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富可敵國

人的心理預期,是極奇妙的。

當價格突破了某個整數,便會產生某種化學上的變化。

那些從前有機會投資精瓷的小門小戶人家,此時只能望洋興嘆了。

若是七貫的瓶子,他們砸鍋賣鐵,或許還有一點機會去試一試。

可當價格到了八十一貫時,他們便連觸碰都沒有可能了。

陳家則瘋狂的賣瓶子。

十幾萬個瓶子投入市場,竟連水花都沒有泛起。

近一千萬貫的錢財,直接流入陳家,而這……不過是一次囤積之後,所獲得的利潤而已。

甚至……市面上的人,爲了求瓶子,直接跑來找陳家,願意市價收購,市場價是八十一貫,那麼便八十一貫交易。

陳家這邊表示攤手,因爲……實在沒瓶子了,之前囤積的貨物,已經一次性放了出去。

可是……來的人不甘心,他們表示,可以先給錢,至於瓶子,陳家只要肯寫一個借條,表明自己欠着多少個瓶子便可,等到陳家生產出來,到時再將瓶子償還即可。

一下子……期貨的雛形也就出現了。

人們已經不在乎瓶子本身。

他們要的是一張表示這裡有瓶子的憑證,只要陳家肯給憑證,錢可以給。

三叔公一臉蒙圈,還能這樣玩?

看着無數拿着錢,面帶飢渴的人,只恨不得立即將這數萬數十萬貫的借條砸在他的臉上,而這一切,都只要開一張收據就可以。

想一想就很激動啊。

只是……這樣的行爲迅速的被陳正泰叫停了。

陳正泰是個有良心的人,他比較相信以物換物,而像這樣的玩法,雖然很高級,但是難保將來不會引發糾紛。

所以……唯一的手段,就是促進生產。

整個浮樑縣,許多巨大的煙囪豎起,在這裡,數不清的勞力們將泥製成了瓷胚,而後專門的人用水墨或者是彩筆進行上色,現在這兒主要生產的就是瓶兒,所以……匠人們熟能生巧,早已對此習以爲常了。

在這裡的匠人,很滿足當下的一切,一日在這裡做工,一天便能掙了三百文錢,這一個月下來,就是九貫,這可是大數目,在從前的時候,自己從事別的營生,便是一年也掙不來這麼多。

當然……他們總覺得很不踏實,就這麼個瓶瓶罐罐,真能賣錢?

而且還能賣大錢?

他們親眼見證了將土挖出,而後進行篩選,最後製成泥坯,此後上釉上彩,送進窯爐裡進行燒製的過程。

他們打破了頭也無法想象,就爲了這麼一個泥疙瘩,外間的人居然熱烈爭搶,似乎還有人搶破了頭。

當然,這一切都和他們無關,他們工作的地方,往往在山坳裡,靠近高嶺土的土礦,所有的人都是簽了契約進來的,不得輕易離開,每一個人都必須遵守這裡的規矩,負責這裡每一個工序的人,幾乎都姓陳,這些人據聞是世家子弟,可是看他們面如黑炭,手腳粗糙的樣子,哪裡像世家子。

