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

曹陽也一窩蜂的跟着其他人尋覓着各種罐頭。

他有時無法理解,爲何這罐頭竟可以如此的美味。

方纔嚐了一口,這罐頭的滋味,讓他認爲自己一輩子只怕都忘不了這樣的滋味。

只是,在這軍中,人們狐疑起來。

這些罐頭哪裡來的。

如此美味的罐頭,竟是隨意的丟棄,好像一錢不值一般。

這營地裡的許多罐頭,甚至有人只吃了一半,便拋在了營房的附近,這……可是肉啊。

即便是高昌國這裡,有不少的牲畜,可肉食……對於許多高昌國人而言,依舊不是可以吃到的,而調料,對於這貧瘠的高昌國許多人而言,更是聞所未聞。

人們開始竊竊私語,還有人繼續搜尋着罐頭,更有人拿着熱騰騰的水,在沖刷過一次的罐頭,喝了湯水之後,意猶未盡,又在這罐頭中重新倒是熱水,這第二遍、第三遍之後,其實這罐頭裡只剩下漂浮在水面上的一絲湯油了。

可人們依舊吃的津津有味。

“這到底是誰丟下的?”

“是那些騎奴?”

“絕不可能,那些突厥人,怎麼能如此奢侈呢,只怕咱們的司馬,都沒有他吃的好。”

曹陽在營中,到處聽到的都是這樣的議論。

這些罐頭,早已被人舔舐的乾乾淨淨,便連最後一丁點的油星也不剩了。

可是留在人們心中的,卻是無數的疑問。

“聽聞陳家將這些突厥人,當做是牛馬一般的奴役,他們絕不會好心。”

“那些突厥騎奴也是奇怪,既然來了高昌國,爲何不投奔我們高昌,反而死心塌地的助紂爲虐。”

士卒們的反應,五花八門。

那一個個死寂的心,此時活絡了起來。

可對於司馬曹端而言,軍心的浮動,讓他嗅到了一絲異樣的感覺。

要打仗,要治軍。而要治軍,先要穩定軍心。

若是軍心浮動,人們的心思開始變得活絡,那麼可能生出變故。

這對曹端而言是決不允許的。

只是……對於人們瘋搶這營地裡的垃圾,哪怕是連牛皮帳子都不放過,曹端卻是沒有吭聲。

因爲他很清楚,這個時候制止,可能會引發軍中的不滿。所以他冷眼看着情況發生。

一個罐頭擺在了他的面前,他嗅了嗅,讓人加了熱水,頓時……一股肉香便漂浮出來。

而曹端深吸了一口氣,隨後,他食指大動。

只是……他畢竟是司馬,並非是沒有吃過肉的人,即便這肉香再厲害,他也不爲所動。

“此棄食也,將士們竟是甘之如飴。”

曹端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曹端將這鐵罐頭一下子拍落在了地上,任由湯汁四濺。

有校尉道:“曹司馬,將士們還有人在翻找廚餘呢,卑下只恐這樣下去……”

“不要管束。”曹端嘆了口氣:“否則難免讓士卒們生怨。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這個節骨眼上,不要妄生事端,等過了明日就好了。”

