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

朱文建被狠狠用鞭子抽打,下意識的抱頭,一臉委屈的樣子。

此時,他心裡惶恐到了極點。

李世民逼問道:“到底是生是死!”

當時面對叛軍的時候,朱文建可是親自去了的。

他站在高臺上,看到陳正泰輕鬆自在的模樣,也親眼看到重騎衝殺,之所以陛下問他陳正泰是生是死,他反而很迷糊的反問了一個死字,是因爲那一日給他的感覺過於震撼。

因而,他本想說,死?朔方郡王殿下怎麼會死?

結果一頓鞭子下來,朱文建只有一臉委屈。

果然,落地鳳凰不如雞啊!

當初,朱家也是江左四大世族之一,擁有着超絕的郡望,無論是在漢朝,還是東吳,又或者晉,以及後來的宋齊樑陳,乃至於隋朝,無論是任何天子,朱家子弟都被朝廷徵辟爲官,出將入相!

可自從家裡出了個朱文燁,不但要從江南遷居來這河西,如今當今陛下還如此的侮辱他。

朱文建又驚又懼,只有期期艾艾地道:“還……還活着……”

“還活着?”李世民一臉震驚:“侯君集沒反?”

“反了。”朱文建道:“帶着三萬精兵,將天策軍圍了。”

李世民心裡已驚起了驚濤駭浪,連忙追問道:“而後呢?”

在李世民的逼視下,朱文建不敢再遲疑,立即道:“天策軍重騎出去,朔方郡王殿下當日就在,舉重若輕的帶着我等在旁觀戰,重騎所過之處,殺的侯君集的叛軍片甲不留,那侯君集,直接被斬了,其餘叛將,當日就斬了十幾個,這有名有姓的,殺了個七七八八。其餘的叛軍,便潰散了。現在咱們莊子,還在招降納叛呢。潰兵太多了,不能每一個都殺死,只好只拿賊首,其餘不究。陛下……臣在西寧時,是親眼所見的,殿下後來還設宴,請臣等吃了一頓酒,還親自校閱了天策軍……”

重騎出去……

李世民面上忽冷忽熱,他有些不可置信。

重騎只有千人的規模,這一點,李世民是心知肚明的。

而侯君集有三萬精兵啊,而侯君集的能力,李世民更是一清二楚。

且不說侯君集下頭的諸將都是跟着他殺出來的,個個都是勇不可當,單說那侯君集,便騎射嫺熟,算是大唐少有的勇將。

這樣的人,就這麼輕易的被斬了?

李世民不禁道:“斬侯君集者乃是誰?”

“薛仁貴!”

李世民又狐疑起來,隨即便又問:“有一個叫劉武的,此人甚勇,斬他的是誰?”

“好像還是薛仁貴。”

李世民越發的覺得不可思議了,接着又問:“有一個叫劉瑤的,乃是錄事參軍,斬他的是誰?”

李世民當初爲將,軍中的絕大多數人,都是他親自提拔出來的,因而瞭如指掌。

他此次奔襲而來,其實已經瞭解了叛軍的情況,裡頭不少的驍勇將領,各自有什麼心情,李世民可以如數家珍。

此時,朱文建又道:“據聞還是薛仁貴。”

這下子,李世民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

貞觀年間的勇將,到了這薛仁貴的手裡,便如切瓜剁菜一般?

他越發的覺得匪夷所思了,擰着眉頭道:“只一千重甲?”

“大抵是這個數目,臣沒數,不過應該不會超過一千五百人。”朱文建對李世民非常的懼怕,小心翼翼地道:“當時重騎左衝右突,如入無人之境……他們的甲冑很閃亮,所以看的很清晰……”

甲冑閃亮……

李世民一臉無語。

其實當初李世民將天策軍當做儀仗隊,就是覺得很閃亮。

不過在李世民的印象中,若是過於閃亮,在戰場之上,未必是好事,畢竟……沒人願意被人當成靶子的吧!

