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紮根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陳正泰只好和李淵約定,到時若有什麼潛力新股,自當提前告知。

李淵似乎很滿足,讓陳正泰攙扶着回殿。

當日吃過了酒水,陳正泰已有些昏沉了,也不知是如何被送出宮的。

只是昏沉之中,卻突然覺得自己起初以爲自己站在了第一層,而李淵站在第二層。

再後來,又覺得不對勁,自己該站在第三層,畢竟自己一眼看穿了李淵貪財的心思。

再一想,還不對,這位太上皇,又何嘗不知自己是李世民的心腹之人。

雖然表面上李淵一再說陳氏忠義,這些事,他是一定會向陛下稟奏的。

那麼陛下得知太上皇想掙錢,又會怎樣想呢?

一定會很放心吧,因爲李世民不害怕別人愛錢,尤其是自己的爹。

這太上皇錢既掙了,反手還讓自己的兒子對自己放心。

一箭雙鵰啊。

只是這迷迷糊糊的想着,此後便再無意識。

等到起來的時候,才恍然,便也不多想了,宮裡那兩位,都是人精中的人精,而且還是一對父子,二人的關係可謂是愛恨交織,好吧,不去理會就好。

今天,是大年初一,又免不得召集了陳氏的族人匯聚一堂,擺了酒席,熱熱鬧鬧的!

三叔公和幾個族中耆老上座,陳正泰父子二人敬陪末座,大家高高興興地吃了一些酒水。

三叔公顯得很高興的樣子,只是微醉的時候,似乎也表現出幾分遺憾:“若是正德也在此,該有多好啊。”

說着,眼睛微紅。

陳正德並不在此,去朔方了,朔方乃是大漠,離此有千里之遠,可謂是天各一方。

而陳正德前往朔方,唯一的理由就是……他要去大漠之中種植糧食。

糧食乃是一切的根本。

若是朔方不能種植出糧食來,那麼陳氏一族在朔方的一切行爲,都會變得沒有意義。

漢朝就在大漠之中營建朔方城,可最後,一旦實力強大的漢朝內亂叢生,朔方便很快被棄置,根本原因就在於,朔方這樣的軍事堡壘,根本就沒有辦法在大漠之中自給自足。

那裡所需的糧食,都需朝廷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源源不斷的進行補給。而一旦補給中斷,那麼朔方也就不存在了。

因而陳正德帶着一批人前往朔方,嘗試着將土豆能作物移植至朔方去。

一旦朔方在糧食方面能夠自給自足,那麼整個草原,既可成爲大牧場,也將成爲大農場。

看三叔公有此感慨,陳正泰便笑道:“前些日子,本是修了書,讓正德堂弟回來過年,若是快馬,自這裡去朔方,也不過六七日的日程,只是他回書來,說是手頭的事要緊,要不過幾日,我催一催,讓他回來看看。”

三叔公搖搖頭,嘆口氣道:“他是幹大事的人,這草原裡種糧,乃是亙古未有的事,他是頭一個,若是真能辦事,於國而言,乃是功在千秋。於我們陳氏而言,也是天大的喜事,這麼緊要的事,正泰肯交給他這個小子去做,他哪裡還能怠慢?不要理他,我們喝酒。”

雖是這樣說,不過三叔公的心裡依舊隱有些難受,勉強露出笑容,又捋須嘆息:“陳氏的興廢,都在你們這一代人的身上了。”

…………

朔方。

從前的朔方古城,只剩下風化過後的夯土城牆,而漢朝的時期,朔方城的選址還是十分優良的,此處礦產尤其的豐富,又有一條大河流經此地,附近的土地,也比其他的草原要肥沃一些。

