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

崔巖聽的渾身顫抖。

實際上,這朝中不少和崔氏有關係的人,此時也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這些話,崔巖是極有可能說的,畢竟……崔氏子弟,私下裡和人說一些這東西,其實並不算什麼。崔家不少的子弟都是如此。

一般情況,就算說出去,也沒有人會將這些東西擺到檯面上來。

畢竟沒有人敢得罪崔家,即便皇帝私下裡聽到了,也不能拿崔家人怎麼樣。

可問題嚴重就嚴重在,這個張文豔將這些事擺在了檯面上了,還在這麼衆目睽睽的大殿上。

這就造成了兩個可怕的後果,一方面,崔家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另一方面,皇帝即便私下裡聽了,考慮到影響和後果,也只能當做沒有聽見,可一旦擺到了檯面,陛下還能充耳不聞,當做沒有聽見嗎?

皇族難道不要面子的?

李世民的面上,已是殺機騰騰,一雙虎目,死死的盯着崔巖。

崔巖已是徹底的慌了,此時的情況完全脫離了他的預想,這張文豔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好像是一把匕首,直刺他的心臟,處處中的都是要害。

此時,他煞白着臉,唯恐自己被千刀萬剮一般,立即大叫道:“你……胡說。”

張文豔此刻身軀瑟瑟,心頭也是惶恐,可此時,似乎已經橫了心,當初若不是因爲你崔巖,老夫何至於到這個地步?到了現在,還想斷臂求生嗎?

你把老夫坑害得如此慘,那你也別想好過!

張文豔陰冷的看着崔巖,而後發出了可怖的冷笑:“我胡說嗎?你對我說了什麼ꓹ 你自己心知肚明!你在揚州乾的好事,又誰人不知呢?還有你所用的器物ꓹ 無一不是天下最上等的,還曾和我吹噓,說你所用的茶盞ꓹ 乃是隋時宮廷之物,你的那個瓶兒ꓹ 又是什麼貢品。對別人求而不得的東西,而對你而言ꓹ 都如探囊取物。還有ꓹ 你爲了栽贓陷害,在揚州勾結了多少人!你以爲自己做事隱秘,別人便不知道了?其實老夫都看在眼裡了,只是當初你我同流合污,我求之不得罷了。你這等大世家子,做事哪裡有什麼頭緒,不過是平日裡被人捧着ꓹ 沒有人揭穿你而已,你真以爲老夫是糊塗的?”

崔巖已是嚇得臉色蠟黃ꓹ 連忙朝李世民磕頭如搗蒜ꓹ 口裡驚慌地道着:“陛下ꓹ 不要輕信這小人之言ꓹ 臣……臣……”

李世民一雙眼睛毫無溫度地看着他,慢悠悠的迴應道:“這樣說來ꓹ 朕不該信他這小人之言ꓹ 卻該信你這小人之言了?”

此言一出ꓹ 便徹底的給崔巖定了性!

崔巖打了個激靈,連忙要解釋。

李世民目光如炬ꓹ 此時……意有不平。

如崔巖這樣的人,大唐應當不少吧,至少……他碰巧遇到的是婁師德而已,這是他的不幸,可是幸運的人,卻有多少呢?

李世民道:“原來這天下,乃是崔家的?”

他慢悠悠的將這話道出來。

頓時……

文武之中,已有十數人突然拜倒在地,戰戰兢兢地道:“陛下……崔巖無狀,萬死之罪,臣等絕不敢有此念,若有此念,天厭之!”

說罷,只顧着磕頭。

這裡頭,不但有來自於清河崔氏的子弟,也有幾個博陵崔氏的人!

這博陵崔氏也算是撞了鬼了,本來這崔家大宗和小宗都已經分家了,彼此之間雖有親緣,也會守望相助,可畢竟大家其實也只不過是百年前的一家罷了,此時也忙不迭的請罪。

崔巖已答不上來了:“這……這是張文豔他……”

李世民則道:“張文豔故意冤枉你嗎?張文豔故意冤枉了你,陳正泰也故意冤枉了你?”

“臣……”崔巖已預感到不妙了,黃豆般的大汗,已是自額上冒了出來。

李世民怒氣衝衝的繼續道:“爾厚顏無恥,栽贓大臣,誣告人謀反,可知是什麼罪?”

