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

是呀!

大軍不是剛剛出發嗎?

陳正泰和李承乾大眼瞪小眼。

現在只怕還沒有到夏州呢?

難道我大唐已經威武到了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程度?

那宦官自三人身側錯身而過。

很快,李泰就打起了精神來,嗖的一下,也朝宣政殿疾步跑去。

李承乾呵斥道:“你到哪裡去?”

李泰頭也不回的在前頭道:“我去看看,皇兄,下次去拜見你。”

沒一會,人就跑遠了。

李承乾立即咬牙切齒:“孤明白了,李泰這是聽到了捷報,興沖沖也跟着去父皇道喜去了,孤就知道,此人小小年紀,就一肚子壞水,包藏禍心。”

陳正泰也醒悟了過來,是啊,這小子年紀這麼小,咋就心思這麼複雜?於是便啊呸一聲,不屑道:“馬屁精!”

李承乾皺了皺眉道:“我們現在剛剛獲罪,父皇還在抱怨我們呢,可不能讓李泰那個小子爭先了,我們也去道賀。”

“呀……”陳正泰恨不得立即將馬屁精三個字重新塞回自己肚子裡去,好在人都有唾面自乾的本能,陳正泰眉一挑:“殿下此言,正合我意,待會兒入殿,殿下先別說話,等我說過之後,你只需跟在後頭笑着說一句我也一樣就成了。”

接着,二人再不敢耽誤,飛也似的追着李泰去。

李泰畢竟年紀小,才八九歲,沒跑多遠,便見李承乾和陳正泰二人在後頭猛追來了,他腳步加急,此刻竟如搏爾特附體。

三人幾乎同時到了大殿之外,門口的禁衛來不及阻攔,其實他們也不敢阻攔,三人便一同進殿。

陳正泰撲哧撲哧喘着粗氣,差一點沒追上一個八九歲的孩子,這簡直就是我陳正泰長跑生涯中的恥辱啊,不過還好,還有李承乾這腿傷沒好的人墊底。

李世民本是預備讓房玄齡主持朝議。

可誰曉得,捷報竟是來了。

這份捷報是自夏州來的,李承乾襲了突厥大營之後,突厥發生了內亂,最終突利可汗爲了平定突厥內部的反叛,同時突厥的內亂引發了突厥的巨大削弱和失血,於是突利可汗選擇了向夏州刺史李應元內附!李應元忙是寫了奏疏,命人快馬百里加急送來。(原來以爲大家看得懂時間線,但是沒想到很多人沒看懂,所以特別解釋一下,免得又說不合理,說太子爲什麼走的比捷報要快,因爲奏報是突厥內亂之後才發出的。當然,如果這樣導致囉嗦,就別罵水了。)

聽到捷報二字,殿中君臣一時愣住了!

李世民心裡就想,除了夏州,哪裡還有戰事嗎?可若捷報來自夏州,突厥兵強馬壯,如何能夠被夏州的州兵擊垮?而真正的大唐精銳,顯然還在路途上,李靖如何擊潰突厥人?

羣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都有着茫然,都覺得這捷報來的莫名其妙,匪夷所思。

“陛下,陛下……大喜啊!”這銀臺宦官手裡拿着捷報,興沖沖的道:“夏州大捷……大捷啦。”

夏州大捷啦……

就在所有人一頭霧水的時候,李泰突然拜倒在地:“父皇登極不過區區四年,彈指之間便擊潰突厥,得來大捷,這是曠古未有的功業,父皇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兒臣欽佩。”

李泰纔不管這麼多呢,現在自己的皇兄也追了來,那敢情好,誰先祝賀誰便先得父皇一分好印象。

聽了李泰的話,李世民依舊滿臉疑竇。

卻是李承乾有點遲疑,因爲這個時候,陳正泰還沒開口,他總不能說一句俺也一樣。

只是李泰話音落下,那孔穎達也有些急了,方纔被陳正泰懟到了牆角,差一點就被陛下認爲自己是不忠不孝之徒,認爲自己沒有立場,現在好不容易來了一次機會,那麼索性就趁此機會,表現一下自己對唐軍擊潰突厥的喜悅!

