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

其實突利可汗到了這個份上,已是一心尋死了。

堂堂白狼族的純正後裔,突厥部的大汗,混到了今日這樣的地步,憑良心說,真和死了沒有任何的分別。

現在這漢兒天子坐在高頭大馬上,居高臨下的看着自己,目中帶着戲謔,而自己呢,卻是蓬頭垢面,受盡了羞辱。

當然,一時的羞辱不算什麼。

突利可汗不是沒有受過侮辱。

可問題就在於,此時,他心裡深知,突厥部完了,徹底的完蛋了。

所有的精兵統統損傷殆盡,那些活下來的勇士,現在或已逃之夭夭,或是倒在地上呻吟,又或者……拜倒在地,哀嚎着求饒。

就算還有不少人活着,現在卻都已成了斷脊之犬,再沒有了絲毫戰鬥的勇氣。

這樣的部族,還有在草原中生存的意義嗎?

李世民大喝之後,冷笑道:“當初你走投無路,投靠大唐,朕敕你官職,依舊寬恕了突厥部從前的過失,令你們可以與我大唐和平共處。可你卻是言而無信,帶着人竟想襲朕的御駕,狼心狗肺,竟至於此。事到如今,竟還敢口稱什麼成王敗寇。朕告訴你,王便是王,寇便是寇,爾一日爲賊,終身是賊,亂臣賊子,如今已至這樣的地步,還敢在此狺狺狂吠,豈不可笑嗎?”

突利可汗狼狽不堪,他想張口反駁,可話到嘴邊,卻突然被一種無窮的恐懼所瀰漫。

他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面對着李世民,這個人好像有一種說不出的威嚴,以至自己在他面前,竟如螻蟻一般。

他極努力,才鼓起勇氣道:“既如此,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你先降後反,今日到了朕面前,還想活嗎?”李世民冷笑地看着他,面帶着說不清的嘲弄。

其實這時候,李世民已是疲乏到了極點,此時他擡眼看去,這一望無際的草原上,到處都是人,只是……這對於李世民而言,似乎又回到了自己曾經熟悉的感覺,每一次擊敗一個對手時,也是如此。

與此同時,卻有人騎馬而來,正是陳正泰!

陳正泰人還未到,聲音卻已到了:“兒臣救駕來遲,萬死之罪。”

救駕……

李世民不免覺得好笑。

不過看他神色匆匆的樣子,卻也笑不出來了。

自己是皇帝,突然帶着兵馬衝鋒,只怕陳正泰已是嚇得面如土色了吧。

陳正泰畢竟不是武人,這個時候心急如焚的跑過來,也足見他的忠孝之心了。

當然,有些時候,是不需去計較細節的。

李世民臉色稍有緩和,道:“你來的正好,你來看看,此人可相熟嗎?”

陳正泰卻是看都不看突利可汗一眼,就正色道:“兒臣不認識他。”

突利可汗:“……”

“嗯?”李世民一臉狐疑地道:“是嗎?”

陳正泰正色道:“陛下,兒臣從前倒是認得此人,乃是因爲他是歸義王,可從此人起心動念着想要謀反開始,在兒臣心裡,兒臣便再認不得此人了,從那時起,兒臣便已與他恩斷義絕,又如何會認得這亂臣賊子?”

這話聽着有些擡槓的意思。

可李世民竟覺得心裡頗爲舒坦,他頷首微笑道:“此言也有道理。”

突利可汗萬念俱焚,此時卻是啞口無言。

李世民而後道:“那麼你看,此人當如何處置?”

陳正泰毫不猶豫道:“殺之。”

見李世民依舊凝視着自己,陳正泰道:“只是要誅殺之前,卻需問問,爲何他們能來此,又如何知道,陛下會出關?這本是極機密的事,若是不詢問出來,只怕陛下和兒臣盡都寢食難安。”

李世民頷首,此時他心裡也滿是疑竇。

щщщ▪ ttκan▪ ¢O

自己出宮,是極機密的事,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當然,陛下走失,宮裡是可以傳遞出訊息的,可問題就在於,宮中的消息難道這樣快?

