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

李世民低頭,看着一樁樁,一件件的口述。

這些口述,涉及到了四十餘人,記錄的十分的詳細。

這顯然就是陳家人的手筆。

李世民隨即擡頭,死死的看着衆御史。

等他的目光落在劉九的身上時,李世民的臉色稍稍緩和,接着道:“一場旱災,牽涉到了不知多少人的性命,此等慘景,朕聽了便都覺得可怖,可是劉舟這樣的人,身爲觀察使,竟可以充耳不聞,視而不見,卻只向朝廷報喜。是誰,讓這種人做了觀察使?又是什麼人,只顧着對他吹捧,而對他的過失,視若無睹呢?”

說到這裡,李世民咬牙,一臉痛恨的看着溫彥博,繼續道:“溫卿家,身爲御史大夫,本該是彈劾百官,追究百官的過失,可是……劉舟這樣的人,明明是傷天害理,可是……在御史臺那裡卻是一個好官。朕想知道,天下還有多少個劉舟?”

溫彥博身軀一震,此時心裡已大爲惶恐,忙道:“臣……萬死之罪。”

“那你便去死好了。”李世民突的咆哮一聲。

溫彥博:“……”

溫彥博心裡冒出一股難以言喻的驚懼,他本以爲,自己只要老實認個罪,陛下固然大怒,可一定不會重責,可哪裡知道……這一句那你去死好了,直接讓他頭暈目眩起來。

他驚恐地忙道:“陛下……臣……這些年來,爲陛下分憂,雖是老眼昏花,卻也算是盡忠職守,御史臺在劉舟一事上ꓹ 確實可能有怠惰之嫌,只是……”

李世民冷冷看着他ꓹ 毫不客氣地道:“卿若不死,那麼……朕如何對得起這千千萬萬個劉九這樣的人?他全家老小,已都死絕了ꓹ 千千萬萬人的性命,換來的ꓹ 只是你輕描淡寫的一句怠惰之嫌嗎?倘若御史臺能夠盡忠職守,真正做到監察百官ꓹ 又如何會有劉舟這樣的人心安理得的殘民、害民?你若不死ꓹ 那千千萬萬餓死的百姓,他們在天有靈,如何瞑目?而那些苟且偷生,僥倖活下來的人,見此前例,誰還敢相信朕的命官,誰還敢相信朝廷?誰……還敢相信朕?朕今日若不取你的頭ꓹ 天下就一日也無法安寧。卿乃功臣這沒有錯,卿甚至可以爲之辯解ꓹ 說似你這樣怠惰的大臣ꓹ 絕非你溫彥博一人ꓹ 朕不誅他們ꓹ 獨獨要誅你,你定是不能心悅誠服。可朕告訴你ꓹ 朕便是要拿你來做這表率ꓹ 要告訴全天下人ꓹ 這樣的事,決不可再發生ꓹ 劉九這樣的慘景,也再不能有人重蹈覆轍!”

溫彥博本以爲最壞的結果,不過是受到皇帝申飭罷了,這是有慣例的,畢竟他是御史大夫,位高權重。犯事的乃是劉舟,甚至可能追究到當時上書稱讚劉舟的御史頭上,怎麼也不該是他做最倒黴的那個。

可是……哪裡想到,事情竟這樣嚴重。

溫彥博臉色白了,急道:“陛下,臣……臣罪不至此。”

“這些話。”李世民冷着臉,若寒霜一般,對他的話一點也不爲所動,道:“你留着去和劉九的父母、妻子、兒女們去說吧。傳旨,御史大夫溫彥博,竊據高位,尸位素餐,拿下,嚴懲不貸,明正典刑。至於馬英初人等,實爲脅從,罷黜他們的官職,也令大理寺與刑部嚴辦。那劉舟…一併拿下吧。現在死了這樣多的人,名爲旱災,實爲人禍也,若朕不給百姓們一個交代,便是欺天虐民。”

溫彥博臉色慘然,他張口還想爲自己辯解,只是可惜……卻已經沒有給他任何開口的機會了。

馬英初也萬萬料不到,自己原是爲了報館的事,現如今,竟是牽涉到了死罪,此時慌張不安的道:“陛下饒命哪。”

李世民對他們理也不理,卻是瞥了一眼其他御史,聲調清冷地道:“御史臺想要監看報館,這也不是不可以……”

羣臣都覺得陛下的處置過於嚴厲了,可此時,誰也不敢吱聲。

可誰曾想,陛下居然突然提出了御史臺監察報館的問題,不少人不禁豎起了耳朵,心裡嘀咕,方纔爲了這個事,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可現在……難道陛下回心轉意了嗎?

