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

又過了小半月。

冬日來臨。

天上下起了細雨,伴隨着寒風刺骨。

貞觀三年已至盡頭。

只是在這盡頭時,卻令無數人心焦起來,大家的心情可謂是比這溼冷的天氣還要糟糕。

糧價已跌到了谷底,誰也不曾想到,這遭遇了蝗災的關中,當初無數糧商興沖沖的運糧來準備大賺一筆的地方,現如今……所有人都在爲屯糧而焦灼不已。

很多人家,還沒有下定決心建糧倉,可若是這個時候不趕緊僱傭人建造,那麼到了來年開春,便要播種,插秧,那麼想要發動閒置的勞力可就來不及了。

那麼……到了來年秋收時,又會如何呢?

一旦無數的糧賣又賣不出去,那麼最後的結局,可能就要爛在地裡了。

而可怕的是,種糧是需要成本的,更可怕的是……就算你放任土地荒蕪,也需要成本。

此時……幾乎所有世族的子弟們都緊鎖了眉頭。

到了十一月初九這天。

皇子李泰當着李世民的面上奏,俱言穀賤傷農之事。

他表達了深深的擔憂,若是穀物繼續這般賤下去,只怕農人再無心思耕種,甚至他還舉出了大量逃奴的例子,因爲土地價格的降低,以及穀物的廉價,導致大量原本的奴婢和佃農開始逃亡。

根本原因就在於,原先土地是有很大價值的,因爲有着很大價值,所以壟斷土地的人家,纔有積極性組織生產。

而尋常的百姓,因爲沒有足夠的土地,所以不得不租種土地,或者賣身爲奴,因爲有了世族的庇護和土地,他們才能生存!否則,即便是成爲自耕農,他們這點單薄的財產,也無法抵禦任何災害。

可現在……當人們意識到,只需要一小筆錢購置幾畝地,就足以自己容身,又或者……現在糧價低廉,只要自己尋點什麼事,便足以購置糧食果腹,那麼……人心就開始動搖了。

逃奴的問題開始越來越普遍。

李泰聲情並茂的講了現在關中的見聞,他希望自己的父皇能有所觸動,拿出具體的方法。

李世民則用一種冷淡的表情看着自己的這個兒子,他頓了頓……終於透出了點微笑,道:“朕知道了,青雀能有如此用心,關心民生,朕很欣慰。”

李泰看不透自己的父皇所表現出來的喜怒,於是小心翼翼的道:“長此以往,只恐要出大問題啊,父皇,兒臣以爲……朝廷應該拿出一個切實的良方。”

李世民笑吟吟的鼓勵道:“應該拿出什麼良方爲好?”

“不如……朝廷出面,收購一些糧食,再令各地抓緊追索逃奴。除此之外,兒臣還以爲……”

李泰本是要侃侃而談。

可李世民突然打斷他:“青雀,這些話是誰教你說的?”

這話就有點質問的意味了,李泰嚇了一跳,忙道:“都是兒臣自己想到的。”

“唔。”李世民點點頭:“你年紀輕輕,就能思考如此深的問題,真是不易啊。”

李泰便道:“父皇謬讚了。”

他的回答滴水不漏,何況他生得文質彬彬,一副恭謙有禮的樣子,任何人見了,都會忍不住去讚歎他。

只是對於李泰的建議……李世民臉色淡淡地手撫案牘,依舊默不作聲。

坐在一側的李承乾,此時冷笑道:“哼,一派胡言。”

李世民眉一動。

卻聽李承乾道:“你小小年紀,也敢談論國家大事,若是什麼都不懂,那就該多去看,去聽,去學,而不是在此妄議朝政,國家大政,不是你這個小子可以議論的,就算要議論,那也不是看了幾本書,聽了別人的慫恿,就自覺得自己什麼都知道了。”

李泰一時愣住,他萬萬想不到皇兄會如此氣沖沖的直截了當的批評他。

他沒有顯露出一點的氣惱,只微笑,表現得很謙讓的樣子:“是,皇兄,我知錯了。”

李承乾這一拳,就猶如打在了棉花上,李承乾頓時意識到,自己好像不是這個八九歲孩子的對手!