這樣說來,就說明早有人在宮中安插了眼線,而且此人一定是皇帝的近侍。

還不只如此,若只憑這個,如何預測出皇帝的行走路線,又如何會知道,皇帝坐着這馬車,能在幾日之間,抵達宣武站?

那麼至少這個人,對於二皮溝,還有新軌,是瞭解得十分透徹的,可一般的士大夫,某種意義而言,他們大多對二皮溝往往內心裡帶着反感。至於新軌,他們是不屑也沒有意願去了解這種新事物。

而這些,還只是冰山一角。譬如,得到準確消息之後,如何傳書,如何確保訊息能夠有效的送到突利汗手裡。

甚至……他怎麼樣才能讓突利可汗對於這個讓人無法置信的消息深信不疑,只需在自己的書信裡報下落款,就可讓人相信,眼前這個人的話是值得信賴的,以至於信任到敢於直接起兵反叛,冒着天大的風險來火中取栗。

以上種種,其實每一樣,都很難做到,就單純說信任的事,突利可汗久在草原,是絕不可能在關內有什麼至交的,在交情不夠深厚的情況之下,作爲突厥部的首領,怎麼可能對一個人有如此的信任呢?

李世民目光帶着凌厲,如刀鋒一般掃過突厥可汗一眼。

“說說看吧,這是你乞你族人活命的唯一機會了。”李世民語氣平靜,不過這露骨的威脅之意,卻很足。

突利可汗其實早已心如死灰。

可他很清楚,現在自己和族人的所有人性命都握在眼前這個男人手裡,自己是反覆的反叛,是絕不可能活下來的,可自己的妻兒老小,還有那些族人呢?

他心裡悲涼,良久,卻悲痛的道:“是有一封書信。”

“書信何在?”

“已毀了。”突利可汗咬牙道。

“爲何毀去?”

“這是舊俗。”

“舊俗?”

“對,自啓明可汗開始,就有這樣的手段,關內有一個人,他們和突厥部的關係深厚,人們都叫他青竹先生,起初……他送了一些消息來,啓明可汗並沒有當一回事,可是很快,他發現……之後所發生的事,印證了這書信的內容。直到後來,還有這樣的書信來時,啓明可汗便再不敢等閒視之了,他按着書信中的內容去做,往往能提前探知到關內的虛實,而且次次都能成功,獲得巨利,自此之後,歷代突厥可汗都對這個人深信不疑……”

李世民頷首,他似乎能感覺到,這個人的手段高明之處了。

任何人傳達書信,一定是想立即謀取到好處,畢竟這樣的人出賣的乃是至關重要的訊息,如此重要的消息,怎麼可能沒有好處呢?

可這個人很有耐心,他一次次傳達這樣的訊息,卻不和突厥人聯絡,幾次之後,突厥人突然察覺到這訊息的重要,於是漸漸開始對此深信不疑,方纔會對他抱有巨大的信任。

想來,對於草原中其他各部,包括了高句麗人,也大抵都是如此的吧。

可是想要建立這樣的信任,就必須得有足夠的耐心,而且要做好前頭一些關鍵信息,毫無收益的準備,此人的忍耐力,一定驚人的很。

李世民隨即道:“那麼此後呢,此後你們如何合謀,如何得利?”

突利可汗倒是沒有隱瞞,老實地道:“這個很容易,有了這個書信來,歷代突厥汗,往往不會四處宣揚出去,畢竟……此人提供的信息都十分關鍵,一旦傳出去,一方面是害怕失去這個訊息傳達的渠道。另一方面,也是害怕這消息被其他人聽了去。因而,只會是一些近臣們知悉,而後做出決策,從中爲部族牟取好處。”

他頓了頓,又繼續道:“因而,這些書信,對於所有人而言,都是心照不宣的事。而至於牟取好處,是因爲到了後來,還有書信來,說是到了某時、某地,會有一批關中運來的財貨,這些財貨價值多少,又需要咱們突厥部,預備他們所需的寶貨。當然……這些交易,往往都是小頭,真正的巨利,還是他們提供訊息,令我們抓住關中邊鎮的虛實,深入邊鎮,進行劫掠,此後,我們會留下一些財貨,藏在約定好的地方,等退走的時候,他們自會取走。”

李世民聽到這裡,更覺得疑竇叢生,因爲他突然意識到,這突利可汗的話若是沒有假的話,雙方只憑藉着書信來溝通,彼此之間,根本就不曾謀面。

在雙方沒有謀面的情況之下,依照着這個人令突厥人生出來的信任感,這個人一步步的進行佈置,最終通過彼此不必面見的形式,來完成一次次骯髒的交易。

李世民皺着眉頭道:“你不知此人是誰?”

