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

李世民實則是一頭霧水的。

武珝……

他凝視着張千,隨即恍然大悟。

而後,李世民突又皺眉起來:“武珝中了第一?”

張千應聲道:“正是。”

李世民隨即目光側向陳正泰。

卻見陳正泰面含微笑。

顯然第一對於陳正泰而言,還是有些意外的。

當然……他對武珝很有把握,一方面是李義府的反饋很不錯,其二是陳正泰對武珝有信心。

其實這個世上……天賦這玩意還真是奇怪。

歷史長河裡,有人搜腸刮肚了一輩子,寫了一輩子的詩,也不見出什麼名篇。

可李白年輕輕,隨便一首詩,便可超越無數的古人。

同樣的道理,有人寫了一輩子的文章,而王勃二十五歲,便可著下《滕王閣序》,流傳千古,光照萬世。

天賦,是不講道理的,它總能創造出無數的神話,而武珝這樣的人,她本就是歷史中神話一般的存在,而某種程度而言,一個人在某一個領域能夠有着巨大的建樹,那麼在其他方面,也絕不會低於平庸之人。

陳正泰乾笑道:“恭喜陛下,兒臣贏了賭局,可實際上,這賭局卻是爲陛下贏的,現在百官再無說辭,陛下終於可以放心了。至於這武珝,武珝自幼聰明絕頂,雖爲女流,卻是可造之材……”

武珝聰明絕頂嗎?

李世民恍然之間,想到了什麼,不對,武珝這個人……很平庸,至少這是衆所周知的事。

即便她當真聰明絕頂,那又如何呢?

天下人都沒有察覺到她的才能,陳正泰就察覺了出來。

可見……陳正泰觀察的很仔細啊。

李世民隨即大喜:“好,很好。”

連說了兩個好字。

李世民而後道:“朕明白了,終於明白了,此前這賭局,根本就是你設下的陷阱,是嗎?”

陳正泰一臉慚愧的樣子:“陛下,這話就言過了,兒臣哪裡有什麼陷阱,實在是那魏相公咄咄逼人,令兒臣不得不硬着頭皮應戰。兒臣年輕氣盛,着了他的道。”

李世民卻是虎目張開,掠過光芒,面上帶着喜色:“這倒有趣了,可憐那魏家的公子,讀了這麼多年的書,連個女流都不如,也不知魏卿家,會不會因此而慚愧,哈哈……”

從前的時候,當着魏徵的面,總是魏徵很有道理,今日說這個,明日勸諫那個,李世民雖是君,他是臣,可人家代表了正義,所以也只好忍氣吞聲。

今日就不一樣了。

李世民眉一挑,突然興致勃勃道:“對啦,魏卿家在何處,朕的魏卿家在何處?”

張千聽到朕的魏卿家這般的言辭,覺得肉麻的自己都要嘔吐了,卻是強忍着噁心,道:“就在湯泉宮外。”

李世民挺直身體,虎目顧盼有神,捋了捋自己的須道:“噢,朕想起來了,魏卿家和諸位卿家,還在湯泉宮候着呢。他們都是朕的肱骨之臣哪,怎麼可以朕在宮中享樂,而他們在外餐風飲露呢?快,快,都將他們請進宮裡來,朕難得來湯泉宮,要好好和他們聊一聊,待會兒,預備湯池,大家都去泡一泡。”

陳正泰腦海裡,瞬間就浮想出某個不太健康的畫面。

張千哪裡敢怠慢,忙是應了,匆匆而去。

李世民心情極好,他腦海裡還有太多疑惑的地方,一面帶着陳正泰往大殿,一面道:“你是如何知道武珝聰明過人。”

“啊……兒臣……”陳正泰尷尬的道:“兒臣擅長觀人。”

“如何觀人呢?”李世民狐疑道。

“這個,說不好,憑感覺的。”

“你這般一說,倒是顯得你神乎其技了。”李世民見陳正泰尷尬,沒有繼續追究:“不過歷來居上位者,並非定要文武兼備,單一個識人之明,便極不容易了……我大唐最缺的便是人才,只可惜……此人只是女流……”

李世民頗有幾分惆悵,人都有愛才之心,何況是李世民呢,他突然想起什麼:“是了,將這武珝召來,朕要親眼見見,陳卿家能觀人,朕也觀一觀,且看有什麼奇特之處。當然……兩個月能作文章,這和大學堂也密不可分哪,若是庸師教導,即便是天縱之才,也沒有辦法做到。”

他吩咐了小宦官,小宦官忙去傳旨。

陳正泰心裡想,武則天……當真要和李世民見面了嗎?

