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

王燕他聲音洪亮,中氣十足,整個大殿迴盪着他的聲音。

李世民皺眉:“擅自修書?”他看向王燕,正色道:“可朕並未禁絕私自修書啊。”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王燕身上,王燕自覺的此時,實是人生中最高光的時刻,他正氣凜然道:“陛下,臣涉獵書籍,沒有一千,也有八百,這麼多的書籍,無一不是傳世之經典。今日第一次見陳正泰所修之書,方知這世上,竟還有如此劣等之作,此書水平之劣、格調之低,可謂前無古人,這樣的書籍,竟還大肆的流傳……”

“書者,典藏也。這樣的書,一旦流傳,臣只恐將來要要爲天下人所笑,此書……不堪入目,著書之人心術不正,理當禁絕,以儆效尤。”

他這番話,有兩層意思,第一層意思是自己的水平很高,第二層意思是陳正泰的書水平十分低劣。

殿中文武大臣都懵了,他們倒是生出好奇心,想知道這低劣的書,能低劣到什麼程度。

人羣中,如程咬金等武臣在旁個個板着臉,心裡竟是竊喜,從前那些高門大姓總是鄙視我們這些武夫不知書,現在好了,終於有了個墊背的。

李世民聽着詫異,他本來只想讓王燕去查一查此書如何,畢竟這是自己弟子所作的,哪裡想到,王燕一通議論,將自己弟子的書批駁的一錢不值,這令他頓時面上無光,便陰沉着臉:“去召陳正泰來。”

“陳正泰就在殿外聽候。”

“宣。”

宦官扯着嗓子呼了陳正泰的名字。

陳正泰聽到殿中叫自己,外頭的低級文武大臣紛紛左右側目,看看這二皮溝縣公是誰,等陳正泰走出來,無數人的目光便聚焦在陳正泰的身上。

陳正泰心裡樂了,哈哈,我方纔雖和你們一起在外站着,可又如何,現在我得進去,你們繼續站着吧。

陳正泰興沖沖入殿。

卻發現這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自己,他們一個個很奇怪的看着自己。

一羣文臣個個板着臉。

另一邊的一羣武臣一個個膀大腰圓,卻都朝自己咧嘴竊笑。

嗯?

我陳某人竟還有這樣的好人緣,咋武臣們都對自己很有興致呀。

陳正泰行禮。

李世民用複雜的眼神看了陳正泰一眼,舉重若輕道:”陳卿,今有人狀告你修書,壞人心術,可是有的嗎?“

陳正泰印刷課本,其實早就有一點被人說閒話的準備的,畢竟這教育理念太新潮了。

可他哪裡想到,居然有人跑李世民面前狀告自己。

古人的觀念……古板到了這個地步嗎?

陳正泰頓時樂不起來了,一臉委屈的道:“恩師,不知是哪一位狀告學生。”

李世民撫案,道:“這些你先不必問,來人,去取陳正泰所修之書來,朕看了自然知曉。”

王燕面上帶着喜色,他巴不得陛下看看這書呢,但凡陛下有一丁點的分辨能力,都曉得此書低劣到了何等地步。

他忙道:“陛下,此書……臣帶來了。”

內常侍張千忙是上前,取了書,送至李世民御案前。

李世民面上一副平靜的樣子,心裡卻已是猶豫了,自己的弟子,水平不會如此的低劣吧,不過這王燕朕聽聞他此前就是大儒,又是出自太原王氏,家學淵源深厚,他板上釘釘的事,想來……

於是……

揭開了書的第一頁。

李世民率先感受到的,便是此書有些奇怪,每一個字,似乎都是相同的,倒像是碑上拓下來的字一般。

可隨後,他來不及去思考這些,卻被這第一頁的文字和圖形震撼了。

首先進入他眼簾的,是一隻繪製的大公雞,下頭則是一個雞字,此後是鴨,是鵝,是爹,是娘,是男,是女,再之後,是一二三四五之類……

李世民倒吸一口涼氣,這還真沒有冤枉了陳正泰,這樣……也叫修書?

對於這個時代的人而言,書是神聖之物,畢竟成書的成本高昂,若非經史典籍,也沒有傳抄的必要。

雖然李世民知道這紙已經不值錢了,可即便這樣,書籍也不可隨便修,除非是經典傳書。

特別是李世民在這部書中,看不到分毫深刻的東西,裡頭都是粗劣到了極點的內容。修這樣粗劣的書籍,簡直是糟踐錢糧。

李世民面上掠過了一絲尷尬之色。

朕也算是允文允武了,朕的親傳弟子,若只修出這樣的書,只怕真要貽笑大方。

他在內心連連叫苦,恐怕朕也要被天下人笑話了,他擡眸,不禁看了陳正泰一眼。

隨即繼續低頭,再往後,則是類似於歌謠的內容,都是一二三四五、梨柿棗橙瓜之類。

李世民越看,越覺得匪夷所思。

此時他內心尷尬到了極點,卻不好擡頭,迎接衆臣滿是求知慾的目光。

於是,就這般故作鎮定的低頭翻閱,到了十六頁處,李世民猛的一愣。

嗯?

