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

十月初三,已是入冬,寒意更濃了,帶着浩浩蕩蕩隊伍,聖駕終於回了長安。

這一路的巡視,其實已震動了朝野。

陛下的任何舉動,都被視做了對新政的支持。

這種支持絕非是精神上這樣簡單。

因而關中早已震動,人們議論紛紛,揚州的新政是否會繼續推行,或者說,會繼續的擴散。

還有那揚州王氏,族中數百口,紛紛被遷徙去瓊州。

此舉也頗有幾分漢武帝時,遷徙豪強充實邊鎮一般。

不過,似乎隨駕的大臣勸諫的不多,這也引發了許多人的猜測。

李世民回到長安,第一件事便是去祭祀太廟,而後拜見太上皇。

而百官自是不禁猜疑起來,更多關於揚州的所見所聞,也開始傳開。

關於軍中的調動,也開始變得頻繁起來,譬如幾個軍衛,直接調撥前往了洛陽,與洛陽換防。

李承乾卻像是卸下了千金的重擔,此時他興沖沖地迎了陳正泰。

在這東宮裡,李承乾意氣風發地道:“師兄,祭祀太廟的祭文裡,你猜一猜裡頭寫的什麼?”

“這個我不懂。”陳正泰很老實的回答。

但是陳正泰知道,眼前的這傢伙不就是等着他說一句不懂嗎?

只見李承乾上前握着陳正泰的手,感慨道:“祭文裡將孤的名字列進去了,上頭說的是‘後繼有人’。”

所謂的祭祀,就是皇帝和列祖列宗們溝通。

爲了得到祖先的保佑,這種溝通是不可避免的。

因而,往往祭祀,都會撿一些好聽的說,比如國家長治久安,又比如朕殫精竭慮,又比如說今年豐收之類。

而提及到了太子,表示了後繼有人的喜悅,這顯然是一個很重要的表態。

說明李世民對太子有着很高的期許,認爲這樣的人,將來足以克繼大統。

祭告祖先這種事,得嚴肅,不然你今年跟祖宗們說這個小子不錯,將來可以繼承江山,祖先們在天若有靈,紛紛表示不錯,結果轉過頭,他把這狗東西廢了,這是跟祖宗們開玩笑嗎?

因而,祭祀某種意義而言,就是買定離手,絕不是瞎胡鬧的。

陳正泰歪着頭,想了老半天,終於明白爲何李承乾這樣激動了,便也露出了替他高興的笑容,由衷地道:“那麼,倒是恭喜師弟了。”

李承乾定定地看着陳正泰,眼中有着感激,感慨萬千地道:“也虧得你了,現在孤纔算想明白,你再三修書讓孤關心李泰,原來用意如此之深。孤此前一直想不明白,李泰獲罪,孤這些日子也算是立了一些功勞,父皇對孤一向欣賞,可好像……他總是對孤不放心,依然還是覺得差了一點什麼,直到現在,孤纔想通了,原來是因爲這一層的擔心。”

頓了一下,李承乾接着道:“父皇嫡親的兒子,就這麼幾人,非此即彼,可顯然,父皇終究還是擔心孤將來當了家,會報復自己的兄弟。哎,父皇的心思也太重了,也不想想,孤若要是當了家,會在乎一個李泰嗎?直到後來,我才幡然醒悟,孤心裡怎樣想是一回事,需做出來的,纔是另一回事,畢竟父皇也不一定知道我是怎麼想的,若非你提醒,父皇只怕還要相疑。”

陳正泰覺得這傢伙總算是開竅了,心裡總算覺得鬆了口氣,選擇幫這個傢伙,真的是一個任重道遠的過程啊。

於是他極認真地看着李承乾道:“歷朝歷代的帝王和太子,爲何最後總是相互猜忌呢,其實根由就在於彼此都有顧慮。因爲他們既是父子,又是君臣,父子本該親密無間,而君臣呢,卻又需小心翼翼,因而……君臣的角色更多,彼此之間都藏着自己的心事,時間久了,若是旁邊有人挑唆,久而久之,彼此便失去了信任,最終種種疑慮之下,反目成仇。”

