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

打聽消息是很費錢的。

不過但凡是有錢,這世上便沒有任何的秘密了。

陳正泰很快就去而復返,見李世民還負手站在河堤上,便上前道:“恩師,已經查到了,此處運河,前幾年的時候下了暴雨,以至河堤垮了,因爲此處地勢低窪,一到了河水氾濫時,便容易成災,所以這一片……屬無主之地,因而有大量的百姓在此住着。”

“原來是無主之地。”李世民頓時明白了。

他對張千道:“將這些蒸餅,送給這人家吧。”

張千會意,便提着蒸餅到了那茅棚裡去,和那男孩說了什麼。

男孩一臉的不可置信,不敢去接蒸餅。

張千索性將這蒸餅放在地上,便又回來。

等那男孩確信之後,便吃力地提着蒸餅進了茅棚,於是那抱着孩子的婦人便追了出來,可哪裡還看得到送蒸餅的人。

男孩已嚥着口水,眼珠子不停去看那蒸餅了。

…………

李世民回到了長街,這裡還是陰暗潮溼,人們熱心地叫賣。

尋了一個街邊攤一般的茶坊,李世民坐下,陳正泰則坐在他的對面。

李世民的心情顯得有些低沉,瞥了陳正泰一眼:“物價上漲之害,竟猛如虎,哎……這都是朕的過失啊。”

李承乾不由道:“父皇,難道這不是那戴胄的過失嗎?”

陳正泰卻在旁笑。

李承乾瞪他:“你笑什麼?”

李世民也意味深長地凝視着陳正泰。

陳正泰道:“太子認爲這是戴胄的過失,這話說對,也不對。戴胄乃是民部尚書,辦事不利,這是肯定的。可換一個角度,戴胄錯了嗎?”

李承乾不禁惱怒道:“怎麼沒有錯了,他胡亂辦事……”

陳正泰便道:“他沒有辦錯。陛下要平抑物價,戴胄能怎麼辦呢?他又能拿出什麼舉措?至少……他是兩袖清風,對吧,至少……他辦事雷厲風行吧?這難道也是錯?設置市長和交易丞,抑制物價,這種種舉措,其實是自古皆然的事,戴胄也不過是效仿了古人的老辦法而已,難道……這也是錯了?”

李承乾萬萬想不到,陳正泰這個傢伙,轉手就將自己賣了,分明大家是站在一起的,和那戴胄站在對立面的。

你現在居然幫對立面的人說話?你是幾個意思?

李承乾還想說點什麼,李世民則鼓勵陳正泰道:“你繼續說下去。”

“只是……可怕之處就在於此啊。”陳正泰繼續道:“最可怕的就是,分明民部沒有錯,戴胄沒有錯,這戴胄已算是當今世上,爲數不多的名臣了,他不貪圖錢財,沒有藉此機會去貪贓枉法,他辦事不可謂不得力,可偏偏……他還是壞事了,不但壞了事,恰恰將這物價上漲,變得更加嚴重。”

陳正泰在此頓了頓,小心翼翼敵看了李世民一眼,鼓起勇氣道:“所以……恩師才說這是恩師錯了。因爲……今日釀成這樣的結果,已經不是戴胄的問題,恩師就算換了一個李胄,換了張胄來,依舊還是要壞事的。而這恰恰纔是問題的所在啊。”

李世民聽到此處,不禁頹然,他曾意氣風發,其實他心裡也隱隱想到的是這個問題,而如今卻被陳正泰一下子戳破了。

他倒沒有遮遮掩掩,道:“正泰所言,正是朕所想的。”

李承乾皺眉,他不禁道:“這樣說來,豈不是人人都沒有錯?”他臉色一變:“這不是我們錯了吧,我們挖了這樣多的銅,這才導致了物價上漲。”

陳正泰心裡鄙視這個傢伙。

他慨然道:“挖出更多的銅礦,增加了貨幣的供給,又如何錯了呢?其實……物價上漲,是好事啊。”

陳正泰的目光落在李世民的身上,表情認真:“恩師想想看,自秦漢以來到了如今,這天下何曾有變過呢?哪怕是那隋文帝,人們都說開皇盛世,便連恩師都緬懷那時候。可是……隋文帝的治下,難道就沒有餓殍,難道就沒有似今日這男孩那樣的人?學生敢擔保,開皇盛世之下,這樣的人多如牛毛,數之不盡,恩師所緬懷的,其實不過是開皇盛世的表象之下的繁華長安和洛陽而已!”

