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偷襲

在李承乾心裡,一千人和三千人,顯然是沒有任何分別的。

至少和這十萬人爲之祈福的玄奘法師相比,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他苦着一張臉,一副鬱鬱不樂的樣子。

只得讓車馬繞路,只是這一繞路,便不免要往街坊方向去了,那裡更熱鬧,林立的商鋪前門庭若市。

李承乾唏噓不已,口裡道:“你說,怎麼一個和尚能令這麼多的百姓如此愛戴呢?說也奇怪,咱們大唐有多少令人仰慕的人啊,就不說父皇和孤了吧,這文有房公和杜公這樣的人,武呢,也有李將軍和你這般的人,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上馬定乾坤。可怎麼就不如一個和尚呢?”

陳正泰想了想道:“可能是百姓們總是更同情弱者吧。玄奘這個人,無論他信奉的是什麼,可畢竟初心不改,而今又遭遇了危險,自然讓人產生了同理之心。”

李承乾便瞪着眼睛道:“他弱還有理了?”

陳正泰一愣,居然覺得這話沒毛病!

陳正泰便訕訕笑道:“好啦,好啦,殿下不要介懷了。”

李承乾則氣呼呼地道:“哼,反正孤現在聽到玄奘二字,便覺得不喜的,你也不要摻和這玄奘的事。”

陳正泰立馬便信誓旦旦地道:“我乃世俗之人,與他玄奘有什麼關係?當初讓他西行,不過是想借此機會打探一下西域等地的風土人情罷了,殿下放心,我自不會和他有什麼相干。”

李承乾很滿意,他這個時候,還有一些少年心性,性子裡頗有幾分黑白分明,這種情緒的大抵是,我不和他玩,你也不許。

馬車晃晃悠悠地走着,卻見不少貨郎走街串戶,陳正泰隱隱聽到貨郎的吆喝聲:“快來買,快來買,玄奘法師的佛像,陳家木器行出品,不可多得,只要一貫一個,大慈恩寺開過光的。”

陳正泰聽得無語,只見那貨郎手裡拿着一個佛像,可鬼知道那是不是玄奘呀!

李承乾卻透過玻璃窗定定地看着,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禁不住道:“什麼意思?你還賣玄奘的佛像?還一貫一個?不如去搶呢!陳正泰,你真是昧了良心。”

陳正泰不禁尷尬地道:“殿下,我冤枉啊!你別忘了,我也是剛回長安的,這定是陳家其他人做的主,與我沒有關係啊。”

李承乾便咬牙切齒地道:“我現在算是明白了,爲何這玄奘如此火熱,這麼多的信衆聚在這……原來有你們陳家在背後推波助瀾的功勞。”

陳正泰心裡嘆了口氣,也不知該說點啥好。

其實,做生意嘛,這不是很正常嗎?

內心深處,陳正泰還是很欣賞陳家木器行的,現在也不知是哪個陳家子弟在做主,適時的推出新品,抓住商機,借用此時軍民百姓們的心思,直接借用玄奘作爲品牌,產生巨大的品牌溢價,這TN的是個人才啊。

當然……陳家這些子弟,大多數讀過書,當初又在礦場裡吃過苦,而後又分配到了各個作坊以及店鋪進行磨礪,他們是最早接觸商業和工坊經營以及工程建設的一批人,可謂是時代的浪潮兒,現在這些人,在各行各業獨當一面,是有道理的。

此時的大唐,從工商業的角度,還屬於蠻荒時期,任何一個開拓,都足以讓開拓者成爲這個行業的鼻祖,或者是祖師爺。

也就是說,此時各行各業的競爭並不激烈,幾乎一個新的生產方式,一個新的商業計劃,便可填補市場的空白,根本不存在任何的競爭對手。

以至於當絕大多數人還摸不着頭緒的時候,陳家的各業,憑藉着這些優勢,一飛沖天。

“還真有不少人買呢,這些人……真是瞎了。”李承乾顯然是心理很不平衡的,這時直接將整張臉貼着玻璃窗,以至他的五官變得畸形,他不無羨慕的樣子,眼珠子幾乎要掉下來。

陳正泰瞥了一眼,果然不少人圍着那貨郎,生意好像很好的樣子。

陳正泰便坐着不動,若有所思的樣子。

李承乾此時忍不住道:“早知道,這麼好賺,孤也……”

陳正泰接話道:“也賣這佛像了?”

