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

所謂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這顯然是託詞。

李世民自然是不信的。

殿外有人聽到動靜,便有人忙是進殿,看到李承乾臉色慘然的樣子,還有這李世民滿面怒容。

雖然不知發生了什麼,卻是知道,此時這李承乾又惹禍了。

跑進來的,就有長孫無忌,長孫無忌心裡本就悲痛,現在又見鬧出這些事,心裡忍不住嘆息,自己這外甥,真的不似人君啊,這樣想來,還是他家的衝兒乖巧,現在已不惹禍了。

不過作爲李承乾的舅舅,長孫無忌明白自己該怎麼做的,於是躬身道:“陛下……此時……還是不宜大動肝火。”

李世民已經氣得咬牙切齒,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道:“你可知道他方纔做了什麼嗎?這個畜牲,是要讓他的母后死了也不肯安寧啊。他趁着朕去觀火時,偷偷溜了進來……”

說到了這裡,李世民臉色一變,隨即面目變得越發的猙獰起來,一雙眼睛閃爍着什麼,而後道:“不對,武殿爲何平白會起火呢?又恰好這畜牲這個時候溜了進去。方纔是誰說看見陳正泰與長孫衝在起火之前往武樓去的?”

一個宦官小心翼翼的道:“是……是……是奴見着的。”

李世民是何其聰明的人,此時驟然間明白了什麼:“那火,乃是陳正泰與長孫衝放的吧?”

李承乾嚇得忙是矢口否認:“不,不是……”

長孫無忌頓時如遭雷擊,驟然間覺得頭暈目眩。

火燒宮殿,這是多大的膽子哪。

見李世民臉色陰沉得可怕,李承乾似乎又覺得矢口否認大爲不妥,看樣子,父皇已經猜點出來了,此時若是再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父皇盛怒之下,只怕他真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於是整個人萎靡的樣子,老半天,方纔慘然道:“師兄肯定沒有幹,他方纔還說,想去查一查醫書ꓹ 看看有沒有拯救母后的法子。至於長孫衝,兒臣就不知道了。”

長孫無忌本是聽到上半截話ꓹ 已是渾身冰冷,再聽後半截話,便一下子猶如被人光着身丟進了冰窖裡一般。此時何止是冰冷ꓹ 簡直就是萬箭穿心。

李世民絕不是那麼好忽悠之人,更何況李承乾這點道行在李世民這裡根本是不夠看的。

於是李世民怒不可遏的咆哮道:“你們到底瞞着朕在做什麼?”

他睜大着眼睛ꓹ 狠狠地瞪着李承乾,而後冷聲吩咐道:“來人ꓹ 將那陳正泰和長孫衝給朕綁來。”

禁衛們聽了吩咐ꓹ 行動很快,過了沒多久,就回來覆命了。綁倒是沒有綁,卻是將二人押了來。

陳正泰此時心裡也是忐忑,幹這事風險太大了,天知道這急救之法,能不能讓長孫皇后醒來!

從利益的角度而言ꓹ 陳正泰自知就不該瞎摻和這事的,若不是這人是長孫皇后ꓹ 陳正泰才懶得冒這個風險。

可涉及到的畢竟是自己的半個岳母ꓹ 何況長孫皇后此人ꓹ 從前對他確實有不少的照顧ꓹ 他心裡一直感念,這才決心冒這個風險。

那武樓的火ꓹ 肯定能迅速撲滅的ꓹ 可即便如此ꓹ 罪責依舊很大!

陳正泰膽戰心驚的抵達寢殿,而後見了凶神惡煞的禁衛時ꓹ 心裡便意識到,事情沒有自己想象中的好轉。

長孫衝也已到了,耷拉着腦袋,經歷了喪姑母之痛,又跑去武樓放了一把火,一見到師祖放了火便跑,他的內心是絕望的,頓覺得自己的世界觀一點點的崩塌了。

在自己想象中,師尊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他沒有跟着師尊跑,而是返過身跟着宦官和禁衛們去救火,因而現在渾身上下,煙火繚繞,半邊衣服,也有灼燒的痕跡。

一進寢殿,便可以看到臉上帶着肅殺之氣的李世民,還可看到已有些站不穩的長孫無忌。

長孫無忌一臉絕望的看着自己的兒子。

長孫衝立即羞愧的垂下了頭,大氣不敢出。

李世民怒道:“是誰放的火?”

