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

在鐵路和崔家遷徙的雙重利好之下,原來無人問津的西寧辦事處,現在卻已是人滿爲患。

倒不是說,人們對於遷徙去西寧很熱衷。

而在於……他們就想知道,這西寧到底有何吸引人的地方。

這其實也可以理解,一個原本這麼陌生的地方,突然變得炙手可熱,想要了解的人,自然是多不勝數。

大家擠在這裡,很快受到了殷勤的接待。

這和當初精瓷店裡,完全不同,精瓷店裡可是夥計們人人都是凶神惡煞。

可在這裡,大家感受到了家的溫暖。

土地價格低廉,當然這個低廉是相對於長安和二皮溝而言。

只是……一旦出了西寧城二三十里之外,這土地的價格……便幾乎和白送沒有分別了。

若是再遠一些,就真的屬於白送了。

不只如此,若有大戶人家前去落戶,甚至還提供奴隸若干,以及糧種、耕牛,還有羊羔子。

任何來的人,都不禁爲之動心。

因而,不少尋常百姓盯着的,乃是那些城外廉價的土地以及各種優惠。

而不少商賈……卻對西寧城內外的土地動了心思。

這崔家人遷居的消息一到,城內外的土地就開始漲了,包括了靠近崔家的土地,也有上漲的意思。

做買賣就是如此,誰搶佔到了先機,誰便得了先手,如若不然,等人家都吃幹抹淨了,便什麼都沒有了。

蒸汽機車這幾日,還在不斷在現在建設好的既有鐵路線每日狂奔,動靜很大,卻也給人帶來了巨大的震撼,當人們意識到,西寧並不是遙不可及的時候,自然讓人生出了覬覦之心。

因而土地的交易,居然開始三三兩兩的進行。

一些家族,當然不似崔家那樣孤注一擲,卻也希望遷居一部分族人和部曲去搶佔先機,於是……紛紛想借此談一些條件。

只是他們的條件,已不可能和崔家那樣優惠了,土地再低廉,也得讓人去買,陳家上下已經忙碌開了,每日和人細談,忙的似陀螺似的。

武珝將一份份契約進行造冊,大致計算出了結果,卻也是瞠目結舌。

而後,她將簿子送到陳正泰的面前,陳正泰低頭一看,不由道:“崔志正的如意算盤,看來是打對了。”

武珝道:“恩師,這前前後後加起來,只怕有三萬九千戶人家了。”

三萬九千戶可不是少數,至少也有十五萬人口以上了,有的是零散的小戶百姓,也有一些世族打算遷居一部分無法安置的人口和部曲,有了這麼多的人口,再加上大量在建設新城和鐵路還有別宮的匠人,那麼就足夠確保河西之地,人丁會超過二十萬之數了。

除此之外……還有十數萬的奴隸,以及從各地來的胡商……

那麼至少未來兩三年內,西寧附近的人口將達到四十萬之巨。

陳家也已開始了遷徙的計劃,大量的骨幹開始有計劃的送往西寧,如摻沙子一般,開始滲透進各行各業。

等到鐵路一開通,就意味着那裡足以支撐起一個大郡了。

雖然這個人口,其實並不算什麼,還真只是一個大州的水平,而河西之地……土地其實沒有什麼疆界,可是面積卻是廣袤,其疆土面積,幾乎等同於大唐的一個道了,整個大唐,也不過是十個道而已。

可若是能源源不斷的吸引人口,未來的前景……其實已經開始初露。

此時,武珝略顯怪異地道:“說也奇怪,那樣的地方,居然近來有這麼多的人願意遷居。”

“這叫羣體效應。”陳正泰笑了笑道:“崔家這樣的大族都肯遷居了,其他人自然會滋生出效仿之心了!聽說過羊羣嗎?羊羣們總是習慣於跟隨頭羊的。”

武珝卻是不解地道:“恩師的意思是,只要有第一個人做,其他人……哪怕他們不知未來是否有好處,也會自覺的跟從?只是……人這般的愚蠢嗎?”