“所以師弟要做的,很簡單,便是不要將事藏在自己心裡,也不必擔心自己心中所想,到底是好是壞,不妨光明磊落一些,有什麼說什麼,想做什麼做什麼,若是說的不好,做的不好,恩師自然會指正的。可若是成日吞吞吐吐,隱藏自己的心跡,反而會令恩師見疑。做太子說難也難,說容易也容易,最容易的法子就是光明磊落,哪怕是心懷不滿,直接將自己的牢騷當面發出來也是好的。”

對於陳正泰的語重心長,李承乾明白了什麼,眼中滿滿的對陳正泰的信任,點着頭道:“還是師兄好,你這番話,很對孤的胃口,倒不似從前東宮那些人,今日規範這個,明日要孤那般,教我說話之前,要三思而言……形同木偶一般,難怪父皇從前瞧孤不順眼,原來竟是這些人搞的鬼。”

陳正泰不禁樂了。

其實想想從前那些大儒教授的東西,大抵就明白,這根本就是在坑人的。

想想看,將太子塑造成一個謹守‘臣道’的‘君子’,說話藏一半,見着了自己的父親卻是小心翼翼,看上去行爲舉止都很完美,似乎每一次應對都很出衆。

可問題就在於,這兒子,還是兒子嗎?

任何一個天子,看着自己裝模作樣的兒子,居然發現這兒子長的越大,越是看不透了!

可天子也不是傻子啊,在自己面前,太子是一個樣子,難道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他會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是什麼樣子嗎?

久而久之,看多了眼前這虛僞的木偶,父子親情不但疏遠了,反而會生出反感和厭惡之心。

這時候,兒子表現得越出色,反而越令人生厭了,因爲很簡單……當你表現出行禮如儀,毫無破綻的時候,其本身就是隔閡和破綻。

陳正泰反而覺得,與其如此,倒不如索性做一個真性情,高興就高興,不高興就不高興,有什麼話當面說出來,捱了罵便捱罵,至少父子還是父子,更何況太子的父皇是李世民那樣性情的人。

於是陳正泰道:“儒生哪裡曉得這個,他們這不是教師弟做兒子,而只是希望師弟做他們想象中的君子罷了。可恩師是何等人,你做了君子,他反而要小心防範了。”

李承乾此時心情是極好的,又樂呵呵的點着頭,接着道:“這些日子,孤在長安監國,卻成日惦記着你在揚州快活,孤倒是很想去揚州轉一轉,聽說還收拾了人,可惜這樣的好事,孤卻沒有撞見。”

說到這裡,他倒是顯出幾分鬱鬱不樂的樣子了。

陳正泰便安慰他道:“放心,很快這樣的好戲,還會有的。”

李承乾對他無語。

李承乾隨即道:“好啦,不說這些啦,分別多日,你總算回來了,待會兒和我一道去喝酒,有幾個朋友,要介紹你認識。”

陳正泰倒是無所謂,過不多時,便有幾個人來了。

這幾人一個個見了太子,便面上帶笑,顯然和李承乾是老相識。

陳正泰站在一邊,李承乾便呼喝道:“此人,你們認得吧,是我師兄,噢,師兄,這是長孫衝,這個……這個……”

他手指着一個個頭小的傢伙,只有七八歲的模樣,傻頭傻腦的樣子,接着道:“這是房遺愛。”

長孫衝搖着扇子,他看上去比李承乾年歲大一丁點,因爲是表兄弟,和李承乾自是關係莫逆,因而在李承乾的跟前倒是一點不侷促。

此刻,他搖着扇子,只瞥了陳正泰一眼,似乎對陳正泰有些不感冒。

至於那傻頭傻腦的小子,顯然屬於小跟班的級別,見長孫衝對陳正泰不屑於顧的樣子,便也晃着腦袋,對陳正泰置之不理。

陳正泰是對長孫衝沒啥興趣,卻對房遺愛驚爲天人。

哎呀,這小兄弟骨骼清奇,將來勢必能點亮某種成就啊。

房遺愛見陳正泰居然一直打量着自己,不由眨了眨眼睛道:“你看我做什麼?”