這二人,可是整個大唐最赫赫有名的皇帝。

只是……陳正泰心裡又不禁嘀咕起來,就是不知道,最後會是什麼結果。

陳正泰沒有多言,這個時候,他要表現出謙虛,如若不然,就太拉仇恨了,得跟人說,這也不是我陳正泰有本事,只是我陳正泰瞎貓碰上死耗子而已,在座各位不必介意,運氣這個東西,講不好的。

至大殿,李世民居上而坐。

卻又命宦官搬了一個錦墩來,讓陳正泰坐在一側。

等了片刻,李世民有些不耐煩:“怎麼,朕的卿家們,都還沒有來嗎?如何這樣慢,去催一催。”

宦官們從未見過陛下對事這樣的上心。

說着,外頭卻傳來了凌亂的腳步。

而後,諸臣以禮部侍郎韋清雪爲首,浩浩蕩蕩入殿。

魏徵也混雜在人羣之中,他欣慰陛下終於回心轉意了,估摸着李二郎的性子,屬於那種實在避無可避,最終還是乖乖就範的那種……對這等事,魏徵很有經驗。

所以這個時候,他早有了潛臺詞,心裡有了腹稿。

那武元慶混雜在人羣,他是第一次面聖,所以心裡很是忐忑不安,因爲那該死的武珝,顯得惹得武家到了風口浪尖上,一個不好,武家就要陰溝裡翻船了。

衆臣行禮。

李世民氣度非凡,含笑道:“諸卿免禮,朕來湯泉宮,不過是養一養身體,哪裡料到,諸卿竟追了來,諸卿心憂國家,令朕欽佩啊。好啦,既然來都來了,那麼……就談一談國家大事吧……”

李世民掃視衆人,此時他似乎已智珠在握了。

“陛下……”韋清雪率先道:“陛下若是龍體欠安,確實應當靜養,臣等魯莽來此,實是萬死。”

既然你李二郎都客氣,大家當然也要客氣一下,先禮後兵吧。

李世民又微笑。

韋清雪隨即道:“臣等來此,是爲了兩個月前的一場賭局,不知陛下可還有印象嗎?”

李世民想了想:“有一些印象,怎麼,這賭局如何了?”

陳正泰坐在一旁,心裡想笑,陛下果然是明事理啊,到這個時候了,還不露聲色。

韋清雪有些摸不透李世民了,陛下……今日很奇怪……當然,這也可能是暴風雨來之前的前兆,還有……方纔宦官送進去了急報,那急報中是什麼?

當然,韋清雪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武珝能高中的,這倒不是盲目自信,而是根本不存在這樣的選項。

所以韋清雪微笑,倒也不好咄咄逼人了:“陛下既然還能記起,那麼臣斗膽,希望陛下能夠兌現承諾。”

李世民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朕是君子,諸卿家也都是君子,怎麼可以失信呢。此次……此次……那與朕的魏卿家公子相約去考的女子是誰?”

陳正泰立即道:“叫武珝。”

“噢。”李世民對武珝的印象更深,頷首:“就是她!”

“陛下……”聽李世民特意提到了武珝,殿中的武元慶又開始惶恐起來。

他其實有兩個顧慮的,這一場賭局,牽涉到了君臣鬥法,是拿國家大事來當做賭注。

所以,一方面,羣臣定會埋怨武家有人居然和陳家沆瀣一氣。不過好在,自己已經一再解釋了,這武珝和武家實在沒有關係。

可另一方面,這武珝給陳正泰當了槍使,可武珝這樣該死的傢伙,哪裡考中呢。

她考不中,就要輸,輸了之後……陛下便要對羣臣妥協,這個時候……陛下難道不會憎恨武珝無能嗎?所謂愛屋及烏,到時若是牽累到了武家頭上,那便真是讓武家死無葬身之地了。畢竟武家並非是鐘鼎之家,當初不過是商賈出身,根基遠不如世族深厚。

他來此的目的,也是爲此,一定要好好的解釋一下才好。

那該死的臭丫頭,真是要害死人了啊。

李世民目光落在這個面生的年輕官員身上:“嗯?卿乃何人?”