“不,你還是不明白啊。”陳正泰搖搖頭,道:“這從衆心理和羊羣效應,其實並不是愚蠢的表現,只是看上去愚蠢而已。就說遷居吧,大家看了崔家遷了,難免會想要跟從,可是這樣盲目的跟從並不是壞事。因爲一旦前往西寧的人越來越多,西寧會更加繁華,而這些購置了土地,率先在西寧安居樂業的人,反而獲得了收益。”

“你雖瞧不起這等從衆心理,其實正是因爲人憑藉着從衆心理,千百年來大多數從衆的人都獲得了好處和利益,這纔將這種心理,銘刻進了骨子裡。”

“不過……現在好像還有些不夠啊。”陳正泰又笑了笑道:“若是再多一些人就好了。”

武珝便皺了皺眉道:“只怕現在已到極限了吧,前些日子,想要遷居的人確實不少的,只是這兩天似乎去辦事處詢問遷居事宜的人已少了許多。”

陳正泰一臉莫測的樣子道:“這正常,這是因爲還少了一個刺激呢,咱們再等等吧,也不知道………他們現在發現了沒有。”

武珝不由訝異地道:“發現了什麼?”

陳正泰笑了笑,卻是沒有回答。

又過了一些日子,似乎遷居西寧的熱度,已經降到了冰點。

可就在這時,一頭快馬風塵僕僕地來到了朔方郡王府,一人氣喘吁吁的送來了快報。

長史武珝接到了快報,隨即恍然大悟!

她忙讓人將陳正泰尋了來,見到他,便立即道:“恩師……有西寧來的急報。”

“來了。”陳正泰顯得眉飛色舞,接過了奏報,打開,隨即一笑道:“果然還是讓他們找到了,真是不容易啊,這幾個探勘之人,都要重賞。”

這急報之中,只寫了一件事,即一羣勘探的人員,在河西,當初隋朝統治之下的西海等地,發現了金礦。

西海這一片地方,距離西寧並不算遠,處於吐蕃和河西交界的範疇,自古以來,便出產大量的金礦。

當然,這是大唐,大唐的時候,西海一帶的金礦還未正式開始發掘。

也就是說……這是一片處女地。

大唐也並非沒有金礦出產地。

只是到了大唐,因爲歷朝歷代人們對於金礦都有需求,因而金礦的採掘,一直沒有停止。

這也導致自古勘探和留下來的礦脈大多都已枯竭。就算還能產金的地方,其實產量也十分的低下。

大唐十道之內,大多都是人口密集的地方,若有大型金礦,早就被人過度開採的差不多了。

可西海的金礦,卻是第一次發現啊。

這就意味着……這裡將是一片新的財富之地。

陳正泰眉一揚,隨即道:“將這個消息,立即送給陳愛芝,明日,我要在頭版看到它。只是……這裡頭的說辭要改一改,什麼河牀發現大量的金沙,這是探勘用語。這新聞不一樣,新聞得用修飾用語,不妨就改成河牀上下,遍地黃金。再加幾句震驚、不可思議之類的詞句。”

“這不是騙人嗎?”武珝忍不住道。

雖然她也極喜歡騙人,可顯然……這些用詞,有些浮誇了。

陳正泰卻是得意洋洋地道:“此言差矣,搞文化的人,怎麼叫騙呢?這叫修飾!前些日子,我見一首詩,叫飛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銀河落九天。你看……就看一個瀑布而已,那瀑布,三百尺都沒有,他便敢稱三千,敢稱落於九天之下。你就當這是做詩好了,我們讀過書的人是不一樣的。”

看着陳正泰說這番話時的表情,武珝不禁咯咯笑了,她喜歡恩師騙人的樣子。

“那我先擬一個稿子,再送陳愛芝那去。”

