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

陳正泰打道回府,與遂安公主分別,有了足夠的錢,便足以增產白鹽了。

鋪子已換上了新的匾額,陳氏鹽業撤下,換上了二皮溝鹽業的金漆招牌。

每日運入城的白鹽,越來越多,人就是如此,吃過了這樣的上等鹽,便再也沒辦法忍受那種劣質的青鹽。

每日運來的鹽,幾乎都是售罄。

哪怕生產出來白鹽越來越多,依舊還是供不應求。

有商賈聽說了瀘州都督的軍需將送往瀘州,一時之間,購置白鹽的商賈更多了。

他們打聽來了消息,瀘州都督的軍需自然是需要士兵押送的,可若是想販賣白鹽去瀘州,士兵們准許商隊跟着同去。

這個時代,路途上有太多太多未知的危險,因而販賣貨物,是極高風險的事。

現在可以隨軍需隊同往,風險就降到了最低,自然而然,也就讓人打起了小心思。

就在這白鹽供不應求的時候,二皮溝鹽業居然又掛出了招牌,今日起,每一斤鹽,再降價二十文。

於是……又是滿城轟動。

這價格……幾乎要和那劣等的青鹽相差無幾了。

同樣的價錢,誰還肯買那青鹽。

哪怕二皮溝鹽業每日的貨有限,清早的時候,便有許多人在此等候放貨,絕大多數人排一天隊伍,也未必能購上白鹽,可有了這個念想,人們寧願日復一日來此碰碰運氣,也不願意再去買其他的鹽了。

這效應迅速的傳遞開,二皮溝的名號,也越來越響亮。

……

瀘州都督程咬金回京之後,日夜拜訪從前的老兄弟,家裡的事,過問的並不多。

不過到了月末,程咬金卻發現自家的賬上出了問題。

他叫了賬房來,很嚴肅的問道:“爲何這月府上收益少了三成?”

“回都督的話,咱們的幾個鹽井……虧損了。聽說……有個什麼鹽鋪……物美價廉……”

程咬金晃晃腦袋,一臉憂色,程家早就不是當初的程家了,如今在長安營造了府邸,自己也需走親訪友,自己幾個兒子,花銷也是不小,一家老老小小,靠着各項的收益,年底也不過是略有盈餘而已,現在少了這麼大一塊收益,長此以往,只怕府裡要節衣縮食了。

他好奇道:“什麼鹽鋪子?”

“我聽說……和遂安公主有關係。”

“遂安公主殿下!”程咬金一臉震驚。

“噢,對啦,就是遂安公主的買賣,上一次,遂安公主還登門拜訪呢。說是要做買賣,少將軍借了她兩百貫錢,還幫她開通瀘州的商路呢。”

“你的意思是……”程咬金眯着眼,眼裡疑慮不定。

賬房看出了程都督口裡所謂的意思……生無可戀地點點頭:“是!”

“把處默叫來,老夫有話和他說。”

一會兒功夫,程處默便興匆匆地來了,一看到程咬金,咧嘴笑道:“爹……”

程咬金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程處默。

程處默覺得怪怪的。

而下一刻。

程咬金自兵器架上取了一根六寸長的狼牙棒,揮舞着狼牙棒虎虎生風,朝着程處默便招呼:“你這吃裡扒外的畜生哪,看我不打死你……”

程處默傳出嚎叫,一面大呼:“謀殺親子啦,謀殺親子啦……”

…………

李世民這些日子精神恢復了許多,整個人心情也變得格外舒暢起來。

唯一令他美中不足的是……陳正泰已經好些日子沒有修書進宮來了。

說實話……居然還有小小的不適應。

只是……他也不便去多問……

這幾日他心思都在騎射上頭,身體的恢復,是肉眼可見的。如今充沛的體力似乎又回到了自己身上,李世民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痛快。

正午,渾身熱汗騰騰,氣喘吁吁的李世民到了宣政殿

宣政殿裡……

禮部尚書豆盧寬與民部尚書戴胄久候李世民多時。

李世民一身戎裝,神采奕奕,踏步入殿,笑道:“讓兩位卿家久等。”

戴胄皺眉:“陛下今爲天子,豈可成日以騎射爲樂呢?”

