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

陳正泰可一丁點也不傻,他並不打算走!

說走,又豈是那麼簡單?

一旦行船逃走,不但要放棄大量的輜重,而且還需留一隊人殿後,這等於是將命運交給了眼前這個婁師德眼裡。

倒不是陳正泰信不過婁師德,而在於,陳正泰從不將自己的命運交給別人手裡。

與其遁走,倒不如死守鄧宅。

要知道,這個時代的世族宅院,可不只是居住這樣簡單,因爲天下經歷了亂世,幾乎所有的世族宅邸都有半個城堡的功能。

他們建起高牆,裡頭深挖了地窖,還有倉庫儲存糧食,甚至還有幾個箭樓。

若陳正泰帶來的,不過是一百個尋常士卒,那倒也罷了。

可畢竟他的身邊有蘇定方,還有驃騎以及太子左衛的數十個精銳。

那麼……藉助着地利,未必不可以一戰。

當然,陳正泰還有一個大殺器,即越王李泰。

這些叛軍,一旦想要動手,爲了給自己留一條後路,是一定要營救越王李泰的,因爲只有拿下了李泰,他們纔有一絲成功的希望。

婁師德聽到陳正泰說要在此留守,居然並不覺得意外。

他道:“若是留守於此,就不免要玉石俱焚了。下官……來之前,就已放出了奏報,也就是說,這快馬的急奏,將在數日之內送至朝廷,而朝廷要有所反應,調集軍馬,至少需要半個月的時間,這半個月之內,只要朝廷調集揚州附近的軍馬抵達揚州,則叛軍勢必不戰自潰。陳詹事,我們需堅守半月的時間。”

雖說心裡已經有了主意,可陳正泰對這事,其實有點心虛。

他甚至懶得把蘇定方招到面前來問了,因爲蘇定方肯定要嗷嗷叫的說一定能守住,對於自己的二弟,他太瞭解不過了。

見陳正泰愁眉不展,婁師德卻道:“既然陳詹事已有了主意,那麼守便是了,現在當務之急,是立即檢查宅中的糧草是否充足,士卒們的弓弩是否齊備,若是陳詹事願死戰,下官願做先鋒。”

他一副主動請纓的樣子。

陳正泰倒是奇怪地看着他:“你不畏死嗎?”

“何懼之有?”婁師德居然很平靜,他正色道:“下官來通風報信時,就已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下官就實言相告了吧,高郵縣這裡的情況,陛下已經親見了,越王殿下和鄧氏,還有這揚州上上下下盤剝百姓,下官身爲縣令,能撇得清關係嗎?下官現在不過是待罪之臣而已,雖然只是從犯,固然可以說自己是不得已而爲之,如若不然,則勢必不容於越王和揚州刺史,莫說這縣令,便連當初的江都縣尉也做不成!”

“下官乃是進士出身的,可只是寒門出生,何曾不想建功立業?奈何出身卑微,若是不懂逢迎上官,只怕早已死無葬身之地了。可現在不正是罪臣戴罪立功的機會嗎?若是守住了鄧宅,則下官可將功抵過。若是守不住,無非與陳詹事死在這裡而已,即便是死,朝廷總會有撫卹,罪官的親族也可得到恩蔭。大丈夫生於世間,所爲的,不就是求取功名,恩蔭子孫嗎?”

這是婁師德最壞的打算了。

在他的連環計策之中,死在這裡,也不失爲不錯的結局,總比吳明等人因爲謀反和族滅的好。

若是真死在此,至少從前的罪過可以一筆勾銷,甚至還可得到朝廷的撫卹。

當然,他固然抱着必死的決心,卻也不是傻子,能活着自是活着的好!

於是他又道:“自然,我等也不能輕言生死。下官頗精通騎射之術,尋常士卒,十數人當面,也不在話下。只要妥善守衛,那吳明等人鋌而走險,倉促來攻,未必不能拖延半月。”

陳正泰不由地道:“你還擅長騎射?”

婁師德雖然是文臣出身,可實際上,這傢伙在高宗和武朝,真正大放異彩的卻是領軍作戰,在攻打吐蕃、契丹的戰爭中,立下不少的功勞。

婁師德頷首:“不但精通騎射,也略懂兵法。”

“好。”陳正泰倒是也沒什麼疑慮了,他決定相信眼前這個人一次。

雖然覺得這個人很不簡單,也不知他所圖的是什麼,可是至少陳正泰相信,眼前這個人,是絕對不可能和叛賊爲伍的!

