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

長孫衝下筆,一路龍飛鳳舞。

這若是幾個月前,只怕他自己都不相信他會提起筆來寫文章。

早在好幾年前,他整個就廢了。

每日三竿才起,成日縱情聲色,通宵達旦。

可現在,他很專心。

這是訓練出來的,因爲學堂裡枯燥,粗俗一些來說,就是淡出個鳥來。

在那裡的日子,根本就不存在什麼期待,有時候,能專心讀書,反而日子還好過一些,如若不然,總有人讓你體會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他一面寫着文章,一面心裡推敲。

技巧他都懂,甚至教師還不斷的拿一些文章來剖析。

文法這玩意,其實就是一個套路,雖然這等手段,永遠無法作出那等驚世駭俗的文章,可是……要做一個漂亮文章,卻是很容易的。

長孫衝越寫越快,畢竟每日都要寫這種文章的,早就習慣了。

只一會兒功夫,一篇文章大抵寫畢,隨即開始進行修改,他一丁點也不急,因爲時間還有大把。

可是其他考棚裡的人,可就不一樣了。

許多考生,只看到‘老吾老’三個字,便開始懵逼了,有的人壓根不知這老吾老出自哪裡。

要知道,四書之中任何幾個字,你摘抄出來,若是不能聯繫前後文,是根本無法知道這區區幾字的原意的。

你連這玩意是什麼意思都不知道,題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你還考個什麼?

當然……其實絕大多數人,對於這三個字,還是有一些印象的。

可問題就在於,這印象並不深刻,只是有一些模糊的印象,大抵記得一些,可前文在哪,後文在哪,出自哪裡,依舊沒有清晰的記憶。

於是趕緊搜腸刮肚,拼命去想,越急,卻是臨場發揮越差。

這倒不是說他們沒有才學,而是才學這玩意,畢竟是很空泛的概念,至少在這個時候,許多人已經開始有些懵逼了。

那些勉強能記得原意的人,倒是抖擻精神,開始作文章了。

不過科舉的文體是限定的,必須多少字,不能多,也不能少,又必須符合原句中的文意,還需在這個原意上加上自己的理解。

這又不免讓人重新開始搜腸刮肚起來。

偏偏這考試,時間限定的比較死,上午收了文章的卷,便開始分發了吃食,休憩了片刻,隨即算學卷和通識卷便又分發下來,限定一個半時辰交卷。

因爲科舉之中,文章卷是最難,也是最重要的,算學和通識只是附庸,佔整個科舉考試的分量不重,再加上只是府試,因而並不難,不過是簡單五年級的內容罷了。

長孫衝很快就做完了。

考試完畢,他隨着人流出去。

耳邊嘈雜。

隨他一道出考場的考生們,一個個垂頭喪氣,甚至有人哭喪着臉,捶胸跌足地道:“今日的考題,竟是這樣難,比縣試不知難了多少輩,不知是誰出的題,這出題官爲何不自己來考考看,我倒要看看,他自己能不能將題做完。”

“是啊,是啊……太難了,我見那老吾老三字,心裡便叫不好,哪有出這樣題的,還有那算學題,我算了小半時辰,也沒算明白,哎……糟了,糟了,到時如何回去交代,若是落第,又要等兩年……”

“我聽聞,出題的乃是大學士虞世南。”

一聽虞世南,大家便不敢再抱怨考官了。

這虞世南,不但是李世民的師傅,而且人品是沒得說的,他被世人評價爲德行,忠直,博學,文辭,書翰五絕,人們都認爲他人品貴重,德高望重,學識也是極好,此番由他來出題,自然不會有任何人有非議。

於是,許多人開始轉而哀嘆自己時運不好。

可依舊還有人不斷說難。

長孫沖走的步伐輕快,聽到耳邊的議論,他終於忍不住了,大吼一聲:“哪裡難了,很容易呀。”

此言一出。

空氣都驟冷了。

許多人駐足,紛紛朝長孫衝看來。

然後有人同情地看了長孫衝一眼,搖搖頭道:“又瘋了一個……”

長孫衝:“……”

身邊便有人低聲議論:“這考試瘋了的,可不少呢,我縣試時就遇到一個,考着考着,就狂笑,自稱自己博學多才,說自己中了進士,最後被差人架着出了考場。”

“這是自然的,成日妄想,能不瘋嗎?”