於是他立即道:“有唐以來,天下漸安,陛下建元不久,招討不臣,外拒胡虜,此規矩萬世之業,固後世之基地也。臣久聞,凡聖賢之主,多爲內修文學,外耀武威,使四海賓服,天下歸心,陛下今日之功業……”

李世民心裡卻覺得越來越蹊蹺,無論是李泰還是孔穎達的話,他都沒心思聽。

因爲這個捷報實在來得太過奇怪了。

他只輕描淡寫的掃了一眼李泰和孔穎達,心裡想,此一個孩子,一個呢,則是清貴的鴻儒,他們懂什麼戰事,只聽捷報,便稀裡糊塗的偏聽偏信,實是不知所謂。

李世民心裡不耐煩,只盼着立即看這報捷的奏疏,於是打斷孔穎達道:“卿家的美言,待會兒再說,先取捷報,朕先看看。”

一聽到待會兒再說,孔穎達頓時尷尬,這種事,當然是趁熱打鐵,我說的痛快,你聽的爽,哪裡有到了半途,待會兒再說的,待會兒還會有興致嗎?

卻見那銀臺宦官,不敢怠慢,連忙取了捷報上前,將捷報送到李世民手裡。

這殿中文武,此刻也是疑竇叢生,都在想着,到底這無端來的捷報,究竟是什麼名堂。

甚至還有不少人生出了嫉妒之心,難道是李靖出兵之後,連夜奔襲,得了一場大捷?

若是如此,這衛國公李靖,實在過於恐怖。

再滿殿疑竇中,李世民已攤開了捷報,隨即,他認真細看起來。

這一看之下,頓時大驚失色,他口裡喃喃念道:“頡利可汗已死……”

“嗡嗡嗡……”

一下子,殿中沸騰起來。

說起這位頡利可汗,那一直都是大唐的心腹之患啊!

當初這突厥人,趁着隋煬帝的荒唐無道,可是屢屢進犯中原的,太上皇當政的時候,爲了防止突厥人背後襲擊,甚至還有過向突厥人稱臣納貢足足十二年之久,這幾乎是整個大唐的恥辱。

此後,大唐得了天下,突厥人依舊進犯,當時國家虛弱,剛剛登基的李世民,不得不親自出城,與頡利可汗在城下會盟。

而這會盟,某種程度上,對於天朝上國而言,也是一種恥辱。

此次突厥來犯,陛下命李靖出兵,這是大唐第一次正式與突厥人對抗,許多人對此,並沒有抱有太大的期望,畢竟現在的大唐,一切百廢待舉,國力還在恢復之中,此戰……不過是向突厥人宣示大唐的威嚴而已。

可哪裡想到,這初戰……曾逼迫李世民在便橋會盟的頡利可汗,竟已死了?

無數人露出了大喜。

而李世民則是皺着眉,繼續一字一句的道:“其餘突厥王子,死三十七人。”

聽到這裡,許多人心裡就咯噔了一下……三十七人……這豈不是差不多……一鍋端了?

“頡利可汗的妻子,會同其他重臣,死傷殆盡,死傷千人之數。”

“……”

這已讓人無法想象了。

死傷了上千人,而且好死不死,死的都是突厥人王公貴族,李靖……到底幹嘛去了?

李世民深吸了一口氣,他語氣越來越凝重,心思極複雜,無數個日日夜夜裡,他都在和李靖等肱骨之臣商討對突厥的策略,而現在……

他繼續道:“小可汗突利,繼承了可汗之位,並且與阿先拿部在陰山南麓與北麓爲了爭權奪利彼此殺戮,從夏州來的消息來看,只他們自相殘殺,便死傷萬餘精壯,突厥諸部,已是離心離德……”

殿中到處都是吸涼氣的聲音。

李泰此刻,不禁流出了眼淚,他哽咽着道:“父皇得天之助……”

“別打岔。”李世民居然顯得出奇的冷靜,只是輕描淡寫的看了李泰一眼,似乎嫌李泰有些多事,不懂的事,插嘴什麼?

