,是怎麼也隱瞞不了他的。

只是顯然……婁師德對長孫衝還是略有一些不放心,擔心長孫衝有所疑慮。

因而特意寫了一封長信,表明了這件事的利害關係,一旦事泄,後果難以預料,這既是朔方郡王殿下的安排,自有他的用意,眼下當務之急,是一定要想盡辦法保密。等貨物運到了百濟進行之後,那麼此後的事,就要拜託長孫衝了。

最後再三囑咐,此事極爲機密,決不可向其他人多言,哪怕是百濟人,也要有所防範。

讓人將信送出去後,婁師德這才鬆了口氣,他又起身,來回踱步,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想着的卻是這件事可能發生的漏洞,以及未來能否有補救的可能。

…………

百濟、仁川。

仁川港佔地百里,此地幾乎爲漢商們所有,在這裡,漢商們早就建立起了港口,除此之外,大唐水師,也在此處建立起了水寨。

因而,這裡常年居住的,有從大唐來的商人、僧侶,還有水兵,停泊在海灣裡,是各色的艦船,此時風和日麗,海鷗盤旋,一艘艘艦船的桅杆林立。

在這裡,商賈和軍民們在此修築了一座小城,數萬商賈和軍民,便帶着家眷在此居住。

起初來此定居的時候,不少人還有許多的擔心,可是很快,他們意識到,這裡的生活並不比想象中的糟糕。

在這裡,奉行的乃是大唐的律令,作爲欽差的長孫衝,以及水師衙署,還有負責刑獄的大唐掌獄官,包括了下面的文吏和武吏,都是唐人,所有的起居用度,也大多都是商船自天津港運來的。

離開了仁川港,可以和百濟的貴族以及官員還有地主們進行交涉,彼此談一些買賣,而在仁川的買賣利潤,本就豐厚,畢竟……大唐來的貨物,往往奇貨可居,而自百濟的特產,也可運回販售。

最重要的是,百濟人和漢人本就文字相同,只是口音有所不同罷了。

現在許多的百濟人都開始糾正自己的口音,希望能多的能和唐商進行交流。

這裡有大唐的百濟商業總會。

這總商會是唐商們一起推舉而出的,負責直接和百濟的朝廷進行交涉,若是遇到了商業糾紛,也能確保唐商的利益。

正因爲如此,大家都認爲這裡的買賣好做,而且居住的環境,和大唐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仁川這裡,距離百濟王都並不遠,水師的都督,或是欽差長孫衝,又或者是商會的人物,幾乎每隔數月,便會抵達王都,與百濟人進行交涉。

當然,現在長孫衝的職責,除了管理仁川之外,其中最大的義務,便是糾劾百濟百官。

他設置了一個監察司,彈劾百濟各地不法的官吏。

前些日子,監察院便查出了百濟國右伊燕演貪墨的事,事情鬧的很大,最後這燕演被百濟王斬首示衆。

要知道,右尹在百濟,已算是副宰相的高位了,而這燕演,又出自百濟最大的世族燕氏,這種家族在百濟,對國政的影響很大。

燕演也是百濟最大的反唐派人物,認爲百濟只有親近高句麗,方可確保自己的地位。

而監察院當即查出了他不少的事,先是仁川商會下設的一個報紙,也就是當下百濟國裡最盛行的百濟日報進行了大篇幅的報道。而後,監察院親派人前往這位燕演的府邸,查出了大量的黃金和欠條,得到了足夠的證據之後,監察院會同七十多個百濟上下的大臣和郡守進行上奏,歷數了燕演二十多條罪狀。

最終……燕演下獄,在議罪的時候,原本這百濟王還希望能夠只罷黜燕演的官職,不過監察院認爲應該秉公而行,需以儆效尤,最終斬首。

驟然之間,百濟國內一片肅然。

現如今,已有不少大臣前往仁川,可比前往王都要勤快了。

不少地方郡守,幾乎都以能夠和長孫衝有書信往來爲榮,不少對於朝局的看法,也都是先行和仁川這邊進行交涉。

聽聞百濟王對此很是不滿。

可這又如何呢?

