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

明堂中的老者似乎又沉默了下去。

很快,這明堂之中似乎開始唸誦起了佛經。

這足以讓天下震動的消息,似乎沒有令老者的心情稍加一丁點的影響。

而站在外頭的侍者,卻似乎已經清楚怎麼做了,而後,他的影子在名堂的窗格上消失不見。

秋日的長安城,北風呼呼,捲起了塵土,令樹上的枯黃葉子落地,卻又將它們揚起,這生命怒放之後的枯黃葉子,而今已是死去,可它的殘屍,卻依舊任風擺佈,它們時起時落,最終跌入某個陰溝或是街坊的縫隙裡,任由腐敗,化入泥中。

長安城裡的士子們聚集,他們除了讀書,預備着即將而來的考試,同時也免不得要呼朋喚友,偶爾踏青遊玩。

四面八方來的學子,總是通過彼此的閒談,來增長自己的閱歷和見識。

在這個時代,讀書人並不只是比別人讀的書更多,他們的閱歷,也是無人可比的,朝廷不得不重用讀書人,任他們官職,給他們高官厚祿,並非沒有道理。

因爲此時的天下,尋常的百姓,可能一輩子都走不出十里地,他們的見識裡,最多的可能就是某一處集市了。他們更無法與外鄉人進行太多的交流,而交流本身就是見識的來源,他們和他們身邊的人,所看到的都是十里地之內的事,知曉的也大抵是如此。

可讀書人不同,世族子弟,親朋好友遍佈天下,他們通過書信,通過遊歷,通過考試,往往有遊覽過名川大山的經驗,他們甚至與天下各州的人交流!

河南道的人,知道原來嶺南有一種東西,叫做荔枝。來自蜀中的人,通過交流,原來曉得大海是什麼樣子。

就在這平安坊裡,這籍貫不同的讀書人們聚集的最多的所在,突然,一匹快馬風馳電掣一般的奔過,竟是險些撞傷了一個貨郎,街邊一個半大的孩子,本是躲在靠近小河的青苔石上玩着泥,突然一股勁風呼呼而過,孩子嚇得臉色煞白,他還未回過味來,那快馬已是揚塵而去了。

沿街的酒樓裡,不禁有許多人伸出頭來謾罵。

可隨即,銀臺的官吏已是嚇的臉色霎時變了。

他們看着最新的急報,嚇得竟是臉色蒼白如紙。

這樣的消息是瞞不住的。

因爲很快,整個長安就都已經開始傳出了一個可怕的消息。

陛下沒有在宮中,而是出了關,可怕的是,突厥人突然反叛,上萬的突厥鐵騎,已將陛下死死圍住,陛下手上不過百餘禁衛,只怕此時,已是生死難料了。

李承乾隨即被尋了來。

他雖爲監國太子,可實際上,主要負責國家運轉的,還是房玄齡和杜如晦等人。

何況此次陛下乃是私巡,根本就沒有下旨令李承乾監國。

可作爲太子,東宮的屬官當機立斷,其中以馬周等人爲主,立即請求太子即刻入宮。

李承乾整個心都是如亂麻一般的。

事實上,他也是剛剛纔知道父皇居然跑了。

然後第二個念頭是,父皇和陳正泰一起溜去了大漠,居然沒有叫上他。

第三個念頭,纔開始覺得茫然又悲痛,父皇和陳正泰……沒了?

他終究還只是個少年,是別人的兒子,也是別人的朋友,從前與兄弟的彆扭,更多是身邊人的反覆挑撥,而如今……不禁眼眶紅了,一時之間,哭不出來,便只好聽馬周等人的擺佈,馬周請他上車,他渾渾噩噩的上了車,令他立即去中書省,先見房玄齡,並且要以太子的名義,傳喚長孫無忌這些皇親國戚,還有程咬金、秦瓊這些當初的秦王府舊將。

在確定了這些人的態度之後,也當立即入宮,去拜見他的母后。

馬周此刻也沉浸在悲痛之中,可是他很清楚,這個時候,絕不是不管不顧,肆意悲痛的時候。

恩主生死難料,可是陳家還在,陳家的主母遂安公主也還尚在,越是此時,越要防範可能出現的意外!