當然,李世民沒有意識到的一點是:當這個靶子既閃亮,又幾乎可以免傷所有刀槍劍戟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傷害的時候,某種程度而言,其實就是好事了。

因爲甲冑鮮明,容易辨認敵我,不會讓尋常的重騎輕易的掉隊,而戰場上十分混亂,有時可能一個失神,自己就再也尋不到大隊人馬的蹤跡了。

因而,對於重騎而言,這鮮明的劣勢,反而成了優勢。

李世民此時的腦海裡,已是想到一場血戰時的場景,上千鐵騎,視死如歸的與叛軍血戰,個個奮不顧身,最後在付出了慘重傷亡之後,最終大勝的一幕。

wWW ⊙тт kдn ⊙¢ ○ 李世民不禁眼眶有些微紅,口裡帶着幾分悲愴道:“朕一定要好好的撫卹這些戰死的將士。”

“陛下,已經撫卹過了,戰死的十一人,統統進入了忠烈祠。”似乎也被李世民的一時間的悲傷所感染,朱文建此時也不禁唏噓着,很是惋惜。

十一人……

李世民收了淚,愣住了。

一時瞠目結舌。

面對侯君集所帶的三萬叛軍,一千重騎出擊,在付出了十一人的代價之後,斬殺無數的叛將和叛軍?

這天策軍,到底狠到了什麼地步?

一時之間,李世民已經懷疑這朱文建,是不是已經投敵了。

可是細細想來,若是投敵,只怕也編不出這樣匪夷所思的事來。

下意識的,他回頭看了一眼張千。

張千也是一時窒息。

可不要告訴咱,咱被綁在馬上馳騁了這麼久,這輩子的苦都吃過了,最後的結果是……人家過的自在得很。

李世民則是一臉凝重,他擡去頭,看着天際。

此時天有些黑了,卻是道:“繼續趕路吧。”

“陛下。”張千忙道:“不是說……叛軍已經……”

李世民不容置疑地道:“朕不親自去看看,終究不甘心!這西寧距離這裡已不遠了,估計一日一夜便可抵達了。都已奔波了這麼久了,還在乎這一時嗎?”

李世民越是覺得朱文建的話匪夷所思,就越想去親眼看看。

此時顯然是不聽勸的,立馬飛馬先行疾行,浩浩蕩蕩的隊伍,只好跟上。

只可憐了張千,本就已經覺得自己的骨頭要散了架,原以爲還可以歇息一下,可哪裡知道,陛下反而越發的急迫了。

而後,這一路過去……便看到了許多開墾出來的良田。

原本這河西,經歷了數百年的戰亂,迎接過無數的主人,在一輪輪的殺戮之後,早已是千里無雞鳴,而現在……越是朝着西寧方向而行,開墾出來的土地越多,偶爾,還可以看到不少的耕牛牽着牛馬進行耕作。