崔巖惶恐的趴在地上,一時不敢說話。

“陛下。”陳正泰站了出來。

李世民看向陳正泰。

其實陳正泰今日幾乎沒說什麼話,畢竟耍嘴皮並不是陳正泰所擅長的事。

只是在這個節骨眼上,陳正泰卻是徐徐而出,突然道:“古人云:當你發現屋子裡有一隻蟑螂時,那麼這屋子裡,便有一千隻蟑螂了。”

李世民覺得這話頗有道理,點頭,只是覺得有些奇怪:“哪個古人說的?”

陳正泰咳嗽,忙道:“此乃兒臣列祖列宗們說的,他們已經作古了。當然,這不是重點。眼下這崔巖,誣告他人,理應反坐,不過在兒臣看來,這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此人罪大惡極,一定還有許多的罪責,陛下怎麼可以不聞不問呢?兒臣建議,立即徹查此人,一定要將他查個底朝天,而後再昭告天下,明正典刑。至於這張文豔,也是同理。”

李世民聽了,不斷點頭,覺得有道理。

只是那些崔氏的大臣,卻是個個面露驚恐之色。

現在,他們巴不得李世民立即將崔巖砍了,一了百了,反正這崔巖是沒得救了。

可若是繼續在這崔巖身上深挖,去查此人其他的事,那麼天知道最後會查出點什麼來。

而陳正泰繼續道:“只是兒臣有些擔心。”

“擔心什麼?”李世民奇怪的看着陳正泰。

陳正泰道:“兒臣所擔心的是,這崔巖在揚州的時候,膽大妄爲,如此栽贓陷害,可因爲他是崔家的子弟,於是便連揚州按察使,以及揚州的縣令人等,無不附和他,甘願包庇和與他同流合污!可見崔巖此人,不知有多少人暗中維護。要審這樣的人,怎麼可以隨意讓大理寺和刑部來呢?兒臣只怕,這大理寺和刑部裡也有他的同黨,所以兒臣建議,理應讓太子殿下親自出面,詹事府上下來親審,定要追查到底,給婁師德,以及天下人一個交代。”

太子來審……

這和你陳正泰來審有什麼分別?

這顯然是想把人往死裡整啊。

可陳正泰就是這般,方纔默然無聲,一旦找到了時機,便絕不再客氣了。

崔巖已是兩眼一黑,身子搖搖欲墜。

其他一些姓崔的,也不禁惶恐到了極點,他們想要反對,只是此時站出來,難免會讓人覺得他們有什麼嫌疑,想讓其他人幫自己說話,可這些以往的故舊,也深知事態嚴重,個個都不敢貿然開口。

李世民則是點頭道:“卿家所言有理,就這樣辦吧。”

“來人,將這二人拿下,關押詹事府!”

崔巖驚醒了,口裡大叫起來:“臣冤枉,臣冤枉……”

“呸!”那張文豔卻是一口吐沫吐在了崔巖的面上。

他既驚又怒,深知自己罪孽深重,單憑一個誣告,就足以要他的命了,事到如今,死亡就在眼前,這個時候,他心裡卻是恨透了崔巖,大笑着道:“崔巖,你這小兒,老夫怎麼就壞在你的手裡!哈哈……姓崔的,你們的許多事,我也略有耳聞,等到了詹事府裡,我一併去說吧。罷罷罷,我反正是沒法活了,索性多拉幾個陪葬也是好的。”

二人很快被拖了下去。

羣臣悚然,衆人鴉雀無聲,可心底卻都在打鼓。

但凡和崔家有牽涉的大臣,此時內心深處,都不免開始檢視自己平日裡和崔家到底有什麼過密的交情,是否有被翻舊賬的可能。

李世民氣消了,他的目光,卻落在了張千手上的奏報上頭。

他這時候倒是想到了更重要的事情。

“取那奏報來朕看看。”

