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

這個題對於鄧健而言,實在不難。

因爲教研組的數十場模擬考試,只有前面五六場,纔會出這樣的題!

而到了之後,題目的難度越來越深,甚至到了變態的地步了。

鄧健甚至不假思索,就想到了好幾種破題之法,倒不是他真有什麼天賦,實在是這樣的題做的太多了。

不但做的多,而且還分析理解的多,優秀的文章,先生們會像對待橘子一般,一層層的剝開,展露在大家的面前,而後耐心的講解其中的優劣。

因而鄧健的題可謂是作的得心應手,甚至他恍然之間,有些不可置信。因爲在以往的時間管理上,做題的過程還是需要掌握好時間和節奏的,可因爲太快,一不小心就‘超了車’。

而另一邊,許多考生見了題,一時懵了。

這樣的題?

李濤此刻眼睛已經直了。

他出自李氏,身份非同小可,只是和尋常的世族子弟比,他更上進一些,畢竟哪一個家族,都會有一些輕佻的人,而李濤自幼便好讀書,在趙郡李氏家族裡,已算是優秀的子弟了。

他家學淵源深厚,受過不少的教導,又頗有天資,因而一直被族中當做重點的培養對象。

此番在長安,許多世族已經開始慢慢察覺到了科舉的好處,陛下既決心以科舉取士,那麼此時,趙郡李氏除了順從之外,並沒有其他的辦法。

李濤在州試中,名次並不高,因爲榜中靠前的位置,大多都被二皮溝大學堂佔據了,這長安的州試,可謂是地獄級別,不知多少人落榜。

正因爲如此,所以現在爲了迎接這一場大考,李氏家族也意識到大學堂的教學方法,確實頗有用處。

於是李氏族學裡開始更改了教學的方法,讓李濤這些子弟們,每日死記硬背,與此同時,每日作文章。

而今日,李濤信心百倍。

自己的根基和功底極好,堪稱翹楚。而那大學堂之所以在州試中大放異彩,不過是因爲他們找對了方法而已,現在李氏族學既然也學習了這種方法,那麼比拼的就是功底了。

所以他顯得輕鬆和愜意。

甚至進了這考場後,他還略略有些出神,想着那大學堂與吳有靜的矛盾,這一場矛盾,其實李濤並沒有波及,畢竟他出自的乃是真正的世族,倒不會像其他秀才一般,跑去書鋪裡湊什麼熱鬧。

可是心理上,他是支持吳有靜的,吳有靜文名遠播,又是名士,何況他的話往往發人深省,他也有耳聞,此次他躊躇滿志的來,便是要壓這些大學堂的讀書人一籌。

可是……

當題放出來。

李濤一時懵了。

此題……很淺顯。

可若是知道這題的背景,卻讓人背脊發涼。

這題太難了。

怎麼此次大考,竟出這樣的難題?

李濤愣神起來,他自覺得自己有滿腹文章,可他此時的腦子裡竟是一片空白。

這題實在太多陷阱了!

他在心裡不停吐槽,這題出的太古怪了,他想了很久,才勉強想出一個破題之法。

只是單憑這些,還是無法提振李濤的自信心,畢竟時間倉促,他能想到的也只有這些,於是提筆開始圍繞着破題展開,卻覺得很是乾澀。

這一下子,心裡便沒底了。

人沒了底氣,心裡就多了雜念,而這雜念迸發出來,這文章便只好斷斷續續的寫,有時覺得不妥,回頭又想改,卻又怕後頭無法銜接。

再到後來,他想斟酌一下詞句,卻恍然之間發現,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畢竟作文章的時間是有限的,就算開始漸漸有了一些靈感,也已沒有時間好好梳理。

他心裡一面暗罵着考官,一面又是安慰自己。

不怕,不怕,此題如此難,他能寫出一篇文章來,想來就已算出色了,應該能夠考中的,他對這文章雖然有些不滿意,甚至覺得很多地方顧此失彼,不甚通達。可考試本不是做出錦繡文章,而是文章做的比其他人好便可。

如此一想,他心裡不由鬆了口氣,便鎮定了一些。

大抵的看過了文章,而後拿出正式的考試紙張,重新謄寫了一遍文章,剛剛大功告成,收卷的時間便到了。

他恍然擡頭,書吏們則木着臉將試卷一份份的收走。

這時,才允許考生們出考棚。

收卷之後,整個貢院,猶如突然從安靜中甦醒了,卻像是一下子到了菜市口一般,人們議論紛紛:“太難了,太難了,世上怎有這樣刁難人的題。兄臺考的如何?”