只是……若是在往日,只怕父皇又要收拾自己了。

可李世民今日很奇怪,他沒有訓斥李承乾,而是坐在一旁,不發一語。

李承乾定了定神,便道:“回去之後,多體察民情,不要成日將自己關在書齋裡讀書,你瞧瞧你成日文縐縐的,像什麼樣子,我大唐乃是馬上得天下,天下不是靠讀書讀來的。”

李泰依舊沒有和李承乾爭辯,而是顯出一副委屈的樣子,朝李承乾行禮道:“知道了。”

一直默然的李世民,這才目光落向李承乾的身上,道:“這些話,又是誰教你說的?”

李承乾倒是沒有遲疑,立馬道:“父皇,都是和皇弟一樣,都是自己琢磨出來的。”

李世民便又微笑:“好啦,你們都是朕的兒子,是同胞兄弟,爲這樣的小事,爭吵什麼,你們的母親近來身子不好,去看看她吧。”

李承乾和李泰此時都不知道父皇的心思,不過李承乾罵了個痛快,倒也有幾分得意!

反正今日罵了李泰,父皇也沒訓斥自己,好似是自己得勝了,哈哈……陳正泰那個傢伙,還真是父皇肚裡的蛔蟲。

於是二人乖乖的出了殿,往長孫皇后那裡去了。

等這兩個兒子一走,李世民的臉色頓時拉了下來!

他眼裡掠過了殺機,帶着毫不容情狀,厲聲道:“王珪、蕭德言等人,該死。”

站在一旁的張千,聽到這突然的一句厲喝,心頭猛地哆嗦了一下!

這王珪乃是李泰的老師,曾是禮部尚書,地位崇高,素來被皇上所敬重,而至於蕭德言,更是天下名士,這二人,都有同樣的特點,都是越王府裡的人。

現在陛下突然咒罵這二人……

這是……

張千心知,這定是二人觸犯了李世民的逆鱗。

張千小心翼翼的道:“陛下,是否讓百騎……”

李世民卻是很快恢復了平靜,抿了抿脣,才擺擺手道:“不必了,靜觀其變即可,朕倒要看看,接下來……還會有誰和李泰一樣跳出來。”

張千忙道:“陛下聖明。”

李世民若有所思的皺了皺眉,突然用森然的目光瞥了張千一眼:“今日這裡發生的事,你會傳出宮去嗎?”

張千雖是內常侍,可實際上,確實和宮外的某些人打得火熱!

畢竟……張千不傻,無論是太子還是李泰,都各自有自己的資本,將來都可能是李世民的繼承者。

太子自不必說了,而越王李泰,極受陛下的信任,按理來說,他這個年紀,應該只能成爲郡王,可是越王卻早早就成了親王,若只是親王倒還罷了,陛下居然還敕封他爲揚州大都督與越州都督!督常、海、潤、楚、舒、廬、濠、壽、歙、蘇、杭、宣、東睦、南和等十六州軍事。又督越、婺、泉、建、臺、括六州。

除了讓他掌握這二十多州的軍權,李泰的封地更是多達二十二州!

這是什麼概念呢?

整個大唐,也不過三百多個州而已。

而李泰的封地就佔了天下的一成,更可怕的是,這封地還處在江南區域,現如今,揚州和越州因爲東晉時期的開發,已漸成魚米之鄉,地方富庶,其每年的賦稅,就佔了天下的兩成以上。

李世民甚至還覺得單憑這個,還無法讓李泰的地位穩固,又給他請了王珪和蕭德言等人做他的老師,王珪乃南樑尚書令王僧辯之孫,而蕭德言,又是南齊尚書左僕射思話玄孫。

這些都是南朝的世族,他們背後的家族,在江南有着極高的聲望。

張千甚至懷疑,陛下真正屬意的繼承人,極可能是李泰。

作爲一個宦官,無論是討好太子還是討好越王,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至少在將來,可以讓自己安度晚年。

現在陛下突然發出了警告,這令張千立即意識到問題的嚴重!他嚇得連忙拜倒在地道:“奴萬死,奴不敢。”

“很好。”李世民淡淡道,臉色一下子又恢復了平常!

他隨即又翻撿了奏疏,看似是漫不經心的樣子,可是從天下各州送來的奏疏,似乎都不約而同的講起了當下谷賤的事!