雖然深入草原,可此時,無數的車馬和帳篷連綿不絕。

數不清的勞力,還有護衛,以及遠處屯駐的一些突厥人馬,足有數萬人之衆。

每日都有絡繹不絕的大車,將數不清的物資,自關中運來,隨之而來的商賈,猶如禿鷹一般,蜂擁而至。

早在西漢的時候,漢軍爲了在此駐守,在這裡挖建了大量的河渠,這令數百年之後的後人們,除了開始營建大量的建築之外,也方便了運輸。

遠處,已有一批陳氏族人在附近尋覓礦產了,得來的消息不錯,發現了大量的煤炭,還有黃銅和鐵礦,至於規模多大,現在卻還在勘探。

不過現有發現的礦產,已經足夠用了。

一批人,開始重新拓寬水路。

流經此地的大河,流量頗爲驚人,完全可以挖掘新的河渠,既可作爲短途的運輸,同時可對沿岸進行灌溉。

一批在二皮溝培育起來的匠人們,現在已經連續數次修改了營建的方案,開採附近的岩石,要建起堅城。

這堅城再不是夯土作爲原料,而是採用岩石,附近有大量的石場,足夠建城之用。

當然,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卻有一羣奇怪的人。

他們開闢了數百畝的土地,在此種植不同的作物。

當然,絕大多數的作物都失敗了。

無論是麥子和水稻……哪怕是這裡以爲有河流經過,土地還算是肥沃,可是畢竟這裡日夜之間的溫差實在太大,麥子和水稻,根本無法抵禦這樣的氣候,不只如此,因爲此處乃是一望無際的草場,一旦起了大風,這勉強種植出來的稻子和麥子,很快便被風吹倒,還未成熟,便已折損了七八。

這樣的地方,是根本無法種植出糧來的。

無論是胡人還是漢人,大抵都認爲如此。

因而,當初有人見土地開墾出來,一開始還覺得有趣,很快,他們便嗤之以鼻了。

這不是吃飽了撐着嗎?明知種不出東西來,卻還偏要種,這陳家就是吃飽了撐着。

陳正德顯然不太願意和人打交道。

他默默地帶着十幾個人,依舊每日照料這裡的作物。

雖然絕大多數都是失敗告終。

可是他沉得住氣,畢竟……失敗某種程度而言,也是一次經驗。

你不親自去種一種,得出這個結論,又怎麼知道行不通,又怎麼知道爲什麼行不通呢?

當然,現在似乎只有土豆……似乎一切數據正常。

因而,陳正德將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這土豆的上頭,他每日記錄着數據,觀察着長勢,對可能發生的蟲害,進行觀察。

開墾的土地,是一個極靜謐的所在,平日不會有什麼人來,只有數十頂帳篷,還有人按時送來物資。

這裡極爲遼闊,放眼看去,天際似乎和草原連在一起,冬日的草原,一到了夜裡,便冷的讓人哆嗦,而帳篷遮風避雨的能力欠佳,暫時也沒有條件建起了石屋,因而每一次起來時,雖蓋着厚重的羊毛褥子,帳裡點了爐子取暖,可還是覺得渾身都有些疼。

一些年紀大的人,已經熬不住了。

也虧得陳正德年輕,因而在身邊的人,大多都是和他一樣的少年郎。

他們日復一日,每日睜開眼,走出了帳篷,迎着北風,眼睛幾乎要睜不開,只覺得天地之間,只剩下了一個人,這漫天被狂風吹起的草屑,宛如飛雪。

其實隊伍裡,已經有不少人打起了退堂鼓,這裡……真的能種出糧來?

