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

唐儉遭遇過的貴公子之爭,也是不少。

長安城裡哪一路神仙沒有,彼此之間遇到一些糾紛,也是常有的事。

一般情況,唐儉一開始採取的都是居中調解的態度,可現在看來……

這一件事很嚴重,韋家和陳家,這是打算要撕破臉來了。

既然要撕破臉,他也就打定了主意,先是怒氣衝衝的質問陳正泰。

“韋家不過是捉拿逃奴,陳家這樣做,還將人打成這個樣子,若是老夫放任不管,這雍州,豈不是任你們造次?這雍州,不是你們陳家的雍州。”

唐儉痛斥之後,擺出了一副公事公辦的嘴臉。

想當年,在亂世之中,唐儉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砍過人的,此時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倒也很是唬人。

韋家人那邊一聽,頓時打起了精神,那棺材裡的韋節義不知是不是迴光返照,這個時候激動得又從棺材裡坐了起來!

他哀嚎道:“唐長史這是仗義之言啊,不錯……陳家是何物,他……他……唐長史爲我們韋家做主了啊。”

唐儉揹着手,隨即目光落在了韋節義的身上:“你到底死不死?”

韋節義面目全非的臉也不知紅不紅,不過很快他又氣若游絲的躺回了棺材裡,口裡道着:“快死了,快死了。”

唐儉便怒視着韋家隨來的家人,冷冷道:“可是你們韋家,固然是追索逃奴,可跑去了二皮溝乾的什麼事!這二皮溝,畢竟乃是陳氏的土地,如此上門,這豈不是故意尋釁?來人,將陳正泰和韋節義二人都拿下,暫行拘押,此事……老夫要向上公稟,你二人,任誰都逃不掉罪責。”

他一聲令下,十幾個差役便如狼似虎,一個請陳正泰上了擔架擡起,一個擡着棺材!

一下子,韋家人和陳家人都開始叫起了冤枉。

唐儉則不予理會。

你們不是要鬧嗎?那就鬧吧!

老夫先各打五十大板,且看看你們陳韋兩家各自的能耐,兩個人都關押起來,就等於是兩不相幫。

當然,這樣的大事,是不可能輕易放他們走的,若是都無事人一般從這裡走出去,那大唐的王法,也就蕩然無存了。

韋節義和陳正泰統統擡走。

唐儉便命人驅散了兩家的家人,那陳福卻還不肯走,被人架着,他撕心裂肺的大呼:“我家公子被打成了這樣,你們還要關人,我們公子冤枉,冤枉哪。”

他吼聲極大,聲震瓦礫。

其實韋家隨來的家人也想大喊冤枉的,可發現這狗東西嗓門太大,竟是蓋不住他!

他們心知這事兒沒完,此事得趕緊稟明韋家各房不可。他們其實還算是氣定神閒的,知道自家公子在這裡,不會有什麼危險,現在當務之急,是趕緊磋商出一個對策。

於是,再不理陳福,灰溜溜的走了。

唐儉此時,不禁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神色有些煩躁!

他已讓文吏將方纔的經過記錄了下來,陳正泰和韋節義二人的口供,也都記錄在案。

韋家……

陳家……

唐儉不禁苦笑,這兩家人,都不是省油的燈啊。

於是將口供封檔,隨即命人道:“立即命人,將此案送去刑部。”

“還有……”唐儉頓了頓:“這二人都帶了傷,要請人來醫治,萬萬不可在老夫這裡出了什麼事,韋節義的傷勢最重,更要格外的小心。”

打了一聲招呼,他這才落座,而後又繼續提筆,撰寫本案大致的經過。

…………

陳正泰和韋節義二人被人擡着進入了大牢。

這一路,韋節義一直破口大罵:“陳正泰,你這個畜生,你欺人太甚,你別以爲此事就這樣算了,只要我韋節義還活着一天,就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你這狗東西,如此欺我,你可知道我是誰,你可知道我父親是誰,知道我祖父是誰,知道我姑母是誰。”