次日……

將士們紛紛被叫起,因爲斥候已經發現,向西十幾裡處,發現了大量突厥起奴的蹤跡。

於是曹端打起了精神,勒令將士們立即吃了一些乾糧,隨即啓程。

乾糧……

這乾糧,便是那饢餅。

即便是饢餅,對於這個時代的高昌人而言,也是奢侈品,若不是因爲需要將士們賣命,平日是不可能供應充足的。

高昌全民皆兵,又是堅壁清野,這就意味着,未來的糧產一定不足,這個時候,不節衣縮食就算是不錯了。

何況這裡的土地,並不適合種糧……因而,相對於糧田而言,說它土地貧瘠也不爲過。

將士們吃着饢餅,此時……卻是食之無味。

譬如曹陽,他此時覺得這東西根本不是人吃的玩意。

他打了個嗝,昨午餐肉是湯汁,在自己的胸腹之間盪漾……

真的令人懷念啊。

隨即他心裡警惕,這肯定是……唐軍的詭計。

一定是的。

大家艱難的吃下了饢餅,隨即啓程,一路奔襲,只是等抵達預定的位置時,卻發現這些突厥騎奴早已不見了蹤影。

衆人疲憊不堪,連司馬曹端也失去了信心,隨即道:“所有人聽命,歇息一陣,準備回城。多派斥候吧,搜一搜附近突厥騎奴的蹤跡。”

人困馬乏,找不到突厥騎奴,意味着大戰不可能發生了。

大家不知自己是幸運和不幸。

在這風雨欲來之時,無功而返,意味着自己可能多活幾日。

衆人回城之際,卻有一隊斥候來,隨即,隊伍中有人歡呼道:“斥候拿了一個突厥騎奴。”

衆人大喜,至少……拿住了一個,正好可以打探虛實。

曹端也打起精神,若是能從這騎奴口裡撬開一點什麼,那麼便再好不過了。

當下,曹端打馬上前,其他將士們紛紛圍上去。

果然,見一騎奴被人捆綁在馬上,而後被人一把拉下馬。

這突厥人落馬之後,在泥地裡打了個滾,卻只是悶哼一聲。

曹陽騎馬在曹端不遠,遠遠的看着這騎奴。

司馬曹端得意揚揚的用馬鞭指着突厥騎奴馬上掛着的行囊,取那行囊來看看。

於是,有人扯下行囊,卻見這行囊裡哐當一下許多東西抖露出來。

有罐頭,有果瓶。

還有一些似乎是藥品以及一枚精緻的匕首……

是罐頭……

再見罐頭,許多人眼睛直了,這罐頭是沒開過的,比之此前丟棄的垃圾更有吸引力。

曹端聽到身後有人竊竊私語。

“連突厥的騎奴,竟都吃這肉罐頭……”

“或許這騎奴,身份高貴吧。”

“你是何人?”曹端上前,手指着這騎奴,用的卻是突厥語。

高昌國當初和突厥人爲鄰,似曹端這樣的世族子弟,也是學過突厥語的,只是說的很不好,磕磕巴巴。

可這突厥騎奴被人按倒跪在地上,雖是五花大綁,可騎奴卻還是跪着筆直,目光迎向曹端,正色道:“我姓陳,叫陳信!”

說的竟是漢話。

而且說的很順溜。

只是明明此人……是西突厥人的模樣,這是僞裝不出來的,草原上的突厥人,相貌和漢人有區別,可能其他人未必能分辨的出,可久在西域的高昌人卻是一眼便能看出區別。

曹端一聽他會說漢話,顯然也有些無語:“你是突厥人?”

“正是。”

“突厥人竟作漢語?”

“突厥人爲何不可作漢語?”

這叫陳信的傢伙,很硬氣,齜牙咧嘴的樣子,怒目看着曹端。

曹端勃然大怒:“都已死到臨頭,還敢狺狺霏霏嗎?”

“死便死!”陳信將脖子伸長,一副引頸受戮的樣子。

曹端氣的不輕,他已感覺到,許多的士卒開始露出許多狐疑之色了,曹端道:“你突厥名叫什麼?”

“我戶籍上寫的就是陳信,陳信便是陳信。這是陳家的賜名,沒有突厥名了。”陳信怒氣衝衝道。

征服突厥人,已過了五六年,而那個時候,陳信還不過是半大的孩子,現在長壯實了。

只是五六年的時間,對於陳信的改變卻很大。

他認爲自己能夠賜姓陳氏,是一件很光榮的事,這是陳家的姓,而陳家乃是河西之主。

當然,也有不少的突厥人改自己的姓氏爲劉,或爲李,也有姓崔。

這股改漢姓的風潮,在河西很風靡,突厥人改姓,也比較隨意,反正他們覺得誰厲害,便改啥姓,這突厥人裡頭,陳氏幾乎是第一大姓,而李氏第二,劉氏第三。

至於皇族之中,改姓司馬的卻幾乎寥寥無幾,顯然……便連突厥人都對司馬家族有些瞧不起。

曹端眼裡掠過了一絲冷色:“你在唐軍中,擔任何職?”