陳正泰很慎重的又叮囑道:“記着我說的要點,要有震驚,要有不可思議,還要加上幾句金沙遍佈,再有幾個……西寧震動之類的字眼。”

“記下了。”

…………

次日一早,賣報的貨郎四處開始傳遞着一個可怕的消息,河西發現大量的金礦,金礦的礦牀連綿數十里,大量金沙,勘探人員震驚,不可思議……

這消息……頓時讓人又生出了對西寧的記憶。

此時的關中,哪怕是關東的區域。

因爲商業的發展,以及大量作坊的出現,這破壞了原有農業社會自給自足的社會結構。

原本的社會結構是穩固的,上至天子,下至世族,再下則是尋常富戶和地主,此後是平民,最次爲部曲和奴婢。因爲所有人都以耕種爲生,因而社會結構,是極其穩定的。

可此後……這種超級穩定的結構,卻被二皮溝打破了。

同樣一個村子的人,原本都是務農爲生的尋常農戶,他們的人生卻隨着不同的選擇,開始走上了岔道。

原本務農的人,還在鄉中務農,他們世世代代如此,並不會覺得有什麼異樣。

可當村中一批青壯決定背井離鄉,前往長安,有的人進入作坊,成了匠人,最後成爲了熟工和骨幹,於是這些人獲得了不菲的收益,娶上了二皮溝的媳婦,年節回鄉的時候,會帶上二皮溝那兒販賣的各種糖果,穿着新衣,回村之後,將糖果分發出去,這一下子,其他農戶看他們的目光,便漸漸有些不同了。

當然……還有極少的人,他們原本也是農戶,本也只是入二皮溝務工,慢慢的積攢了一筆錢,孤注一擲,拉了一批同鄉辦了小作坊,因爲這個時候……需求旺盛,小作坊生意興隆,很快擴大,漸漸的……似這樣極少的人,卻是帶着自己的妻妾,穿着錦衣綢緞,坐着四輪馬車回到了自己的故鄉,他們揮金如土,張口就是幾十貫上百貫的大買賣,這幾乎是原本留在鄉中的農戶們聞所未聞的事。

以往的時候,大家都是世世代代務農,大家生活都一樣艱難,除了那世世代代的世族和地主,雖然有着巨大的身份和財富差距,可農戶們並沒有太多的知覺,因爲他們生下來,他們就是窮,人家就是富貴,這自然而然,令人滋生出不敢攀比的心思。

可是……你這住我家隔壁的二賴子是個啥東西?你祖上跟我祖上都是窮的三餐不繼。大家年幼時多是一起光着PG在泥巴地裡挖泥鰍,當初你快餓死了,還是靠我家的接濟的,可怎麼你纔出去幾年,回來便鮮衣怒馬,左擁右抱,腰纏千貫!啊呸……

一下子的……原先因爲新糧種的推廣,勉強能吃上的白米飯,就一下子的變得不香了。

農戶們,從未有過如此對於金錢和發財的渴望。

這裡頭的邏輯在於,若是貴族永世爲貴族,世族永遠爲世族,所以對於從生下來開始,就貧寒交迫的人而言,這都是可以接受的。

因爲他們認爲這是上天註定的事,之所以自己窮困潦倒,一定是自己上輩子做了什麼孽,所以這輩子自己安安分分務農,下輩子則寄望於可以投個好胎。

可是……隔壁的二賴子這樣的夯貨,居然都能發財!這就不成了。

這不是因爲人性本惡,而是這一下子,等於打破了農戶們的固有觀念,因爲他們悲哀的發現,這根本不是天註定的事,連那樣的二賴子都可以了,憑啥我不可以?