這樣的人所追求的乃是拜相封侯,這不是幾個叛賊可以給予他的。

陳正泰便問道:“既如此,你先在此歇下,此番你帶來了多少差役?”

“有百餘人,都是下官的心腹,下官這些年倒是掙了不少的錢財,平日都賞賜給他們,收服他們的人心。雖未必能大用,卻足以承擔一些衛戍的職責。”

陳正泰:“……”

陳正泰不得不在心裡感嘆一聲,此人真是玩得高端啊。

做縣令時,就已懂得收買人心了,也就無怪乎這人在歷史上能封侯拜相了!

陳正泰算是大開眼界,這個世上,似乎總有那麼一種人,他們不甘寂寞,哪怕出身微寒,卻有着可怕的志向,他們每日都在爲這個志向做準備,只等有朝一日,能夠功成名就。

陳正泰隨即便道:“來人,將李泰押來。”

現在的問題是……必須死守這裡,整個鄧宅,都將圍繞着死守來行事。

過不多時,那李泰便被押了來!

李泰蓬頭垢面,一身狼狽,似乎吃了不少苦頭,此時他一臉驚慌失措的樣子,人也消瘦了不少,到了這裡,沒想到竟見着了婁師德。

他對婁師德頗有印象,於是大叫:“婁師德,你與陳正泰同流合污了嗎?”

婁師德將臉別向別處,不予理會。

李泰便又看着陳正泰道:“父皇在何處,我要見父皇……”

陳正泰只朝着他冷笑,眼中有着嘲弄之色。

李泰似覺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侮辱,於是冷笑道:“陳正泰,我畢竟是父皇的嫡子,你這般對我,遲早我要……”

他話還沒說完,只見陳正泰突的上前,隨即毫不猶豫地掄起了手來,直接狠狠的給了他一個耳刮子。

啪……

清脆而響亮,李泰的胖臉又捱了一記!

此前他臉上的傷還沒好,現在又遭了二次傷害,於是便哀嚎起來:“你……你居然敢,你太放肆了,我現在還是越王……”

陳正泰死死地看着他,冷冷地道:“越王似乎還不知道吧,揚州刺史吳明已打着越王殿下的旗號反了,不日,這些叛軍即將將這裡圍起,到了那時,他們救了越王殿下,豈不是正遂了越王殿下的心願嗎?越王殿下,看來要做天子了。”

此話一出,李泰一下子覺得自己的臉不疼了。

他打了個激靈,眼睛直勾勾的,卻沒有神采。

下一刻,他突然哀嚎一聲,整個人已癱倒在地,驚恐地道:“這……這與我全無關聯,一點關聯都沒有。師兄……師兄難道相信吳明這狗賊的鬼話嗎?他們……竟……竟敢謀反,師兄,你是知道我的啊,我與父皇乃是骨肉至親,固然我有錯在身,卻絕無謀反之心,師兄,你可不要害我,我……我現在要見父皇,吳明此賊……誤我啊。”

李泰是真的嚇着了。

他真沒想反,一丁點都沒有。

雖然他沽名釣譽,雖然他愛和名士打交道,雖然他也想做皇帝,想取太子之位而代之。可是並不代表他願意和揚州這些賊子沆瀣一氣,就不說父皇這個人,是何等的手段。就算謀反有成功的希望,這樣的事,他也不敢去想。

此時他意識到……自己徹底的完蛋了。

若說此前,他知道自己往後極可能會被李世民所疏遠,甚至可能會被交給刑部治罪,可他知道,刑部看在他乃是皇帝的親子份上,至多也不過是讓他廢爲庶人,又或者是軟禁起來而已。

可現在呢……現在是真的是殺頭的大罪啊。

因爲驚懼,他渾身打着冷顫,隨即可憐巴巴地看着陳正泰,再沒有了天潢貴胄的驕橫,只是嚎啕大哭,咬牙切齒道:“我與吳明勢不兩立,不共戴天。師兄,你放心,你儘可放心,也請你轉告父皇,若是賊來了,我寧飲鴆而死,也斷不從賊。我……我……”

現在李泰只想將自己撇清關係,婁師德站在一旁,卻道:“越王殿下,事到如今,不是哭天搶地的時候,賊子轉瞬而至,唯有堅守此地才能活下來,死有何用?”