“你們陳家,怎麼教出你這麼一個狗東西來。”

陳正泰倒是異常的安靜,躺在擔架上閉門養神。

兩隊差役則擡着他們進入一處獄房。

這裡相比於尋常的牢房,要乾淨一些,顯然……對二人都有特殊的照顧的。

可即便如此,這裡還是顯得污濁不堪,牢房的氣氛顯得森森然,裡頭三步一崗,五步一哨。

二人都被擡着,一前一後,韋節義又罵:“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等着瞧吧,到時扒了你的皮。”

他是韋家公子,這韋家在長安城,還真沒有人敢惹,便是和尋常的皇子發生了糾紛,韋節義也覺得不怵!

在韋節義的心裡,他的家族無所不能。

“陳正泰,怎麼,你不敢吱聲啦,你害怕啦,時至今日,便是大羅金仙也救不了你。”

隨後,韋節義便看陳正泰被擡着進了一個牢房,那地方說是牢房,倒不是不見天日的地室,更像是大宅院裡的一處廂房,只是外頭有人把手,門窗緊閉罷了。

韋節義也躺在擔架上,被人擡着,他發出獰笑:“哼,等着瞧……到時有你好看……”

他說到這裡,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對擡他的公人道:“喂,喂……你們是不是擡錯了地方,瞎了眼,這不是陳正泰這狗東西的囚室嗎……喂,聾了耳朵嗎?”

躺在擔架上的韋節義幾乎要一骨碌翻身下來,但是他發現自己好像翻不了身。

公人已不耐煩了,雖然很不想招惹他,卻不禁道:“公子,雍州治獄這裡,能關押你們的囚室就這麼幾間,早一些日子,便有犯官將這裡佔滿了,剛剛騰出了一個囚室來,公子不關押在此,還能去哪,公子少說幾句吧。”

韋節義:“……”

進了囚室,果然看到陳正泰很安靜的盤膝坐在囚室的一角。

韋節義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

他腦子暈乎乎的。

公人們顯然最怕的就是這些平日氣勢洶洶的貴公子,所以將韋節義的擔架放下,便立即魚貫而出,隨即將大門鎖緊。

囚室裡,陳正泰依舊默然地盤膝坐着。

韋節義生無可戀的躺在擔架上。

擔架上有點涼,他傷勢其實不輕,尤其是自己的胳膊那裡,雖是在來狀告之前,進行了簡單的包紮和上藥,可此刻……依舊還擡不起來。

囚室裡很安靜。

細細看了這牢房一圈,韋節義便一瘸一拐的蹣跚翻身而起。

他低着腦袋,安靜的如鵪鶉一般,蜷縮到了囚室另一個角落。

陳正泰這時才站起來,盯着他,脣邊泛出耐人尋味的笑意:“你不是愛罵人嗎?來啊,我就在此,你繼續罵。”

韋節義臉色蒼白,哆嗦着貼牆站起來,眼睛低着看自己的腳尖,大氣不敢出!

老半天,他踟躕道:“陳……陳兄……小弟知錯啦,小弟有眼無珠,小弟瞎了眼睛,竟是衝撞了陳兄,陳兄,你的腿傷怎麼樣啦,我真是該死,拿腦袋撞了你的腿,陳兄,我幫你揉揉腿吧。”

方纔他還囂張至極,可現在明顯不一樣了。

他身子貼着牆角的牆,腦袋擡不起來,看着這間不大的牢房,只困着他們二人,上午的時候,陳正泰對他拳腳交加的狠勁,讓他頓時感到記憶猶新,現在他心裡只有戰戰兢兢的,生怕下一刻,悲劇再一次重演。

“不必。”陳正泰瞪他一眼:“下次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韋節義扯了扯脣邊,露出了一個勉強的笑容,道:“陳兄說的好,我平日就是太頑劣了,在長安城裡爲非作歹,家中長輩們嚴厲訓斥,我也不聽。今日更是衝撞了陳兄,真是我該死,我怎麼會瞎了眼,陳兄,莫說是你想打我,我自己也恨不得想打死自己,想到此前種種,真是悔不當初,這種種劣跡,真是罄竹難書。陳兄,你累不累,先歇一歇,你若是想罵我,也先養足精神。”

