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

長孫沖和房遺愛被拎了出來。

長時間處在黑乎乎的地方,突然見着了陽光,整個人突然感覺世界格外的美好起來,哪怕是多接觸一些太陽也是好的。

隨即,便有人給他丟了餐食來。

其實餐食還算是豐盛,有魚有肉。

可和長孫家的食物相比,卻是天差地別了。

二人像小狗一般蹲在學堂裡的操場上,端着木碗和木勺。

房遺愛吸了吸鼻子,他的臉早花了,看來沒少哭鼻子。

“衝哥兒,接下來該怎麼辦,要不我們逃吧。”

這是房遺愛的第一個念頭,他想逃出去,而後趕緊回家,跟自己的母親告狀。

此時,其實長孫衝的腦袋是一片空白的。

他覺得一天過去,自己的腦子變得木訥了一些,這是一種說不清的滋味,彷彿昨日和今日,像是兩輩子一樣。

他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道:“擅離學堂者,怎麼處置?”

這句話可謂是是脫口而出了。

而房遺愛居然反應很快,條件反射似的道:“禁閉三日。”

禁閉三日……

長孫衝的臉色猛地慘白起來,這個學規,他也記得。

在那黑暗的環境之下,那反覆唸誦的學規,就如同印記一般,直接烙印在了他的腦海裡。

於是長孫沖默默地低頭扒飯,一言不發。

他是真的餓了,只覺得這食物很香,三下五除二,將所有的飯菜都塞進了肚裡,最後打了個嗝。

房遺愛也狼吞虎嚥地吃完,而後將木碗放下,突然流出淚來:“我想回家,我想見我娘。”

長孫衝擡起了眼睛,目光看向書院的大門,那大門森森,是洞開的。

長孫衝道:“那你趕緊回家。”

“什麼?”房遺愛看着長孫衝,一臉遲疑,口裡道:“那衝哥兒呢,你不走嗎?”

長孫衝老神在在地道:“你先衝出去,我幫你望風,你看,這裡左右都無人,門又是開着的,只要衝了出去,就誰也管不着你了。”

房遺愛本就有逃跑的念頭,聽了長孫衝的話,可謂是百爪撓心了。

他是一刻都不想在這鬼地方呆了,於是他細細地觀望了大門一會,確實沒見什麼人,只偶有幾人出入,那也不過都是學堂裡的人。

於是,他的心被勾了起來,但還是道:“可我跑了,你怎麼辦?”

長孫衝便道:“你跑出去,在外頭稍等我片刻,我自然也就出來了。”

房遺愛再無疑慮,很是認真地道:“好,我們兄弟……只要出了這裡,到時候,絕不繞了這書院的人……”

房遺愛說着,和長孫衝又商議了一番,隨即,他躡手躡腳地靠近書院的大門。

眼看着距離大門還有十數丈遠的時候,整個人便如開弓的箭矢一般,嗖的一下疾步朝着大門衝去。

長孫衝在後頭看着,根據他還算不錯的智商,按理來說,書院既規矩森嚴,就肯定不會輕易的讓人跑出去的。

可偏偏這大門一直開着,就如同根本沒有什麼避諱一般,卻不知會有什麼陷阱。

眼看着房遺愛已快到了大門門口,很快便要消失得無影無蹤,長孫衝遲疑了一下,便也舉步,也在後頭追上去,只要房遺愛能跑,自己也可以。

誰曉得就在此時……

剛剛出了門口的房遺愛,突然覺得自己的身子一輕,卻直接被人拎了起來,猶如提着小雞一般。

原來是這大門外頭竟有幾個人看管着,此時一把拖拽着房遺愛,一邊道:“果然東主說的沒有錯,今日有人要逃,逮着了,小子,害我們在此蹲守了這麼久。”

房遺愛已是雙腳離地,原以爲只再前跑幾步,便可放飛自我,此時立即發出殺豬一般的嚎叫。

長孫衝在後頭看了,臉已經慘白一片,還好他的反應很快,連忙轉過了身,假裝和房遺愛沒有關係一般,匆匆地端着他的木碗,朝着學舍方向去了。

身後,還聽到有人呼喝道:“就是這小子要逃,違反了校規,送去禁閉三日,此子真是膽大包天,以爲學堂是什麼地方,想來就可以來,想走就可以走的嗎?”

房遺愛只有繼續哀怨嚎叫的份兒。

長孫衝聽得心如小鹿亂撞一般,又怕又驚,卻是絕不敢回頭一下,乖乖回到了學舍。

只見在這外頭,果然有一助教在等着他。

這助教朝他頷首道:“還以爲你也要逃呢,想不到你竟還算守規矩。”說着皺眉道:“怎麼,吃了飯,就這樣的嗎?”