看着他略顯呆萌的樣子,陳正泰卻笑了,口裡道:“沒有,只是問問你,你頭上爲何戴一個綠襆頭?”

房遺愛覺得這個傢伙,果然如傳說中一般,莫名其妙,他看看長孫衝,長孫衝一副公子哥一般的樣子,依舊還是擺出和陳正泰不對付的模樣。

於是自覺向長孫衝靠攏,頤指氣使地看着陳正泰道:“我就愛戴綠襆頭,要你管嗎?”

“噢。”陳正泰恍然大悟的樣子,頷首點頭。

其實作爲一個有良心的人,陳正泰很想提醒一下這個傢伙,告訴他綠襆頭是不能亂戴的,而且將來會有一個高陽公主,你也萬萬不要娶,娶了回來,小心給你戴一頂綠帽子,頭上便如大漠草原的顏色一樣,到時真是後悔不及啊。

不過顯然,這傢伙現在還在逆反期,而且作爲長孫衝的小跟班,對他很不友好。

陳正泰並不是那種喜歡拿自己的熱戀貼人家冷屁股的人,自知不討喜,況且,若是把心裡話說出來,說不定人家不是當他神經病,就是狠揍他一頓,便識趣的閉上了嘴。

此時,李承乾道:“今日叫你們來,是來說和的,師兄,我這表兄,你是認得的,從前你們有誤會,這一點,孤心知肚明,哈哈……無妨,無妨的,都是些小事,自家弟兄嘛,我們吃一頓和事酒,這事兒便算了。遺愛,你不要在旁挑唆,不然孤揍你。”

房遺愛露出了一點懼意,便躲在長孫衝的後頭。

長孫衝忍不住咬牙切齒,似他這樣的人,一向是覺得李家天下第一,而他長孫家天下第二的。

畢竟皇后是長孫家的,皇帝是自己的姑父,自己的父親乃是吏部尚書,而自己的舅公高士廉,亦是位極人臣。

他生下來,便是富貴至極,自然是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

結果這陳正泰,居然挑唆長樂公主,鬧得長孫家雞犬不寧,想一想就很可恨啊。

他現在正處在情竇初開的年紀,十三四歲,殺人都不犯法的年紀,此刻心裡不忿,便道:“太子這是什麼話,本以爲你是好意,想叫我來吃酒,誰料尋了這麼個人來敗興,他們陳家現在有錢了,可當初我們長孫家,是看都不看一眼的,我長孫衝就是瞧不起他們陳氏,就算喝一百頓酒也是如此。我也只是看在了太子的面上,纔沒有帶着人將人帶走,尋個地方打一頓,若不是因爲如此,我怎麼肯罷休?好啦,我懶得多言,告辭。”

一旁的房遺愛聽長孫衝這樣說,小雞啄米的點頭,他覺得長孫衝實在太‘酷’了,也幫腔道:“奪妻之仇,如殺人父母,我妻子若教人奪了,我絕不教這人活着。”

長孫衝拿扇骨敲他腦袋:“不要挑事,要文鬥。”

房遺愛忙抱着頭,似乎這一記敲得不輕。

長孫衝隨即傲慢地朝李承乾抱了拳:“太子殿下,我告辭啦,下次再會。”

而後又衝陳正泰瞪了一眼,冷冷地道:“你等着瞧吧。”

說着,一溜煙的帶着房遺愛走了。

陳正泰:“……”

說實話,陳正泰也算是有一點面子的人了,走在哪裡,無論喜歡不喜歡自己的人,都得配個笑,哪怕是長孫無忌見了他,不還得寒暄一番嗎?

