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

方圓十丈之內,一切都化爲烏有。

幾個親衛直接飛開。

而頡利可汗並不比任何人幸運,他雖然距離爆炸點較遠,卻先是無數的鐵屑和飛沙飛濺而來,無數的鐵屑瞬間將他的身體打成了篩子!

他本是張着雙臂,在此刻,整個人卻已搖搖欲墜,半張臉已被鐵屑打得坑坑窪窪,上頭還冒着黑煙,一隻眼睛直接打落,眼眶裡流出了白漿,他口裡發出呃呃啊啊的聲音。

而後,猶如鐵塔一般的身體,便抽搐着,整個人仰倒在地。

他還未氣絕,身子仍在不斷的抽搐,渾身上下是一個個的彈孔,分不清到底是誰的血,浸染了他的全身!

只剩下獨眼的頡利可汗,努力的想要撐開唯一的眼睛!他看到的是血色的天空,而周遭卻已亮如白晝,爆炸所產生的火雨,四處飛濺,整個雞鹿塞,許多的帳篷瞬間的引燃,火光沖天。

身邊到處是淒厲的嘶吼和絕望的吶喊,到處是火,是殘肢,是血腥。

而那本該可以作爲避風之用的雞鹿塞的高大土夯圍牆,在此刻……卻使這些得以能在大帳附近駐紮的大汗近親子弟,以及親信近衛們露出了絕望,因爲……

狹小的雞鹿塞關卡的大門,不過是一個數人可以出入的門洞而已,絕望的人在短暫的失神之後,有人試圖想要逃命,結果踐踏着夥伴的身體而去,卻發現……這關卡的大門處,早已起了大火。

這上千人駐紮的雞鹿塞,瞬間成了人間地獄。

無處可逃,到處都是屍首,大火直衝雲霄,人們相互踐踏着,受驚的馬匹已衝出了馬廄,瘋了似的四處狂奔,肆無忌憚的將人撞翻,而馬蹄踩踏過那未氣絕的倒地之人,形成第二次、第三次的傷害。

被火引燃的人,淒厲的悲鳴響徹了夜空,他們到處狂奔,他們試圖想讓人拯救自己,可當他們靠近其他人時,則往往與人抱在一起,燒在一處。

頡利可汗身子還在抽搐,劇烈的疼痛,令他口中噴出血來,只是此時,沒人再顧念他,所有人只是沒頭蒼蠅一般的逃,可最終,卻沒有人可以脫離厄運。

雞鹿塞外察覺到動靜的突厥人,先是被這突如其來的爆炸所震撼,甚至久久的回不過神來,等他們好不容易反應過來時,卻發現……他們只能對着雞鹿塞高大的土夯城牆而望洋興嘆。

頡利可汗發出了一聲聲的悲鳴。

人類的情感是互通的,每一個人骨子裡都有將別人的東西據爲己有的自私天性,可笑的是,這樣自私之人,往往骨子裡卻更在乎自己的血親。

這鹿鳴塞裡……可都是頡利可汗的血親,都是阿史那汗族的成員,頡利可汗想到了隔壁帳篷裡的自己三個幼子,想到了不遠處隨自己來的可賀敦(皇后)、數十個阿史那家族的特勒(王族子弟),賢王、閻洪達、頜利發、吐屯(丞相、將軍、王族總管)。

這一個個人,都是自己至親至近之人,而現在……

想到此處,頡利可汗的身軀不抽搐和扭動得更厲害了,他唯一的眼睛,露出了絕望,而這一切………都沒有了,整個突厥王族和世襲的大族官員,盡都被從天而降下的天雷,統統燒了個乾淨。

而此時……

一匹無主的戰馬慌亂的奔馳而來,馬蹄啪嗒一下,直接踩中了頡利可汗的肚皮。

“呃……”頡利可汗發出了悶哼,最後一口老血噴出!