長孫衝:“……”

這學前班,雖然進來的學童年齡有大有小,大的有十幾歲,小的也有七八歲,可是……說是學前班,其實規矩卻和後世的幼兒園差不多。

其實這也沒辦法。

在這個幾乎只有富戶和赤貧兩個極端羣體的時代,學堂開班的時候就發現,很多來讀書的人,窮的窮死,富的富死。尤其是那些富家子弟,不但不會自己穿衣洗漱,便是連洗碗淨手都不會,更有甚者,還有如廁的,竟也要別人伺候着才成。

就差有人給他們餵飯了。

長孫衝就是如此。

他自幼生在長孫家,還是家裡最得寵的那個,自小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便是尿尿,都有人恨不得給他扶着。至於這洗碗和淨手……這和他長孫衝有關係嗎?

此時,這助教不耐地道:“還愣着做什麼,趕緊去將碗洗乾淨,洗不乾淨,到操場上罰站一個時辰。”

長孫衝打了個寒顫。

他本想痛罵幾句,可腦海裡立即想到了房遺愛的哀嚎聲,鬼使神差一般,居然乖乖地順着這助教的吩咐,尋了一處溪水,而後開始洗碗。

雖然是自己吃過的碗,可在長孫衝眼裡,卻像是骯髒得不得了一般,好不容易拼着噁心,將碗洗乾淨了。

助教則顯得很不滿意,顯然這個傢伙洗碗花費了太多的時間。

而後,便是讓他自己去沐浴,洗漱,並且換上學堂裡的儒衣。

書還未讀,長孫衝便發現,似乎自己要學的東西實在太多太多,洗浴,穿衣,漱口,疊被子,穿靴子,甚至還有洗碗,如廁。

別人片刻就能辦完的事,可在長孫衝這裡就顯得有些艱難了,這麼點事,居然也花了一炷香的時間。

被分配到的宿舍,竟還是四人住一起的。

一個小屋子,裡頭兩張木質的上下牀,同舍的人下了學,便見長孫衝一人直愣愣的坐在榻上,一動不動。

大家似乎對於長孫衝這樣的人‘新生’已經習以爲常,一點兒也不覺得奇怪。

“吃飯去。”大家各自取木碗,興沖沖的道。

倒是有人招呼長孫衝:“你叫什麼名字?”

“走開。”長孫衝頤指氣使地看了其他三人:“不要沾我。”

他還是放不下貴公子的脾氣。

於是這三人咋舌,居然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事實上,偶爾……總會有人進學前班來,大抵也和長孫衝這個樣子,不過這樣的狀態不會持續太久,很快便會習慣的。

大家也沒理會,便匆匆的走了。

只留下長孫衝一人,他才意識到,好像自己沒有吃晚飯。

可一到了夜裡,便有助教一個個到宿舍裡尋人,召集所有人到草場上集合。

長孫衝不肯去,幾乎是被助教拎着送到了操場,所有人列隊,有的班唱歌,有的班列隊。

這個時代,沒有足夠的照明系統,所以夜裡沒辦法上課,否則難免要將眼睛熬壞了,這也是陳正泰的遺憾。

不過一羣年輕人,若是放任他們自己在宿舍裡,天知道會幹出什麼來,精力旺盛的人,是要極小心的。

因而,大家都必須得去操場裡集體活動。

長孫衝混雜在人羣裡,只覺得自己渺小無比,站在隊伍之中,覺得整個人像是呆雞一般。

好不容易熬到了夜裡,終於可以回宿舍睡覺了。

同舍的人還在嘰嘰喳喳,顯得很興奮,說着白日裡上課的內容,可長孫衝已覺得自己疲憊到了極點,倒頭便睡。

次日一早,纔是拂曉時分,便聽到了梆子的聲音,同舍的人開始起來,穿衣,疊被,洗漱。

長孫衝則慢悠悠的,他發現自己被子不會疊,衣服也沒法穿,他不禁負氣,索性繼續倒頭要睡下。

倒是一個同舍的人好心道:“若是待會兒點卯不到,缺了晨讀,違反了校規,是要嚴懲的。”

長孫衝一聽嚴懲兩個字,瞬間想起了校規中的內容,不由地打了個激靈。

而後,猛地驚坐而起,於是含含糊糊敵疊被,洗漱也來不及了,索性不理會了,至於穿衣……他稀裡糊塗地將衣套在自己的身上,便隨着人,匆匆趕去課堂。

這課堂看着很寬闊,早有數十人跪坐在自己的案牘前,筆墨紙硯也預備好了。

長孫衝進來的時候,立即引發了鬨堂大笑。

這些學員們看着滑稽的長孫衝,有人笑得直不起腰來。

原來這個傢伙沒有洗漱,臉上都是花的,衣服更是穿得糟糕,好像是一個糉子一般,直接套了進去。

再看其他人,個個衣冠楚楚,人人都是乾淨整潔的模樣,長孫衝彷彿受了奇恥大辱,耳朵紅到了耳根。

他繃着臉,尋了一個空位坐下,和他一旁坐着的,是個年歲差不多的人。

此人筆挺地跪坐着,正低着頭看書。

長孫衝的內心覺得很羞恥,這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以往的時候,他是衆星捧月的對象,個個在他跟前都說着好聽話,自然不會有這樣的感受……

他決定挽回一點自己的顏面。

於是頭探到同桌那邊去,低聲道:“你叫什麼名?”