不過成年人的世界,固然總還有規矩,可一羣長不大的熊孩子的世界,可就不一樣了,這個年紀,可不管你規矩不規矩的,自己高興就好。

這長孫衝分明就是一副你陳正泰惹上事了,你等我來收拾你的態度。

看來……他還真惹上仇家了。

李承乾頓時無語,他本是來說和的,誰料左右不是人了,此時心頭也很不是滋味,於是忍不住罵道:“長孫衝的性子,越發的桀驁不馴了,哼,若不是看在母后的份上,我就……師兄,你無事吧,你咋這個時候還笑呢?”

陳正泰便很是坦然地道:“他們說要報復我,我哭又不能哭,只好笑一笑,掩蓋一下心虛。”

李承乾略帶意外地看着他道:“怎麼,你倒是怕他們?”

不對呀,他的師兄素來不是怕事性子的人啊!

陳正泰搖搖頭,很認真地道:“不是怕,而是在想,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這兩個傢伙,顯然是不怕事的主兒,誰曉得會惹出什麼來?師弟啊,我看……你也別罵他們了,我思來想去,你與其埋怨他們,不如將他們帶到身邊做個伴讀,時刻言傳身教,如此一來,等他們懂事一些,也就不似今日這般桀驁不馴了。”

這個提議很突然,不過李承乾也覺得有道理,卻道:“就怕他們不肯聽,他們這幾個,性子歷來是看誰都不服的。”

陳正泰卻是一副爲二人着想的樣子道:“他們自然不肯聽的,可若是師弟上一道奏疏,懇請恩師下旨,到時還會不肯聽嗎?”

李承乾見陳正泰心平氣和的樣子,他本還以爲陳正泰會因爲長孫衝的無禮而勃然大怒,可此刻陳正泰語重心長,還好心好意的態度,令李承乾生出錯覺:“你倒是好心,好吧,就聽你的,孤這便上奏,教他們做孤的伴讀。師兄,你確定不生他們的氣?”

陳正泰便板起臉來,臉上似乎籠罩着一層聖光:“這是什麼話,我大人不記小人過,難道就因爲他們的無禮,而記恨在心嗎?我陳正泰是這樣的人嗎?師弟以爲我會和他們一般見識,你是這樣看待我的爲人的?”

李承乾聽到這裡,反而心有些虛了。

根據師兄的爲人,怎麼聽着好像某人可能要被剁碎了喂狗啊。

可細細想來,陳正泰確實是爲長孫沖和房遺愛好的,他便點頭道:“這個好辦,孤這就上奏。”

…………

說幹就幹,於是李世民很快就接到了一份奏疏。

看了這奏疏,李世民不禁笑了,便立即讓張千將長孫無忌和房玄齡叫到了跟前。

李世民看着二人,帶着微笑道:“你們也看看。”

長孫無忌和房玄齡此時還不明所以,待看過了奏疏,各自表情不一。

李世民笑道:“衝兒與遺愛二人,朕歷來是看重的,不過聽說他們有些頑劣,是嗎?”

長孫無忌和房玄齡便都露出了汗顏之色。

長孫無忌自幼失去了父母,所以寄居在自己的舅舅高士廉家裡,失去了父愛的人,自然對這親兒子長孫衝格外的厚愛,簡直就是將長孫衝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

因而長孫衝憑藉如此,在這長安城裡可謂是橫行無忌,反正有長孫無忌隨時給自己料理麻煩。

而至於房遺愛……

房玄齡一臉呆滯。

事情,大家都知道的,房玄齡雖然生了這麼個兒子,而且大家也知道房玄齡身爲宰相,教育自己的兒子,應該不在話下的,對吧?

當然,衆所周知的事,房家不是房玄齡說了算,他說的話,在整個天下,那叫一口吐沫一個釘。可到了房家嘛……沒人在乎他說啥,大家都是以房夫人馬首是瞻,而偏偏房夫人又寵溺自己的兒子,於是……

長孫無忌和房玄齡在此時,都尷尬得說不出話來了。

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五十章:大禮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
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五十章:大禮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