唯一連接這裡的,就是一條土路,最終連接了碼頭,碼頭會有專門的人把守,甚至……連上茅廁,都需經過批准。

當然……這樣的生活雖然很辛苦,可一旦和每月九貫的收入,再加上一日三餐的可口飯菜相比,這些就都不算什麼了。

人最怕的是受窮。

而且陳家人已經保證,只要大家表現良好,將來……這裡停窯了,可能會帶他們去更大的世界。

更大的世界是什麼樣子,大家夥兒並不知道,只是對於許多人而言,他們是相信陳家人的。

陳家人肯給錢,講信用,也肯照料大家的生活起居。

這些泥地裡翻滾的人,因爲久居在在羣山之中,所以帶着特有的樸實。

當一窯窯的精瓷被燒製好之後,立即便和混雜了稻杆的箱子裝在一起,一車車的拉到碼頭去,而在碼頭,早有許多的船等候多時了。

他們將由此進信江,隨即沿着支線的水路進入長江,再轉道運河,自運河那裡,抵達天津,此後沿河道徐徐進入關中。

這是一個漫長的水路,途徑了太多太多的河道,不過……因爲主要是靠着船運,除了耽擱運送的時間,其實並不會有任何的意外。

陳家開始了新的囤貨,顯然,一方面是加劇市場對於精瓷的需求,將價格繼續攀高,另一方面,直接放一個大招。

所以,似乎雙方都在醞釀,彼此之間像是在打擂臺一般,陳家不出貨,市面上的貨越來越少,價格繼續攀高,而求貨的人反而更多了。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衆【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直到兩個月之後,近二十五萬個精瓷已經預備投放。

而精瓷的價格……早已突破了百貫。

而後,貨物如開閘洪水一般,開始慢慢的投放市場。

這個過程,足足經過了半個多月,而最終,陳家收到的款項,已高達兩千七百萬貫了。

加上此前近兩千萬貫的收益,從精瓷出現開始,陳家的獲利已達到近五千萬貫之巨。

而這……還沒有包括數不清的土地和田產的抵押。

若是統統加起來,陳正泰自己也數不清。

單以五千萬貫而言,這個數字是極可怕的,這幾乎形同於當下貞觀年間,三年以上的國庫收入,也幾乎形同於整個大唐,所有人不吃不喝,所創造的財富。

這倒也罷了,若是加上土地以及其他的抵押物,那麼這個數值,還要再翻上一倍。

一年……上千萬戶人口,起早貪黑,足足幹一年的財富……如今,盡都流入陳家。

陳正泰看着賬目,自己都覺得可怕。

而此時……因爲陳家一次性投入太多的精瓷,以至於價格終於開始有了一丁點的平穩,可也只是平穩罷了,顯然……市面上還是有資金,繼續上漲的苗頭依然還在。

未來再賣幾批精瓷,也未必沒有可能。

只是再不可能一次性投放了,陸陸續續,再掙個兩千萬貫,也不再是難事。

何況……還有許多世族,沒來得及質押土地呢!

所以此時的陳正泰,渾身輕鬆。

他又想起了那位可愛的朱文燁朱相公,此公已經號稱,精瓷能漲到三百貫了。

當然……他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的,精瓷不是已經創造了奇蹟了嗎?

靠着這種吆喝,他的話得到了許多的功名,以至於學習報,終於壓垮了新聞報,其銷量已經超過了每日十三萬份。

而可憐的新聞報,哪怕價格低廉,竟也銷量不斷地被壓縮,已經到了五萬上下。

人有了名氣,便是喝涼水都開心,無數的名利紛沓而來。長安大學堂請朱相公去授課。朝廷看他名聲很大,幾次徵辟他,給他的官位也越來越高,而朱文燁自然是堅持不受。

人們開始對朱文燁的德行也不由欽佩起來,提及此人,總免不得和長安城裡的另外一個人做對比,最後得出來的結論是,這二人簡直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

沒錯,地下躺着的那位,就是陳正泰。

當然,陳正泰沒工夫搭理他們,他正爲花錢的事而操心呢!

這麼多的錢,得讓它們流動起來,除了規劃必要的鐵路,他似乎更盼着,將會有一條道路通往更西的位置。

現在的河套區域,一分爲二,其中一大半被吐蕃人佔據,他們橫跨天山與高原,已成了絲綢之路的主要障礙,不只如此,這個時代的河套區域,和後世的荒涼戈壁可完全不一樣,因爲雨水充沛,大量的水土還未破壞,所以河套區域,說是塞上江南也不爲過。

吐蕃人在此大量的種植糧食,馴養駿馬,有着大量的人口。

以至於在歷史上,終唐一世,吐蕃人都是大唐無法切割的夢魘。

陳正泰之所以想要解決這個心腹大患,是因爲吐蕃人對於朔方,有着巨大的威脅,而且……大量的移民,聚集在朔方,必須得向西,謀求更大的空間,若是能奪取河套,那麼整個關外之地,就有了一處真正的糧食基地,以及豐美的巨大牧場!

