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

“恩師……”陳正泰忙是追了出去。

李承乾這一次比較慫,他能感受到父皇此時的怒火,於是……故意躲在了後頭。

李世民回頭看了一眼這破敗的絲綢鋪子,胸膛起伏。

好不容易壓抑住了內心的怒氣,他平淡地道:“若是在數年前,敢這樣與我說話,我絕不饒他。”

陳正泰點頭,這一點他相信,也就是李世民做了皇帝,涵養好了,否則依着他這曾是萬人屠的本性,說實話,那掌櫃便是有一百個腦袋,也不夠砍的。

“恩師高擡貴手,饒了他的狗命,這纔是真正的仁義的。所謂的仁義,不在於一個人是否與人爲善,而在於掌握了生殺奪予大權的人,能夠不輕易殺戮,這纔是真正的大仁大義。”

李世民瞥了陳正泰一眼,心情略好一些,他隨即……開始陷入了思索之中。

李世民道:“陳正泰……難道東市和西市,已經當真連這黑市都不如了嗎?商賈們寧願在這樣的地方交易,也不願意去東市和西市?”

陳正泰咳嗽,面對李世民的質問,他顯得很猶豫的樣子道:“有些話,學生不敢說,說了,恩師又要說學生中傷那戴尚書。”

“那就不必說了!”李世民咬牙。

陳正泰:“……”

唐太宗就是唐太宗,了不起,居然不按常理出牌。

事實上,陳正泰連話都組織好了,結果李世民直接一下子塞住了他的嘴,不吐難快啊。

李世民揹着手,連續走了幾家店,幾乎每一個店的情形都差不多。

幾乎所有的物價,上漲都是不小。

甚至……因爲東市和西市的嚴厲巡查,以至於交易的成本大大的上升,反而令這物價推得更高了。

本來李世民以爲……這不過是商賈們漫天要價,可誰曉得,來往的人聽到了價格,雖也還價,可還的並不多,卻隨即便掏了錢,興沖沖的買貨走了。

也就是說……

那七十多文一尺的絲綢,確實沒有故意報出高價,那掌櫃竟還是良心的。

這鐵一般的事實擺在眼前,李世民越想越氣。

可同時……他越想越不明白,只是他並沒有去問陳正泰,因爲他自詡自己是極聰明的人!

朕不聰明,怎麼做皇帝的?

因而……他一面走,一面思索。

無意識的,一個古剎……便在李世民的面前,這山門前,上書‘崇義寺’三字。

說來也是讓人覺得好笑,此寺乃是佛門淨地,偏偏取名崇義,崇義二字,顯然和佛門格格不入。

更有意思的是,既然這裡取名崇義,可出入這裡的人,卻又和義氣完全不沾邊,因爲這裡多爲頭戴璞帽,穿着圓領衫的商賈。

所謂義不掌財,你若是講義氣,還做個什麼生意,早他孃的撲街了。

這令陳正泰想到了後世一個碼字刻苦的作者,此人寫了《明朝敗家子》、《庶子風流》諸如此類的書,所謂勤不碼字,偏偏此人勤奮有加,催個月票尚要磨磨唧唧,反要遭人痛罵,可見世事光怪離奇,人心難測。

張千在身後道:“陛下,天色已遲了,何不……”

李世民看了看天色,這才發現,夕陽漸落,天色已略略暗淡。

他卻冷冷地道:“天色晚了,就在此投宿。”

張千下意識地道:“不回宮……”

李世民回頭,用鋒利的眼眸掃視了張千一眼。

張千嚇得噤若寒蟬,連忙垂頭。

隨即李世民直接帶着人入內,早有迎客僧上前:“施主是來添香油的嗎?”

“不添。”李世民不客氣地道。

迎客僧便道:“那麼,施主請回。”

陳正泰在李世民的身後嘆息,哎……又得我破費了,我好慘啊!

可是能怎麼辦呢?

於是陳正泰掏出了一張欠條來,是十貫的面值,塞到了那迎客僧手裡。

迎客僧一看這欠條,眼睛一亮。

顯然在這裡,人們對於陳家的欠條還是認得的,這崇義寺裡能接到欠條的機會不多,因爲絕大多數客商都很小氣,而欠條的面額又不小。

這迎客僧顯然在此,也是見過世面的,他小心翼翼的查看着欠條,欠條是陳家專用的紙張所書的,這種紙只有陳家纔有,尋常人想要僞造,絕無可能。還有上頭的字跡……這字跡早已不是手書,而是用專門的印刷銅字印上去,印刷工坊,在這個時代還是破天荒的出現,也只有陳家纔有,這最後的落款,還有署名,陳家爲了防僞,甚至連這油墨也是專門調過的。