李承乾瞪他一眼,酸溜溜地道:“不賣,掙多少錢也不賣,孤不幹這髒事,孤乃太子。”

陳正泰卻若有所思:“殿下有沒有想過,民心可用?”

“嗯?”李承乾狐疑的看着陳正泰。

陳正泰道:“我的意思是,現在天下人都心繫着玄奘的安危,倘若這個時候……有人能將玄奘救出來,這天下的軍民百姓,豈不是要日夜稱頌這人的功德?”

李承乾想了想,皺眉道:“你想救人?”

“不是我想救人。”陳正泰搖搖頭,苦笑道:“而是……殿下想不想救!我是無所謂的,我畢竟是臣子,不需要名望。可是殿下不一樣,殿下難道不希望得到天下人的愛戴嗎?只是……殿下的身份過於尷尬,想要讓百姓們愛戴,既不可用文來安天下,也不可上馬來定乾坤。朝中的事,管得多了,難免陛下要懷疑殿下是否早就盼着想做天子。可若是什麼都不管,卻也難了,殿下身爲太子,太沒有存在感了,文武百官們,都不看好太子,認爲太子殿下羸弱,性情也不好,望之不似人君,這對太子殿下,可是大大不利啊。”

陳正泰很耐心地繼續道:“歷朝歷代,做太子是最難的,積極進取,會被宮中猜忌。可若是混吃等死,臣民們又免不得失望,可若是太子殿下,積極參與營救這玄奘就不同了,畢竟……參與其中,不過是民間的行爲而已,並不牽涉到軍政,可若是能將人救出來,那麼這過程勢必驚心動魄,能讓天下臣民意識到,殿下有慈悲之心,念百姓之所念,固然殿下沒有展現出自己有陛下那般雄主的能力,卻也能順應民望,讓臣民們對殿下有信心。”

李承乾聽罷,竟是有些癡了,他皺着眉頭,思索了半響,猶豫再三道:“孤一向有慈悲之心,這一點竟被你瞧出來了。不過我有些擔心,這樣父皇不會認爲孤收買人心嗎?”

陳正泰便道:“這期間,得有一個度。比如吧……比如那吳王李恪,蜀王李愔人等,哪一個比太子殿下好了?可他們照樣曉得收買民心,給人營造一個賢明的形象。若是太子殿下不能有所作爲,只怕陛下要懷疑,天下交給太子,是否合適。現在陛下年紀越來越大,對於未來的帝統傳承,越發的心存疑慮。陛下乃是雄主,正因爲文治武功,所以在他的心裡,任何一個兒子,都遠遠不夠格,一旦生出這些心思來,難免會對太子有所非難。”

“可若是太子既不干預政事的同時,卻能讓天下的軍民百姓,視爲賢明,那麼太子的地位,就永遠不可動搖了。即便是陛下,也會對太子有一些信心。”

李承乾總陳正泰說什麼都能很有道理,他於是想了想道:“此事……容孤再想想。”

說話間,二人的馬車便到了東宮,卻見一宦官在東宮門前掛平安牌子。

李承乾不由大怒,呵斥道:“這是要做什麼?”

宦官見狀,忙恭謹地道:“長史說,現在長安各家各戶……都在掛平安牌,爲顯東宮與百姓同念,掛一個祈福的平安牌,可使百姓們……”

這東宮的長史,正是馬周。

李承乾忍不住吐槽:“尋常百姓是尋常百姓,東宮是東宮,怎麼東宮可以和百姓一樣呢?”

