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

後世的人都喜歡用髒唐臭漢來形容漢唐這兩個偉大的時代。

可對於這種人,陳正泰只能呵呵。

彷彿只要婦人們不裹起小腳,不從一而終,便成了髒臭的事。

至少……現在就頂好,陳正泰領着遂安公主到了二皮溝。

這兒依舊還是不毛之地,只有因爲煉鹽,所以這一大片鹽池邊,搭建起了一個個草廬。

爲了大量的生產,匠人們搭起了一個煙囪。

這裡的骨幹多是陳家人,陳家家族過於龐大,有貧有富,貧者被組織了起來。

陳正泰讓人將煉鹽分爲了幾個工序,大家只需埋頭做自己這一道工序的事,盡力的不使自己煉鹽的秘方外傳。

當然……外傳可能是遲早的事,不過只要時間拖的足夠久,那麼陳家就可以利用先發的優勢,讓那些後來者無法追趕。

四叔陳繼勇一臉老實巴交的趕來:“正泰,新的作坊已經在東頭搭建好了,新募的人也來了,價格低廉的很,給幾個蒸餅就肯來幹活。”

這麼廉價……陳正泰顯得很詫異。

“我去看看。”

在一個空置的大棚裡,蹲着數百個衣衫襤褸的人,他們各自蜷縮在角落。

遂安公主一見他們,禁不住蹙眉,顯然……這裡的味道有些奇怪。

陳正泰:“……”

敢情這都是一羣‘乞丐’啊。

陳正泰低頭,看着腳下的一個‘小乞丐’。

“你叫什麼名字?”

蓬頭垢面的小乞丐抹了抹鼻子,鼻水在破絮一般的褲頭上擦了擦,他雙目無神,沒回應。

招來的就是這麼一些玩意?

陳正泰板着臉:“問你呢,叫什麼名字?”

小乞丐方纔在短暫的沉默之後,用古怪的口音道:“姓鄧。”

陳正泰:“……”

“本公子問你姓名。”

小乞丐眼裡又是羨慕又是迷茫,彷彿以他的智商,很難理解如何應對,於是又道:“姓鄧。”

陳正泰咬牙切齒,作勢要揍他立威:“姓名。”

“噢,噢,我懂啦。”小乞丐忙是抱着頭,蹲在地上,一面叫道:“俺叫鄧健。”

溝通起來……好費力啊。

陳正泰無法理解,一個人得智障成什麼樣子,纔會如此的渾渾噩噩。

“家住哪裡?”

鄧健又想了很久,才結結巴巴道:“從這兒往東走一會兒,過了溪,再朝右一直走,就可以看到俺家啦。”

陳正泰:“……”

他嘆了口氣,方纔發現,原來這個世上,人和人之間的差別,已到了彷彿兩個物種的地步。

陳正泰心思很複雜,看着這遍地的‘乞丐’,一個個蹲着,低垂着頭,抱着腳,目中只有渾渾噩噩。

他自棚裡出來,陰沉着臉不吭聲。

遂安公主道:“他們爲何這樣蠢。”

“這就是百姓啊。”陳正泰感慨萬千道:“也即是恩師總是念叨在嘴裡的‘民’。”

遂安公主蹙眉:“民?”

“猶如恩師常常掛在嘴邊的那句話,叫:君者,舟也;庶民者,水也;水可載舟,亦可覆舟。而他們……就是我大唐的水啊。”

陳正泰覺得心裡沉甸甸的,在長安城裡,很難瞧見這樣的景象,可出了長安,便又是另一番光景。

遂安公主驚訝的道:“呀,父皇有說過這樣的話?”

陳正泰猛地醒悟,摸了摸鼻子,尷尬的道:“噢,我竟忘了,現在這話是我說的。”

“原來是師兄說的。”遂安公主心裡琢磨着這句話,不禁發出感嘆:“師兄實在太厲害了。”

陳正泰有些心虛的左右張望,壓低聲音道:“這些話不要四處聲張,要低調。”

遂安公主聽罷,不禁咋舌,晃着腦袋瓜子左看看右看看,確定無人,方纔長出一口氣,極認真的道:“我懂!”