李世民卻是慢吞吞的繼續道:“要監察,不成問題。只是……監察可以,可權責也要分清,若是有什麼疏失,這將來的御史大夫與相關的御史,也如今日這般嚴懲不怠。御史臺的諸卿們以爲如何呢?”

“……”

本來御史搶這報館,本意是想要擴展權力,可如今權力看不着,卻要揹負巨大的責任,每日還得提心吊膽,這換做是誰,誰受得了啊?

於是忙有御史戰戰兢兢的道:“陛下,臣以爲,御史臺對報館的運作並不清晰,此時監察報館,只恐好心辦了壞事,懇請陛下,收回成命。”

又有人道:“是,是,請陛下收回成命。”

李世民一臉輕蔑的看了他們一眼,此時的心情,只怕已糟糕到了極點,他忍不住道:“既這是御史臺不願監察,那麼……就此作罷吧,諸卿還有什麼可說的?”

見衆人默然,李世民冷着臉拂袖道:“罷朝。”

………………

那劉九,被人請到了一處偏殿。

他想起了舊事,痛哭了一場,又想到朝廷即將追查當初旱災的涉事諸官,頗有幾分沉冤得雪的感覺。

於是,又哭又笑。

等他的情緒好不容易緩了過來,外頭有宦官道:“陛下駕到。”

卻見李世民闊步進來,陳正泰尾隨其後。

李世民坐下,劉九忙不迭的行禮,李世民看了他一眼,頗爲觸動的道:“劉卿就不必多禮啦,朕說來慚愧,眼下也只能亡羊補牢,其實爲時晚矣,人死不能復生……”

劉九便哽咽道:“陛下能爲陝州死去的百姓伸冤,已是聖明無比了。”

李世民頷首,隨即道:“你到了二皮溝之後,處境如何?”

劉九擡頭,看了一眼李世民,又看看陳正泰,道:“俺在二皮溝,起初是舉目無親,好在陳家這裡,招徠流民做工,因而終於可以餬口,勉強在二皮溝立了足。此後跟人學了一些冶鐵的技藝,工錢增加了不少,現在一月下來,已有五貫錢了,冶鐵作坊裡,還提供了吃住,現在草民帶着幾個徒工,每日上工,吃用完全足夠了,還攢下了一筆錢財,當初的時候,我與幾個侄兒失散了,所以現在一直在拜託某些當初倖存的同鄉尋找他們的下落,就在上月,方知一個侄兒流落去了關外,已託人修了書去,倘若這侄兒當真還活着,我們劉家,也算是有了後。我老啦,經此大難,沒別的盼頭了,只求能和至親團聚,這輩子在二皮溝,哪怕是給陳家當牛做馬,也沒什麼遺憾了。”

李世民聽到這裡,不禁感觸地道:“哎,你現在既已經重新成家立業,朕也就欣慰了,去吧,你放心,陝州之事,今日纔是個開始,所有牽涉其中的人,朕一個都不會放過。”

劉九自是感激不盡,連忙倒地要拜下。

李世民居然站起身,側身避讓,動容地道:“朕已極慚愧了,就不當你的大禮了,你作個揖即可。”

劉九眼裡噙淚,隨即便朝李世民作揖,而後又朝陳正泰深深作揖,方纔巍顫顫的由宦官攙扶去了。

等這劉九一走,李世民端坐在側殿中,神情恍惚,良久,才意識到陳正泰還在側,不由道:“朕真是萬萬想不到,朕的這些大臣,居然糊塗至此啊,就說那個劉舟,也算是飽讀詩書之人,素有清名,可哪裡想到……此人不過是個草包,可就這麼一個草包,釀成了多少的慘劇,可偏又是這樣的人,能獲得滿朝的交口稱讚,竟沒有人能識破他的愚蠢。”

陳正泰想了想道:“陛下,其實說穿了,無非就是……大唐選拔的人才,只講所謂的詩書,因而人人以詩書爲貴,許多人都提倡清談,可這樣的人,如何治民呢?若是太平時還好,一旦遭遇了動盪,勢必如朽木一般,不堪爲用。”

李世民看着陳正泰的臉道:“朕看你話裡有話?”

