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

陳正泰其實是第一次進入塢堡,這塢堡從外看,只是一個壘砌了高牆的巨大的建築。

可一旦從門洞進去,頓時別有洞天,沿着巨大的高牆,是數不清的箭樓,大門格外的厚重,而門洞進入,眼前豁然開朗,陳正泰依稀可以辨認出藏兵洞以及穀倉的位置,而這穀倉低矮,顯然,這穀倉下還隱藏着地洞。

一路依舊還有彰顯主人身份的牌樓和儀門,不知走了多少進宅邸,最終赫然立的,乃是崔家的祠堂。

祠堂左右,有專門的配房,再往前一些,則是正堂。

再往深裡走的話,陳正泰深信裡頭一定是女眷們的居所。

當然,這是外人不能貿然進入的。

崔志正領着陳正泰到了正殿裡,崔家的耆老和近支血脈統統都到了,紛紛來見禮。

看他們一個個紅光滿面的樣子,顯然他們在河西之地,混的都不錯,他們從河西之地所獲取的土地,是關內的數倍。

當然,土地可能沒有關內那般的肥沃,可這裡最大的優勢就是一馬平川,幾乎不見什麼丘陵,可以種植糧食,也可以養大量的牲畜,只要他們的世世代代的在此居住,慢慢的開荒,足以養活不知多少子孫後代。

除此之外,最讓他們驚喜的顯然還是這裡有大量商業的機會。

在關中,商業機會並非沒有,只是……關內的買賣,飽和的很厲害,但凡有掙錢的機會,便有一窩蜂的人殺進來,最後一直到大家的利潤都微薄爲止。

可在這裡卻是全然不同,這裡胡商多,許多中原的貨物在這裡販賣,都是稀罕物,價格賣得高。不只如此,自胡商收購的貨物,若是轉運至其他地方,也可牟取暴利。

當然,現在的收益,其實並沒有超出當初清河崔氏在關內鼎盛的時期。可在這裡,許多崔家人看到了希望。

在這種希望之下,他們漸漸開始接觸胡人,開始打探西域和吐蕃,開始制定一個又一個開墾的計劃。

他們會期待鐵路能夠通車,也期待西寧城建起來,而依託着未來的西寧城,距離西寧不遠的崔家,也可分得一杯羹。

在以往的時候,許多世族雖有聯姻,可實際上,彼此之間還是有利益衝突的。畢竟,尋常百姓已經壓榨不出多少的油水了,朝廷的官位,你多得一個,我便少得一個。擴張的田產,你奪取一份,我便少奪取一份。

雖然大體上大家維持着表面上的關係,可暗地裡,卻也各自有所競爭。

可在這裡,卻變成了完全不同的情況,崔家甚至鼓勵其他世族出關開墾,畢竟這裡荒蕪的土地實在太多了。周邊的土地開發出來,對於崔家也有好處。

何況,彼此可以脣齒相依,至少可以確保安全。

崔家來之前,附近的西寧城雖已開始修建,可實際上,在這曠野上,還遊蕩着大量的馬賊,這些馬賊來無影,去無蹤,以劫掠爲生。

可現在……境況卻好的許多,因爲崔家已經開始組織部曲,對周遭的馬賊進行剿滅。

世族們總是會費盡一切腦汁,去保衛自己的田產和安全,一旦有馬賊進入崔家的土地,或者在附近遊蕩,崔家的子弟們,總能奮不顧身,對這些馬賊似乎有血海深仇一般,即便是追到天涯海角,也定要將其剿滅。

此時的河西,更像春秋之前,周天子分封諸侯,這些諸侯們彼此都是同族,信仰的同一套禮法,在周天子的號召之下,帶着各自的家族和國人們遷徙往一處處地方,他們彼此之間,並沒有太多的齷蹉,因爲當時的天下,土地廣袤無比,而他們都有共同的敵人,既是周邊的蠻夷。

