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太可怕了

飯山縣公郝相貴聽到陳正泰也狂喜大呼,不禁瞪了陳正泰一眼。

姓陳的,你要不要臉了,這是我的兒子,與你何干……

而在下一刻,只聽張千又念道:“李義府……”

李義府……是誰?

所有人面面相覷。

可就在此時……又聽到有人大呼:“哎呀,李義府……這也是我們二皮溝大學堂的學子啊,嘖嘖,此人生得儀表堂堂,我一看他,便曉得他必中的,我不是吹噓……”

衆人繼續看去,還是陳正泰。

而此刻……已有人開始吸冷氣了。

怎麼可能!

第一和第二,都和這陳正泰有關?

飯山縣公郝相貴,這下子竟開始不吱聲了,在狂喜之後,他突然開始意識到了一個新的問題。

若只是自己的兒子一個人中試,那當然只是因爲自己的兒子聰明絕頂,也是郝家的家學淵源深厚了,陳正泰想搶功,他以爲他是誰?

可現在……這第二名竟也是二皮溝大學堂的讀書人……那麼……

李世民一臉驚訝,他無法想象……二皮溝大學堂,竟出現了兩個進士。

可怕,實在太可怕了。

不愧是朕的弟子啊!

在衆人的複雜心思中,只見張千又念道:“高智周、郭正一……”

張千本來想趕緊念過去,可唸了這兩個名字,瞬間又被陳正泰的聲音打斷:“呀,神了啊,說出去我自己都不相信啊,這如何可能,怎麼可能,難道是我二皮溝大學堂的教學恐怖如斯,天下難道竟無人了嗎,這……這太匪夷所思啦?”

李世民忍不住拉下臉來,陳正泰怎麼說話瘋瘋癲癲的,什麼天下竟無人了,於是道:“陳卿,這是何意?”

陳正泰臉上盡是喜色,朝李世民作了個揖:“恩師,您說巧不巧,這高智周和郭正一,也是二皮溝大學堂裡出來的學子。”

城樓內,瞬間的安靜下來了。

可謂是鴉雀無聲!

郝相貴剎那之間,臉色竟脹得通紅,這個時候,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兒子能考中第一,已經不能說是僥倖了,要不然……自己兒子是中了,可其他二皮溝的學子,竟一下中了四人……

難道……這真是二皮溝大學堂的緣故?

他不免開始變得不自信起來,仔細想想,好像自己兒子也沒什麼特別……

連李世民,也覺得有些眩暈了,他也算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可是……這是巧合嗎?

羣臣已開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起來。

此時,張千則繼續道:“魏同玄……”

他這一次得到了教訓,也不停歇了,直接一口氣連唸了五個名字。

五個名字統統唸了出來,羣臣還在震撼之中,左右四顧,面面相覷!

這五個名字,顯然都不是很熟,沒聽過啊,卻不知是誰家子弟。

短暫的沉默之後,李世民就狐疑道:“此五人,又是誰家子?”

在李世民看來,能中進士的,定是鐘鼎之家,必定有家人在這城樓上的。

只是……一時之間,竟無人來認領。

這就讓人有些奇怪了。

其實這個時候,陳正泰自己都懵了。

不是吧?歷史上,這一場考試如此公平!

看來自己的恩師還真是唯纔是舉,否則以歷史上大唐科舉的規則,想要作弊實在太容易了。

這五個……統統也都是二皮溝的啊。

一個都沒少,整整齊齊!

賭對了!

陳正泰頓時覺得自己的腰桿子一下子又伸長了許多,再這樣下去,自己稚嫩的身體,只怕還有二次發育的可能。

陳正泰眼眸一張,目光都明顯的亮了幾分,道:“陛下……”

他這一聲陛下,很給力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大家的表情大同小異:不是吧。

看着大家給力的表情,陳正泰嘆了口氣道:“此五人,好巧不巧,又是二皮溝大學堂的學子。學生……學生……真是慚愧啊,怎麼就這麼好巧不巧呢。”

什麼……

這下子,城樓裡又是安靜了。

這九個人……統統是陳正泰舉薦。

這說不是舞弊,都沒人相信啊。

只是……真是舞弊嗎?