陳正泰隨即便道:“說起來,兒臣在從前的時候,其實和這劉舟,也沒有什麼分別。自幼生在大宅之中,與那些黎民百姓隔絕在高牆之內,兒臣從不知百姓的疾苦,總以爲自己生來便是高貴。當初也讀書,可讀了書,雖都是聖賢之道,可紙上得來的東西,有什麼用呢?大臣們其實也和兒臣沒有多大的區別,他們所思所想,和兒臣當初的時候,如出一轍,用只善於清談的大臣去治民,同時又用善於清談的大臣去監督,這樣的大臣……怎麼可以用呢?”

李世民聽到此處,皺了皺眉,心裡不免焦灼,嘆了口氣道:“是啊,這纔是問題的關鍵。若是這一條不改,朕求大治,不過是緣木求魚而已。”

說着,他起身,揹着手,在這偏殿裡走了幾步,似是想到什麼,突的道:“張千,取朕的筆墨來。”

張千見李世民心事重重,哪裡敢怠慢,自是連忙去把東西準備好。

李世民提着筆,似乎早有腹稿,倒是沒一會,便手書了一篇文章。

張千在旁小心翼翼的偷看,只是看了之後,猛地嚇了一跳,忙道:“陛下,這……這……這文章……是不是太過了。”

李世民只冷冷道:“不過正,不能矯枉!”

隨即目光落在陳正泰的身上,道:“正泰,你將這文章送去新聞報吧,明日要刊載出來。”

李世民說着,又嘆了口氣,才又道:“這朝中,不能這樣下去了,朕不知道大學堂的那些人是否和劉舟這些人一樣,都是一羣眼高手低之徒,可是……朝中必須得補充一批新官,如若不然,繼續沿用劉舟這樣的人,大唐的基業,又能維持多久呢?馬上就要會試了,天下的舉人,都已齊聚在了長安,朕希望大學堂的舉人,能多幾人中第,不要讓朕失望了。”

陳正泰道:“喏。”

於是陳正泰取了文章,匆匆拜別出宮。

這個時候,李世民心情不好,還是老實辦事,少觸黴頭的好。

…………

次日一早,第三期的新聞報已印刷至了兩萬份!

這已是現下印刷作坊的極限了,雖然還在拼命的擴充產能,可是新招募的匠人還需培訓,新的印刷機器和銅字也需雕刻,所以加大印刷的數量,還需一些時間。

可是接到的訂單,卻已超過了七萬。

這是一個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數字。

不只是第三期的訂單量驚人,甚至第一期和第二期,現在依舊還有大量的訂單。

最新的新聞,固然被人所追捧,可不少商賈,卻看中了往期的新聞,畢竟有些地方,只求得到消息,而不求最新的消息,已經有商賈開始起心動念,打算販賣報紙,到天下其他州府去了。當然,往期的報紙往往價格便宜一些,只需一半的價格即可買到。

只是這第三期的報紙數量,還是遠遠超出了陳愛芝的預料之外。

一經發出之後,頓時風靡了長安,開售之前,訂單已有七萬份,到了開售之後,訂單竟已至十數萬之多。

也就是說,有人得了報紙中的消息,卻還是希望能夠買一份回去。

這其中的緣故就在於,當日的頭版裡,又是一份皇帝的親筆文章,這文章所寫的,乃是關於陝州大旱之事,陝州之事得前因後果,以及引發的災難,當地州官的責任,以及御史臺的怠惰,甚至三省六部的疏忽,宮中此前對此的充耳不聞,統統抖了出來。

而到了最後,便是嚴令各州,定要以這劉舟爲戒。

這篇文章,更多像是一篇敘事文。

可是因爲是天子親書,再加上裡頭又有了一層李世民的反省,這對於尋常百姓而言,是前所未見的。

正因如此……人們才瘋狂求購,就想親眼看看,甚至還有人希望收藏起來。

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
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