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

陳愛芝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個消息的價值。

甚至其實不必新聞報搶這頭版,只怕以現在人們對於消息的敏感度,明日便會有無數的快馬將消息送到長安,整個長安便很快會將這消息傳遍。

只是此時,對於陳愛芝而言,這依舊是一個足以讓新聞報提高銷量的新聞。

當然,不只如此,這消息一出,只怕對於眼下整個長安的氣氛,勢必變成了另一回事。

陳愛芝沒有遲疑,急急忙忙地按着送來的消息,一氣呵成地撰寫了一篇文章,當日便送去了作坊裡印刷。

次日清早,街上依舊人潮不多。

交易所裡卻已是人滿爲患了。

其實近來交易所裡的行情很好。

現如今天下什麼都是奇缺,各業興旺,大量的作坊都需資金進行擴建。

譬如紡織,蒸汽紡織機出現之後,棉花因爲高昌的鐵路貫通,而世族在高昌的大量棉花培植,棉花的價格已經下跌。而對於棉布的需求,卻是越發的旺盛。

這等價格較爲低廉,保暖且柔和貼身的棉布,對於尋常百姓而言,是最好的衣料。

再加上匠人們越來越多,購買力也越發的強了,自然而然,這等需求幾乎是一年高過一年。

於是不少的棉紡的作坊,都是水漲船高,股價也隨之高漲。

當然,又因爲蒸汽紡織機的出現,以及各行各業中對於蒸汽機的需求,這又導致了鋼鐵和煤炭的需求變得極大。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當下幾乎所有的商人,都在想辦法挖掘煤炭和鐵礦。

只是這個時代採掘的技術畢竟不高,深層的煤炭和鐵礦意義不大,往往只是在淺層,且品質好的煤炭,對於商賈們而言,有着巨大的意義。

在太原一帶,人們便發現了大量的煤炭,這裡距離關中不遠,於是商賈們開拓了運河,想盡辦法地將這煤炭源源不斷的通過運河,送入關中。

只是容易開採的鐵礦,依舊是稀罕。

人們開始大量的用煤炭來作爲蒸汽機的消耗品,並且利用煤炭和鐵礦,煉製出大量的鋼材,再將這些鋼材,進行廣泛的利用。

無論是地上的鐵軌,還是各色的工業與農業的工具,這兩樣東西,無所不包。

因而,相關的股票,也不可避免地水漲船高了。

作坊們現在都需要資金,且是大量的資金,唯有資金,方可不斷的擴大作坊的規模,僱傭更多的人手,攥取更大的利益。

而這交易所,則成了資金流動的中樞。

這也是許多人不得不欽佩陳家的地方,這交易所的出現,對於天下如雨後春筍之後的作坊而言,無疑有着巨大的促進。

若是沒有這些,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資金無法快速的流動,只怕許多的作坊,在十年二十年內,還是老樣子。

當然,陳家坑商賈的事也是不少。

故而在這交易所裡的人,對於陳家,可謂是又愛又恨了。

就在此之際,交易所開市。

各個股票的開市價還未掛牌出來,人們卻已議論開了。

這裡本就是消息的源頭,人們來到這裡,彼此之間,交換着各種消息。

一個儒生模樣的人,清早就趕來了。

此人姓王,叫王德,別看他穿着讀書人的打扮,可實際上,這幾年靠着交易所,卻是發了大財!

當初他買了不少的股票,都是十倍二十倍的暴漲,有了錢,便沒心思讀書了,而是成日都跑來這交易所。

而後憑藉自己的眼光,和不少與他一樣的人一道,在這股海中浮沉。

當然,對於絕大多數如王德一般的人來說,此時正在百業興旺的時候,許多行業的行情都極好,也正因爲如此,除了極少情況捱了坑,絕大多數時候還是掙錢的,並沒有遭受太多的毒打。

故而像王德這樣的人,都是極自信的,因着經常出入這裡,這交易所裡許多人都認得他,一見他來,便有人自動讓座,和他說笑。

王德施施然地坐下,照例讓人上一壺茶,這裡的茶水很貴,尋常的人是捨不得吃的,可王德卻有這派頭。

他端坐之後,便和同座的幾人彼此拱手,而後狹長的眼睛眯了起來,大抵的掃了這大堂一週,現在還是清早,可這裡已是濟濟一堂,人聲鼎沸。

身邊有人率先問道:“王兄,聽聞你新近買的太原煤業,近來獲利不少?”