此時……他不但渾身上下已灼傷了大半,身上千瘡百孔,一隻眼睛和鼻子已不翼而飛,身上的肋骨也已不知斷了多少,現在……又已腸穿肚爛,他發出不甘心的聲音,最終在這宛如酷刑一般的血色天空之下,氣絕。

大火在雞鹿塞裡足足燒了一夜。

等到終於已經沒有什麼可燒的時候,火勢才漸漸的熄滅下來,整個天空都蒙上了一層燒焦後的灰塵,這灰塵如雨一般的慢慢灑落,以至於附近的土地也都多了一層灰燼。

終於,一邊的土夯城牆被燒塌了,外圍的突厥人這才大着膽子衝了進來。

他們看到了這一生都不敢想象的慘景,到處都是殘骸,已經沒有人可以分辨出這些燒焦的殘骸原來的主人是誰。

於是……人們又請來了巫師。

巫師踩踏在這灰燼和無數的屍骸之中,不斷的舞蹈,唱着古老的歌謠:“騰格里……騰格里……”

用不了多久,一人騎馬,帶着一隊衛士進入了雞鹿塞!

此人虎背熊腰,身上帶着阿史那王族才配有的徽章,他一個翻身的下了馬,看着這令人要作嘔的一幕!

已有人上前道:“大汗已死,除此之外,可賀敦也已死了,還有三十三名特勤,以及左賢王,閻洪達……”

這人報出了一個個顯赫的官職和名字,而這些人,就在昨天,還都是突厥諸部最顯赫的人。

來人陰沉着臉,久久的默不作聲。

那稟報之人繼續道:“昨日……有人見到天上降下了一個巨球,此後……巨球降下了天雷,突利特勤,大火在此燒了足足一夜……現在該怎麼辦?”

此人名叫突利,他的眼裡,瞳孔收縮着,似乎心有餘悸,作爲頡利可汗的外甥,乃是過世的始畢可汗之子,頡利可汗的侄子,被人稱之爲突厥小可汗,只是雖名爲小可汗,可實際上,他一直被頡利可汗所提防,而此刻,他抿了抿嘴,按住了自己腰間的刀柄,卻道:“我要回本部去。”

“小可汗,回本部?”

突利沉着臉道:“我的叔叔已死,現在羣龍無首,而我的堂弟還掌握重兵,駐紮在陰山北麓,我要立即回到自己的本部,宣佈我將成爲突厥新的可汗,而我的堂弟一定不肯屈服,定會派兵來與我相爭,現在變故已生,攻打夏州已經沒有意義,誰佔據先機,誰纔有資格成爲新的可汗,藤羅克,你與我曾一同在大帳裡做過侍衛,你先穩住這裡,我立即回本部,登上汗位,而後發兵攻打我的堂弟,等殺死了他,草原裡纔有了新主。”

突利留下了這番話,沒有再猶豫。

自己的叔叔已死,絕大多數的王族也已凋零,羣龍無首,在這個節骨眼上,只有發動自己的親信,立即作出反應,這樣才能讓突厥各部認可自己。

他說着,已翻身上馬,只是他雖已下決斷,可是內心深處卻已生出了心有餘悸之心!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哪裡來的天雷,爲何會有這樣的大火?難道……這是騰格里已不再眷顧突厥部了嗎?

可現在顯然並不是適合思考這些的時候,事不宜遲,他已策馬揚鞭,絕塵而去。

數日之內,整個陰山的南麓和北麓,經歷了無數的鏖戰。

數不清的鐵騎,猶如洪峰一般,來回的衝殺着。

到處都是零散的散兵遊勇,曾經還肩並肩的人,在此刻卻成了死敵。

……

夏州刺史李應元本是積極地進行着堅壁清野。

他一面請求朝廷救援,一面調撥本地地州兵,打算和突厥人周旋到底,可是很快……他就懵了。

什麼情況,突厥人竟然自己打起來了?

嗯?又是什麼情況?

突然出現了突厥人……他們丟棄了武器,居然徒步到了城牆之下,表達了內附。

而且……還有一個自稱突利大可汗的使者。

突利大可汗?

