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

新聞報的發售,其實也只是大家在摸索而已。

好在陳家財大氣粗,和陳家有業務往來的商賈也多,這些商賈們大多有自己的銷售渠道,請他們代理販賣,便可將這銷售的觸手下沉到最基層的書鋪、雜貨鋪裡去。

不只如此,陳家還專門僱了一批貨郎,沿街售賣。

其實這種新東西,若是換做是在其他人來操辦,基本上沒有希望的。

畢竟,新聞報的背後,是各州數不清的人馬,這些人都需吃喝,需要給養,只有大世族和巨賈纔拿的出這麼多的人力物力。

可即便有了這個,你還得有一個造紙作坊和印刷作坊,在這個時代,也只有陳家才能提供低成本的紙張,並且僱傭大量的匠人進行活字印刷了。

報紙必須得用活字印刷,因爲這東西講究的是時效性,若是用雕版,等你雕出來,黃花菜都已涼了。

好在這些年,活字印刷在陳家的帶領之下,從粗糙到慢慢改進的精良,雖然還不足以讓報紙字跡清晰,可勉強能看還是可以做到的。

當然,陳家真正厲害的還是銷售網絡,畢竟和無數的商賈有着大量的業務往來,控制了這些商賈,某種程度,就控制了整個市場。

換做其他人,無法迅速的將業務鋪開,就意味着報紙的銷量起初是極低迷的,一般人根本無法承受這種源源不斷的虧本損失。

就現在的銷量而言,陳家也在虧本,不過……陳正泰的主意定了,即使是虧本,也必須硬着頭皮幹下去。

陳愛芝現在擔心的是,第二期印刷的六千份,能夠順利的兜售出去,若是滯銷,那便糟糕了。

好在長安這地方,加上二皮溝,人口足有百萬以上。

且這百萬人口之中,且大多都是天下的精華,這裡有不少入朝爲官的大臣,有武官,有勳臣子弟提拔進去的禁衛,還有數不清的商賈,有來此遊歷的讀書人,有大量皇族供養的僧侶,有二皮溝大學堂,還有許多開始漸漸識文斷字,掌握了閱讀技巧的匠人。

在唐代,識字率可謂是低的嚇人,可在長安,天子腳下,這巨大的皇城之中,識字率本就是最高的,而且這幾年……識字率已經節節攀升了。

因而,陳家調查的識字人口,大致是在三十萬上下,這個數目很驚人。

報紙發了出去,陳愛芝依舊還留在報館,一方面,是等着銷量,一方面,則是要準備爲下一期的報紙做準備了。

…………

李世民起了個大早。

他的文章發了出去,竟突然有一種奇妙的感覺,他心裡開始惦記着自己的文章,會不會寫的不好,到時候反而惹人笑話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李世民還心心念念着,這文章若是發出去,不知會有什麼效果。

如此一想,他一宿沒有睡好,總是覺得文章裡有些用詞,不對。

李世民是個深具責任感的人,他和其他皇帝不一樣,其他的皇帝各有千秋,性子都有不同。而李世民很愛惜自己的名聲,做任何事,都希望能做好,他希望自己能給天下臣民們展現的是自己最光輝的一面。

因而,卯時的時候,張千便聽到了李世民的動靜。

張千便躡手躡腳的進入了寢殿,低聲道:“陛下……”

卻見李世民自己已穿了衣,趿鞋起來了。

張千嚇了一跳:“陛下這是……”

李世民瞥了他一眼:“還能是什麼,朕思來想去,不放心,給朕更衣。朕要出去走走。”

張千覺得李世民簡直有些神經質了。

接下來,便聽李世民問他:“你覺得朕的文章如何?”

這個問題,張千已回答了不知多少遍,輕車熟路道:“陛下,奴覺得陛下文采斐然,實在是……文曲下凡……”

李世民火冒三丈:“住嘴,你這阿諛奉承之徒。”

張千嚇得打了個哆嗦。

李世民隨即道:“隨朕出宮去。”

“出宮……”張千一愣:“陛下,這……萬萬不可哪,上一次……”

李世民淡淡道:“上一次,不是好的很嗎?”