張千不敢怠慢,連忙將奏報呈送上去。

李世民打開,低頭,目不轉睛的看了起來。

裡頭大致的奏報了水師如何殲滅百濟水師,如何大勝,又如何決定乘勝追擊,勢如破竹的拿下百濟王城,如何俘獲了百濟王。

李世民看得可謂是心潮澎湃,這在李世民看來,這一次海戰的大勝,以及拿下了百濟,和霍去病橫掃大漠沒有任何的區別。

用最少的兵力,得到了最大的戰果。

表面上,只是一場海戰,一次奇襲,可只有對戰爭有過深刻理解的李世民,方纔知道,在這背後,需要主帥擁有多麼大的勇氣和魄力,以少勝多,或者是奇襲,都只是戰術上的問題,一個將帥對於戰略的敏感度,能否抓住戰機,又能否當機立斷,在此戰之中,將婁師德的能力,展現得淋漓盡致。

李世民一面看着奏疏,一面毫不吝嗇地感慨道:“此真丈夫也。”

這話,顯然是誇獎婁師德的。

李世民道:“朕原以爲,婁師德不過是治世之才,哪裡曉得此人竟是文武兼備,實是難得的人才啊。”

“陛下……”房玄齡倒是心裡有一些疑問:“只區區十數艘艦船,如何能破百濟水師呢?百濟人擅海戰,如此輕易被擊敗……這是不是有些說不通?”

這倒不是房玄齡對婁師德有什麼意見,而是在房玄齡看來,這裡頭有太多離奇的地方。

房玄齡如此一說,李世民倒也也不禁有幾分狐疑起來,他想了想道:“這婁師德,何時可以到長安?”

張千猶豫了片刻,便道:“奏報上說,婁師德當夜便啓程,披星戴月的趕路,他急於來長安,而武清縣送出的快報,可能會比婁師德快一些,因此奴以爲,快的話,也就這一兩日的時間,若是慢……至多也就三四日可抵達。”

李世民點點頭道:“朕倒是真想見一見此人,聽聽他有什麼高見。”

羣臣此時緩過勁來,不少人也生出好奇心。婁師德……此人出自哪一個門第,怎麼沒怎麼聽說過?看來也不是什麼特別有郡望的出身,此前陳正泰讓他在揚州做刺史,倒是讓人關注了一小陣子,不過關注的並不夠,倒是現在,不少人回過了味道來,覺得應當好好的打聽一下了。

卻在此時,外頭有小宦官匆匆進來道:“陛下,有快馬來,說是婁師德已要入城了。監門衛查到了一人,發現此人乃是叛逆……因而……”

來了?

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不過細細想來,武清縣的快報幾乎和婁師德同時出發的,那麼差不多時間抵達,也可以接受,這就意味着,婁師德理應在這半途之中,一刻也沒有歇息。

李世民正色道:“立即將人請來,不……太子、陳卿家。”

李承乾和陳正泰忙是出班:“兒臣在。”

李世民道:“你二人親自去請,讓監門衛不要爲難他,朕在此靜候。”

李承乾和陳正泰自是乖乖應了,隨即匆忙出宮。

這李承乾在殿中的時候,低眉順眼的,現如今出了宮,好像一下子可以呼吸新鮮空氣了,頓時活躍起來:“哈哈,這婁師德倒是厲害,孤總聽你說起此人,平日也沒放在心上,現在方知,這是我大唐的霍去病啊。”

陳正泰咳嗽一聲,不冷不熱的冒出了一句:“霍去病死的早。”

李承乾嘆了口氣,有點無語地道:“你這人,怎麼說話這般晦氣。”

陳正泰反脣相譏:“可是這分明是太子殿下先晦氣的。”

李承乾最終得出一個結論:“孤思來想去,好像是方纔父皇說霍去病的,可見……最先晦氣的乃是父皇。”

陳正泰也不爭辯了,至少二人達成了共識,二人登車,隨即趕至監門衛。

婁師德此時,已被監門衛的禁衛軟禁了起來,畢竟這婁師德乃是疑似的叛賊,這樣的人,怎麼容許他輕易出入長安?

現在只能通報,而後等待宮中得旨意罷了。

只是他們萬萬料不到,等到的卻是兩位大人物,太子和駙馬陳正泰二人竟親自來了。

一時之間,這監門衛上下,竟是雞飛狗跳,當值的校尉匆匆出來迎候。

李承乾大聲嚷嚷道:“婁師德呢,婁師德何在?”

校尉忙道:“在裡頭……”

李承乾怒道:“沒有傷了我大唐的功臣吧,若是少了一根毫毛,本宮便將你身上的毛一根根的拔下來。”

那校尉打了個寒顫。

…………

還有。

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
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