突厥哪裡來的突利大可汗?

李應元算是大唐的皇族旁枝,他的祖先早在百年前,和皇帝算是親戚,正是因爲這一層關係,所以皇帝才命他鎮守夏州這要衝之地,可誰料到,守着守着,自己的敵人連可汗都換了,這些人到底是來劫掠夏州,還是來內附的?

李應元不敢怠慢,連忙命人請來本州文武商議了一夜,這才確定,這理應不是突厥人的陰謀!

突厥是真的發生了內亂,而且內亂極爲嚴重,已經自相殘殺到了相互屠戮對方婦孺的地步。

於是次日清早,李應元整裝,帶着本州文武們,下令開了城門,所有的州兵全副武裝,監視着入城的突厥人。

李應元則高坐在刺史府焦灼的等待,現在他可是麻煩纏身,一面等着突厥人的消息,一面四顧左右,略顯焦躁的道:“太子殿下可有消息了嗎?”

前幾日,長安就來了人,聲稱太子來了夏州,這真是嚇着李應元了,一旦太子在夏州出了什麼閃失,他李應元絕對難辭其咎。

此時,一旁的一個屬官道:“使君,下官人等已派了斥候四處去尋了,倒是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只是……”

“這意思是還沒有下落了?”李應元擰着眉頭,臉色沉重:“現在外頭兵荒馬亂,到處都是突厥人,太子殿下只帶着區區數百人,一旦遭遇了突厥人,豈不是羊入虎口?”

“下官從長安方面打探到了一些消息,說是太子殿下這次來此,是要奇襲突厥可汗,還說……什麼天雷,什麼飛球……哎……使君……”

說話的是一個年輕的屬官,他露出了沉痛的樣子:“我看……太子殿下身邊有奸臣啊,居然敢教唆太子殿下深信此等荒誕之事,可偏偏太子還信了,不只如此呢,據聞陛下龍顏震怒,在派出了追兵沒有追到太子的情況之下,已下發了詔令,四處張貼……”

李應元對此也有耳聞,他的屬官裡有不少的大族子弟,他們的耳目靈通,和長安方面有很深的瓜葛。

這事不說還好,一說……李應元便心疼起來!

我們李家好不容易得了天下,怎麼就出了這麼個混賬太子,這和隋煬帝又有什麼分別?還有那奸臣……

一想到這奸臣,李應元眯起了眼睛,沉聲道:“此奸臣……我也略有耳聞,可是姓陳?”

一下子,堂中居然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默不作聲,那麼大一個陳正泰,現在已經家喻戶曉,連夏州這地兒的都聽到他的大名了。

李應元越想越氣,不禁咬牙切齒的道:“姓陳的就沒有好人,太子殿下要被他害苦了啊。”

他說這話的時候,腦海裡浮想到的乃是李建成,是王世充,是隋煬帝,是北周靜皇帝。

衆人都略顯尷尬,卻都不好接話。

正說着,此時,卻有一個突厥人徐步走了進來。

李應元不是沒有和突厥人打過交道,他在夏州,就經常有突厥的使者來,大多都是威逼利誘,態度十分的可憎。

可這突厥人一進來,卻讓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卻見這突厥人到了堂中,再沒有以往的桀驁不馴,而是直接匍匐在地,以示屈服,而後畢恭畢敬的道:“下臣突利大可汗使者阿史那賀邏鶻見過刺史。”

李應元先是訝異的看着拜跪在下頭的人,一聽,震驚了。

因爲他聽到對方阿史那的姓氏,這……豈不是突厥王族?

突厥王族親做使者?

他顯得猶豫不定起來,定了定神才道:“我只知頡利可汗,不知突利可汗。”

這賀邏鶻道:“頡利可汗會同其親族數十人已死,其心腹重臣亦多被天雷擊殺,如今……突厥可汗,乃是我的父親突利。”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震驚了。

天雷……

哪……哪裡來的天雷?