因而,崔家幫助了不少的世族出關立足,他們很樂意給遠在百里之外的韋家提供幫助。

甚至從前在關內積怨的家族,他們也開始有了一些聯絡,希望彼此能夠相依。

在崔家大堂的一面牆上,懸掛的乃是整個河西的位置,在這裡,崔家將自己的土地大致的做了標記。除了崔家,其實關內已有不少世族遷徙來此了,這密密麻麻的小點,圍繞着西寧城,衆星捧月一般,將西寧圍繞。

而今出關的世族,已有三十個之多,帶來了十數萬戶人家,六七十萬人口。

當然,絕大多數世族都不敢孤注一擲,不似崔家這般,直接將自己的身家性命統統都押上,連自己的祠堂都搬了來。

正因爲如此,陳家在這河西,自是一等一的世族,即便是河西的土地,分送給了三十多家的世族,這河西九成以上的土地,依舊還是掌握在陳家手裡。

可與此同時,崔家現在已是壓倒性的除陳家之外,成爲河西第二大世族了,他們的土地,以及收益,都遠在其他世族之上。

陳正泰落座,崔志正殷勤的給他斟茶遞水,一面道:“河西之地………實在過於廣袤,礦產也是豐富,前些日子,我的族人在祁連山南麓,發現了大量的礦藏……將來,這裡的煤炭和銅鐵,都可自產,現在崔家正忙着投入幾個作坊呢。當然……這都是小玩意,不值一提,雖是有利可圖,可都是子弟們隨便去玩玩的,這些日子,老夫關心的,還是高昌的棉花啊。這高昌的土地,若是種植上連綿的棉花,可就地建立紡織的作坊,而後將無數棉布,綿綿不斷的送去大唐,甚至……可以在西寧,售給胡人。這樣的風水寶地,若是在高昌國主手裡,實在可惜了。殿下……此次陛下是打算讓你進兵嗎?”

崔志正表現出來的,依舊還是貪婪。

這是暴利。

只要拿下高昌,崔志正跟着分一杯羹,從高昌分得一批土地,那麼崔家就有了真正立足的資本。

陳正泰道:“是的,陛下給了我三個月。”

“三個月?”崔志正皺眉起來:“是不是太少一些。高昌距離西寧,畢竟還是有一段距離,二者雖是接壤,可是沿途,若是一路往西一些,確實有不少的戈壁了,道路只怕難行。何況,大軍未動,糧草先行……這……”

陳正泰笑了笑:“不怕,其實我已派兵出擊了。”

“已經出擊了?”崔志正更是狐疑。

他覺得陳正泰在糊弄自己:“殿下說的是天策軍,可是……天策軍纔剛剛抵達這裡啊,何時出擊的?西寧那裡,倒是也有一些兵馬,只是這些兵馬,一直駐在西寧,保護那些建城的匠人還有來此的商賈,我並沒有聽說過……有出兵的動靜,莫非是……老夫……消息有誤?”

西寧的武裝只有這麼點,保護商賈和匠人都來不及呢,這西寧發生的事,哪裡能逃過崔志正的耳目,至於天策軍,不是纔剛到嗎?

崔志正覺得匪夷所思。

陳正泰卻是哈哈笑道:“我出發之前,就已派快馬,送來了命令,立即組織了五百突厥騎奴,襲擊高昌,想來這個時候……這些騎奴,已經抵達高昌了吧,就不知戰果如何。”

五百……騎奴……

還是突厥騎奴……

崔志正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

就憑這個,便想拿下高昌國?

崔志正苦笑道:“突厥的騎奴,一旦放出去,難保他們不會一鬨而散,這些人爲奴,可以放心嗎?何況區區五百人,又有個什麼用,這高昌國有許多的城市,城牆也還算是堅固,又征伐了六七萬成年的男子,可謂全民皆兵,這五百騎奴去,和送死有什麼分別?”