王德便謙虛地道:“哪裡的話,不過是乘着這股風,掙了一些而已。”

“你倒是有眼光呀。”有人笑呵呵的道:“誰能想到,這些日子,煤炭居然漲得這樣的兇。”

王德微微擡眼,笑了笑道:“你道我是如何看中煤炭的行情的?前幾月的時候,我什麼都沒做,只做了一件事,那便是去那陳家的蒸汽機作坊外頭,掐着指頭數那蒸汽機的出貨!記着每日有多少車馬,從那蒸汽機作坊裡出來,算過之後,心裡就有數了。”

衆人一聽,倒是來了興趣,個個盯着王德,有人詫異地道:“這樣也可以嗎?”

“如何不可以?”王德樂呵呵地道:“你想想看,蒸汽機燒的不就是煤炭嗎?這市面上多一臺蒸汽機,每日需燒多少煤啊?一個蒸汽機車不必說,那消耗量可不小呀!還有較小一些的蒸汽紡織機,還有蒸汽冶煉機,市面上多一臺,每日對煤炭的消耗量都是驚人。更別提,這蒸汽機賣的越多,鋼鐵的需求也越多,那鋼鐵作坊裡,每日都在鍊鋼,所需的煤炭有多驚人?只要這世上還需要煤,對煤的需求足夠大,這煤炭的股,還能不漲嗎?”

王德的一番分析下來,引得衆人紛紛點頭,都覺得有道理。

甚至有人興致勃勃地道:“這樣說來,今日開市,我也去買幾股去。”

王德卻笑而不語,心裡卻在想,我都靠這煤炭賺到了大錢了,等你這廝想明白過來,哪裡還有錢掙了?我今日還打算拋了呢。

畢竟……就算市面上的需求再大,可這股價,卻還是漲得太高了!

所謂月滿則虧,水滿則溢,此時這些人要入股,就算不是找死,那也是吃人家嚼爛的殘渣而已,食之無味了。

“不過可惜。”說到此處,王德嘆了口氣,才又繼續道:“這交易所裡,有賺就必有虧,煤炭雖是賺了不少,可要知道,當初在那大食商行上,老夫可也沒少虧的呀,當初一萬多貫進去,才剩下一千貫出來,唉……”

說到此處,王德禁不住搖頭苦笑,一臉遺憾的樣子。

衆人說到大食商行,都不禁恨得牙癢癢起來。

其實在這上頭虧錢的人不是少數,想當初,那大食商行多風光哪,多少人踊躍求購這股票,可後來……那慘跌的樣子,真是讓許多人現在還後怕呢,甚至還聽聞有不少的人,尋死覓活的要去死呢!

正說着……終於開市了。

只是……

真是很奇怪,今日的市場,看着居然一點都不活躍。

甚至有不少股票,都有下跌的跡象。

此時的交易所,還很原始。

所有的股票交易,都通過求購和出售,而後掛出購買以及出售的牌子來完成交易。

若是出售的人多,且買的少,賣主就會重新定價,讓股票的價格低廉一些,那麼……這便算是股價跌了。

王德等人覺得奇怪的是,許多的股價都在跌,賣出的多,而買進的卻是少。

一看如此,經驗豐富的王德立即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

他心裡禁不住的在想,糟了,今日只怕行情不好,這種跡象……唯一說明的就是,一定有許多的大莊家,都在紛紛拋售手中的股票,囤積資金呢!

此時,同座有人笑呵呵的道:“你看,王兄,太原煤業跌了不少呢,這時候,我是不是該買入一些?”

王德卻是不吭聲,他買賣股票,其實一向很穩的,不會因爲一時的漲跌而喜怒無常,只要心裡認準了這東西值錢,便不會輕易的被這一時的漲跌弄得焦頭爛額。

可今日,他嗅到了一絲不對勁的地方。

於是他起身……開始在這琳琅滿目數百個牌子裡,認真地搜尋着什麼。

既然有許多大莊家在出貨,囤積資金,這些資金,就肯定不會落袋爲安這樣簡單。

因爲他很清楚,錢放在手裡,尤其是大量的資金,遲早是要貶值的,哪個大商家和世族會這麼傻,留着大量資金在手上不動?

而一兩個人缺錢是有可能的,可是居然是這麼多的大商賈和世族人家,就不可能是都缺錢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這些人提前得知了什麼重要消息。

這一點,王德可是深有體會的,他非常的清楚,像自己這樣的人,是很難有那些人耳目如此靈通的,因而,只能從數百上千個買入和賣出的牌子之中,去尋找蛛絲馬跡。

在一番認真搜索後,他終於尋到了一些零星買入的牌子。

其他的買入都很正常,可是……在不起眼的地方,一個牌子卻令他驟然之間呆住了……

大食商行,買入!

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十章:大禮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九章:敕封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
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十章:大禮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九章:敕封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