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

姚思廉一看陛下大怒。

沒有一點怯意,他反而心裡竊喜!

你看……陛下,你終於要紅臉了,對吧!

說明老夫戳到了你的痛處,這是我御史大夫的本職工作做的好啊。

他心裡狂喜,表面上卻是神色嚴峻,凜然正氣道:“陛下……臣仗義執言,如何做不得大臣?陛下如此寵溺陳正泰,而疏遠正直的大臣,這是一個明君應當做的事嗎?今日臣直言陛下奢靡無度,若是陛下認爲有錯,懇請陛下立即罷黜臣的官職。”

此言一出……姚思廉已經做好了準備寫入千秋史筆的打算了!

要知道,這麼多的御史,罵了三四年,都沒什麼成效,李世民每次都是從善如流的應對,今日我姚思廉,顯然是要打破這個記錄了。

他內心深處,竟隱隱有些激動!

哪怕罷黜了他的官職,他也沒有遺憾了啊,畢竟……他做了一件名垂千古的事。

李世民只朝他冷笑,而後朝張千使了個眼色。

張千會意,竟將御案上的聖旨取了,而後送到了姚思廉的面前。

姚思廉一臉狐疑的低頭。

好端端的,給他看聖旨做什麼?

只是他將聖旨打開一看,卻是愣住了。

太上皇……

這是太上皇的聖旨?

太上皇自從退位之後,就沒有發過詔書了,現在的這份詔書,就顯得十分難得了。

基本上,所有御史都是儒生,儒生講的乃是孝道,他們一直詬病李世民的,就是李世民的不孝順。

當然,他們是不敢直說的。

但是總會拐彎抹角。

歷史上有一次,李世民想去別宮避暑,正準備成行,就被言官們痛罵了一頓!

陛下,你去避暑,你爹知道嗎?陛下,你避暑,爲何不帶上你爹?

實際上……那別宮乃是隋文帝當初所住的宮殿,李淵這個人比較避諱,因爲傳言隋文帝是被自己的兒子隋煬帝害死的,就死在那個宮中,李淵是十分不想去那個該死的地方的。

結果就是李世民被言官們一罵,只好再三請求李淵同行!

李淵心裡罵niang,恨不得將這些言官們宰了,卻是無可奈何之下,被自己兒子請去了別宮。

在儒生們眼裡,孝順乃是天大的事,尤其是深宮之中,太上皇的出境到底如何,誰也不知,雖然偶爾會有一些消息傳出來,可這些消息真真假假。

因而,許多人就自動腦補出了歷史上那些可憐的太上皇們,想象李淵如何在大內之中被李世民所虐待,李淵如何在李世民那兒忍氣吞聲!

他們是同情李淵的,尤其是李淵在位時,疏遠了軍工集團,反而對於世族很是親近,提拔了不少世族的子弟!

當然……這固然是有李淵借世族來平衡李世民爲首的一羣軍功集團的原因,可無論如何,儒生們對李淵還是充滿了感激之情。

所以……姚思廉一看到是太上皇的親筆詔書,便激動得顫抖。

太上皇對自己有大恩啊,他老人家……不知道過得好不好。

映入眼簾的,乃是太上皇的字跡,這字跡,姚思廉便是化作灰也認得。

他更加激動起來,這竟是太上皇的親筆。

於是,他繼續看下去……

“朕老矣,大內年久潮溼,久受溼痛,今鄠縣郡公陳正泰,建煤爐,不吝工本聯通朕之寢殿,於是殿中溫暖如春,朕之風痛驟去。此子仁孝之心,竟至於此……”

姚思廉一愣……

這是……居然是誇獎陳正泰的?

煤爐竟是先去了太上皇的居所?

如此說來……這豈不是……豈不是表現了陛下和陳正泰對於太上皇的仁孝?

若是如此……那豈不是花費越大,越顯出了他們的孝心?

那麼……

姚思廉驟然間,好像明白了什麼!

爲何陛下突然變得嚴厲起來,原來……竟是……

一時之間,他已經沒有了先前的氣焰,竟是不知該如何說纔好……只好繼續低頭看着詔書,假裝自己還在看。

可這時,陳正泰不耐煩地道:“姚公,你看完了沒有,你都看了一炷香了。”

姚思廉:“……”

他依舊低頭,眼睛木然地看着詔書,腦子裡則是亂哄哄的,此時……竟不知該如何回答纔好!

但他也知道,還是該先沉住氣,別說話爲妙啊!

卻聽陳正泰道:“姚公若是不會看,那麼我念你聽。”

姚思廉:“……”

終於,姚思廉很緩慢地擡起了頭,他知道……自己拖延不下去了!

深吸一口氣,他道:“爲何不早說?”