……

正午的時候,陳正泰和遂安公主在四叔陳繼勇的安排下,勉強地吃了一頓不甚豐盛的午餐,不免向四叔多交代了一些擴大生產的事。

陳繼勇是個老實人,很認真地記下。

這飯一吃完,便見一個陳家人慌慌張張的來:“不好了,不好了,有個僱工要逃了。”

陳繼勇臉一沉:“混賬,剛剛吃完我們陳家的飯就跑,當這裡是膳堂嘛?給我追。”

作坊裡雞飛狗跳,有人甚至牽來了狼犬,陳正泰和遂安公主出了作坊,便看到遠處雪花一般的鹽池上,一個瘦弱的身子被人追上,衆人抄起傢伙,將他按在地上打。

那人被打得嗷嗷痛叫,滔滔大哭。

陳正泰只好和遂安公主上前去,這蓬頭垢面的人滿面血污,仰着臉,如驚弓之鳥一般驚懼惶恐,陳正泰定睛一看,這不就是那個鄧健嘛?

這狗東西,蹭了飯就跑,雖然慘兮兮的樣子值得同情,可陳家不是開膳堂的啊。

陳正泰咬牙切齒道:“你跑什麼?”

“我……我要回家。”鄧健撕心裂肺抹着腫得老高的眼睛抽泣道。

“回家做什麼?你是來做工的。”

“可是,我爹要下地了。”

陳正泰:“……”

鄧健嚎哭道:“我爹要下地……”

他又強調了一遍。

聚來地人越來越多,以至於陳正泰對着鄧健,心裡地同情漸漸消失。

若是表現的過於軟弱,是沒辦法震懾這些人的。

“這和你爹有什麼關係?”

“我爹等我的衣衫……他要下地幹活……”

“……”

鄧健繼續抽泣道:“我若是不回去,他便沒衣穿啦,下不了地。我爹說啦,日頭上了四竿就要回去,不然抽我。”

陳正泰勉強能夠理解了:“你和你爹穿一條褲子呀?”

低頭,果然看着鄧健穿着的,乃是格外肥大的馬褲……

鄧健抽了抽鼻涕,油膩的手輕車熟路的往肥大的褲頭上揩了揩。

陳正泰:“……”

長嘆一口氣,再看着其他追上來的人,那些新招募來的僱工,似乎情況也沒比鄧健好多少。

陳正泰回頭看向四叔陳繼勇:“交代下去,每一個僱工,都做一件新衣……趕緊……”

陳繼勇猶豫了片刻,卻還是將想說的話吞了回去,點了點頭。

鄧健一聽……懵住了……

自己……有新衣穿啦。

實際上……他對新衣是沒有什麼概念的。

那東西……似乎只有在自己母親唸叨自己出嫁時纔會出現。

他愣着,沒有發出聲音。

陳正泰最見不得這種窮人,心裡忍不住想罵,本公子是來做買賣掙錢,不是來做善事的啊。

於是忙領着遂安公主,擇路而去。

鄧健愣在原地,如犬一般趴在地上,等陳正泰走遠一些,才反應了過來,突然……他被揍得紅腫的眼裡迸出淚來,接着忙是磕頭如搗蒜,大呼道:“謝公子賜衣,謝公子賜衣,我這一世當牛做馬,當牛做馬。”

腦袋磕在地上冰冷的鹽石上,殷紅的血將晶瑩的鹽石染紅。

……

陳正泰隱約聽到鄧健的話,心裡抽了抽,不知該說點啥,老半天,才低聲念着:“這羣淨想騙吃騙喝的傢伙……哎……”

口裡雖是罵,卻不知覺間,內心深處,滋生出一股暖流。

要墮落了...

....

老虎臉皮薄,每次催讀者支持,都覺得挺難爲情的,果然,作爲一個作者,道德水平和書的熱度成反比啊..

活該老虎沒讀者...

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二十章:急奏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九章:敕封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九十六章:好可怕
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二十章:急奏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九章:敕封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九十六章:好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