這裡還有一首詩。

可這詩……

竟是說不出的熟悉。

寒隨窮律變、春逐鳥聲開,初風飄帶柳、晚雪間花眉……

這……

這不是朕的詩嗎?

陳正泰這個小子,竟將朕的詩也放在了書裡。

有趣的是,下頭還有專門此詩的釋義,非常淺顯文字,來表明此時作詩之人此刻的心境。

還有專門詮釋此詩妙在何處。

甚至……再下頭,還有關於此詩如何恰到好處的與格律契合。

在這一頁的最末尾,竟還有一個專門的括弧,上頭備註了兩個字——必考。

必考是什麼意思?

李世民凝視着自己的詩,這是自己的得意之作。

近日朝務繁忙,倒是沒有心情作詩了,今日這舊詩擺在自己的面前,再讀一遍,竟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可惜……現在已至秋日,再無春日的心境了,可一讀此詩,還是能遙想到今年開春時的時候。

李世民徐徐地擡眸起來,用一種極複雜的眼神看了王燕一眼:“王卿家,依朕看,此書也完全不是一無是處吧?”

此言一出,百官們頓時嗡嗡的竊竊私語起來。

唐朝的風氣比較開放,即便是在朝會之中也沒有太多的規矩,王燕乃是大儒,又是御史,他既彈劾,肯定是有所本的。

哪裡想到,陛下一句也不是一無是處的話,直接將王燕頂了回去。

王燕板着臉,頓時覺得自己的受到了嚴重的侮辱,自己是什麼人,是大儒啊,出身於太原王氏,老夫說此書劣質,怎麼會有錯呢,這豈不是說老夫水平不高?

他正色道:“陛下……臣已斷言,此書一無是處,這其中的內容,簡直不堪入目,臣從未見過一部書,竟是粗鄙如此,莫說登不上大雅之堂,便是看了,都污了眼睛。”

王燕的態度很強硬。

李世民的臉色卻是變了。

朕的詩,哪裡粗鄙了?

如此好詩,你不會欣賞罷。

可他畢竟有氣度的人,強忍着沒有發作,只微笑道:“可朕看……此書……尚可。”

誰也沒有想到,陛下居然當着百官的面,爲二皮溝縣公出頭。

王燕神色也是微變,他沉默了片刻,本想索性就這樣算了,卻又覺得衆目睽睽,堂堂監察御史若是退縮,實在面上無光,於是振振有詞道:“臣聽說陛下與二皮溝縣公有私,這不是國家之福啊。”

百官們聽着,也不覺得有什麼異常,畢竟這是御史們本就風聞奏事。

可此言一出,李世民的虎目猛的一張,他看了陳正泰一眼:“陳卿,你有什麼話要說?”

陳正泰心知這些東西,那些大儒們是看不上的:“恩師,此書乃是學生嘔心瀝血之作,爲的便是教書育人,別無他想,此書之中,羅列了教授人識字的方法,也收藏了許多詩詞的佳作,更有不少極好的文章,若是王御史無法欣賞,這是因爲王御史學貫古今吧,這是開蒙的書,王御史看不上也是理所當然,當然,此書雖是開蒙,可學生收錄的一些詩文卻是極好的,堪稱上乘佳作。”

王燕不敢招惹李世民,可聽陳正泰爲自己的書辯解,卻是樂了,似笑非笑的道:“汝黃毛小兒,也敢議論詩文?”

陳正泰一臉懵逼……他算是見識到了這等清世族清流的傲慢了。

許多人不禁莞爾。

孟津陳氏近來很活躍,在這個以門第來衡量高低的時代,哪怕陳正泰近來封了縣公,成了皇帝的弟子,他們也自覺的,此人不過是譁衆取寵而已,因而王燕此言一出,有人暗暗點頭。

也有人皺眉起來,其中一人,面上古板,面色不善,欲言又止,也是一個御史。

程咬金人等臉色也變得不太好看了,本來殺一殺少年人的威風,多一個墊背,似乎也沒什麼不好,可現在……人家如此鄙夷這倒數第一的陳正泰,這便令倒數第二、第三、第四們,突然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悲涼了。

殿中出奇安靜了下來。

卻猛的,一聲巨響打破了沉寂。

啪……

李世民狠狠一拍案牘,案牘發出哐哐的聲響,御案上的奏疏以及硯臺、筆架散落一地,那硯臺更是直接翻滾下了案牘,直接磕破了一個角。

李世民勃然大怒,他虎目中帶着血絲,面目竟說不出的沉重。

以往與人爲善的李世民,此刻猶如一頭下山的猛虎,身體微微前傾,厲聲道:“朝置諫官以匡大理,疑承輔弼以補闕拾遺,爾爲御史,不務正業,成日沾沾自喜,誇功自大?”

殿中一下子安靜下來。

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兩百章:馬賽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
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兩百章:馬賽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