“難,還能考的如何,我連文章都沒做完,便已收捲了。”

“這樣的題,不是故意爲難人嗎?虞公出此題,卻不知有誰人可以寫出好文章來。”‘

“呵……就這麼一會兒考試的時間,能做出什麼好文章來?”

人們議論紛紛着,李濤聽到這些話,心裡的沉重又鬆了幾分,看來……有許多人連文章都沒寫出來,如此來看,他能中榜的機率,大大的增加了,畢竟他怎麼說,都總算是作出了文章的,至於文章作的不甚滿意,卻也無妨,畢竟這大考的難度太高,怪不得他。

而那些大學堂的生員,則默默的提着考籃出去,他們的面上,居然無喜無悲。

和其他的秀才不一樣,他們是經歷過數十場模擬考試的人,早就對考試麻木了,第一次模擬考的時候,還會和秀才們一般,不斷的詢問別人,想增加自己的底氣。

到了第十次的時候,便開始學會了寡言少語。而到了現在,只想提着考藍到了貢院外頭集結走人,其他的事……真沒什麼興趣。

他們的心境,就如古井一般的無波。

鄧健如此,長孫衝也是如此。

人們用怪異的眼神看着這些大學堂的生員,李濤也同樣如此,看着這些呆若木雞的人,心裡不禁鄙夷一番!

這哪裡像讀書人,一個個膚色黝黑,身子也是挺直,倒像是禁衛裡的武士。哪怕是頭戴着綸巾和儒衫,也顯不出那種文氣。

再看他們一個個沉默的樣子,十之八九,考的也並不好,考的不好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大學堂不過還是那三板斧,不過是死記硬背和作文章而已,這個我也會,可是顯然,他們是沒有自己這般的天資的,如何能夠做出錦繡文章出來?

隨着人流出了考場。

一羣大學堂的考生,早已去遠,他們走的急,集結起來,點了名,沒有囉嗦,便已走了。

李濤一出來,家裡的管事便匆匆出來迎接,邊關切地道:“七郎,考的如何?”

“尚可。”李濤只頷首。

管事曉得李濤是個穩重的人,他說尚可,那麼把握就很大了,於是露出欣慰的笑容:“某在外頭時,聽出來的考生說,今次的考題難如登天,七郎竟說尚可,可見已是十拿九穩了。”

李濤只抿嘴,笑了笑,他現在確實有信心了,想到這樣的難題,自己都已作出了文章,成就感還是有的,他擡頭,看到前頭又有喧鬧的聲音,不由道:“那裡發生了什麼?”

“據聞……是那吳有靜先生,一直在外頭等着考生們出來,許多考生紛紛去給吳先生見禮。”

李濤頓時肅然起敬的樣子,這位吳先生,如今聲望日高,尤其是那一次衝突之後,許多人稱讚他臨危不懼,面對陳正泰,極有風骨。

這樣的人,總是能讓人爲之欽佩的。

李濤見管事已讓車馬過來,搖搖頭道:“且等等,我也去見見禮。”

說罷,他踏步過去,果然見那吳有靜被許多秀才圍着,人們紛紛朝他唱喏。

李濤也擠進去,見吳先生面上的舊傷還未去,此刻卻露出欣慰的樣子,看着衆秀才,他便也上前,深深作揖。

而後,方纔回去上了車馬,絕塵而去。

………………

所有的試卷都收了。

而後,書吏們開始取出封存出來的試卷,進行抄錄。

試卷要糊名。

可爲了防止考官們認出考生的字跡,引起作弊的擔憂。

所以所有的試卷,都要讓書吏重新謄寫一遍,如此一來,這送上去的試卷,便可確保不再是考生們原有的字跡了。

緊張的謄寫之後,會有專門的司吏檢查是否謄寫有錯漏,而後,依舊將這糊名的謄寫卷子收上,送到閱卷官那裡。

閱卷官在未來的好幾日裡,都不能走出這貢院,絕不與人輕易的接觸,只有在所有的試卷全部閱過之後,確定了上榜的試卷,方纔會對糊名捲進行拆封,記錄下中榜的人,而後進行張榜。