這是人的問題。

人的思維邏輯總是簡單,尤其是農戶。

人們對於金錢的渴望,一下子釋放了出來。

原本所有人講究安分守己,乖乖的種地,乖乖的繳租,乖乖的承受稅賦,一年到頭面朝黃土背朝天,乖乖的每日吃着兩頓黃米,倘若上天發怒,遇到了旱災和水災,也不要給大家添麻煩,乖乖的餓死吧。

可現在……農戶們越來越不乖了。

發財成爲了農戶們永恆的話題,人們嚮往着二皮溝,嚮往着朔方,嚮往着長安,似乎那裡……就是人間天堂。

於是……無數蠢蠢欲動的心,藏在內心深處的某些野心,開始滋生出來,而後……瘋狂的滋長。

可慢慢的……話題越來越多的,變成了西寧。

試問,這世上還有什麼東西,比金子更誘人呢?

俺們農戶啥也不懂啊,總覺得二賴子搞什麼作坊,弄什麼什麼器具,而後拿去販售,好像很費事。

可西寧的誘人之處就在於如此,那些高超的東西都太費事了,你瞎琢磨,也琢磨不明白。可在西寧那兒……挖金子會嗎?一鎬頭下去,咔嚓,金沙就來了。

至少……他們想象中的挖金情節就是如此。

去西寧挖金去!

這簡單的口號,像有了魔力一般,刻進了許多人的腦海裡!

還折騰個啥勁啊,同樣是伺候着地,這地裡翻弄了一年到頭,也只是折騰出一些糧,頂天了,有點餘量就很了不起了。

可去了西寧,只要挖出一個金疙瘩,就抵得上一輩子的手藝了。

在運河裡,一艘艘的烏篷船出現,運載滿了大量的農戶,他們懵裡懵懂的來到了長安,貪婪的看着長安的富庶和繁華,這裡的屋子,都是磚建的。

當然,長安只是他們的中轉地。

他們不喜歡長安的發財方式,太費事了,瞎折騰個啥?帶着鎬頭,俺要去西寧,去海西,去淘金。

在二皮溝,不少人開始組織起來,會有人給他們準備好乾糧,給他們騾子和馬匹,而後,他們浩浩蕩蕩的開始踏上了征途。

滋生了野心的人,是不畏關外未知的風險的。

而地裡刨過食的人,會害怕吃苦嗎?

開玩笑呢,什麼苦沒吃過?

各地州縣,率先告急,這些父母官們,平日裡高高在上,此時壓根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只曉得大量的人組織起來,且多爲青壯,就咋咋呼呼的往長安跑。

起初的時候,他們決心讓官差攔一攔,可官差這個時候顯然用處並不大,所以他們只好連忙上書,表達了對當下時局的擔憂。

而朝廷顯然也是焦頭爛額了,這麼折騰,要壞事啊,這姓陳的……就是永遠都不安分的!

其實……這些衣衫襤褸的人……人數雖然多,可實際上還是在承受範圍之內的,現在主要是關東和河北,還有關中一部分區域受了影響,這些青壯,對於全體下而言,依舊是杯水車薪,不值一提。

可是對於朝廷的許多人來說,這樣的風氣,不能開。

可現在的問題是……人家非要去淘金,你能攔嗎?你怎麼攔?難道要動用各地的驃騎?

這顯然也是不現實的,於是房玄齡焦急的連續的召了大臣們商議。

直到陳正泰終於表示,到了來年,陳家願意再提供二十萬頭耕牛和耕馬,補充人力的不足,方纔令接下來的三省討論,變得輕鬆了一些。

自武德年來,天下大體承平,人口的繁衍,已明顯增快起來,再加上糧產的增加,一家人生六七個兒女的……多不勝數。

現在這一批人,大抵已經成了青壯,關內之地,倒也不至於人力枯竭。

某些世族,似乎很樂見於西寧的人口增加,因爲……他們都已經買地了,就等着發財呢!

………………

月初呢,可還有票票,老虎需要支持!

大家好,我們公衆.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四十四章:恩典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
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四十四章:恩典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