此時快入秋了,因而第一輪的麥子以及開始變青,一眼看去,蔚爲壯觀。

許多地方,已經可以看到人爲的痕跡了。

那挖出來的灌溉溝渠,偶爾也能見到。

每隔數十里,幾乎都可看到一個莊子,這些莊子都是中原的式樣。

當然,這裡突然多了一隊人馬,自也會引起了這些莊子人的警惕。

於是他們立即召集部曲帶着婦孺進入塢堡,而後派出快馬,朝着西寧方向去。

…………

這個時候,陳正泰其實已經打算啓程回長安了。

西寧固然是好,可畢竟還是遠不如長安,這地方……還需得幾年時間的發展,纔有舒適的環境。

其實陳正泰真正在意的還是朝廷的動向,因爲他的奏疏送了出去,迄今爲止,朝廷還沒有新的旨意來,這令陳正泰有點擔憂。

何況侯君集謀反……事先雖有些徵兆,可畢竟這發生在關外,誰也無法確保朝廷是否認定侯君集爲叛將。

他斬了侯君集,朝廷會用什麼角度去看待這件事,卻是至關重要。

他覺得還是趕緊回到長安,親見皇帝后才能踏實。

於是他讓人打包了大量的行李,趁着要走的功夫,一個個召見本地的許多世族耆老以及大商賈,還有鎮守於本地的一些陳家子弟。

目的當然不言自明,臨走時多一些交代,安撫他們在此好好安居樂業。

崔志正和韋玄貞自是聯袂而來,聽聞陳正泰這麼早走,倒是有些意外。

其實他們也是要回長安的,不過高昌的地剛剛租種下,卻還需要他們好好佈置一下,至少還要耽擱幾個月的時間。

陳正泰請他們落座,崔志正便笑道:“現在高昌纔剛拿下,殿下就要撒手不理了嗎?現在關外風雨飄搖啊,羣狼環伺,怎麼能不小心翼翼呢?”

陳正泰呷了口茶,忍不住道:“風雨飄搖?不是諸事都已定了嗎?”

崔志正咳嗽,而後和韋玄貞對視了一眼,韋玄貞便笑呵呵的道:“這可不是,那四海報,殿下沒有看過?那靠着高昌的,乃是龜茲、焉耆、姑墨、精絕、若羌、疏勒、樓蘭、且末諸國。這些人,可對於高昌之地垂涎三尺啊。聽聞他們個個國中都是民風彪悍,有兵馬數十萬,只要我們在高昌等地疏於戒備,他們便立即大舉攻伐。”

陳正泰覺得那四海報簡直是在侮辱人的智商。

以這西域之地的糧食產量,韋玄貞所列舉的這些西域國家,不過都是城邦而已,人口稀少,能有個二十萬人口,就已算是大國了。

說難聽一些,人家窮的都已經褲子都穿不起了。

你居然還說人家動輒有兵馬數十萬?

陳正泰便乾笑道:“呀,這樣厲害?如此說來,該如何是好?”

崔志正便打起了精神:“這個好辦,咱們要打造重騎,越多的重騎越好,爲了防止被人覬覦,怎麼可能完全沒有防備呢?我等已想好了,願協助殿下在這高昌、河西一線,招募三萬精兵,就以天策軍這樣的方法,進行操練。除此之外,所謂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等這兵馬操練好了,一直守着,只怕也大大的不妥,爲了保衛高昌,不妨將這龜茲、焉耆、姑墨、精絕、若羌、疏勒、樓蘭、且末諸國,統統滅了,這樣的話,才能讓人安心一些。殿下啊,不可婦人之仁了,保護商道,護衛高昌的棉花,已是刻不容緩,而西域諸國,虎視眈眈,我等無一日不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啊。”

陳正泰:“……”

因爲我害怕,所以我要打造出天下最強的精兵!

嗯,這可以理解。

因爲我害怕,我決定先把這些渣渣統統乾死了!

這就有點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了。

這就好像,女子害怕被男人們猥褻,所以提議先把男人趕盡殺絕一樣。

陳正泰便咳嗽道:“崔公……即便滅了西域諸國,這更遠處,不也還會有敵國嗎?”

“這個我倒也聽聞,聽說更遠的地方,有波斯,還有當初不知是不是漢朝時殘留的大宛,此時再向西更深處,也有一個大宛國……”

“好了,好了。”陳正泰拉下了臉來:“這件事,再議吧,眼下當務之急,還是修通鐵路!若是高昌的鐵路不通,如此大舉征伐,不知要動用多少人力物力。先緩一緩,想辦法增加高昌的人口才是最正經的事。”

崔志正和韋玄貞眼看着糊弄陳正泰沒有成功,心裡不禁有幾分遺憾。

這一次徵高昌,不少人都得了好處,包括遷徙河西,得了如此巨大的土地,又何嘗沒有嚐到甜頭呢?

當人們意識到,擴張和征戰能得到巨大的好處時,內心的深處,自然是渴望繼續西擴的。

只是很顯然,陳正泰還是保持着冷靜的,有一句話叫貪多嚼不爛,貿然西進,一方面疆土拉的太長,鐵路沒有修通,耗費巨大。

除此之外,現在河西和高昌之地,最重要的,還是增加漢民的人口,若是人口不多,即便得了更多的土地,又能如何呢?