這一切的程序,都可謂是一絲不苟,不容有絲毫的差錯。

這一份份尋常的試卷,還有那一篇篇的文章,決定了無數人的命運,畢竟這意味着,朝廷將授予出舉人的功名,而有了這舉人的功名,則意味着一個人,可以一隻腳踏進官階的行列了。

中榜者,自此之後可一輩子有朝廷奉養。而落榜者,則意味着十年苦讀,統統成爲鏡花水月。

還想考?

可以呀,三年之後再來吧。

在明倫堂裡,考官變身成了閱卷官。

所有的閱卷官會趁着這個時候,好好的休憩一番,而後吃飽喝足,隨即魚貫進入明倫堂,在主考官虞世南的主持之下,開始閱卷。

當然,這閱卷是交叉進行的,意味着這裡九個閱卷官,都要過目每一份試卷,決定試卷是否淘汰。

只有優秀的試卷,得到了諸考官們的認可,方纔會傳閱到虞世南手裡來,虞世南再進行最後的評判。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文章的好壞,畢竟還是有一些主觀意識。

好在這些閱卷官都是滿腹經綸的人,能取中的試卷,也一定是大差不差。

閱卷官們已開始低頭看着試卷。

而虞世南則顯得老神在在。

自己出的題,顯出了自己的水平,讓他很有滿足感。

這也意味着,這一次大考,肯定難有優秀的考生。

他做好了上千份試卷裡,絕大多數文章都是狗屁不通的準備。

他慢悠悠的抱着茶盞,徐徐的喝着。

果然,這個時候,不少考官看着手裡的試卷,都不禁皺眉。

有人甚至低聲咕噥:“連文章都沒寫完……哎……”

“這什麼狗屁不通的文章……”

“立意太差……”

多數人都是搖頭。

一看這樣的場景,虞世南居然露出了滿足感,果然……一切都如自己所料啊,有趣,有趣啊。

“咦……”這時有人發出奇怪的聲音。

這一下子,此考官便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

人們循聲看去,便見那考官,看着一張試卷竟是癡了,口裡喃喃念着:“有幾分意思了,這樣的題,虧得他能以此來破……行文很規矩,也很通順,此處……哈哈,頗有幾分神來之筆,老夫還以爲……不會有好文章呢?”

“來,我看看,我看看。”

“我也看看。”

虞世南心裡震驚,這麼快就有好文章了?

不過看到許多考官都想起身,圍上去看,這令虞世南的臉拉了下來,咳嗽一聲道:“肅靜。”

這一下子,其他的考官便安分了,各自乖乖地坐在自己的案牘前,看自己的試卷。

那些尋常的試卷,幾乎只看一眼,便可剔除了,要嘛就是文章沒做完,要嘛就是狗屁不通。

可出人意料的事,這嘖嘖稱奇的聲音,在接下來卻是連綿不絕起來。

顯然……有不少好文章開始涌現出來了。

這一下子……竟連虞世南也有些懵了。

看這架勢,只怕有不少不錯的文章啊。

這……就怪了!

要知道,他出的這題,難度卻是不小的,可現在,怎麼像是……很容易似的?

甚至有人發出爽朗的笑聲,捏着試卷,不禁道:“此文章有趣,很好,好極。”

“我這裡有一篇,也很不錯,很是妙筆生花,渾然天成一般。”

“未必有我這篇好,此文劍走偏鋒,讓人看了,就不禁拍案叫好。”

虞世南:“……”

見鬼了嗎?

………………

感謝‘尤宵月’同學成爲本書又一位新盟主,老虎愛你。

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六百零三章:封國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七十章:人才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
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六百零三章:封國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七十章:人才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