“鄧健。”鄧健只看了他一眼,便繼續低頭看書,回答得不鹹不淡,瞧他如癡如醉的樣子,像是每一寸光陰都不捨得虛度一般。

“哈哈,鄧賢弟,讀書有個什麼意思,你會玩蟈蟈嗎?鬥雞呢?有沒有去過喝花酒,怡紅樓去過嗎?”

這是長孫衝感覺自己最爲驕傲的事,尤其是喝酒,在怡紅樓裡,他自稱自己千杯不醉,不知多少平日裡和自己勾肩搭背的弟兄,對此讚歎不已。

只是……他話音落下,便見鄧健側目而來,而後用一種極奇怪的眼神看着長孫衝。

這眼神……長孫衝最熟悉不過的……

這是一種鄙視的眼神。

以往長孫衝自詡自己千杯不醉,或者是在行蟈蟈和鬥雞的事,可到了鄧健的眼裡,卻就像有着一種難掩的惡臭一般!

一個鄙視的眼神之後,鄧健甚至表情都沒給一個,便又繼續低頭看書。

長孫衝感覺到了又一種新的奇恥大辱。

那是一種被人孤立的感覺。

哪怕是前座的人,似乎也聽到了他的話,卻一點和他討論的興致都沒有,甚至已經到了完全無視他的存在一般。

前座的人回頭,卻是朝着鄧健露出佩服的眼神:“昨日佈置的那道題,鄧兄解出來了嗎?”

於是鄧健和前座竊竊私語,對方不斷點頭,渾然忘我的樣子。

而長孫衝卻只能傻乎乎地坐在原位,他發現自己和這裡格格不入。

以往和人交往的手段,還有從前所自傲的東西,來到了這個新的環境,竟好像都成了累贅。

每當他和人說起任何有興趣的東西,毫不例外的,迎來的都是鄙夷的目光。

甚至是教師和助教們,也對那窮酸一般的鄧健,喜愛至極,總是對他噓寒問暖,反而是對長孫衝,卻是不屑於顧。

至於留堂的作業,他更是一竅不通了。

只呆了幾天,長孫衝就覺得這日子竟過得比下了大牢還要難受。

而三日之後,他終於看到了房遺愛。

房遺愛呆若木雞的樣子,見着了他,卻是躲得遠遠的。

長孫衝就這般渾渾噩噩的,上課,聽講……不過……倒是也有他懂得的地方。

譬如,每日會有一節專門的經義課,主要講授的乃是孔孟以及戰國時法家的一些文章,這些文章,大多生澀難懂,至少對於學前班的人而言,坐在一旁的鄧健,就經常聽得很迷糊。

長孫衝畢竟出自鐘鼎之家,從小就和大儒們打交道多了,耳濡目染,哪怕是長大一些後,將這些東西丟了個一乾二淨,底子也是比鄧健這樣的人要好得多的。

作業的時候,他運筆如飛。

鄧健則在旁撓頭搔耳,眼睛不經意的一瞥,看了一眼長孫衝的文章,不禁驚爲天人,隨即震驚地道:“你會這個?”

“當然,如何不會?傻瓜都會。”長孫衝的心裡泛起一點連自己都沒有發現的竊喜,第一次感覺有人好像開始正視自己了。

果然,鄧健激動地道:“長孫學兄能教教我嗎,這樣的文章,我總寫不好。”

坐在前座的人似乎也聽到了動靜,紛紛扭頭過來,一看長孫衝紙上的墨跡,有人不禁低念出來,而後也是一副嘖嘖稱奇的樣子,忍不住道:“呀,這文章……實在難得,教教我吧,教教我……”

於是很快的,一羣人圍着長孫衝,興致盎然的樣子。

長孫衝這時……才慢慢地感覺到一點奇怪的感覺。

我長孫衝的感覺要回來了。

………………

陳正泰自然懶得去管學裡的事,他還有更多重要的事情要忙呢!

他上了一道奏疏,將公主府的選址擬出了一個章程,很快,李世民便讓他入宮覲見。

李世民坐在御案後,低頭看着奏疏,等陳正泰到了,只點了點下頭爲大臣陳設的案牘,示意陳正泰先跪坐下。

陳正泰和李世民早有默契,也不吭聲打擾,不疾不徐地坐着。

有宦官給他斟茶,喝了一盞茶之後,李世民終於長出了一口氣:“章程,朕已看過了,公主府要在朔方故地營造?”

“是。”

李世民便道:“那裡可是深入了大漠近千里之地了。”

陳正泰笑道:“大漠中的千里並不遠,學生以爲,這不是什麼問題。”

這是實話,古代的千里和千里是不同的,若是在江南,那裡水網和丘陵縱橫,你要從嶺南到洪州,只怕沒有一年半載,也未必能到達。江南爲何難以開發,也是這個原因。

畢竟……可能相隔十里地,卻因爲隔着一座山,這十里地沒有一兩天功夫,都未必能抵達。

可大漠不一樣,大漠之中是一片巨大的草原,若是騎馬的話,完全可有日行兩百里,也就幾日時間,便可抵達目的。

所以看上去朔方和長安很遠,可實際上,可能不過是越州至揚州的路程而已。

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
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