老天開眼啊!

不對,不對,這天雷,怎麼聽着這麼熟悉呢?

噢,對了,不久之前,太子殿下不是說要用天雷對對付突厥人嗎?

突厥可汗……真被天雷打死了?除此之外……還有數十個王族,還有……

這是……一網打盡……

毫無難度的將事情串連起來,李應元嚇了一跳。

他覺得這一切很匪夷所思啊!

而最令他不可思議的卻是……

突利這個人,他是略有所知的,因爲他是上一代突厥可汗的兒子,那可汗死後,因爲突利還年幼,所以他的叔叔們成爲了可汗,而他因爲有着更純正的血統,被人稱爲小可汗,因此……突利也一直遭受可汗那個死鬼的猜忌,可沒有想到,這可汗一死,突利立即便登上了可汗之位。

更沒有想到的是……突利成爲了可汗後,居然派出了自己的兒子阿史那賀邏鶻親自來做使者。

這說明什麼?

李應元臉上看着鎮定自若,可心裡無比的震撼,其實此時,他什麼心思都沒有了,他只在乎太子,他隱隱感覺到,這可能真是太子乾的,若如此……這太子豈不是……

豈不是彈指之間,就讓這突厥天翻地覆?

李應元問:“那麼,爾來此,所爲何事?”

“回刺史的話,……”雖然作爲王族,突利可汗的兒子,可是賀邏鶻顯得極爲恭順!

他小心翼翼的繼續道:“頡利可汗篡奪我的父汗之位,倒行逆施,更與大唐爲敵,此番率衆而來,挑釁大唐天威,而如今,頡利可汗已死,我的父汗繼承了可汗之位,已痛下決心,願歸順大唐,與大唐永不開釁,彼此之間,理應爲父子之邦,彼此和睦,因此父汗特命我來,作爲使者,懇請刺史接受父汗的善意,也懇請刺史能夠上書大唐皇帝,父汗將親往長安,拜見唐皇,執臣子禮,願歲歲納貢,甘爲臣屬。”

李應元已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這個事情顛覆得太厲害了!

原是氣勢洶洶的突厥鐵騎,如烏雲壓頂而來,可轉過頭,他們居然慫了!新的可汗上位,毫不猶豫的派了自己的兒子,而後乞求和平,甚至他們沒有提出任何條件,便要做父子之邦了!

顯然,這一次,是大唐做爹,他做兒子。

這氣運……也太好了吧。

難道……就是因爲那天雷?

這突利肯折服,只怕也沒這麼簡單,定是他這汗位並不穩固,突厥之間,彼此自相殘殺,這突厥人的力量已經大爲削弱,若此時,大唐再派兵討伐,他們根本無法抵抗。

就在這短短時間裡,李應元的心裡已有數了,不過,他暫時不關心內附的事,而是道:“我來問你,那天雷……到底是如何發生的?”

賀邏鶻就如實道:“天上來了一個飛球……”

飛球……

李應元:“……”

衆屬官們已是激動起來,甚至有人坐不住,居然下意識的站了起來。

待他們問明瞭詳細的原因,所有的疑惑,一下子就迎刃而解了。

李應元激動得淚水要奪眶而出,他暫時顧不上賀邏鶻,只讓賀邏鶻先去驛館歇息,而後整理了思緒,立即讓人預備筆墨!

他和本州的文武屬官們一起,卻是皺着眉頭,口裡道:“這一定和太子有關,突厥人一夜之間,死了千人,不只是那突厥可汗,還有他的妻子,以及他的子侄數十人,統統斃命,其突厥類似於宰相、將軍、都督人等,也都在一夜之間被盡誅了。只是太子殿下……現在不知何處,也不知是否安全……可是……這飛球、天雷之說,顯然與之是吻合的,諸公你們看,這奏疏……該怎麼寫?老夫現在唯一擔心的是……就算這奏疏寫出來,也沒有人相信啊。”

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七十章:人才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
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七十章:人才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