本就經歷了喪妻之痛,現在的李世民,一身的殺氣騰騰,他的耐心,已到了極點。

陳正泰嚅囁着,正想老老實實的認了。

長孫衝卻搶先一步道:“陛下,是……臣……臣一時糊塗。”

李世民冷冷的看了一眼陳正泰:“陳正泰呢?”

陳正泰道:“兒臣其實……”

長孫衝忙道:“師祖?和師祖沒有關係。”

李世民臉色卻沒有絲毫緩和的跡象,看着李承乾,再看看放火的長孫衝。

當然,他是何其聰明的人,再看看陳正泰,李承乾和長孫衝,這兩混賬在他的心裡,都是沒多少腦子的傢伙,能折騰出這麼多事的,十有八九就是陳正泰在後頭出謀劃策的了。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

李承乾這次非常老實的道:“兒臣想救母后。”

長孫衝也耷拉着腦袋:“臣也想。”

陳正泰深吸一口氣,心知徹底完蛋了,娘娘肯定是沒有救過來,他們折騰了這麼多,而今卻是一丁點作用都沒有。

他不由道:“陛下,兒臣還是認了吧,兒臣……起初見着娘娘的時候,以爲……以爲娘娘尚且駕崩,或許還有一線生機,所以兒臣便想試一試,這一切,都是兒臣的安排,太子殿下還有長孫衝,他們……都是被兒臣所指使的。兒臣自知自己罪孽深重……”

李世民果然暴怒。

你以爲沒死就沒死?

在這是宮裡,你認爲沒死,所以就敢跑去武樓放火,讓李承乾折騰自己剛剛駕崩的母后?

皇家的規矩和體統呢?

更不必說,觀音婢新喪,她一輩子都恪守禮法,不敢有絲毫的逾越,現在崩了,卻沒有得到安生。

一念至此,李世民心裡便疼的厲害。

他氣咻咻的看着陳正泰:“你還好說,平日朕沒有薄待你,到了如今,你卻如此糊塗荒唐。”

雖是大怒,卻終還存着幾分理智,至多覺得……這只是個後輩孩子,腦子糊塗罷了。

可心裡依舊還是不忿,他最氣惱的乃是李承乾,你李承乾是太子,是儲君啊!還有這長孫衝,陳正泰胡鬧倒也罷了,你呢?你是進士,讀了這麼多聖人之書,全部都讀到狗肚子裡去了嗎?聖人會教授你這些事?

於是李世民咬牙切齒地道:“看看吧,李承乾,你來看看你的母后,你的母后……新喪不久,她若是在天有靈,知道她最心疼的兒子,幹着這樣的事,她的心裡會怎樣的想哪?你身爲人子……”

李世民說着,到了榻前,見李承乾癱坐在地的慫樣,只恨不得一腳飛踹下去。

他手指着榻上的長孫皇后,一時悲從心起,繼續道:“你身爲人子,難道讓你的母后便是駕崩了也不得安寧嗎?朕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兒子啊……”

李世民說着,此時終於無法忍住,居然淚眼模糊。

他看也沒看自己的兒子一眼,卻是花着眼,看着長孫皇后。

長孫皇后此刻正安詳的躺在榻上,屍骨未寒,她的面目,還是李世民記憶中的樣子,那柳眉,那總是對人勾起的嘴角,只是那平日裡修飾的得體的鬢髮,現在卻已有些散亂了。

還有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是啊,朕再也無法看到她的眼睛了。

李世民努力的張着眼,眼裡淚花閃爍,這一刻,心裡悲痛到了極點!

只是……榻上的長孫皇后也張着眼。

李世民的話,也戛然而止。

殿中頓時出奇的安靜。

陛下怎麼不罵了?

陳正泰低垂着頭,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他見陛下咒罵,雖然壓力很大,可已做好了被狠狠痛罵,而後被收拾一頓的準備。

起碼陛下好好的發泄一頓,估計火氣就能消一些了。

可突然之間,竟是罵都不罵了,這是不是就意味着事態會更加的嚴重?

李世民則是揉了揉眼睛,不禁自我懷疑起來,自己不至和這些混賬一樣,也花了眼睛,產生了幻覺吧?