“殿下啊……”崔志正咳嗽:“老夫並沒有對殿下質疑,殿下歷來睿智,只是……老夫竊以爲,高昌國常年與西域諸國征戰,民風又彪悍,如今,又有六七萬人枕戈待旦,即便是這數千的天策軍出擊,老夫都覺得還有些不夠呢,需朝廷調撥兵馬,分兵數路不可。要知道……我們是勞師遠征,奔襲數百上千裡,無論是天時地利人和,都不在我,而在高昌。這五百騎奴,難道不顯得可笑嗎?”

陳正泰氣定神閒:“有這五百騎奴,完全足夠了,你不必擔心,高昌我定好拿下不可。”

崔志正覺得陳正泰這人很彆扭,勸不住,於是禁不住長吁短嘆,一副惋惜的樣子。

棉花……好像離自己越來越遠了。

這可是最上乘的棉花啊。

只是他拿陳正泰沒辦法,只是覺得自己心裡憋得慌,花了這麼多的心血,便是想拿下高昌,又是教唆門生故吏們上書,又是想辦法在背後推波助瀾,哪裡想到……還是一場空。

五百騎奴……

他搖搖頭,只是嘆息。

當日在崔家大快朵頤,而後被崔家禮送至西寧,西寧這裡,巨城的輪廓已是差不多齊備了。

裡頭的別宮,到衙署,再到市場,還有城中鋪設的地磚,包括了各坊的坊牆,以及一應的設施,幾乎已開始到了修飾的階段。

大抵到了來年年初,便可徹底的完工。

陳正泰在城外,搭起了一個大帳,護軍營的帳篷,則圍繞着大帳,進行警戒。

其他各營,紛紛駐紮起來。

這些官兵,第一次來這河西,哪裡都覺得好奇。

這巨大的新城之外,是連綿的帳篷,都是匠人們和遠來的商賈們所修建的,人們棲息於帳篷之中,處在污水橫流的簡陋世界裡,這裡人聲嘈雜,可在這裡,似乎人們都心裡懷着希望。

每日起來時,看到這座巨城,都會令人生出期待。

匠人們希望城市修建好之後,領到足夠的工錢。

商賈們希望,以後可在可以遮風避雨的城中市場進行貿易。

甚至連那巍峨的別宮,似乎在人們的心底深處,都成了榮耀的證明。

天下有別宮的地方,不過是洛陽和揚州而已,再一個,就是西寧,將來這裡,一定可以成爲像洛陽和揚州那樣的地方。

…………

大帳裡,佈置的很溫馨,幾盞油燈冉冉。

地上鋪了精美的波斯毯子,使這裡多了幾分異域風情。

這裡桌椅、牀榻一應俱全。厚重的帆布,將夜裡的風隔絕於外,暖盆裡散發出熱量,使這帳篷裡溫暖如春。

武詡低着頭,趴在案牘上,爲一個計劃的章程書寫最後一道收官的命令。

而陳正泰顯得興致高昂,他揹着手,來回踱步,一面道:“那些騎奴,不知是否有了消息……還有……方纔接到了奏報,說是那侯君集,已湊齊了三萬精兵,準備要從長安開拔了。”

“恩師似乎不喜歡侯將軍?”武詡聽到此,擱筆,她顯得有些奇怪。

按理來說,侯君集一直都維護着太子殿下,而恩師和太子殿下交好,彼此之間,應該很是交好纔好。

何況,侯君集已是吏部尚書,若是能交好,對於恩師而言,幫助也是很大。

畢竟……陳家有不少門生和子弟在朝呢,若是侯君集肯提供一些幫助,將來這些人的前程,可以更加鵬程萬里。

陳正泰冷笑道:“侯君集?此人心術不正。當然不喜歡他!”

武詡道:“他心術不正,與恩師又有什麼干係呢?這世上,除了恩師之外,哪裡有完美無瑕之人啊,人若是沒有了私心,那還是人嗎?恩師何必要用聖賢的標準去要求此人呢?在我看來,一切都只要權衡利弊就好了,只要恩師覺得有利,與他交好又何妨?”