“我是養馬的,徵募來此,打探那麼高昌的軍情。只是運氣有些不濟,被你們活逮了。”

只是一個最尋常的騎奴。

曹陽心裡生出了異樣的感覺。

要知道,這個騎奴被五花大綁,可外頭的甲冑,可是簇新的,用的是精良的皮革,護手和護膝包括了頭盔都是一應俱全。

而這頭盔,閃閃生輝,顯然……乃是精鋼所制。

腰間的佩刀,還有那精良的匕首,無一不精良。

甚至露出甲冑的裡衣,分明是一件說不出材質的衣料,看着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也看得出很暖和。

因爲其他的高昌人,在這天寒地凍的天氣裡,一個個被凍得哆嗦,可這突厥人,卻沒有太多的寒意。

“這就是騎奴?”

曹端道:“你願降,你若願降,便可保你性命!”

陳信想了想,搖搖頭:“不願,非是我不想活,可我陳信受陳氏厚恩,若是不肯圖報,便豬狗不如了。你殺了我罷,殺了我,我的妻子和孩子都可在朔方,得到撫卹,他們能過的更好,孩兒能讀書,將來可以比我出息。”

陳信說着,閉上了眼睛,不爲所動。

他說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時,面上帶着幾分欣慰之色。

似乎在此時,他覺得自己的死是有價值的。

因爲……面對死亡,他坦然面對。

可是……這妻子和孩子,卻一下子觸動了曹陽的心。

自己也有妻子,也有孩子,眼前這個人,何嘗不是和自己一樣啊。

可是這突厥騎奴,顯然覺得自己的妻兒在自己死後,沒有後顧之憂,所以似乎也沒有表現出什麼遺憾。

可是……

曹陽冒出了一個可怕的念頭,若是自己死在戰場呢?自己的妻兒會如何?

他不敢去想,但是他至少知道……自己一定沒有這突厥的騎奴這般,含笑九泉之下。

這突如其來觸動的心事的,何止是曹陽一人。

而顯然,司馬曹端察覺出了將士們的異樣,他知道若是繼續如此,可能要出事了。

於是,他冷笑,低喝一聲:“今日親自了結了你。”

說罷,他拔出了佩刀,一步步的走近陳信。

陳信雖是面上帶笑,可若是沒有恐懼,卻是騙人的,他身軀顫抖着,咬着牙關,使自己在生命的最後一程中好讓自己顯得硬氣一些,於是被強壓跪在地上的身子,顫抖着跪着更直,腦袋昂起來,努力的直視着曹端。

曹端一步步的走近,冷笑道:“還有一次機會。”

他希望藉此來使這個騎奴屈服。

他不相信,一個突厥人,可以爲唐軍去死。

可這陳信一聲不吭。

曹端隨即獰笑,顯然,陳信的反應,刺痛到了曹端。

於是,他徐徐的走到了陳信的身後,一把抓起他束起的髮髻,一手橫着劍,在他的頸脖子上。

曹端能感受到陳信的顫抖愈發的厲害,更能感受到陳信的恐懼。

“最後一次了,求饒嗎?”

沒有迴應。

於是,長劍狠狠在頸間一劃,本是黝黑的膚色,瞬間裂開,而後……鮮血涌出來。

陳信身子搖晃,瞳孔開始散開,他張口,噴出一口血,口裡、鼻中,頸脖間,鮮血嘩啦啦的冒出來,如涌泉一般。

最終,他一下子撲倒在地。

曹端收起了腰間的佩劍,而後四顧四方。看也不看地上的屍首。

這時,一個親兵似想要討好曹端,口裡大呼:“萬勝,萬勝!”