這話是問向陳正泰的。

陳正泰卻是冷冷地看着他:“難道大內的事,也需向姚公稟報嗎?姚公將自己當作什麼了?”

姚思廉老臉微微一紅,隨即他目光一轉,卻是看着李世民道:“陛下,臣以爲……陳正泰心懷忠孝,實在是……實在是……令人欽佩,陳郡公……陳郡公堪爲楷模……”

他搜腸刮肚了很久,竟發現自己一時之間,竟想不出更多的用詞。

衆人則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他。

令他心裡更是羞愧。

李世民今日總算是狠狠給了姚思廉一點教訓,雖然李世民放任大家罵,可他畢竟不是受虐狂,有時見了這些言官,也是很討厭的,只不過是平日能隱忍罷了。

現在看姚思廉的醜態,心裡也明白,現在姚思廉已經開始後悔了,兩封彈劾的奏疏送到他的手裡來,一旦發出去給天下人看,人家陳正泰給太上皇不惜工本的鋪設暖管,怎麼還成了奢靡無度了?

這對姚思廉的名聲,只怕有很大的影響,甚至會讓天下人所笑。

此時,李世民心滿意足,太上皇的這一封詔令,明着是在誇陳正泰,可陳正泰是他的弟子啊,這天下人都知道的,誇陳正泰,不就是說他孝順嗎?

李世民很享受這種被人稱頌的感覺,尤其是這一次太上皇親口稱頌,正好堵住了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姚思廉:“姚卿家方纔不是說陳正泰乃是佞臣嗎?”

“臣老眼昏花,實在萬死。”

姚思廉倒是沒有逞強,錯了就要認,若是不認,到時陛下和陳正泰將此事擴大化,他是第一個身敗名裂的。

李世民便揮揮手:“你能知錯便好,退下。”

姚思廉再三行禮,方纔乖乖的退了下去。

李世民見姚思廉走了,心情舒暢地哈哈一笑。

他讓張千取回了詔書,便道:“陳正泰很會辦事,此事格外漂亮,只怕這一次……花費不小吧,倒是有勞了。”

陳正泰看了馬週一眼。

馬周乃是儒生,說實話,有這麼個儒家的二五仔在自己的身邊,隨時提醒自己做任何事,都可能引發輿情的發酵,用什麼方法去破解,還真是事半功倍。

陳正泰立即道:“恩師千萬不要這樣說,能爲師公效力,是學生的福氣。”

李世民連帶微笑,頷首點頭道:“你有此心,就夠了,以後……還是少破費一些,免得花了錢還不討好,你那地暖,朕試過了,很好,哪怕是這天寒地凍的天氣裡,也依舊能溫暖如春,朕還擔心若是今歲太寒染了風寒,不能於年末圍獵呢。”

說起了圍獵,李世民顯得興致勃勃。

李世民乃是馬上得天下的皇帝,現在做了天子,成日困在這太極宮裡,若說不枯燥乏味,那是沒人相信的。

而每年歲末的圍獵,則是李世民最爲期待的事情之一了。

其實圍獵除了是郊遊之外,對李世民而言,更重要的是校閱三軍!

他深知駐紮在京兆府的各路軍馬,還有府兵一旦長年累月的沒有經過戰事之後,勢必會慢慢的懶惰,而國家一旦有事,則就無法保證戰力了。

而每年的圍獵,則是他藉機觀察各部軍馬的機會,而各部爲了在圍獵之中,被陛下所看中,自然而然,平日的操練,會格外的勤勉一些。

此時,李世民看向房玄齡道:“房卿家,圍獵乃是大事,中書省不要掉以輕心,各部兵馬都要提早做好準備,還有都督府那兒,也要及早撥發出錢糧,可不要到時手忙腳亂。”

房玄齡對於圍獵,其實並不是很贊同,他認爲這樣太花費錢糧了,每一次陛下因爲圍獵而賞賜出去的錢財,都是數以萬計的。

他當然清楚,這是陛下借賞賜之名,籠絡軍心,可錢從民部中出來,就很讓人心疼啊。

只是在這件事上,想反對也是不成的,房玄齡還是應下來:“諾。”

李世民隨即看了陳正泰一眼:“正泰隨朕去,陪駕在朕的左右,噢,你那二皮溝驃騎府,招募了多少府兵了?”

“五十個。”陳正泰一臉無語,很老實的道。

李世民一聽,樂了:“這半年前就敕你驃騎將軍一職,到現在,你就給朕五十個府兵?也罷,也罷,你跟着朕,朕是你的恩師,正好教一教你爲將之道。”

陳正泰覺得自己好像被李世民鄙視了。

可話又說回來,說起這個話題,這天底下,哪怕是上下千年,能被李世民不鄙視的人,還真不多。

…………

第二章,還有三章。

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
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