“你不懂……”陳正泰搖搖頭,其實……陳正泰也有些不懂,理論上來說,武詡的話是對的,世上沒有人完美無缺,何必要計較別人的缺點。

可是……陳正泰幾次遇到侯君集,卻總覺得熱絡不起來,對於這個人,總是有一種很深的戒備之心。

武詡便微笑:“恩師既然這般說,那麼一定有恩師的道理。恩師,那些騎奴,這幾日只怕已到了高昌了,我算了算日子……有消息來,得需三五日時間纔是。所以你也別急。”

“陛下只給了我三個月。”陳正泰搖搖頭:“想想便讓人覺得痛心,三個月能幹點啥?來回都不只這個時間呢。”

武詡便識趣的不說話了。

當初他聽恩師保證說三個月的時候,她還覺得很震撼,恩師實在太厲害了。

原來……這只是恩師玩脫了的產物。

“也罷。”陳正泰隨即道:“再等等吧。”

他嘆了口氣,夜裡的風,吹的帳篷嗚嗚的響,淹沒了陳正泰的這句話後頭的輕嘆。

………………

高昌國上下,早在一個月之前,就已枕戈待旦了。

國主下令,各郡與各縣都需堅壁清野,城外的人,統統驅逐進城內,所有的成年男子,分發武器,編入軍中。

這城外,牲畜以及一切能帶走的財產,統統帶走,一粒糧食也不給城外的人留下。

可即便如此,高昌國內還是有些人心浮動。

要知道,大唐已擊敗了突厥人,現如今……實力已到了鼎盛之時,區區高昌,四郡之地,顯然不可能是大唐的對手。

現在唯一僥倖的,就如高昌國主所言的一樣,高昌地處偏僻,堅壁清野,而唐軍勞師動衆而來,必不能克。

這其實是有道理的,隔着高昌與大唐的,乃是連綿的戈壁,浩浩蕩蕩的大軍一旦來此,戰線勢必要拉的極長,可怕的乃是糧食和補給的問題。

只要高昌國堅持下去,一定能讓唐軍在勞師動衆之後,必定疲憊。到了那時,再出擊決戰,勝利的希望就很大了。

這高昌國中,漢人之中九姓居多,分別是曹、何、史、康、安、石、米等姓氏。

而靠近河西的縣,爲金城縣,這金通鐵,因而有鐵城之稱。

就在這麼個地方,高昌已屯駐了大量的軍馬了,若是唐軍來攻,這裡將迎接唐軍的第一波衝擊。

此地歷來爲世族曹氏世代所居,因而此地的司馬便是曹端。

曹端這些日子,派了大量的人修築了城池,又囤積了大量的糧草,在武庫中,預備了無數的箭矢,本是有些慌亂的心,現在倒是安定了不少。

這幾日……城外開始出現了一些騎兵。

人不多……讓人覺得像是斥候……

這卻是引起了曹端的警覺。

於是,他派了小隊的斥候出城,很快,便得來了消息。

“是突厥人,卻穿着唐軍的甲冑。”

曹端聽罷,皺眉起來,怎麼將那些突厥的騎奴給派了來了。

突厥滅亡之後,大量的突厥人爲河西的陳家所奴役,這一點曹端心知肚明,他以爲……這個時候,唐軍一定會派遣精銳來。

可…派騎奴來是怎麼回事?

“有多少人。”

“不過數百人。”

“怎麼可能,或許……這是誘敵之策,附近一定埋伏着大軍。”

斥候卻是搖頭,回答道:“方圓數百里,若有大軍駐紮,勢必無法隱藏,就只這數百人,再無其他兵馬了。”

斥候敢一口咬定,是因爲這金城四周,確實是一馬平川,隱藏幾百人容易,可是要隱藏數千上萬人,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怪了。”曹端一時吃驚,有些無法理解。

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
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