“我方纔瞧那人,有些眼熟,好像在某個煙花場所裡見過。”

“嘿嘿,又是一個狂生。”

…………

長孫衝沒鼻子沒眼的出了考場。

考場外頭。

學堂的教師們已掛了旗子,有人大呼:“二皮溝大學堂的集合了。”

一些二皮溝大學堂的考生,便紛紛朝旗子方向去。

長孫衝下意識地走向那旗子,只是走到了一半,突然腳步停了,他回頭,看着許多吆三喝四的考生們,似乎是想考完之後尋地方喝酒,又或者是尋個地方娛樂。

一下子,以往的記憶,一下子涌入了心頭。

心底深處,似乎有一個聲音在對他說,此時已離了學堂,現在便可回家,沒人可以攔你,只要回了家,誰也沒有辦法將你抓回學堂裡去了,到時又可夜夜笙歌。

於是,他心裡開始蠢蠢欲動起來,身子微微後傾了一些,眼神裡掠過了複雜之色。

而後……他看到許多熟悉的面孔,開始朝着那旗幟的方向去,這些曾經熟悉又可惡的面孔。

只是……在短暫的失神之後,長孫衝終於還是鬼使神差一般,走到了旗幟之下。

許多學兄和學弟們已經聚集了,他們的臉色和其他的考生不一樣,沒有愁眉苦臉,卻都帶着輕鬆,彼此之間見禮。

有人拍了拍長孫衝的肩:“長孫學弟,考的如何?”

長孫衝不必回頭,聽聲音便知是誰,自是那鄧健。

他聳肩,輕鬆自在的模樣:“不錯。”

此時,長孫衝心裡突的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這個虐了自己千百遍的地方,竟讓自己形成了某種依賴。

他屬於這裡。

長孫衝甚至還見着房遺愛也走了來,他個頭小,差一點被人潮推走,是幾個個子高的學兄保護着他來的。

房遺愛口裡還是咋咋唬唬地說着:“小事而已,這麼容易的考題,還沒平日先生們出的題難呢,我閉着眼睛做出來的……”

他咧嘴,樂得合不攏嘴。

衆人集結,點數之後,隨即便回學裡去了。

只是……這麼一羣奇怪的人,難免讓人側目。

有人低聲道:“這些人是誰?”

“大學堂裡的。”

“二皮溝……”

“嘿……”

衆人用不可意會的眼神彼此交流,看着這些傢伙,哪裡像是讀書人啊。

讀書人都是細皮嫩肉的,可他們呢,一個個膚色粗糙,身體很結實,畢竟……平日裡除了讀書,還要會操,有時要頂着烈日打熬身體,皮膚早就黑了。

再者,還有不少似鄧健這樣的人,自小就幹各種農活的,相貌和尋常的讀書人,格格不入。

別看他們也穿着讀書人的衣衫,可明眼人都看得出端倪。

“聽聞那裡,什麼人都收,連那耕田的也准入學呢。”

“哈哈……你還是少說幾句,別讓人聽了去,現在那陳家,可是如日中天。”

“就算是聽了去,我也不怕,這些半路出家的,也敢來考試,他們都可稱之爲讀書人,那這天下,便都是讀書人了。”

閒言碎語,其實學堂裡的人早就聽膩了。

許多人不爲所動,哪怕聽見,也假裝不知。

他們默默地回到了學堂,哪怕是考完,也沒有休息,即便這裡的先生和助教們,今日不上課,卻有許多人,自覺地端起了書本,繼續誦讀。

考沒考好,固然很重要,許多人太需要功名了。

可即便是高中,接下來還有鄉試,有會試。

對於這裡的大多數人來說,都如同鄧健的心態一樣,這光陰,一丁點也虛度不得。

長孫衝覺得自己回到了學堂之後,有人在背後一定盯着自己,這是一種奇妙的預感,所以他猛回頭,便見小個頭的房遺愛正猥瑣地跟在他的身後。

長孫衝大怒,猛地回頭,如餓虎撲羊一般,一把將房遺愛揪住,瞪着他道:“你盯我做什麼?”