李世民繼續道:“突利可汗,於是派出了自己的兒子,向夏州刺史李應元表達了內附的請求,表示願稱臣,歲歲納貢,永不相叛。”

突厥……內附了……

這……

“而這……”念道這裡,李世民用着奇怪的眼神看了李承乾和陳正泰一眼!

其實前頭的內容,他雖覺得吃驚,卻還不驚訝,可接下來李應元所奏報的事,卻令李世民覺得匪夷所思了!

只見他口裡繼續道:“而這……盡是因爲……太子乘飛球至突厥大營的上空,降下天雷的緣故,天雷一降,猶如雷鳴閃電,天地震動,正中那頡利可汗的金帳,此後引發了大火……”

“……”

這一下子,殿中出奇的安靜起來,幾乎落針可聞。

所有的大臣,都是一副不是吧的表情。

人們下意識的看看太子,而後再看看陳正泰。

李泰聽了這話,幾乎身子已軟了下去,敢情自己的祝賀,不是給父皇,而是自己皇兄的?

皇兄何時變得這樣厲害了?

那孔穎達瞳孔收縮,竟也覺得自己有些把持不住了,面上的表情僵硬,已不知該哭還是該笑了。

“陛下……”倒是房玄齡率先反應,他表情凝重的道:“這奏疏,實在是匪夷所思,卻不知到底是真……是假。”

這也是所有人的疑問啊!

不過……

李世民自奏報的下頭,又取出一分交疊在一起的奏報,他打開,而後道:“你可知隨捷報送來的還有什麼嗎?”

“……”

李世民揚了揚那奏報,才道:“是突厥的國書,上頭有突厥汗的金印,這金印,朕在便橋會盟時曾見識過,不會有假。”

嗡嗡嗡……

在靜謐之後,整個宣政殿又沸騰了。

房玄齡已不說話了,他很清楚,這份捷報是真的了,就算是李應元犯糊塗,可是突厥的國書不會,就算是國書造假,可是突厥選擇了內附稱臣,那麼勢必……突利可汗將會來到長安,到了那時,這謊言豈不就被戳穿了?

退一萬步,就算是那李應元昏了頭,敢犯這欺君之罪,那李靖所帶的數萬精兵,顯然也差不多要到夏州了,難道李靖也隨李應元一樣,欺君罔上嗎?

此刻……房玄齡突然覺得自己本該擔在肩上的千斤重擔,一下子鬆懈了下來,整個人輕快了許多!

要知道,爲了防備突厥,他這個宰相,可謂是殫精竭慮,每年不知花費多少錢糧,還要隨時處於忐忑不安的狀態,而現在……終於結束了……

“陛下……”房玄齡心中感慨又歡喜,他眼中噙淚,面上卻是帶笑:“此天助大唐啊。”

“萬歲!”許多人歡呼雀躍着,整個殿中已亂做了一團。

李世民將奏疏鄭重其事的擱置在了御案上,此刻,他也是感觸萬千!

朝廷的心腹大患,終於解除,最重要的是,那曾強加於太上皇和他身上恥辱,現在……也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了。

不對……

卻是此時,李世民猛的想到了什麼。

太子!

下一刻,他的目光就猛的落在了李承乾的身上。

事實上,李承乾的驚訝並不比在場的人少,他現在已經懵了。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原來這樣的厲害啊!

這一炸,竟引發瞭如此可喜的連鎖反應,直接導致了突厥上層的團滅,也引發了突厥的內亂,最終導致突厥削弱,不得不選擇稱臣。

一旁的陳正泰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太子也太好運了吧……竟是瞎貓碰到了死耗子了!