這絕不可能,科舉新制剛剛推行,就算舞弊,首先得買通房玄齡,讓房玄齡壓上自己一輩子的名聲來給你開這個後門,除此之外,你還要買通十幾個考官。

若是不能買通考官,這新制剛剛推行,幾乎無懈可擊,如何舞弊?

至少這城樓上的人,就算是想破腦袋,也想不出有什麼空子可鑽。

所有人不可思議的看着陳正泰。

卻在此時,有人大呼道:“陳賢弟……”

這一聲陳賢弟,叫的人都要酥了。

衆人循聲看去,竟是飯山縣公郝相貴。

郝相貴方纔還手舞足蹈的稱讚自己的兒子聰明、好學,可當一個個進士報出來的時候,他震撼了。

若是隻有自己的兒子考上,這當然是自己的家教好,是兒子成器的緣故。可現在……陳正泰推舉的九個人,且這九個人都在二皮溝大學堂裡讀書,人人都高中了,那麼唯一的解釋是什麼?

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和自己家的家教沒關係,這都是二皮溝大學堂教的好啊。

郝相貴一瞬間就明白了這個道理,原來自己的兒子能高中,竟是陳正泰所賜啊!天吶,這陳正泰真是妖孽一般的存在。

做人……要有良心,不然要被人笑話的。

想到此前種種,自己對陳正泰多有誤解,郝相貴頓時滿面羞紅!

他一下子竄了出來,親暱無比的樣子,既是感慨,又是唏噓,眼眶通紅着,差點要落淚了,毫不猶豫的朝陳正泰作了一個禮:“陳賢弟,吾兒……吾兒……多虧了陳賢弟的悉心教導,某……在此拜謝。”

陳正泰連忙側身避讓:“不,這都是他自己好學的緣故,於我沒有多大的關係。”

這是實在話,做人要厚道,他陳正泰恰恰就是那個厚道的人。

郝相貴一聽,頓時落淚了,天吶,此前自己對他多有腹誹,逢人說他的壞話,哪裡想到,此子不但教授了自己的兒子,使他成才,竟還如此的虛懷若谷,此等情操,真是千古未有也。

他又羞又愧,幾乎要落下淚來,與這位賢弟相比,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啊,他堅持繼續行禮:“陳賢弟若是不受我禮,我……我再無面見人了。”

陳正泰面上有些尷尬,只好咳嗽道:“好啦,好啦,我受啦,其實要謝,你當謝陛下,這二皮溝大學堂,又稱爲皇家二皮溝大學堂,師資條件好,教授人讀書的,乃是陛下親傳弟子,伙食也好,這都是拜我的恩師所賜。”

郝相貴一愣,隨即目光落在了李世民的身上。

李世民:“……”

此刻的李世民還沒有緩過神來呢!

他怎麼都想不到,居然九個……都中了。

陳正泰真是深藏不漏。

此子……恐怖如斯。

朕這一次,真的賭輸了,而且是輸得太徹底。

可隨即,卻見郝相貴朝自己拜下,鄭重其事的行了大禮。

李世民一愣,他這纔想到……今科的九個進士,豈不都成了朕的徒孫?

又見郝相貴感激涕零的模樣,李世民竟是百感交集,朕只恨自己左右無人,真是瞌睡,就給送來了枕頭啊。

李世民登基近四年,這四年來,他早已察覺到了大唐王朝百廢待舉的背後藏着某種隱患。

大量入朝爲官之人,多是世家大族的子弟,他們彼此聯姻,既爲朝廷效力,可與此同時,他們也爲自己的家族利益服務。

他們的家族,本就已經足夠鼎盛了,再加上許多子弟入朝爲官,便越發的欣欣向榮。

李世民考量到的是,或許他在世的時候,不會與這些世家大族產生利益上的衝突,可是千秋之後呢?

李世民看着眼前這小小的飯山縣公,還有那一個個幾乎並無大姓出身的進士,李世民心裡不禁冒出了一個想法……朕的徒孫,或許……可以爲心腹,亦或者……以徒孫而制衡大族。

這樣一想,李世民心頭不禁火熱起來!

朕得陳正泰,真如得了左膀右臂,此子可稱朕之子房啊!

可他面上卻沒有表露,只朝郝相貴頷首點點頭:“卿家不必多禮。”

隨即,李世民卻是看向了那范陽郡公盧承慶:“盧卿家看我這弟子如何?”

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九章:敕封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
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九章:敕封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