這民部尚書戴胄歷來性子耿直,總是會說一些當講不當講的話。

李世民聽出他話音中的火藥味,卻也不怒,只道:“下次不會了。”

戴胄張口還想說什麼,豆盧寬忙道:“陛下,科舉即將要開了,臣來此是請陛下擇定科舉佳期吉日。”

李世民眼中帶笑,感激地看了豆盧寬一眼,還是豆盧卿家給自己解了圍啊,不然依着這戴卿家的性子,非要罵朕小半天不可。

李世民喜道:“如此甚好,科舉求賢,乃是頭等大事,朕欲大治天下,便是要將這天下的賢才盡入吾彀中。此事,禮部定要審慎對待,不可有絲毫差錯,如若不然,朕惟你是問。”

豆盧寬當然清楚陛下的心思,陛下對於人才,歷來不拘一格,科舉雖是沿襲了隋朝的制度,只是當今大唐挑選人才的一個渠道,可對於陛下而言,卻是天大的事,自己身爲禮部尚書,對於這件事絕不可懈怠。

豆盧寬於是作揖行禮:“掄才大典,非同小可,臣定當盡心竭力,絕不輕怠。”

李世民頷首點頭,對於這科舉頗有幾分期待,他揹着手,目光落在了戴胄身上:“那麼卿來此,又有什麼事呢?”

“陛下。”戴胄凜然正色道:“臣所奏的,乃是長安鹽鐵使司之事。”

李世民一聽這長安鹽鐵使司就頭疼,不由皺眉問道:“怎麼,又出了何事?”

“民部即將覈查各司庫的賬目,本就已是焦頭爛額,可這長安鹽鐵使司的鹽鐵使陳繼業成日喊冤抱屈,說是長安鹽鐵使司的虧空如何嚴重,司中的官吏如何人浮於事……”

李世民下意識的按了按太陽穴。

前些日子,陳繼業也是跑來上奏喊冤抱屈,李世民是實在受不了了,你說朕本來讓你陳繼業去鹽鐵使司是想給你找點事做,不要成日在外頭胡言亂語,免得有人說朕的不是。

可哪裡想到,給了他一份職事,他依然還不消停。

李世民索性眼不見爲淨,你這麼喜歡抱怨,這麼喜歡說自己有多慘對吧?

朕不聽,但凡陳繼業的奏疏,統統讓人直接留中,把你陳繼業晾着,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可哪裡想到,陳繼業被李世民晾着了,轉過頭,跑去民部那兒鬧啦。

李世民微笑,露出幾分很淡定的樣子:“噢,陳卿家話是多了一些,可畢竟也是爲了公務,並無徇私情狀,卿家既爲民部尚書,多幾分耐心亦無不可。卿乃宰相之才,何以肚中無法容人呢,居高位者,理當寬宏大量,不可因人小節而斤斤計較。”

若是別人聽了,當然是唯唯諾諾,可戴胄這個人,脾氣比較糟糕,他一聽,眼睛一瞪:“可是臣聽說,陳繼業上奏陛下,陛下對他對奏疏置之不理。臣還聽說……”

李世民臉一僵:“……”

深吸一口氣。

戴胄平日本就喜歡擡槓,前幾日,李世民還誇獎他爲人剛直,雖然這傢伙轉過頭就又到御前來懟李世民了,李世民卻只好保持微笑。

戴胄還想說什麼,倒是這禮部尚書豆盧寬爲戴胄擔心,忙道:“陳繼業此人歷來乖張,還是民部申飭給他一些教訓爲好,陛下任他爲長安鹽鐵使,此千斤重擔,本就有意讓他整肅長安鹽務,而陳繼業卻無擔當,只知抱怨,長此以往,反而壞了綱紀。”

李世民覺得這話還算中道一些,便頷首點頭:“那麼依民部自行處置吧。”

戴胄心裡抱怨陛下只要寬宏大量的名聲,卻讓民部來做壞人,他這老爆脾氣,便忍不住要發作,不過當着李世民的面,終究還是忍不住了,只好作揖行禮:“喏。”

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六章:吃了嗎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四十四章:恩典
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六章:吃了嗎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四十四章: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