李泰頓時便不敢吱聲了。

這事態自是要命的事,陳正泰不敢怠慢,連忙叫來了蘇定方,而至於婁師德所帶來的差役,陳正泰暫時還是信不過婁師德的,只讓蘇定方將這些人收編,暫時爲輔兵,讓一批人在宅邸外圍,開始挖起溝塹,又吩咐一批人尋找這宅子防護上的漏洞,進行修補。

兩百多人在蘇定方的帶領之下,開始忙碌起來。

所有的糧倉全數打開,進行點檢,確保能夠堅持半個月。

一通忙碌,已是焦頭爛額。

此時,卻是有人來報:“那婁師德出宅去了,已兩個時辰不見蹤影。”

難道這傢伙……跑了?

又或者,決心去投了叛軍?

陳正泰頓時咬牙。

那李泰可憐巴巴的如影子一般跟在陳正泰身後,陳正泰到哪裡,他便跟在哪裡,隔三差五的只是問:“父皇在何處。”

陳正泰覺得這傢伙很討厭,很不耐煩的道:“你少在我面前囉嗦,再敢多嘴,我現在便將你殺了,到時便推脫到叛軍身上。”

這通威脅倒是還挺有效的,李泰一下子不敢吱聲了,他口裡只喃喃念着;“那有沒有鴆酒?我怕疼,等叛軍殺進來,我飲鴆酒自盡好了,上吊的樣子醜態百出,我畢竟是皇子。若是刀砍在身上,我會嚇着的。”

陳正泰自是懶得理他。

到了傍晚的時候,蘇定方急匆匆地奔了進來,道:“快來,快來看。”

陳正泰以爲那些叛賊已經到了。心裡不禁想,來得這樣快?

陳正泰便連忙出去,等出了大堂,直奔中門,卻發現中門已是大開,婁師德居然正帶着浩浩蕩蕩的隊伍進來。

這些人多爲婦孺,婁師德朝陳正泰行了個禮道:“下官見時間還算充裕,所以貿然前往縣城,帶了這些婦孺來。這些婦孺,多是下官賬下差役們的家眷,下官聽聞了叛軍要反,便立即差人讓他們在縣中治集合,差役們的家眷們在宅外,一旦叛軍拿住了他們,差役們便一定不願死守。現在這些家眷們帶了來,固然多了許多張口,但這樣,這些差役便已沒有退路了,只能與陳詹事同進退,今日要生則同生,要死則同死,好教他們絕無異心。”

陳正泰這才知道這傢伙,原來打着這個主意。

他不禁有點佩服婁師德起來,這傢伙行事不是一般的果斷啊,而且事兒想得足夠通透,若是換做他,估計一時也想不起來這些,而且他事先就有安排,可見他行事是如何的滴水不漏。

陳正泰道:“你爲何不早帶來?”

“當時下官並不知道鄧宅這裡糧食的情況,等清點了糧食,得知還算充裕,這才決心將家眷送來。”婁師德正色着,繼續道:“除此之外,下官的家眷也都帶來了,下官有妻妾三人,又有子女兩個,一個已十一歲,可以爲輔兵,另一個尚在襁褓之中。”

說着,他拎着一個十一歲的少年出來,這少年和他長得倒是酷似,像一個模子出來的。

陳正泰心裡想,若長得不像那纔怪了,那是人間慘劇啊。

陳正泰點頭道:“好,你帶一些差役,還有一些婦孺,將他們編爲輔兵,負責統計糧食,提供伙食,除此之外,還有搬運兵器,這宅中,你再帶人搜檢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用的東西。”

“喏。”

話說到了這個份上,其實陳正泰已經不在乎婁師德到底打什麼主意了,至少他知道,婁師德這一番操作,也明顯是做好了和鄧宅共存亡的準備了,至少暫時,這個人是可以信任的。

婁師德也沒有客氣,直接領命,不過他有一些遲疑,將陳正泰叫到了一邊,低聲道:“陳詹事,能否說一句實話,是否陛下根本不在此?”

已經到了這份上了,陳正泰倒沒有瞞他:“不錯,陛下確實不在此,他早已在回長安的路上了。”

婁師德聽到這裡,心道不知道是不是幸運,還好他做了對的選擇,陛下根本不在此,也就意味着這些叛賊就算襲了這裡,拿下了越王,謀反起來,根本不可能拿到皇帝的詔令!

恰恰相反,陛下回到了長安,得知了這裡的情況,無論叛賊有沒有拿下鄧宅,吳明這些人也是必死無疑了。

他居然眼裡通紅,道:“這樣便好,這樣便好,若如此,我也就可以安心了,我最擔心的,便是陛下當真淪落到賊子之手。”

陳正泰突然冷冷地看着他道:“從前你與吳明等人沆瀣一氣,盤剝百姓,哪裡有半分的忠義?到了現在,卻何故這個樣子?”