陳正泰滿意了,心裡想着,這狗東西,倒是知道怕了,現在才知道服了,早幹嘛去了。

不過……這韋家肯定不肯罷休的,得好好謀劃纔好,也不知道……自己進了大牢,有沒有人來救自己,自己的爹不會放任自己不管吧,不會吧,不會吧。

這囚室裡,有一張大牀榻,陳正泰毫不客氣的直接翻身上去,打算先睡一睡,養足精神!

至於這韋節義,他是一丁點都不想理了。

之所以在二皮溝揍他,是確立陳家在二皮溝的主權,要讓人知道,二皮溝絕不是外人可以來惹是生非的地方,也是要讓那些來到二皮溝的人知道,在二皮溝,他們可以安居樂業。

陳正泰不是一個崇尚暴力的人,暴力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尤其是小朋友不能學的暴力。

因爲一個人一旦習慣了用暴力去解決所有問題,那麼暴力就成了目的,而非手段,最終……也會被暴力所吞噬。

陳正泰迷迷糊糊的打盹兒,他其實心裡留了心,這個韋節義……還是得要小心。

誰曉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感覺自己腿竟好像被人揉捏着,於是,一下子驚醒了。

擡頭一看,便見韋節義跪在矮榻邊,頗爲‘楚楚可憐’的樣子,他一隻胳膊像是廢了一般,耷拉垂着,另一隻手,卻是小心翼翼的伸出來,極小心的揉捏着陳正泰的小腿。一張面目全非的臉,早已看不清表情,就這般……輕柔的揉捏,不敢發出絲毫的聲息。

陳正泰感到自己受到了莫大的驚嚇,大吼道:“你這是做什麼?”

韋節義嚇得哆嗦,小心翼翼的道:“我看陳兄睡得熟,又怕陳兄腿傷了,恢復得不好,所以才斗膽來給陳兄揉捏一下。”

沃日!

進來之前,你不是很囂張嗎?不是很拽嗎?

現在居然戲那麼多?

陳正泰厭煩的道:“滾一邊去。”

“噢,噢。”韋節義連忙蹣跚而起,極乖巧的一瘸一拐到了放置尿桶的角落,站好了,依舊還貼着牆面,垂頭站着,紋絲不動。

陳正泰也算是徹底的服氣了,他固然知道這些世族的公子哥們,肯定也有很慫的一面,倒是卻沒想到,慫到這個地步。

於是,他繼續躺着,不理他。

韋節義這時輕聲道:“陳兄,你餓不餓,你若餓了,我叫差役給你送牢飯。”

陳正泰罵道:“我吃牢飯還需你叫。”

“是是是。”韋節義很認真的點頭,身子不敢離開牆面:“那陳兄要不要出恭,我給你端……”

“滾!”

韋節義哭了,他也想滾啊,最好滾得遠遠的,可特麼的,這該死的雍州牧府,居然把他和陳正泰關一起了,這缺德不缺德啊!

陳正泰一聲冷喝,韋節義直接嚇得大氣不敢出,今日這頓揍,太深刻了,這輩子沒捱過這樣的打,尤其是陳正泰踩着他腦袋的時候,讓韋節義感覺到什麼叫慘絕人寰,之前因爲受傷而一肚子的氣,還沒想那麼多,現在關在這牢房裡,這才令他有了危機感!

此時,他對陳正泰的判斷是,這個人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的。第二……他下手很狠。

“好,好,那我不說話,陳兄好好休息。”

好不容易,差役們送來了牢飯。

似乎對待二人,有着特別的標準。

滿當當的兩大碗,都是白米,上頭還各淋着一個雞腿,以及其他菜餚。

韋節義連忙取了牢飯,先將自己飯碗裡的雞腿夾到陳正泰的碗上,而後將滿當當的飯菜,送到矮榻上的陳正泰面前!