只要有一點政治頭腦,都能想到,皇帝突然沒了,勢必會有無數的野心家開始滋生出野心的時候。

他不斷地告誡自己定要冷靜,切切不可生出其他心思,不可讓情緒矇蔽了自己的理智,於是他臉色木然,一直攙扶着恍恍惚惚的李承乾,登車,而後騎上馬,匆匆帶着太子自東宮趕去太極宮。

太極宮裡,其實已經亂成了一團。

李承乾到了宮門這裡,必須下馬步行,他看着巍峨的宮城,這個自己生長的地方,竟第一次生出了生疏的感覺,以至於行走時,他的小腿不禁哆嗦,他臉色也是木然,雙目無神,只默然地埋着頭隨人走至中書省。

房玄齡等人,早已在此焦灼的等候了。

衆人迎出來,其中不乏有人表現出悲慼和痛苦的樣子。

尤其是房玄齡,他眼裡渾濁,見了李承乾,宛如見了救命稻草一般,立即拜下行禮道:“殿下。”

“殿下……”衆屬臣紛紛行禮。

長孫無忌人等,一個個熱切地看着李承乾,陛下的三個嫡親兒子,現在只有太子李承乾可以託付了。

李承乾只木然地被人迎了進去,房玄齡等人道:“現在陛下只是生死未卜,只怕還要探聽音訊……”

他話剛開始,馬周突然道:“眼下當務之急,是太子立即傳詔攝政,還有……大安宮的禁衛……理當換防。”

馬周的話落下,許多人已是大吃一驚了。

大安宮乃是太上皇的住所。

實則馬周乃是儒家臣子,他一直上書,勸諫皇帝遵從孝道的,甚至隔三差五,要求李世民應多去大安宮向太上皇問安。

可哪裡想到,就在這個時候,馬周卻是第一時間站了出來,要求控制大安宮。

孝順是一回事,但是防範於未然又是另一回事,現在國無主君,爲了以防萬一,必須採取必要的措施。

可此言一出,衆人都默然了起來。

哪怕是房玄齡也很清楚,這件事是要承擔風險的。

太上皇畢竟是太上皇,這個時候帶兵去控制太上皇,即便現在扶了太子上位,可太子畢竟是太上皇的親孫子,將來若是來個秋後算賬,該怎麼辦?

更何況這件事,勢必引發天下人的議論,這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啊。

馬周看了衆人一眼,則是慨然道:“若是諸公不願如此,那麼就懇請調一支軍馬予我馬周,我馬周前去,事急矣,此次陛下突然遇襲,實在是事有蹊蹺,陛下行蹤,連太子和臣等都不知,那麼……突厥人是如何知道陛下去了草原?現在陛下生死難料,我等爲人臣者,是該到了盡忠的時候,太子乃是國家的儲君,我等當盡心竭力,確保宮中不出變故爲好。”

房玄齡沉吟着,他自也是知道馬周的話有道理,此時不禁對馬周多了幾分欣賞。

只是,他還是有些拿捏不定,這事不好輕易下決定啊,於是看向了長孫無忌。

長孫無忌想了想道:“不妨先去見皇后娘娘吧。”

房玄齡沉吟了片刻,覺得有理,這事,還真只能是長孫皇后來拿主意了。

李承乾依舊是茫然着,似是任人擺佈的木偶,他心裡亂七八糟的,無數的事在自己心裡劃過,彷彿自己的人生裡,兩個重要的人,自己與他們的朝朝夕夕,都如電影回放一半!

有宦官躬身道:“請殿下立即去拜見皇后娘娘。”

李承乾便又被攙扶着站起來,木訥的由人送至皇后娘娘的寢宮。

長孫皇后聽聞了訊息,其實已是昏厥了過去,而後慢慢的醒轉,聽聞了兒子到了,便將李承乾叫了進來。

李承乾愣愣的站在寢殿,看着自己的母后。

只一剎那之間,似乎因爲見到了長孫皇后的緣故,突然……壓抑在心頭的悲痛和情緒突然如火山一般的迸發出來。

李承乾拜倒,匍匐在地,嘶聲竭力的突然放聲大哭着道:“母后,母后……父皇……父皇沒了,陳正泰……也沒了。前些日子,還都好端端的,怎麼一下子,人就沒了啊。父皇……父皇……”