張千便不敢再反對了,乖乖去安排。

清晨拂曉,一輛四輪馬車在十幾個護衛的隨扈下出了宮城。

只是李世民出了去,卻一時之間,不知該往何處去。

便將張千喚來:“此時拂曉,何處熱鬧?”

“這……”張千想了想:“在平安坊。有一個妓寨,聽聞那裡都是通宵達旦,天亮了,方纔曲終人散,不少人愛去那裡湊熱鬧。陛下,陛下……您不是要去那樣的地方吧。”

李世民則一臉狐疑的看着張千:“這妓家所在,你是如何得知?”

張千:“……”

李世民隨即道:“再想想,尋個茶肆吧……看看有沒有早開張的。”

張千只好道:“奴遵旨。”

馬車便調轉方向,開始漫無目的起來。

…………

陳正泰也起的挺早,他對陛下欽賜的文章頗有興趣,也想看看反響如何。

其實皇帝的筆墨,某種程度就是口含天憲,言出法隨,只是歷朝歷代以來,都不可能真正接觸到尋常百姓而已,在這個時代,州縣裡叫皇權不下縣,哪怕是長安城,其實旨意也只是在七品以上官員這裡爲止,剩下的舊和庶民們沒有任何的關係了。

他早早起來,隨即,陳福興沖沖的來:“公子,公子,報館那裡,得了一份駕貼。說是要將陳愛芝請去御史臺……詢問……”

“什麼?”陳正泰有點發懵:“御史臺爲何如此?”

“只說去問問。”

陳正泰不禁惱怒:“讓陳愛芝不必理會他們,他又沒有犯罪,竟還敢動駕貼。這陳愛芝,是我祖父的祖父的祖父的祖父的兄弟血脈,這是何等的關係,御史臺不經我這裡,直接下駕貼,是欺我們陳家沒人馬?”

陳福不斷點頭:“是,是,其實……陳館主確實沒有去,說是要詢問你,再肯動身。御史臺那邊似乎有些急,所以派了幾個御史大夫親來了報館,說是報館販售消息,茲事體大,爲了嚴防引發事端,妖言惑衆,往後這報館裡有什麼消息,都需他們監看之後,方纔可以……”

陳正泰心裡便曉得,御史來了是假,這背後,只怕有不少世族在後頭慫恿,陳家這是斷絕了他們的消息渠道,這都是真金白銀建起來的,結果……一下子……沒了用處。

世族之所以能在這個時代具有壟斷地位,除了有土地和部曲,還有便是知識的壟斷,而知識的壟斷,勢必會造成消息渠道的壟斷,畢竟……也唯有有知識的人,才能夠具有一定的前瞻性。

可新聞報可倒好了,揚州有海船出海,這消息報出來也就罷了,下頭還會有一些編輯的點評,暗示可能造成人蔘的穩定供應,這尋常百姓看了,再傻也曉得怎麼回事了。

陳正泰冷笑:“這樣呀,都已到了報館了?這倒好極了,讓薛仁貴去會會他們吧,我看仁貴這小老弟成日閒得發慌,要淡出個鳥來。”

陳福便忙點頭,匆匆去了。

陳正泰沒有將這事放在心上,幾個御史而已,來了二皮溝,能幹什麼,真以爲陳家是吃素的。

…………

新聞報報館……

幾個御史被人請到了正廳。

陳愛芝倒是對他們頗爲客氣,請了上座,而後命人斟茶,見過了禮。

這爲首的御史便不客氣的道:“上一期的新聞報,我等已看過了,裡頭有太多犯忌諱的地方,御史臺這兒,議了議,覺得很多地方都不妥當,到時參劾肯定是少不了的,可是看在,這是陳家的報館,所以,本是想請你去御史臺,商議出一個可行的辦法,既不傷了陳氏辦報的好意,也不至朝廷難辦。可下了帖請你去,你卻推三阻四,這是何意?莫非……爾一平民百姓,竟已敢無視御史臺了嗎?”