他只有一隻手,所以這一隻手端着沉重的飯菜,使不上力,手臂下意識的顫抖。

“陳兄,你餓了吧,吃。”

陳正泰狐疑的看着碗裡的兩個大雞腿,此時他真餓了:“雞腿,給我吃?”

“陳兄讓我明白了這個世上還有道義二字,令我受益匪淺,我決定懲罰自己,一個月之內,不觸葷腥,這雞腿……我也不吃,陳兄還在長身體的時候,應該多吃一些。”

陳正泰只看了他一眼,不客氣了,接過了飯菜,隨即開始狼吞虎嚥。

韋節義則乖乖的回到了牆角的尿桶旁,端起了自己的白飯,拼命的吞嚥。

似乎……牢獄的生活,還算不錯。

陳正泰心裡感慨,這個世界,果然人與人是不同啊,還以爲進了大牢,會遭遇什麼不測呢。在這裡還算快活……暫時安心住下,就當體驗了。

…………

而在雍州牧府外頭,卻已亂成了一鍋粥。

各種流言蜚語四起。

一切的流言蜚語,都是起初從童謠開始。

童謠裡夾雜着各種控訴,有罵陳家收容逃奴,天理不容。有罵韋家欺男霸女,行爲不檢。有編排陳正泰還未娶妻,是因爲不能人道。還有罵韋家畜養私兵,圖謀不軌。

街上的孩童們似乎一下子,遇到了好時候,隔三差五就有各色人等,給他們塞上各種的吃食,而後長安各個街坊裡,傳遞着數不清的歌謠。

緊接着,便是各種的奏疏,如雪片一般的上奏。

陳家的賬房裡,大筆大筆的金銀銅錢抽調出來,而後便瘋了似的往人家裡送。

韋家那裡,各房也開始活動,四處拜謁自己的親朋故舊,八杆子打不着的親戚,此刻也變得熱絡了起來。

陳繼業甚至直接出現在了魏徵的府上,他沒送錢,只是哭,哭得魏徵煩了,表示一定會徹查這件事,給陳家一個公道!然後陳繼業突然就哭的更加厲害,死活不肯讓魏徵繼續查了。

此事驟然之間,在三省各部議論紛紛,人們將各種謠言和流言蜚語編織起來,而後製成了一個又一個新版本的故事。

恰恰是那些位高權重之人,對此事卻是格外的謹慎,他們輕易並不開口討論此事,甚至一字也不提,彷彿這件事,從未發生過,長安無事一般。

在後宮裡。

長孫皇后突然發現幾個嬪妃,竟好似突然活動了起來。

韋貴妃哭哭啼啼的到她面前哭訴。

那遂安公主的母親周氏,竟也跑去長孫皇后面前大哭。

遂安公主甚至還給長樂公主,送去了不少時新的飾物以及珠寶。

而真正爲這件事頭疼的人,便是李世民了。

刑部已將這案子送到了他的案頭。

李世民先聽陳正泰被人打了,立即怒不可遏,可翻開卷宗,懵了!

到現在,他還不明白,到底是誰打的誰。

當然,根據刑部那邊的意思,顯然陳正泰的四肢完好的,那韋家的公子,可就慘了,據聞是身上沒有一塊好肉。

“真狠!”李世民眯着眼,根據卷宗,腦海裡已大致的繪製出了一幅景象。

平日見陳正泰那小子,挺和顏悅色,挺老實忠厚的啊,不像是這般能下死手的人!

可這一次,卻讓李世民突然覺得,他這個弟子,似乎很不簡單。

當然,這些年輕人相互毆鬥,其實李世民倒是見識的多了,哪一個少年人不愛打人呢?

這些後輩們,血氣方剛,沒打死人就算不錯了。

可此案的關鍵點,顯然不是相互毆鬥這樣的簡單。

他細細的看着案卷,每一個細節都沒有放過。

最後……他得出了兩個可怕的結論。

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二十章:急奏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六章:吃了嗎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
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二十章:急奏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六章:吃了嗎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