總而言之,能折騰出這樣欠條的,獨此陳家一份,只稍稍一摸和一看,便能分辨出真僞了。

迎客僧立即堆出了笑容,拿着這欠條,卻是可以去陳家直接兌換兩萬個大錢,而且這大錢,用的都是貨真價實的黃銅,童叟無欺。

他立即殷勤地道:“幾位施主,是想在此投宿吧,我們這裡上好的禪院,專供似施主這樣的尊客,請隨我來,我們這裡的齋菜也是一絕的,還有我們煮的茶,用的是清泉水,尋常地方是喝不着的……”

他歡天喜地地做着介紹,邊領着李世民等人進了一個專門的房子。

這是寺廟裡的一個小院落,並不奢華,但是絕對清幽安靜,在這古剎之中,遠遠聽到誦經的聲音,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寧靜。

李世民等那迎客僧走了,便看向陳正泰,用一種古怪的眼神道:“你們陳家到底欠了多少錢?”

“恩師……”陳正泰糾正道:“不能說是陳家欠的錢,陳家只佔了四成股呢,絕大多數,還是宮中欠的錢,至於欠了多少,學生就算不清了,學生得回去讓人算幾天才能明白。”

李世民:“……”

算幾天。

宮中欠的錢,那不就是……

朕欠的錢?

他無法理解,不過……顯然陳正泰債多不愁,很恬然的樣子,他也暫時放下心,李世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思考。

“恩師,今夜就在此住下?”

李世民心不在焉地道:“就在此住下,朕有些事想要想明白。”

“恩師若是隻憑想象,是無法理解世間的事的,我方纔聽那迎客僧說,這裡有一個茶坊,在此投宿的客商,總喜歡在那裡喝茶,不妨恩師也去看看,不過最好不要讓閒雜人等去,去了……會引人懷疑。”

陳正泰說到閒雜人等的時候,眼睛看向張千。

張千一口氣提上來,卻是吞不下去,我去,陳正泰你這爛屁G的東西……

還沒等張千反駁,李世民便點頭。

人就是如此,都是潛移默化的,李世民本沒有想到這一層,可現在聽了陳正泰的話,心裡便默認了,他頷首道:“走,朕與太子還有你去。”

…………

茶坊就在這古剎的某處角落,有專門的僧人在此端茶遞水。

此時天色已經黑了,客商們操着各種口音,彼此喝茶閒坐彼此交流。

李世民和陳正泰幾人進去,尋了一個位置坐,立即引起了人的關注。

客商們消息靈通,聽說有人打賞了十貫香油錢,卻不知此人是誰。

許多客商是在此常住的,一看李世民等人臉生,上下打量,見李世民的穿戴很不凡,雖也是普通的圓領衫,可質地很少見。

於是……便有人湊了上來:“敢問兄臺是哪裡人?”

李世民淡淡地道:“姓李,叫我二郎便是。”

“噢,原來是李二郎,哈哈,當今聖上,不也是二郎嗎?鄙人姓陳……”

陳正泰站在一旁,臉色古怪。

“敢問李二郎做什麼買賣?”

李世民目光很鋒利,方纔進來的時候,就將這裡的人都盡收眼底。

對方在揣測着他,他也在揣測着這裡的每一個人,口裡道:“做的是絲綢買賣。”

“絲綢?”這陳商賈立即樂了:“這絲綢的買賣,現在想要找貨源,可不容易啊,二郎,若是與貨,得趕緊買,再不下手,可就遲了。”

李世民便道:“是嗎?難道這物價,會一直漲下去?”

“怎麼不會?”陳商賈樂了,其他人聽着他們的對談,也都不禁莞爾一笑。

這種眼神,再加上這種目光,彷彿都是在笑李二郎是個傻瓜,帶着調侃的意味。

李世民自是看出了這些人眼中的嘲笑意味,他感覺自己今日又受到了羞辱,這個時候,他已想拔出刀來,將這些混賬統統砍翻了,不過,他沒帶刀。

李世民握了握拳頭,好不容易地把怒氣忍了下去,才道:“我聽說,民部尚書戴胄,已經嚴厲打擊物價了,不只如此,皇帝還連幾次頒佈了旨意,三省六部通力協作,這纔剛剛開始,這物價……就算現在無法平抑,以後只怕也要平抑了吧。”

“屁!”陳商賈一聽,居然直接爆了粗口:“那戴相公,我們也是有耳聞的,他倒是一副要平抑物價的樣子,在東市和西市折騰,可是平抑物價,嘿嘿……就那低劣的手段,倒是將人嚇住了,他派了人去了東市之後,這裡的物價就又狠狠地上漲了一通。你可知這是爲何?”

…………

第四章和第五章很快到。

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兩百章:馬賽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六章:吃了嗎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
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兩百章:馬賽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六章:吃了嗎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