而一旦有了鐵路,這些地方若能連接,那麼未來……對於陳家在關外立足,便有了更大的根基。

所以陳正泰,最近正和吐蕃的使臣打的火熱。

吐蕃使臣對於大唐很有興趣,一方面是吐蕃人現在的心腹大患乃是党項和白蘭人,正在圍剿党項人的殘部,所以有結好大唐的需要。

何況……大唐的朝貢體制,總能給吐蕃人帶去不少奢侈品,吐蕃使臣似乎一直希望能夠迎娶一位真正的大唐公主,爲此,可是花費了不少的功夫在長安活動。

這使臣叫論贊弄,名字很古怪,因爲大唐已將對北方諸部的外交大權交給了陳正泰,是以他不得不登門,尋到了陳正泰的頭上。

陳正泰還是很喜歡和外國友人交往的,熱情的將論贊弄叫到了自己的府上,擺上了一桌豐盛的酒席,先灌一瓶悶倒驢,這論贊弄便和陳正泰稱兄道弟了。

要說這吐蕃人也實在,一看陳正泰都是兄弟了,那還有什麼說的,自然開始大吐真言:“我家大汗,別無所圖,只願得大唐一公主,便心滿意足。吐蕃與大唐,本乃世交,若能成秦晉之好,便是親上加親了。”

這論贊弄的漢話水平頗高,陳正泰聽着,只是道:“禮部那邊怎麼說?”

論贊弄便老實地道:“那邊……倒是說幫忙想辦法,到時自會上奏。”

陳正泰張了張嘴,卻沒接話,最後只輕皺着眉頭搖頭。

論贊弄見陳正泰欲言又止的樣子,倒是打起了精神來,道:“怎麼,禮部難道說錯了?”

陳正泰嘆息一聲道:“你有所不知,我們這邊說想一想辦法,那就是沒有辦法。十之八九,是將你的事擱到了一邊了。我也是駙馬,歸國的大汗,可是叫松贊干布汗吧。我實與你說了吧……這事……懸。你可知道當今皇帝,爲何要將公主下嫁於我?”

論贊弄聽了,心已涼了半截,他還以爲這事兒會有好的迴應呢,可聽了陳正泰的話,顯然陳正泰比禮部的人要真誠的多了,便道:“爲何?”

“因爲我陳家有錢呀。”陳正泰道:“這個你應當略有耳聞的吧。”

“聽說過,聽說過的。”論贊弄不斷點頭:“本使是久仰殿下富甲天下之名的。”

陳正泰爲難地道:“所以說……罷罷罷,還是不說了。”

論贊弄怎麼可能放過陳正泰,追問道:“哎呀,請殿下一定要好好說一說纔好呀。”

“這個……我說出去,可能不太好聽,我家天子,什麼都好,就是……有點勢力,喜歡有錢人。”陳正泰說到這裡,便乾笑,打哈哈道:“咳咳……不能再往深裡說了,再說……我便要犯錯啦。來來來,喝酒。”

論贊弄此時卻也頗爲得意:“我吐蕃國,牛羊成羣,糧食堆滿了穀倉,府庫之中,珠寶也是無數,所以……以財富而論,可能不及殿下,卻也不容小覷。”

論贊弄這點信心還是有的。

錢?

我吐蕃國還缺這個嗎?

陳正泰卻是笑道:“那麼,你們吐蕃有多少個精瓷?”

“什麼?精瓷?”論贊弄一愣。

陳正泰隨即一笑:“什麼纔是錢呢?有牛羊,有糧食就叫富庶嗎?老弟啊老弟,這長安,玩法早就變了,大家論財富,只問瓷瓶幾何。你看這長安的富裕之家,哪一個不是家裡有幾千上萬個瓶子的,若是連瓶子都沒有,算什麼財富?不過徒增人笑也。”

精瓷這玩意,論贊弄在長安這些日子,還真聽的耳朵出繭子了,只曉得這玩意很值錢,和珠寶美玉差不多,當然,這玩意更厲害,還能漲價,更厲害的是,你若是兜售珠寶和美玉,你還需需要尋有緣人,交易起來格外的繁瑣,可精瓷不一樣,只要放售,立即就有人去搶。

看陳正泰鄙視的看他,這讓論贊弄頓時有一種鄉下人進了城,被人鄙視沒有見識一般。

他道:“那家裡得有多少個瓶子,才能娶個公主?”