“臣武元慶,乃是那武珝的兄長。”

李世民興趣更濃,想不到這武珝的兄長都來了,他不禁多打量了武元慶一眼,這武元慶,生的倒是相貌堂堂。是了,他的父親乃是武德年間的工部尚書,也算是開國功臣。他的妹妹尚且如此聰明絕頂,此人也一定很有才學。

武家此次算是立下了大功勞,可惜武珝是女子,不好恩賞,如今,他兄長在此,正好……將來重用她的兄弟,也免得說朕賞罰不明。

所以李世民格外的和顏悅色:”武卿家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武元慶已醞釀了一下,而後,努力的擠出一點淚來:“請陛下明鑑,賤妹無才無德,心性乖戾……她與我們武家,並無瓜葛啊。”

李世民聽罷,一臉震驚。

陳正泰一臉冷漠的樣子,看着武元慶……從前……他對於武珝是隻瞭解她的背景,知道她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陳正泰也猜測到,這也可能和武珝的生長環境有關。

可當親眼見到了武珝同父異母的兄長,聽到了這一番話,頓時覺得寒風刺骨。

有一個這樣的兄長,那麼其他人又能好到哪裡去呢?

一個少女,失去了父親的保護,與母親相依爲命,而身邊圍繞的卻都是武元慶這樣的人,似乎……任何女子都只有兩條路可走,要嘛比這些人更強大,比任何人都要冷酷,才能在這樣的環境之中掙扎求生。

要嘛……早已被人逼死了。

可陳正泰依舊面露笑容,沒有聲張。

武元慶繼續道:“這武珝,實在是不守規矩,她當初便離了家,與我們武家已是恩斷義絕了,武家沒有這樣敗壞家聲的女子……她一切都和武家沒有任何的關係。賤妹……不,這個賤婢……哎……這等家醜,臣實在不該揭出來,只是此婢,擅長裝腔作勢,引人同情,實則卻是心如蛇蠍。她哪裡曉得讀書,和大字不識沒有什麼分別,更別提做什麼文章了,此次……她去院試,臣是始料不及啊,萬萬想不到……她居然……居然……”

李世民聽到這裡,面上的和善漸漸的消失。

李世民在聽的過程中,不由得瞥了陳正泰一眼,卻見陳正泰一言不發,只是面上含笑。

只是……武元慶這番話,不由令李世民心裡震怒,李世民道:“這樣說來,她資質平庸,作不得文章?”

“一個黃毛丫頭,怎麼做的了文章呢,陛下不要說笑。”武元慶心裡鬆了口氣,總算是將關係撇清了,到時她考砸了,成了笑話,可別怪到武家頭上。

李世民眸子猛張,眼眸更加的咄咄逼人:“這樣說來,這急報有假嗎?”

“什麼?”武元慶詫異的擡頭。

李世民面上冷若寒霜:“朕說的是貢院來的奏報,貢院裡明明說,武珝高中了第一,爲此次院試榜首,朕想問你,一個做不得文章的人,怎麼會成爲雍州案首呢?”

雍州……案首……

武元慶一聽,率先是發懵。

他以爲自己聽錯了,可是……他一個下臣,怎麼敢多嘴多舌的繼續問,只是覺得一切都匪夷所思,那武珝……自己當然從來沒有關心過她,平日裡連面都懶得見的,只曉得是個黃毛丫頭,偶爾聽自己夫人提起,說武珝在府上如何如何,心裡便越發的憎惡,在他看來,這武珝實不過是武家的累贅。

他尷尬一笑:“陛下……陛下言重了。”

李世民豁然而起,聲音冰冷如刀:“難道……朕的話還有假?武元慶……都說長兄爲父,你爲人兄長,就是這樣看待你妹子的嗎?世上怎有你這樣薄情寡義,這般愚不可及之人!”

…………

第二章送到,等會還有,今天睡過頭了。

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
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