宦官想了想道:“殿下有所不知……吳王和蜀王兩位殿下,都親臨大慈恩寺去給那玄奘祈福了。不少百姓都歡聲雷動,都念着……”

李承乾一聽,頓時無語了。

現在似乎是誰,都在沾那玄奘的光啊!

姓陳的跑去碰瓷賣佛像,自己的兩個兄弟跑去祈福,一時之間,他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了。

頓了頓,他忍不住回過頭看着陳正泰道:“看看這些人,個個利益薰心,一個和尚……鬧出這樣大的動靜,李恪二人,更不像話,我們乃是老子之後,如今卻去貼一個和尚的冷臉。你方纔說營救的計劃,來,我們進去裡頭說。”

陳正泰道:“殿下不是要給我看好東西的嗎?”

“現在孤沒心思給你看這個了,先說說計劃吧。”李承乾極認真的道:“如若不然,這風頭都要被人搶盡啦。”

陳正泰一臉無語的樣子道:“太子殿下……也是很實在的人啊。”

李承乾便嗷嗷叫道:“他們能蹭,孤爲何就不能蹭?真是豈有此理。”

陳正泰:“……”

………………

李世民回到了紫薇殿。

長孫皇后這些日子身子有些不好,不過陛下班師回朝,還是一件大喜事,自是上了胭脂,掩去了面上的蒼白,喜不自勝的親自在殿門前迎了李世民,等坐定後,又細心地給李世民斟茶。

李世民端坐着,笑道:“這些事,讓宮奴們去做便是。”

長孫皇后微微一笑,搖頭道:“臣妾既是後宮之主,可也是陛下的妻子,這都是該當做的事,乃是應盡的本份,再說與陛下許久未見了,便想給陛下做一點點的事也是好的。”

李世民便開懷的笑了,呷了口茶,道:“這些日子,朕征伐在外,宮裡倒是有勞你了。”

夫婦二人久別重逢,自是有許多話要說的,只是長孫皇后話鋒一轉:“陛下……臣妾聽聞,外頭有個玄奘的和尚,在西域之地,遭遇了危險?”

李世民沒想到,自己走到哪兒,都能聽到這個玄奘的消息,忍不住道:“一個僧人而已,觀音婢也如此關心?”

“陛下莫忘了。”長孫皇后笑道:“觀音婢乃是臣妾的小名呢,自小臣妾便體弱多病,因而父母才賜此名,希望佛祖能保佑臣妾平安。如今臣妾有了今日這大福分,可不就是冥冥之中有人保佑嗎?且不說臣妾是否崇佛了,單說這玄奘的事蹟,確實令人感觸良多,此人雖是執拗,卻這樣的堅持,難道不值得人敬仰嗎?”

頓了頓,長孫皇后又道:“從前的時候,天下分爲南朝和北朝,這南北朝崇佛者,不計其數。因而賜給了寺廟無數的財富和田產,因而也產生了不少不事生產的僧衆,在許多僧衆眼裡,得一個僧籍,能進入寺廟,只需念一唸經文,便可以此爲生,自此再無饑饉之憂。這玄奘也可如此,不說這輩子錦衣玉食,憑藉他當初的聲譽,也足以衣食無憂了。可他歷經千辛萬苦,幾次遠涉西域,求取真經,有這樣的執念,怎麼不讓人對這般的人心生敬意呢。”

“這些年來,他九死一生,再到如今,傳來他的噩耗,只怕此時,玄奘已經圓寂了,百姓們都感念這樣的人。臣妾雖是皇后,卻也是生靈,有血有肉,心中感念,也是理所應當的事。”

李世民聽的長孫皇后說的入情入理,倒是不禁點頭道:“這樣說來,這玄奘,確實有可取之處。”

一旁的宦官道:“今日清早,吳王與蜀王去了大慈恩寺,爲玄奘祈福去了。奴聽說,大慈悲寺裡的香客歡聲雷動,都稱吳王與蜀王兩位殿下賢明。”