這個問題是陳正泰一直最爲不解的,現在倒是再也忍不住地問了出來,有些話說開了,才能彼此有互信的基礎。

婁師德聽到此處,卻是深深地凝視了陳正泰一眼。

他猶豫了片刻,突然道:“這世上誰沒有忠義之心呢?我是讀過書的人,莫說是我,便是那刺史吳明,難道就沒有懷有過忠義嗎?只是我非是陳詹事,卻是沒有選擇而已。陳詹事出身名門,固然曾有過家道中落,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哪裡曉得婁某這等寒門出身之人的境遇。”

“你可知道,我五六歲便讀書,七歲便學騎射,日夜沒有停止過,我不是一個絕頂聰明的人,也沒有什麼天分,今日僥倖有一些文武技藝,都是憑藉嚴寒酷暑也不敢耽誤學業的勤奮而已。我爲了讀書,一日只睡三個時辰,我爲了學騎射,弄得小小年紀便傷痕累累,身上沒有一塊好的皮肉。”

“你以爲,我學這些是爲了什麼?我實不相瞞,其一是因爲父母對我有殷切的期盼,爲了教我騎射和讀書,他們寧可自己節衣縮食,也從沒有怨言。而我婁師德,難道能讓他們失望嗎?這既是報答父母之恩,也是大丈夫自該振興自己的門楣,如若不然,活在世上又有什麼用?”

深吸一口氣,婁師德的神色對陳正泰少了幾分恭敬,而多了一些悲憤,口裡則是繼續道:“可是我努力十數年,也未必有你陳詹事的幸運,你生下來便可做官,便有僕從,哪怕不必讀書,也可富貴一世。可我婁師德呢?我縱是學了文武藝又能如何?到了長安,想要投考,卻發現空有學問,若無人舉薦自己,便連科舉都無門!”

“我堂堂七尺之軀,大好的男兒,只爲了得到高門的舉薦,卻需阿諛奉承,向那不學無術的高門子弟們卑躬屈膝,去迎合他們的喜好。哪怕是一個草包,我若是稍有得罪,那麼自此之後,天下再無我婁師德立錐之地,從此銷聲匿跡,一切的努力都化爲烏有。”

說到這裡,婁師德突然眼眶紅了,似乎是說到心底最觸動的地方,帶着不甘道:“貴賤之別,猶如跨越不過的鴻溝啊,你們輕而易舉的事,我卻需費盡無窮的精力,花費十倍的努力,這纔有能夠參與科舉的機會,可這……又如何?我高中進士,被人稱之爲學識淵博,我潛心做事,爲人所稱道。可是那些沒有中進士的人,卻可以輕而易舉地獲得清貴的顯職,他們可以留在長安,而我……卻不過是個小小的江都縣尉,無人問津!”

“我就想問陳詹事,這憑什麼呢?是我學問不夠好嘛?是我沒有勇氣嗎?難道又是我不如別人忠義嗎?難道我還不夠自我作踐自己嗎?不!這是因爲我婁師德出身微寒,生在寒門之家,那麼,就永遠不會有出頭之日。”

“可我不甘心哪。我若是甘心,怎麼對得起我的父母,我若是認命,又怎麼對得起自己平生所學?我需比你們更懂得忍耐,我區區一個縣尉,難道不該巴結刺史?越王殿下好大喜功,難道我不該投其所好?我若是不隨波逐流,我便連縣尉也不可得,我若是還自視甚高,不肯去做那違心之事,世上哪裡會有什麼婁師德?我豈不希望自己成爲御史,每日指摘別人的過失,獲得人們的美譽,名留青史?我又何嘗不希望,可以因爲正直,而獲得被人的青睞,清清白白的活在這世上呢?”

“他們將我丟進爛泥裡,我渾身污濁,滿是污跡,他們卻又還指望我能清白,要守身如玉,做那清正的君子,不,我不是君子,我也永遠做不得君子。我之所願,便是在這爛泥裡,立不世功,而後從污泥裡爬出來,從此之後,我的兒孫們得了我的蔭庇,也可以和陳詹事一樣,生來就可清清白白,我已黑啦,無所謂別人如何看待,但求能一展平生所長即可。所以……”

他死死的盯着陳正泰,正色道:“在這裡,我抱着必死之心,與陳詹事共存亡,這宅中上下的人若是死絕,我婁師德也絕不肯後退一步。他們縱殺我的妻妾和兒女,我也絕不苟且從賊,今日,我清白一次。”

………………

六千字大章送到,還了一千字,開心,還有欠一萬九千字。我能求個月票嗎?

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
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