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

聽了虞世南的講述,房玄齡終於努力使自己的目光自這傳單上移開。

他的表情,也開始凝重了起來。

這樣的好紙房玄齡豈會不知道它的價值。

看來……陳正泰當真是飄了,殊不知此時大唐初立,百廢待舉,又遇到了災情,在這種艱難的情況之下,任何過於奢侈的行爲,在天下人看來都是有害的。

樹大招風啊。

何況,他還是陛下的弟子呢。他還真是膽大包天,竟是往槍口上撞。

房玄齡斂了斂思緒,將傳單放在一旁,跟虞世南娓娓道來。

“虞公有所不知,這陳正泰,乃是陛下的弟子。”

虞世南剛從洛陽到京,對朝中的近況還不清楚,此時聽到派人發放傳單的人竟是陛下新收的弟子,他不禁大驚失色:“陛下乃天下人的君父,焉可有寵臣?”

在他心裡所謂的弟子,其實和義子之類的東西差不多,不過是一個天子寵臣而已,虞世南越來越揪心了,皺着眉頭,憂心忡忡的道:“這樣的行爲若是不制止,要貽害無窮的啊,房公掌握機要,怎可聽之任之,當隨我一道,立即入宮覲見。”

房玄齡垂頭看了看一旁的傳單,也覺得事態嚴重,這不是一張紙的問題,這關係到的乃是風氣的問題。

於是,二人覲見。

李世民聽聞虞世南迴京,大喜,他隨虞世南學習書法,彼此之間早有深厚的感情。

更何況…虞世南作爲當代的名儒,一直都堅定站在李世民這一邊。

玄武門之變時不少大儒都認可李建成,而虞世南卻堅持支持李世民,表面上看玄武門之變立功最大的是尉遲敬德人等,可實際上……因爲虞世南的支持,讓不少人對李世民抱有期待,尤其是江南士族對於李世民也有所偏向,這對當時的李世民而言,不啻是雪中送炭。

因此李世民極器重虞世南,他很清楚,虞世南就是自己禮賢下士的一面旗幟,是籠絡天下士人的標榜。

李世民興高采烈的親自出了宣政殿相迎。

“虞公,別來無恙。”

“二郎氣色好了少許。”虞世南朝李世民作揖行了個禮。

君臣許多日子沒有相見,彼此都露出了喜色。

虞世南年紀老邁,李世民便親手攙扶他入殿,隨口道:“虞公何以回京了?”

虞世南迴答道:“東京太熱了。”

李世民詫異道:“長安大旱,飛蝗成災,朕以爲長安已十分酷熱了。”

虞世南面帶微笑:“請二郎上座,臣有話要說。”

李世民不解,只好坐回御座。

可在此時,虞世南卻已收了笑容,肅然正色,再不稱李世民爲二郎,而是振振有詞道:“陛下還記得大業六年絲綢纏樹的典故嗎?”

李世民立即就明白,這是要勸諫了。

大業六年,是隋煬帝在的時候,西域和突厥的使者至東都洛陽,隋煬帝爲了顯示氣派,同時也有威懾諸藩國的需要,大肆鋪張,甚至還命人用絲綢纏繞在樹上,顯示大隋的富裕。

隋煬帝是亡國之君,都亡國了,自然也就是壞蛋的典型,他做的一切,都需拉出來批判一番,以此爲戒。

但凡勸諫,大家都愛說隋煬帝,李世民很頭痛,和顏悅色的道:“朕當然有所耳聞,虞公何出此言呢?”

虞世南嘆息道:“臣當時就在洛陽,親眼見到了這奢靡的一幕,當時東都洛陽,是何等的富麗堂皇,可這也爲覆滅埋下了禍根啊。今日臣從東都回到了長安,剛剛入城,就在太平坊裡,看到了相似的一幕。”

一旁的房玄齡沒有做聲。

李世民詫異道:“朕何時讓人用絲綢纏樹?”

天地良心,朕有這麼大方?

虞世南隨即,取出了一張傳單:“敢問陛下,此紙的價值,是否與那絲綢不遑多讓?”