“這……不好說。”陳正泰搖搖頭:“可是堂堂吐蕃國,若是比我大唐一個小小世家家裡藏着的瓶子還少,只怕陛下……會對吐蕃國有所成見。當然……我對精瓷是有看法的,我不喜歡這個東西,關於精瓷的事,我一聽便頭痛,懶得去說了,你若是真想打聽,自己去打聽便是了。”

噢,原來這位郡王不喜歡精瓷。

可論贊弄卻不得不留上心了。

他現在細細想了想,難怪自己來了長安,禮部的官員表面上客氣,實際上總覺得差這麼一層意思,原來是在敷衍俺呀。

吃罷了酒,陳正泰送他出門,不由道:“你我乃是朋友,今日來了府上,還送了不少吐蕃的特產來,我年紀雖小,託一個大,稱你爲賢弟。不過……禮尚往來卻是必須的,來……送你兩個瓶子帶回去吧。”

送瓶子……

這些大唐人……真是瘋了。

果然,陳正泰身後的陳福便將兩個瓶子送到了論贊弄的面前。

論贊弄只好抱着上了馬車,他所下榻的地方,是在二皮溝的客棧。

這也沒辦法,別的使臣都住鴻臚寺,只有陳正泰負責北方諸邦的事務,也懶得招待他們,讓他們自己住店。

可一到了客棧,許多人看到論贊弄,眼珠子便挪不動了。

論贊弄帶着幾個隨扈,正待要上樓,卻突然一個商賈上前來:“兄臺留步,你這瓶賣嗎,一百零三貫,怎樣?”

一百零三貫……

論贊弄立馬倒吸了一口涼氣,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他固然覺得這瓷瓶很好,這工藝,也只有強盛的大唐能夠製出了,可是一個瓶子一百零三貫,真是瘋了。

當然……這是那位很重要的郡王所贈,這玩意是不能賣的,將來問起,便失了禮,論贊弄只能搖頭。

那商賈頓時露出了遺憾之色。

論贊弄這幾日待在客棧,開始苦思冥想起來,他在琢磨如何完成大汗交給自己的使命。

到了第二日傍晚,突然有人氣喘吁吁的拍門,這令護衛們一下子警惕起來,論贊弄卻是淡定,開了門。

卻見還是昨日的商賈,他激動的樣子,雙手比劃着道:“兄臺,瓷瓶在不在,要不這樣吧,一百一十一貫,我買了。”

論贊弄一時呆住,昨天還是一百零三貫,今日……就暴漲了?

這玩意……擱在手上價格還能節節攀高?

他皺了皺眉道:“不賣,不賣。”

商賈失望道:“我這價格,已是很公道了。”

而論贊弄怎麼都堅持不賣,最後那商賈也只好怏怏而去。

可更奇怪的事還在後頭,這幾日都有人登門,精瓷的價格,似乎還在漲,每一個來訪的人,都報了最新的價格,似乎急切着希望論贊弄能夠將精瓷賣給自己。

直到價格增長到了一百一十三貫時……論贊弄終於坐不住了。

在吐蕃國,有一個傳說。

世上有一種神土,你將東西埋在裡頭,次日就會生出更多這樣的東西來。

論贊弄曾想象過,若是自己有這樣的土,將一個金子埋入土中,第二天豈不是可以生出兩個金子?如此,自己可不是要發大財了?

可現在……他看着這瓷瓶,突然冒出一個奇怪的念頭……這精瓷……可不就是那神土嗎?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和訂閱。

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九十章:大宴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九章:敕封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兩百章:馬賽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
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九十章:大宴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九章:敕封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兩百章:馬賽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