畢竟無論再不滿,也總比淪爲階下囚的好,月初的時候,長孫衝去探望過這位百濟王,百濟王還是拿出了極高的禮節,進行招待,當着百官的面,他拉着長孫衝表達了自己對於這位大唐欽差的感謝。

一切都很融洽,並沒有市井之中所傳言的那樣,百濟王成日在宮中飲酒痛罵唐使。

百濟日報,也大篇幅的報道了這件事,認爲這是大唐和百濟關係的新篇章,乃是上國與藩屬國和睦相處的典範。

不過……長孫衝現在最有興趣的,還是爲百濟國設計一套新的制度了,他希望能夠增加百濟國的相權,而減少王權對於朝廷的過分干擾。

這一點,長孫沖和商會的會長有過仔細的討論,商會的會長樂見其成。

畢竟,大王是靠血緣來延續的,這是不可控的存在,他們天然認爲,百濟國乃是他的私產,因而對於大唐,或多或少會有一些牴觸的情緒。

可是百濟的令尹們就顯然不同了,他們是百官之首,能否最終得到治理百官的權利,本身就是各方博弈的結果,這樣的人,往往比較順從,而且盡力願意與仁川方面多加配合,在許多官吏的提拔人選上,也會極大的尊重仁川方面的建議。

最重要的是……仁川這裡,可以搞垮一個令尹,但是卻總不好更替一個百濟王。

前者只需靠着日報,以及監察院的監督,即可對其造成巨大的壓力。而後者,也並非沒有逼迫其禪讓的可能,可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現在百濟日報裡,每日大篇幅報道的就是關於當前令尹施政的好處,而對於百濟王,卻多有幾分譏諷之處,大量關於百濟宮廷裡秘聞,不知何故泄露出來,以至於這百濟國的臣民們對這本是敬若神明的百濟王,多了幾分可笑滑稽的感覺。

當人們開始對於宮廷越來越不尊重,便是王權崩塌的時候。

百濟王對此,顯然怒不可遏,宮廷以及宗室的大臣們,更是惶惶不安。

反觀那百濟的令尹和百官們,居然出奇的沉默。

顯然……雖然日報裡大量的秘聞揭露,令百濟王很是難堪,可這卻是大大的加強了令尹以及百官們的權力。

在這監察院裡,幾乎每日都能從各種渠道蒐集到大量的訊息,這些訊息既有宮廷中的秘聞,還有百濟百官們的各種資料,以及他們的各種傾向。

有的資料和訊息,直接封存起來,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見光,可有的訊息卻是事先拋出,達到某種震懾的效果。

長孫衝如今對於自己的職責,已經越來越得心應手了。

甚至有人說,長孫衝纔是這百濟的真正國王,當然……這只是一些市井流言,一笑置之即可,畢竟……他是絕不會真正的走到前臺的。

右尹燕演被整垮之後,新的右尹人選,百濟那邊已經送了過來,監察院甄別了人選,過了幾日,這位從前的戶部長史,則親自到了仁川,和長孫衝進行了詳談,等此人回到了王都的時候,右尹的任命,便通過宮廷下達了。

長孫衝對於自己現在的境況,是十分的滿意的。

以至於他每每在和自己的父親長孫無忌來往的書信裡,都大談自己在百濟獨當一面時的想法。

這也讓長孫無忌大大的放了心,示意他在百濟好好的幹,磨礪之後,遲早會召回長安。

只是……就在長孫衝打算繼續給百濟王一個大驚喜,讓日報給百濟王制造一個巨大丑聞的時候。

這時……一封書信,暫時讓百濟國的政局穩定了下來。

準確的來說,是兩封書信,一封來自於長安的陳正泰,一封則來自婁師德。

兩封書信,長孫衝大抵都看過了。

而後,他端坐着,輕輕皺眉。

早有書吏給他奉上了自天津帶來的茶葉所炮製的茶水。

長孫衝只下意識地呷了口茶,一副若有所思的神奇。

此時的他,早不是當初的雛鳥了,如今身上已多了幾分旁人所沒有的穩重。

這是在百濟歷練出來的,外間的人稱他爲百濟隱王,他每日都與百濟的百官和貴族們打交道,要確保這些人對於大唐的敬重,長孫衝言行舉止,都必須得有威儀。

過了好一會,他才放下了書信,接着深吸一口氣,而後立即將這兩封書信點燃燒燬。

等看着書信徹底燒成了灰燼之後,他才道:“來人,安排一下,三日之後,推掉一切不必要的安排,本使要去港口巡查。”

進來的書吏,詫異地道:“明公,現在港口熙熙攘攘,若是明公前去,只怕……”

長孫衝只是淡淡地道:“無妨!”而後頓了一下,又道:“對了,將扶余威剛叫來,我有事要交代。”

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九章:敕封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十五章:功勞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
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九章:敕封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十五章:功勞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