他哭的驚天動地,腦海裡掠過一個個的畫面,人的成長,或許只是在這一瞬間,一下子的……李承乾在嚎啕大哭聲中,幾度還覺得不可置信,等他終於認清了現實,便又哭聲雷動:“兒臣心裡疼,疼的厲害,兒臣想了種種的事,想到父皇對兒臣的嚴厲,當初不以爲然,可如今,卻覺得彌足珍貴,這世上,再沒有氣惱的教訓兒臣,對兒臣咒罵,對兒臣橫眉冷對的人了……”

邊說着,那眼眶裡的淚水就如斷線的珠子一般的落下,口裡又繼接着道:“也再不會有人對兒臣嬉笑,不會有人教授兒臣如何在父皇面前邀功得寵,不會有人真正將兒臣視做自己至親好友了……兒臣……兒臣……”

後頭的話,已是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長孫皇后亦是感觸萬分,母子二人皆一臉悲痛,各自垂淚。

房玄齡等人不便進入寢宮,只能和長孫無忌等人一般,都站在外頭候着。

他們急於希望太子立即出來,尊奉了長孫皇后的旨意,主持大局,生恐夜長夢多,可……

此時此刻,他們卻又只能焦灼而耐心的等候,只聽到裡頭的哭聲如雷。衆人也不禁黯然,有人垂淚,有人彆着頭,扯起長袖子,擦拭着眼睛。

馬周急切,幾次想要衝進去,可不得不打消這個念頭,他此刻,又何嘗不是百爪撓心呢?恩主對自己……恩重如山,所謂士爲知己者死,這等情感,絕不是尋常人可以想象的。

………………

一隊人馬,已至大安宮。

爲首一個,正是裴寂。裴寂等人幾乎是騎着快馬抵達宮門的。

裴寂乃是左僕射,雖然近來已不再管事了,可實際上,依舊還是宰相,地位與房玄齡等同。

而與裴寂一同前來的,則是蕭瑀。

蕭瑀乃是尚書省右僕射,同時也是李淵時期的宰相,只是……李世民登基之後,因爲蕭瑀乃是李淵的舊臣,自然重用的乃是房玄齡和杜如晦人等,疏遠蕭瑀!

wωw• тtkan• co

蕭瑀和裴寂一樣,都是有宰相之名,卻無宰相之實。

蕭瑀乃是江南大梁的皇族後裔,當初正是因爲招攬了蕭瑀,方纔令李唐在江南得到了人心,無論是裴氏還是蕭氏,統統都是天下最鼎盛的名門。

而至於跟從他們身後的,亦有朝中不少的大臣。

這些年來,李世民新政,觸怒了不少人,而李承乾性子和陳正泰相合,在許多人眼裡,李承乾是不堪爲人君的,裴寂和蕭瑀二人都是宰相,有着巨大的影響和號召力,此時竟有不少人鬼使神差一般的跟着來了。

其中許多人,都是有名有姓的世族子弟,他們心裡多有不滿,而此時……好似一下子尋覓到了天賜良機一般。

衆人到了大安宮外。

守備見突然來了這麼多人,心裡也嚇了一跳。

忙是有人出來道:“不得召見,諸相公何故來此?”

實際上,太上皇怎麼可能召見他們呢?就算是想召見,也是絕不敢和這些舊臣們聯絡的。

裴寂聽罷,率先冷笑。

他冷冷的視着守備,大喝道:“我等當初見上皇時,劍履上殿亦可,誰可阻攔?”

守備顯然沒想到裴寂等人如此強硬,又見隨裴寂來的這些人,個個都是不凡,哪一個都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只好道:“容請通報。”

“事急,無需通報,我等當立即面見太上皇,絲毫也等不得。爾爲領軍衛郎將,可是出自弘農楊氏嗎?我與你的三叔乃是密友,你讓開,讓我等入殿覲見。”

守備有些慌了,其實他也收到了一些風聲。

要知道……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已經導致整個長安開始人心浮動。而至於整個太極宮和大安宮,也令人生出了焦慮之心。

這守備似乎既不敢得罪裴寂人等,可似乎又擔心,這一次放他們進去,會令自己惹來禍端,一時竟是踟躕難決。

蕭瑀再無猶豫,他性子剛正,脾氣也大,只道:“不必理會,立即入內,誰敢擋我!”

他竟率先而出,帶着衆人,竟是浩浩蕩蕩的入大安宮。

這守衛在此的領軍衛上下人等,竟是瞠目結舌,可這個時候,誰敢阻攔呢?

………………

還有。

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八十七章:手術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九十章:大宴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
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八十七章:手術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九十章:大宴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