李世民一頭霧水,給了張千一個眼色,張千會意,取過紙,小心翼翼的送到李世民的手裡。

李世民接過了紙,依舊還是一臉狐疑,只是這紙交到了李世民手裡,李世民只低頭一看,也不禁嘖嘖稱奇起來。

此紙和御用的白紙相比起來,也互有優勢。

要知道御用的白紙是專門上了一層蠟的,因而格外的光滑,所以價值不菲,哪怕是自地方上進貢到長安,每年的數量也是有限,這個價格,不可以用金錢來估量。

而顯然,李世民眼前的這紙沒有上過蠟,可是紙質並沒有相差多少,尤其是這紙面如雪一樣白,與貢紙相比,甚至還更純淨一些。

李世民皺眉:“此紙……唔,價格確實不菲,就算拿絲綢來比,確實價格也不遑多讓了。”

想當年李世民還不是皇帝時,用的可不是御用的貢紙,而是一種硬白紙,雖說叫硬白紙,比硬黃紙的紙質更好一些,可實際上……依舊還是些偏黃,那紙的價格已經不菲了。

虞世南正色道:“可是在太平坊裡,竟有人拿這些紙,四處發放,這樣珍貴的至寶,隨意糟踐,陛下何不看看,此紙上頭寫的是什麼。陛下啊……臣實是痛心,現在關中大災,百姓們顛沛流離,苦不堪言。可在長安城中,竟還有如此奢靡的現象,這與大業六年的絲綢纏樹,又有什麼分別?”

這是要將李世民比做是隋煬帝了。

李世民臉色極不好看,不過……他也沒有想到,有人將如此名貴的紙如此糟踐。他想起來這紙上頭還寫了東西,於是低頭,將手中的紙一翻,果然看到……上頭赫然寫着一些字:“皇家二皮溝大學堂開業大酬賓,新入學者……學費減半……”

嗡嗡嗡……

李世民也算是見慣了生死的人,此刻……便覺得自己的腦袋竟是一片空白,徹底的懵了。

那皇家二皮溝大學堂幾個字眼,映入眼簾,格外的刺眼。

他一下子明白了什麼,大喝道:“朕明白怎麼回事了,是陳正泰!”

李世民此刻覺得自己的臉被人打了一個耳光,打自己的,竟還是自己的得意門生。

這教朕情何以堪。

這皇家二皮溝大學堂,朕還親自題過字的。

最緊要的是……你陳正泰有錢便罷,卻是奢侈至此。

你奢侈竟還打着朕的皇家名義。

豈有此理。

李世民虎目一張,厲聲道:“速召陳正泰來見。”

“陛下,臣對陳正泰也有耳聞。”虞世南臉色格外的嚴峻:“聽說他賑濟災民,可見此子本性並不壞。可是……如此的行徑,也見他有頑劣的一面,若這非陛下指使,他這般做,實在是有礙觀瞻。這奢靡,終究不是好事。臣懇請陛下,定要嚴厲處置此事。”

李世民揹着手,依舊看着那紙……呼吸粗重。

這麼貴的紙。

這麼貴。

看看上頭寫着什麼。

還到處發放。

譁衆取寵。

李世民厲聲道:“朕當然不會輕饒他,定要給他一個教訓,免得誤入歧途。”

……

陳正泰匆匆趕來了宮裡。

起初的時候,他覺得太極宮很是雄偉,可來的多了,卻覺得格局有些小,聽聞洛陽的宮殿更偉岸,不知能不能有幸去見識。

等他到了宣政殿。

便見這殿中不只是李世民,還有房玄齡,而另一人他卻不認識。

此時房玄齡板着臉,一言不發。

倒是另外這鬚髮皆白的老者,卻是臉色不善,眯着一雙眼睛眈眈地打量他。

陳正泰面對他的打量,淡然自若地擡頭,朝李世民作揖:“學生見過恩師。”

卻見李世民陰沉着臉,格外的嚴厲:“陳正泰,朕如此器重你,你卻不知天高地厚,胡作非爲起來,朕來問你,你很有錢嗎?”

陳正泰嚇着了,怎麼好像是影視劇裡犯罪分子要打劫的前奏啊。

陳正泰立即道:“恩師,學生窮困潦倒……爲了賑災……辦學,臣家裡……已經窮的揭不開鍋了。”

虞世南站在一旁,冷冷的樣子打量陳正泰。

李世民自覺的自己顏面喪失,低頭看了御案上的紙:“胡說八道,朕看你是有錢無處花啊,你小小年紀,竟學瞭如此奢靡無度的風氣。長此以往,可如何得了。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也,朕絕不輕饒和姑息你。來啊,給朕取鞭子來。”

陳正泰:“……”

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五十章:大禮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
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五十章:大禮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