可是世族們,顯然已經開始有些不耐煩了。

其實這也可以理解,這些人現在對於土地都有着變態的執念,尤其是在嚐到了甜頭之後,頓時拿出了在關內時,侵佔小民田地的勁頭,放在了這西域諸國的頭上。

陳正泰自是很清楚他們打什麼主意的,只有一搭沒一搭的和二人閒聊。

卻在此時,外頭有人道:“殿下,殿下……不得了,不得了了。”

陳正泰心裡一驚,不會已經有人開始有動作了吧?

難不成故意挑釁了西域諸國,現在就希望開戰?

其實陳正泰一直覺得這個事遲早要發生的。

關外已成了世族們的樂園,在這裡,他們尋到了新的生財之道,那麼這西域諸國,自然而然有就成了他們的眼中釘,即便陳正泰有戰略定力,可這些世族們可就未必了,爲了達到目的,故意製造一點摩擦,直接引發戰爭,這是極有可能的。

只是陳正泰萬萬想不到,事情竟會這樣的快。

於是陳正泰先瞪了崔志正和韋玄貞一眼。

這二人卻是面面相覷的樣子。

陳正泰隨即道:“何事?”

“陛下……陛下親領一支軍馬來了。”來人哭喪着臉道。

陳正泰一時震驚。

皇帝親自帶着兵馬……

這是來做什麼?

他立即大怒道:“陛下親臨,這是好事,哭喪着臉做什麼!”

而崔志正和韋玄貞二人則是驚疑不定。

顯然,他們覺得事有反常即爲妖,這事太反常了。

“莫非是奔着殿下來的?”崔志正大驚失色道:“陛下難道覺得我們已尾大難掉,親來征討了嗎?”

韋玄貞卻是嚇的面如土色:“不對吧……崔公可不要胡言亂語。”

陳正泰甚至有點懷疑,這兩個傢伙是不是做過了虧心事,以至於聽到了皇帝來了,已是嚇得面如土色。

倒是陳正泰定下了心神,氣定神閒地道:“無妨,陛下現在抵達,那麼離開長安時,已是二十日之前,怎麼可能是來征討的呢?再者說了,陛下若對本王有所懷疑,只要一紙詔書,召我回長安即可,何須親自來此!你們不要再胡說八道了,說的我心慌意亂。”

“啊……”崔志正臉色好看了一些,忙是小雞啄米的點頭道:“是,是,是,是崔某胡言了。”

陳正泰打起精神道:“來人,來人,都來人,這西寧城內外,都給我佈置起來,要趕緊的,讓天策軍在城外列隊,隨我迎接聖駕,道路……要清空,還有……本地的耆老和重要官吏,也都要給我在道旁候着。再讓人趕緊去別宮,好好的佈置一下……”

陳正泰隨即又道:“我先去沐浴更衣,準備迎駕了。”

崔志正和韋玄貞也站起來:“我等讓人預備朝服。”

…………

西寧城,比李世民想象中的規模還要大得多。

這座矗立於河西的巨城,遠遠看着連綿的輪廓,給人一種河西之地特有的豪邁之氣。

李世民見這巨城無恙,快抵達西寧的時候,便見一隊重騎來,爲首的正是薛仁貴。

這薛仁貴戴甲,自馬上下來,對李世民行禮道:“陛下,裨將奉命來此先行接駕,殿下和城中百官,已是恭候了。”

李世民辨認了片刻,才訝異地道:“你是薛仁貴?”

“正是。”薛仁貴此時眉飛色舞,很是神奇,這一次他出的風頭最大,不過他還是恭順的道:“裨將便是薛仁貴。” •тTk Λn•C〇

李世民頷首,此時也變得意氣風發起來,於是微笑道:“先隨朕入城。”

…………

昨天還是沒寫完四更,看來兩萬字一天,是巨大的挑戰。

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十六章:大賣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
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十六章:大賣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