李世民不禁失笑:“他們倒是曉得湊趣。”

長孫皇后卻道:“此二子雖非臣妾所生,不過他們這樣做是對的,皇家本就該想百姓所想,念百姓所念。倘若只曉得文治武功,卻也顯得無情了。皇族若無慈悲之念,又怎麼讓人相信這天下有了李氏,可以變得更好呢?在陛下心裡,這是湊趣,可這……其實卻是大智慧啊。皇族之人,有所爲,有所不爲。倘若能做一些值得百姓們稱頌的事,有何不可呢?我看恪兒和愔兒,倒是有大智慧的。”

李世民心裡唏噓,他的觀音婢纔是真正有大智慧啊,無論是吳王還是蜀王,都不是她的親兒子,乃是楊妃所生,可觀音婢都一視同仁,該誇獎的毫不猶豫的誇獎,這母儀天下的風範,確實非常人可比。

李世民不免對長孫皇后更敬重了幾分。

李世民頷首道:“好吧,這樣說來,朕若是有閒,倒也該下一道旨意,以示朕也心繫着玄奘和尚。”

口裡這樣說,李世民心裡卻忍不住嘀咕。

這是個什麼事啊,天下百姓,真是吃飽了撐着,朕平定了高句麗,也不見你們這樣關注呢。

…………

要營救玄奘,沒有這樣簡單,大食太遠了,可謂是遠在天邊。

這就排除了直接動武的可能,而且……營救的計劃之中,本就是增加太子的聲望,若是派個十萬八萬軍馬,勞師遠征,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抵達大食,和大食人打一仗,這就算是人救回來,那玄奘十之八九,怕也已經涼了。

再者說了,太子若是能調動十萬八萬大軍……李世民只怕毫不猶豫要將李承乾一巴掌拍死。

原來你這傢伙……還藏着這麼多兵馬,你想幹啥?

不能動兵,距離又遠,這便令人爲難了。

“何不派使臣與大食人交涉呢?”

陳正泰搖搖頭道:“我聽聞……這大食人素來崇信他們的大食教,對於大食教格外的狂熱,想來正是因爲如此,方纔對於玄奘的身份,格外的敏感。若是派出使臣,我大唐與他們並不接壤,且此時大食人又四處擴張,只怕未必肯應許。就算應許,只怕也需花費巨大的代價,非要我大唐對其屈服纔可,若是如此,只怕有傷國體。”

李承乾也覺得是這麼個理,便道:“那該如何呢?”

陳正泰想了想道:“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派出人營救,這個隊伍,人不能太多,太多了,就需要大量的糧草,也過於引人注目。直接尋一個辦法,若是能對大食人產生直接的威脅,就最好不過了。”

陳正泰想了想,便又道:“你說,若是直接來個斬首行動,拿下對方的某個重臣,甚至是他們的首領。而後提出交換的條件,如何?若是能如此,一方面也顯我大唐的雄風。另一方面,到時我們要的,可不就是一個玄奘了,大可以狠狠的索要一筆財富,掙一筆大的。”

李承乾不禁目瞪口呆:“這……還不如徵發十萬八萬大軍呢,萬軍之中取人首級已是難如登天了。何況還是萬軍之中將人綁出來?”

陳正泰微笑不語:“這你就不懂了,行軍打仗,這是雙方都有準備,而後雙方拼一場。可這卻有備對無備,咱們這是偷襲,偷襲懂不懂,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狠狠的偷一次大食人的老家,誰會想到,我大唐會打這個主意呢?這件事的關鍵,在於我們能取得波斯人的支持,波斯那邊,肯定沒有問題的,他們早就對大食人的不斷擴張,而焦頭爛額了。另一方面,則需挑選一羣精兵,進行適當的訓練,甚至需藉助各種器械。”

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十章:急奏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
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十章:急奏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