“不知。”突利可汗萬念俱焚道:“實在是不知,迄今爲止,我都不知此人到底是誰。”

李世民冷笑道:“書信之中,可有什麼印記?否則,如何確定書信的虛實?”

突利可汗道:“他自稱自己是青竹先生,其他的……便再沒有了。”

李世民心裡越想,越是煩躁,這個人……到底是誰?

“該說的,我已說了,若是不信……”

“朕信!”李世民坐在馬上,臉色陰沉無比,而後淡淡的朝薛仁貴使了個眼色。

他喜歡這個人年輕人,這個年輕人莽撞,可用另一層意思來說,就是有衝勁。

可這個眼神之後,薛仁貴還愣愣的在發呆,以至於坐在馬上的李世民頗有幾分尷尬。

是人都有缺點,比如……這個小傢伙,似乎還太年輕了,年輕到,無法領會自己的深意。

倒是一旁的陳正泰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恨不得要踹薛仁貴的屁股,卻故意踩了一下薛仁貴的腳。

薛仁貴吃痛,叫了一聲:”大兄,你幹啥?”

陳正泰覺得這個傢伙,已是無可救藥了,無語了老半天,才捋順了自己的心情,咳嗽道:“宰了這傢伙吧,還留着幹啥?”

薛仁貴噢了一聲,這才恍然大悟的樣子。

李世民亦是一臉無語的樣子,故意將臉別到了一邊去。

他身邊擁簇的都是一羣聰明人,聰明到自己一個眼神,一個舉止,立即有人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以至於,李世民養成了一種不必把話說透,卻只需意會,便可有人爲自己將事情辦得妥當漂亮。

可眼前這個傢伙……

爲了化解尷尬,李世民乾脆當做什麼都沒有看到。

薛仁貴這時才面目猙獰,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要抽出刀來,突然又道:“殺誰?”

陳正泰:“……”

他深深地深吸一口氣才道:“你說呢?”

薛仁貴想了想:“我大抵也知道,只怕殺錯了……”

錯了二字出口,口吻裡帶着輕鬆和自然。

可是話音剛剛落下,隨即,手中的長刀便自刀鞘中驚鴻而出,刀光在半空劃過了一道影子,電光火石之間,長刀狠狠的劈下。

這突利可汗,本是趴在地上,他頓時察覺到了什麼,只是這一切,來的太快了,不等他心底生出滋生出求生的慾望,那長刀已將他的頭顱斬下。

一代梟雄,已是鮮血飛濺,失去了頭顱的身子,晃了晃,似是肌肉的條件反射一般,在抽搐之後,便無力的垂下。

薛仁貴看都不看一眼,收刀,感慨道:“還好我反應及時,心想十之八九斬的就是這狗賊,大兄,沒有錯吧。”

李世民坐在馬上臉抽了抽,已藉故打馬,往另一頭去了。

陳正泰一臉複雜的看着薛仁貴,頗有幾分一言難盡的味道。

這傢伙……智商還有待提高,成長的空間還是很大的。這樣想一想,似乎也頗有幾分欣慰。

陳正泰只好給他一個大拇指:“沒有錯,虧得你機警。”

雖是來到這個殘酷的時代,早已見過了殺人,可就在自己咫尺之間,一個人的頭顱被斬下來,還是令陳正泰心裡頗有幾分本能的厭惡,他安撫住薛仁貴,忙是走開一些。

不多時,張千匆匆而來:“陳駙馬,陛下有大事要與你商量。”

陳正泰聽到陳駙馬,總覺得有些不是滋味,卻還是頷首:“這便去。”

有大事……一定是要將這青竹先生揪出來了。

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二章:人才吶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四百六十章:反了
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二章:人才吶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四百六十章: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