陳愛芝嚇得滿頭大汗,忙告饒道:“實是這裡走不開身……”

“哼。”此前說話的御史大怒,起身,拂袖:“這是什麼理由?簡直豈有此理,我馬英初從未見過跋扈至這樣的人,哪怕是房公、杜公,也不至跋扈如此。今日我等親來,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陳愛芝汗顏:“不知。”

“不知……你竟不知。”馬英初又怒了,其實他本意是想給一個下馬威,另一方面,是想借此機會,直接讓御史臺插手報館,當然……插手報館,乃是天下諸公們樂見其成的,這玩意……大家已經察覺到威力了。

卻在這時,外頭有人道:“是誰要冒充御史,讓小爺我看看,我打不死他們,他們是御史,我名字倒過來寫……”

說着,便見一人莽撞的衝進來,這開春的天裡還有幾分寒氣,可這少年,卻只穿着一件不能禦寒的短衣,他血氣方剛,渾身還冒着熱氣,氣咻咻的衝進來。

那馬英初一愣,方纔還板着臉,大聲呵斥,這是長久御史生涯帶來的習慣。

現在一看一個莽撞的少年衝進來,先是罵:“是什麼人,給我滾出去。”

接下來便道:“小漢,你這是幹什麼?”

此後又道:“小郎君,你不要無禮。”

而後又是:“小英雄,有話好好說。”

最後似乎連嗓子都哆嗦了:“賢侄不要如此。”

可悲的是……這些話沒有什麼用處,緊接着便傳出啊呀的哀嚎聲。

又聽那少年的聲音,咋咋呼呼道:“現在嚐到厲害了吧,還敢不敢冒充御史,你以爲我程處默小爺爺是假的,下次見你這般的騙子,便打你一次!”

程處默……

一羣人狼狽逃竄出來,而後咬牙切齒,那不是程咬金家裡的不肖子嗎?久聞他和陳家不清不楚,不明不白……

“啊呀……快走,快走……”

…………

李世民已穩穩的坐在了茶肆的二樓,靠着軒窗的位置,自這裡,此時長安城已漸漸復甦了,早起的百姓開始起了一日的生計,街道上的人流日漸增多。

也有不少人,開始出現在茶肆裡。

三三兩兩,有人只是來吃個早茶,有人則是呼朋喚友,談天說地。

李世民則呆呆的坐着,護衛們另坐了兩桌,只有張千在旁陪着。

這裡很有市井氣,其實李世民是頗喜歡的,在宮裡待久了,沾了一些煙火,總讓他心裡頗爲愜意。

卻在這時,外頭有貨郎大叫道:“新聞報,新聞報,新鮮出爐的新聞報,趕緊……趕緊,大消息……有大消息……朔方城建成完工,木軌已修至八成,又需新募一批匠人,開採朔方鐵礦與煤礦,待遇優厚……淮南水患……淮南出了水患……”

李世民留了心,朝張千使了個眼色。

其實這貨郎下頭一叫賣,就有許多人涌上去。

買報的人有着不同的心思,做買賣的人,希望尋覓商機。讀書的人,是因爲裡頭有一個版面專門會刊載文章。而文章其實是很值錢的,一篇好的文章,能導致洛陽紙貴,只是那時候,人們只能靠親筆抄錄文章罷了,現在人家直接印刷了出來。

尋常百姓,也會湊熱鬧似的想買一張,家裡拮据,可現在孩子們若是能認字,將來入了作坊或是其他的營生,往往工錢比那大字不識的人多一些,可憐天下父母心,這報紙上頭這麼多字,而且據聞,裡頭的字沒有之乎者也,和太多彎彎繞繞,和口語差不多,學習起來方便。

至於達官貴人,自然不必說了,反正有錢,就算不看,府上的人也會採買回去。

那貨郎被七八人圍着,便是茶肆裡的人,也紛紛推開窗來,望着街下,口裡道:“貨郎,你上來……”

那貨郎聽了,吆喝一聲,和街面上的買報人交易完了,便興沖沖的上樓,抱着一沓的新聞報,一桌桌的兜售。

這裡的夥計是不會去管的,以爲知道客人們需要貨郎跑腿,若是將人趕走,客官們難免要罵。

張千也匆匆上去,買了一份,而後送到了李世民面前。

…………

感謝柒彩縫紉線同學成爲本書新盟主,拜謝。

更新出錯了,萬分抱歉,老虎這段時間爆更挽回大家損失吧。

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二十章:急奏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
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二十章:急奏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