哪怕是土豆的長勢,看上去尚可,可是有信心的人卻是不多,畢竟,此前經歷了太多次的失敗,又在這樣的環境之下,自然而然也就讓人失去了信心了。

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人來辭行。

陳正德不善言辭,看着辭行的夥伴,當初大家一起出關,一起照料着耕地,而今對方卻騎上了馬,揹着行囊,彼此分道揚鑣,心裡便忍不住有一種說不清的悲哀。

可這帶來的所有人,都是可以走的,他們不在大漠,還可以回長安去,哪怕陳氏令他們在長安無法立足,他們還可以去關東,可以入蜀,反正只要不是這大漠,去哪裡都可以。

可陳正德卻沒有退路,自己的祖父在他臨行時就已經交代了,家主陳正泰說了,陳家得在大漠中紮根,別人不敢去的地方,陳氏要去,別人扎不下的地方,陳氏得紮下。

那數裡之外營建的新城,只是巨樹上的枝葉而已,哪怕枝葉再如何繁茂,可若是沒有根,草原上的北風一吹,便什麼都剩不下了,最後,不過又是一堆黃土而已。

陳正德要做的就是紮根,只有將根紮下,扎得越深,枝葉才能繁茂。

他無路可逃。

因而,除了每日照顧莊稼,陳正德干的最多的,就是席地坐在田埂上,夜裡,他喜歡點上篝火,就這般坐着,觀察着天上的星辰。

大年夜是如此,大年初一也是如此。

喝一口水酒,身體便不會寒了,將身上的牛皮衣和羊毛毯子裹緊,星光便倒映在他的瞳孔上,瞳孔裡斑斑點點,也如夜空一般,閃耀着星光。

此時擡頭看着天上的星辰,陳正德彷彿知道,或許在同樣的時刻,也會有一個人,同時仰起頭,看着一樣的星辰,想念着同樣的事。

只有這個時候,那本是夜空一般清澈的眸子裡,倒映的星光便蒙上了一層水霧。

陳正德感覺自己鼻頭一酸,忍不住哽咽:“阿翁……”

…………

到了初九。

李世民開始接見外朝的官員。

一年之計在於春,過了年,便算是開春了。

這春一開,整個大唐在冬日的蟄伏之後,開始又煥發了生機。

每年的錢糧用度計算了出來,民部尚書戴胄發現了一筆可怕的開支,於是連忙上奏!

很快,朝中一片譁然。

花銷太大了。

陳氏在朔方築城,這也沒什麼。

可是規模太大。

李世民也許諾,拿出一大筆錢糧出來。

本來朔方築城在大臣們眼裡,是應該做的事,秦漢鼎盛時都曾在那裡建設軍事堡壘。

可他們萬萬想不到的是,陳氏的圖謀太大了,這哪裡是建立軍事堡壘,這分明是奔着建一座州城去的。

可問題就在於,在其他的地方,一座州城非但不要朝廷的錢糧,而且還會提供稅賦。

可在大漠之中,一座這樣規模的城池,幾乎等同於持續的流血。

如何維持這樣的巨城,是一個困難的事。

哪怕陳氏將來要遷徙去那裡,哪怕陳正泰口頭承諾,將來他們可以自給自足,養活自己。

可是這樣的話,不能信。

話說的好聽,等到時候人口真的遷徙去了,你們陳氏兩手一攤怎麼辦,朝廷難道又把人遷回來?

這麼多張口,幾乎所有的物資都需依靠關中調撥!

這等於是,未來朝廷需白白養活無數不事農耕的人,這是一個無底洞啊。

何況,還有公主府的營建……花費也是驚人,戴胄上書之後,引發了軒然大波。

因爲去歲的時候,陳氏雖然出了大部分的開支,可是朝廷所用的錢糧,也很驚人。

這才只是剛開始呢。

在經過幾次的上奏之後,李世民便將陳正泰尋了來。

陳正泰一到,發現三省和各部的大臣都在。

於是他淡定地行了禮,李世民則看着陳正泰道:“朔方營建的如何?”

“恩師,大體的建築,已經完成了兩三成了。”

大體的建築……兩三成……

也就是說,這大體的建築,沒有兩三年時間是完不成的,那不是大體的建築呢?

戴胄在一旁苦笑。

李世民頷首:“戴卿家和諸卿都說朔方的規模巨大,只恐朝廷將來無法供給,是以請求上奏,縮小規模,如漢時朔方城的規模即可,正泰怎麼看。”

陳正泰顯然是早想到會有一天,一點沒有心慌,口裡道:“敢問秦漢時營建的朔方城,現在去了何處?”

這一問,卻讓殿中都默然了。

陳正泰隨即便又朗聲道:“所以單純的軍城,是無法懸孤於大漠的。今日建了一座軍城,百年之後呢?所以學生以爲,朝廷的目的,不是陳兵於大漠,確保可以羈縻大漠,而是應當真正在大漠中紮下根,如若不然,今日建城,明日便要失去,今日依附的部族,明日又要反叛,朝廷所做的,都是徒勞無功的事。”

李世民點頭,他很欣賞陳正泰有這般的雄心

在這一點上,他和陳正泰的心思是相通的。

於是李世民看向戴胄道:“戴卿家,你看,陳正泰說的也很有道理。”

戴胄心裡禁不住要吐槽,陛下你到底幫哪一邊的,方纔你也說臣說的話有道理的啊。

………………

現在人在鄉下,今年自從發生疫情之後,已經十多個月沒有回老家了,所以最近更新有點少,老虎盡力抽出所有零碎的時間碼字,求不罵。

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九章:敕封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
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九章:敕封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