房遺愛昂着頭,一點都不畏懼他,反而很鎮定地道:“你放開,學規裡,學兄弟毆鬥是要關三日禁閉的。”

長孫衝繃着臉,不得不鬆手。

房遺愛好整以暇的樣子,鼻子裡哼了一聲,口裡道:“我出考場的時候,就覺得你這個傢伙肯定想要逃,所以我一直偷偷跟在你身後頭,你若是敢逃,我立即便向先生們發出警報,哼,算你的運氣好,你總算還是回了學堂了,如若不然,至少得關七日禁閉。”

長孫衝一聽,便忍不住大怒道:“你竟起這樣的壞心。”

房遺愛面對長孫衝,少了畏懼。

畢竟,在學堂呆了這麼多月,他漸漸算是明白了,原來從前那個帶着自己花天酒地的長孫衝,一丁點也不‘酷’,這就是一個渣滓,差點將自己帶壞了。反而那些讀書厲害的人,纔是真正的讓人欽佩。

房遺愛不屑地看着他道:“我起什麼壞心,只是覺得你這個人骨子裡便不是好人罷了,我作爲學堂的學子,當然要時刻盯着你,不讓你壞了學風。”

長孫衝一時無言,他竟發現,房遺愛也變了。

此時的房遺愛,充斥了正義感,他年紀更小,可塑性更強,現在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似乎隨時要和他想象中的長孫衝進行鬥爭。

而他自己……似乎也不知道何時開始不認得自己了。

長孫衝抿了抿脣,心一軟:“小房。”

他伸手。

房遺愛卻是帶着警惕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而後立馬身子一側,避了過去,大義凜然地道:“莫挨我,你這是摸了不知多少婦人的手,我嫌髒。”

隨即,小個頭一轉,堂而皇之的走了。

長孫衝留在原地,看着他很快消失的背影,一時恍然。

…………

國子監一收卷,禮部尚書豆盧寬立即覲見李世民。

這是第一次的州試,李世民其實頗爲擔心,生恐有什麼疏忽。

見一切順利,倒是放下了心。

他隨即召了衆臣,連帶着陳正泰也叫了去。

於是面色和藹地道:“州試乃是大事,這科舉新制的興亡,就在此一舉了,切切不可出任何的差池,既收了卷,便當立即閱卷,早日放榜。朝中五品以上的文臣,都可閱卷,不過……若是家裡有子弟參加了州試的,還是理應避嫌。”

“陳正泰的二皮溝學堂不是有學生也參與了這次的考試了嗎?他需避嫌。房卿,杜卿,還有長孫卿家以及豆盧卿家,就主持這閱卷吧。至於手頭的事,都可先放一放,這閱卷纔是當務之急。”

李世民話音落下。

那房玄齡本是低頭,此時聽了陛下的話,卻是耳朵紅到了耳根,他憋了老半天,才很是尷尬地咳嗽道:“陛下……臣……臣……”

李世民看着突然出聲的房玄齡,不禁挑眉。

一個州試,他弄出如此高的規格,本就是傳遞自己重視科舉的態度,他倒也是有想過此時會有大臣出來反對的,可沒想到,此時站出來說話的竟是房玄齡。

李世民便道:“卿家有話,但說無妨。”

房玄齡一臉慚愧的道:“臣的兒子……房遺愛,好似,也參與了州試。”

房遺愛……

他也去考試了?

李世民先是一愣,有些不信,因爲他實在沒辦法將房遺愛那個小子,跟考試結合起來。

這畫面……有點怪……

而後,他愣愣地看着顯得無地自容的房玄齡,半響,終於回過神來,才忙道:“噢,這是好事,連房卿之子都參加了州試,這不正是房卿做出了表率嗎?房遺愛若是能高中,那更是……更是……”

說着,說着……李世民自己都不禁笑起來,於是只好無奈地朝房遺愛看了一眼,而後一臉歉意地道:“房卿家,朕對不住你,朕沒忍住。”

…………

第二章送到,晚上有點事,可能更新會有點晚。

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十章:急奏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
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十章:急奏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