這本是值得喜悅的事。

只終於……誅殺了一個突厥的騎奴。

而且是司馬親自動手,這是高昌人在此戰之中第一個勝果。

這親兵喊出萬勝,曹端冷酷的臉上,露出了些許的微笑,因爲……他希望得到的就是這個效果。

只是……

四周的騎兵們,竟沒有幾個人迴應,人們垂頭喪氣着,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大家垂頭喪氣,只寥寥幾人起鬨的喊着萬勝,其實曹陽也下意識的也想跟着親兵們一起高喊,可是萬勝二字將要出口,卻無論如何,自己的喉頭,也發不出音節。

他和所有的士卒一樣,都垂頭看着地上死去的突厥騎奴的屍首。現在……曹陽想自己的妻子和兒子了,還有自己的老母親,比任何時候都想。

司馬曹端一見迴應的人寥寥,完全沒有自己想象中的熱血沸騰的景象,他皺眉起來,意識到了什麼,於是臉陰沉下去。

只是在此時,曹端比任何時候都清楚,這時候是絕不可以喝罵這些垂頭喪氣的將士的,於是,他將帶血的長劍勾起了地上突厥騎奴的行囊,挑着這行囊,拋向不遠處的幾個斥候,故意露出輕鬆的樣子:“你們幾個,拿住了斥候,本司馬有功便要賞賜,有過要罰,這些……統統賞賜給你們,你們好好享用。”

哐當……

行囊摔在了幾個斥候的腳下,隨即……許多讓人眼紅的罐頭和一些藥品以及生活必需品滾落出來,一個鐵罐子,更是在爲首的斥候腳下翻滾。

這爲首的斥候低頭看着罐頭,再看看那突厥的屍首。

親兵於是呵斥道:“吳三郎,司馬賜你東西,你爲何不謝恩?”

曹端則已將長劍收了,揹着手。

這叫吳三郎的人,才極勉強的樣子:“謝……謝……”他艱難的道:“謝司馬厚賜。”

“很好,不必多禮。”曹端點頭,望着四周的將士,正色道:“只要肯立功勞,本司馬不吝賞賜。”

說罷,他翻身上馬:“回城。”

浩浩蕩蕩的騎軍,如潮水一般馳騁在天上的南麓上。

曹陽心裡卻好似堵着一點什麼。

當回到城中……城中開始流傳着無數的流言,這些流言,大抵是從突厥起奴在營地裡留下的書冊裡尋到的。

高昌乃是漢人,大唐不欲對高昌用兵,同文同種,怎可拔刀相向。

若是陳氏進入高昌,也絕不殺戮一個百姓,定當秋毫無犯。

不只如此,若是有人肯歸降的,一個男丁,將來可賜予百畝土地,賞錢十貫,若是司馬這樣的將軍,則賜予的更多,賜地萬畝,賞錢十萬貫。

這消息不知如何,瘋狂的在這金城的街巷之中流傳。

曹陽也聽到了許多風聲。

那個突厥起奴,總是在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還有那鐵罐頭的滋味,更是將他肚裡的饞蟲勾起,總是讓他記憶猶新。

對於放下武器,前去給陳家人投降,這是曹陽無法接受的,他是高昌國的男子,斷然不會背棄自己的母親和妻兒。

只是……真正厲害的卻是第一句,即大唐不欲對高昌用兵。

不用打仗了?

既然不用打仗了,自己現在在幹啥?

要知道……自己的妻兒和母親,正在城中受苦呢。

………………

第二章送到,今天更新有點晚,主要是有些劇情需要好好處理一下,第三章還有,老虎正在拼命碼字。

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章:吃了嗎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
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章:吃了嗎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