眼睛擦亮之後,李世民重新張開眼睛,果然……長孫皇后還是張着眼。

那眼還一張一合,只是閃動的頻率有些緩慢。

李世民宛如觸電一般。

這是……死不瞑目嗎?

他竟覺得自己有些支撐不住了,這麼久沒有睡過,整個人都處於悲痛的氣氛之中,又遭遇了李承乾和陳正泰這幾個混賬的刺激。這倒也罷,現在……

“父皇,你饒了兒臣吧,兒臣萬死,火是長孫衝放的,長孫衝親口和兒臣說……”李承乾見父皇不吭聲了,反而恐懼得厲害,拼命求饒。

“住口!”李世民大喝一聲。

李承乾再不敢開口了,只好乖乖閉上嘴。

李世民蹣跚着腳步,終於走到了塌邊。

他繼續凝視着榻上的長孫皇后。

長孫皇后的眼睛,似已懶得再動了,只是微微闔着。

李世民隨即一把抓住了長孫皇后修長的手,方纔這長孫皇后還身體冰冷呢,可現在……竟好似有了些許的溫度。

下意識的,李世民一把捏住了長孫皇后的脈搏,脈搏……似有似無的跳動。

可這跳動如此的輕微,這是……

李世民身軀已是僵硬。

他還是不可置信,立馬擱下了長孫皇后的手,伸手摩挲長孫皇后的面頰。

他嘴顫抖着,老半天,才冒出一句讓靠得最近的李承乾毛骨悚然的話:“觀音婢,你……你尚好嗎?”

說着,滾燙的淚水,便如斷線珠子一般,一滴滴淌下來,落在長孫皇后的面上。

長孫皇后只覺得自己睡了很久很久。

四處都是幽森,又依稀有一種周遭人都在痛哭的記憶。

她就這麼……一直昏睡,彷彿自己與這個世界,已經剝離了開來。

就這麼一直的熟睡。

可後來,她隱約感覺到有人開始不斷的掐她的人中穴,而後又捏她的耳朵,還對着她吹氣。

她那時候依舊覺得自己迷迷糊糊的,猶如在一片混濁之中!

直到有人開始捶打和按壓她的心口時……她突然感覺彷彿自己好像一下子回了魂似的,神智逐漸清晰起來。

等她的脈搏終於開始微弱的有了波動,悠然轉醒,便如從一個靜寂卻又令人恐懼到極點的夢魘中醒來,而後她聽到了李世民的聲音。

她本是極想張開眼睛,李世民的聲音太熟悉了,可她張不開,似乎費了無數的氣力,這眼簾卻如磐石一般。

直到李世民的話越來越近,她聽到了李承乾的求饒,還有李世民對李承乾的咒罵,她才猛地……一下子眼簾張開。

這或許是根植於內心深處的母性一下子起了作用,好端端的,怎麼又罵自己的兒子?

她下意識的想要袒護李承乾,可張開了眼,看着眼前一切都熟悉的事物,卻發現,自己已虛弱到了極點,除了眼睛能動一動之外,便是連嘴也張不開。

而後……便見李世民湊了上來,居然一把俯下身,腦袋枕在她的肩上,抱頭大哭起來。

這殿中突如其來的變化,令所有人都心中一顫。

李世民似乎再也控制不住的一下子將自己的所有情緒宣泄出來,等他好不容易漸漸冷靜,恢復了自己的理智。

殿中又恢復了靜寂。

就在所有人愕然的時候。

外頭已有宦官急了,猶豫再三,還是進來道:“陛下……禮部、內監還有宗令那裡,已經急了,說是再不收斂入棺槨,只怕要誤了吉時……”

李世民虎軀顫了顫。

棺槨……

他好像想起來了。

而後,他站了起來,努力的看了長孫皇后一眼。

長孫皇后似乎被李世民痛哭得刺激,眼睛也完全張了起來,氣息開始綿長了一些。

李世民在短暫的深呼吸之後,回頭狼顧那宦官。

這宦官也深知陛下現在心情必然不好,心裡也忐忑,也是沒法子,被催逼來的,所以顯得很是戰戰兢兢的樣子。

李世民冷冷地看着那宦官,早已沒了平日般的莊重,此後恨極的樣子:“爾等這麼喜歡入棺,那麼就一起入棺好了!”

………………

昨日第二章,別罵,說了會還就會還,今天不吃不喝也寫出來。

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十章:急奏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
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十章:急奏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