他站在太子一側,輕輕搖了搖李承乾的胳膊,低聲道:“殿下,你咋不早說,害我擔驚受怕。”

“我……我……我……”李承乾嘴脣蠕動,說不出話來。

突然……他有一種感動。

原來自己的固執,還有這一個月的操勞,竟都沒有白費。

這突然起來的反差,他覺得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實了,就像做夢一般。

此時……李世民突然道:“李承乾!”

陛下的一聲大喝,讓所有人回過神來。

於是無數的眼睛,都聚焦在了李承乾的身上。

李承乾覺得自己的腦袋一片空白,此時竟不知該如何回答了:“父……父皇……兒……兒臣在。”

李世民直直地看着他道:“可是你駕着飛球,用天雷擊死了頡利可汗?”

“兒……兒臣……”

看着李世民異常嚴肅的臉,李承乾心亂如麻,他嘴脣蠕動着,竟一時間說不出話來,良久……他點點頭,才期期艾艾的道:“當時兒臣也不知有沒有炸死,只是知道地上便是突厥人的大帳,兒臣想不了那麼多,就直接丟下了火藥……這……這都是陳正泰教兒臣的……兒臣……”

陳正泰……

大家的目光,瞬間又落在了陳正泰的身上。

一雙雙眼睛,都充斥了血絲!

真是羨慕啊,這狗東西居然也有今日……

陳正泰此時倒是顯得氣定神閒,顯然他的表現比李承乾有出息多了。

李世民眉一挑,凝視着陳正泰:“這是你與太子的主意?”

“回恩師,學生只是打了個下手而已,太子在出發之前,確實和學生謀劃過這一次作戰的計劃,太子聰明過人,且對突厥人瞭解極深,熟知夏州地理……”

李世民深吸了一口氣,此刻,他其實有無數的疑問。

而羣臣心裡,其實也有無數的疑問。

“世上當真有飛球,可以使人飛起來?”

“有,有的。”陳正泰道:“恩師……難道沒有看學生的課本嗎?那課本里……就有飛球的原理,太子殿下是個極好學的人,他雖學習課本的時間不多,可是每日廢寢忘食,好學不倦,再加上他遺傳了恩師您那過人的天資,所以……所以……很快便明白了其原理,那飛球,便是根據這原理試製而成,可飛於九天之上。”

李世民此時震驚了。

還真有這種東西。

從前他只以爲李承乾和陳正泰不過是吹噓而已。

若是人真的能在天上……那麼……豈不是距離天上的祖宗們更近了?

李世民臉色凝重,隨即道:“那火藥呢?火藥又是何物?”

“這……”陳正泰一臉無語的樣子:“請恩師見諒,學生覺得,一時半會,也解釋不清,總而言之,這東西很厲害,有如天雷一般的功效。”

李世民心裡已蠢蠢欲動起來,他想看看這到底是何等的神器。

還有那課本……當真……有這麼多神奇嗎?

羣臣們心裡也開始犯嘀咕了。

則李世民已道:“朕可以親眼見一見嗎?”

“可以,陛下可以隨時來二皮溝,學生可以立即演示。”陳正泰毫不猶豫的道。

“好極,朕給你兩日時間準備,到時,朕要親眼去見識見識。”

李世民雖然不得不相信世上真有這個東西,可內心深處卻不知爲何,總還覺得這有些不切實際!

可以飛天,可以如天雷一般炸開?這不就是山海經嗎?

越想越是好奇,心裡打定了主意,無論如何都要眼見爲實,可隨即,李世民卻不禁感慨起來,朕的兒子……此次立下的,實是曠世奇功啊,莫非……這便是傳說中的……虎父無犬子?

只是……

想到這裡,他的目光落在了李泰的身上,眼裡不禁掠過了一絲失望之色,李泰雖然對朕言聽計從,可這兒子終究斯文氣重了一些,不像承乾一般,有大擔當的樣子。

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九章:敕封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九章:敕封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九十三章:真香呢
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九章:敕封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九章:敕封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九十三章:真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