“似那男孩這樣的人,自秦漢而至現在,他們的生活方式和命運,從未改變過,最可怖的是,即便是恩師將來開創了盛世,也不過是開墾的糧田變多一些,府庫中的錢糧再多一些,這天下……依舊還是赤貧者多如牛毛,數之不盡。”

李世民聽到此,心已涼了,眸光一下子的暗淡下來。

因爲他知道,陳正泰說的是對的。

今日他所見的,還是太平時節啊,大唐迎來了久違的和平,天下幾乎已經沒有了戰亂,可今日所見……已是聳人聽聞了。

倘若是其他時候呢?

又或者……當真開創瞭如開皇盛世一般的景象呢?

這顯然和自己所想象中的盛世,全然不同。

此時,陳正泰又道:“從前的時候,銅錢一直都處於緊縮狀態。天下豪富們紛紛將錢藏起來,這些錢……藏着還有用處嗎?藏着是沒有用的,這是死錢,除了富裕了一家一姓之外,不斷地增加了他們的財富,毫無任何的用處。”

陳正泰一直看着李世民,他很擔心……爲了平抑物價,李世民喪心病狂到直接將那鄠縣的銅礦給封禁了。

他相信李世民做得出這樣的事。

陳正泰繼續道:“錢只有流動起來,纔能有利於國計民生,而只要它流動,流動得越多,就難免會造成物價的上漲。若不是因爲錢多了,誰願將手中的錢拿出來消費?所以現在問題的根本就在於,這些市面上流動的錢,朝廷該怎麼樣去引導它們,而不是斷絕錢財的流動。”

事實上,李世民從前對這一套,並不太熱心。

說實話,要不是從前陳正泰天天在自己耳邊瞎比比,這樣的話,他連聽都不想聽。

可今日……他竟聽得極認真:“流動起來,有利有害,是嗎?”

陳正泰道:“是的,有利有害,你看,恩師……這天下假若有一尺布,可市面上流動的錢財有一貫,人們極需這一尺布,那麼這一尺布就值一貫。若是流動的錢財是五百文,人們依舊急需這一尺布,這一尺布便值五百文。”

李世民聽了頷首點頭:“這樣說來,流動的越多,這布的價值就越貴,若是流動得少,則此布的價值也就少了。”

陳正泰道:“正是如此,以往的方法,是銅錢不願意流動,所以市場上的銅錢供應極少,所以布價一直維持在一個極低的水平。可現在因爲銅錢的貶值,市面上的錢氾濫,布價便瘋狂上漲,這纔是問題的根本啊。”

李世民皺眉,一臉糾結的樣子道:“如此說來……這個問題……無論朕和朝廷永遠都無法解決?”

“誰說不能?”陳正泰正色道:“大家只想着錢變多變少的問題。難道恩師就沒有想過……增加布匹的產量嗎?錢變多了,若是增加布匹的供應呢?原來市場上只有一尺布,那麼加大生產,市面上的布變成了三尺,變成了五尺甚至十尺呢?”

李世民一愣,頓時眼前一亮。

真是一言驚醒,他感覺自己方纔差點鑽進一個死衚衕裡了。

對啊……所有人只想着錢的問題,卻幾乎沒有人想到……從布的問題去入手。

陳正泰看李世民聽的入心,再接再厲道:“恩師,學生一再說,通貨膨脹是好事,錢變多了,也是好事。可問題就在於,如何去引導這些錢,朝着一個更有利的方向去。這些錢,現在都在市場上空轉,什麼是空轉?空轉便是雖然錢氾濫了,可布依舊還是原來的產量,於是一尺布,價格攀高。可若是引導這些錢……去生產布匹呢?一旦大量生產,那麼有了足夠的布匹供應,錢再多……價格也可以維持。除此之外,生產需要大量的勞力,這些勞力,可以給這些赤貧的百姓,多一個謀生的地方。除此之外……朝廷在這個過程中收取稅負,如此……布匹的供應增大,可使更多的人有布可用。大量的勞力得了工錢,使他們可以養活自己,不必在街上乞食,官府的稅負增加,這……豈不是一舉三得?”

“所以,學生才認爲……錢變多了,是好事,錢越多越好。若是沒有市面上銅錢變多的刺激,這天下只怕就是再有一千年,也不過還是老樣子而已。可是要解決今日的問題……靠的不是戴胄,也不是從前的老辦法,而必須使用一個新的辦法,這個辦法……學生稱之爲革新,自秦漢以來,天下所沿用的都是舊法,而今非用新法,才能解決當下的問題啊。”

倘若沒有在這崇義寺附近,李世民是永遠無法去認真思考陳正泰提出的問題的。

可現在……李世民不得不順着陳正泰的方向去思索了。

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
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