李世民似乎也不急着去批閱回覆,而是似笑非笑的樣子,觀賞着每一本奏疏,他現在對於接下來要發生的事,越來越期待了。

就是不知道……接下來……會如何。

陳正泰在此時,又在做什麼?

接下來一定會很有趣吧。

說不定那些世族,會將陳正泰按在地上一頓痛毆。

陳正泰還是有些不自量力了,妄圖以一己之力,想要觸怒整個世族。

不過……少年人初生牛犢不怕虎,這一點很像朕。

可惜朕年歲大了,年歲越大的人,越是瞻前顧後,越是凡事小心翼翼,遠不如朕在少年時那般胸懷凌雲大志。

當然……固然陳正泰十之八九要被世族打得滿地找牙,可萬一成功了呢?

李世民此時,又生出了疑竇,真的能成功嗎?

…………

越是接近年關。

穀物和土地的價格就越是下跌得厲害!

固然是世族們絕沒有賣地的打算,可是這個選擇題太難做了,到底建不建倉,到底來年是不是荒蕪土地,到底要不要僱傭人耕種。

明知道建倉是虧本,明知道土地荒蕪也是虧本,也明知道僱傭人耕種還是虧本,合着怎麼都是虧,尤其是看到日益下跌的糧價和地價,一種前所未有的焦慮情緒,已經開始籠罩在了每一個人的心頭。

朝廷似乎也不打算拿出任何辦法來救濟他們。

據聞越王李泰倒是上了一道奏疏。

李泰真是賢王啊,他處處爲我等百姓着想。

至少……陛下對此,卻是不置可否。

朝廷那邊什麼動靜都沒有,可是世族們卻是急了。

來不及了。

一些世族的子弟,也開始暗中兜售他們的私地了。

只可惜……此時地價發售,幾乎等於虧本。

東市和西市的牙行,現在也拼了命的在兜售着土地。

據聞現在賣地的佣金很高,賣主捨得給出高額的賞錢。

可是如今的形勢……要賣地,何其不容易啊。

雖然掛出了無數的牌子,可這個節骨眼上,誰還敢買地?

這土地,其實是需擁有成本的,畢竟……要繳納糧稅,哪怕是世族只象徵性的上繳一點點,可依舊還是錢,甚至還需僱人耕種,需要穀倉屯糧,這哪一樣不是錢?

地掛出來的越來越多,偏又賣不出去。

而大家都如沒頭蒼蠅一般,都只能乾着急。

消息很快傳到了二皮溝。

這一天的早上,陳正泰正老神在在的喝着茶。

地價和糧價的下跌,超出了他的預期。

李承乾又來了。

他急匆匆的尋到了陳正泰:“師兄,有一件事,你得幫我想一想,孤和李泰……”

不等他說下去,陳正泰就打斷了他:“你不必說,我知道結果,一定是你罵了李泰之後,恩師不置可否吧。”

李承乾驚訝不已的道:“呀,你怎麼知道,你好大的膽子,居然在父皇身邊安插了人,哎呀,好可怕,不過孤喜歡,哈哈。”

看着李承乾居然一臉奸笑的樣子,陳正泰拉下臉來:“我什麼時候安插了人手了,你再亂說,我明日去見越王師弟啦。”

李承乾的笑臉頓時收斂:“……”

陳正泰便道:“好了,我們就不開玩笑了,待會兒我要入宮。”

李承乾訝異的道:“入宮,入宮做什麼?”

“見陛下。”陳正泰很認真的道:“現在萬事俱備了,只是還欠東風,這東風,只有陛下那裡纔有,所以我們得去借東風去。”

李承乾一愣,他越發覺得,這個時候的陳正泰,很是高深莫測了。

陳正泰道:“你隨我一道去。”

“爲啥?”

陳正泰認真的道:“因爲我也吃不準陛下肯不肯借,若是不肯借,我就打算直言犯上了。到時陛下若是勃然大怒,你在身邊,我安心一些,畢竟可以擋災。”

李承乾:“……”

他一臉嫌棄的看着陳正泰,這是什麼話,你這個傢伙,竟還敢利用孤?

好大的膽子。

不過……

雖然萬分不情願,李承乾還是風風火火的跟着陳正泰,二人騎馬,到了太極宮,稟告之後,隨即便被引入了甘露殿。

甘露殿乃是內殿,再往後,就是后妃們的寢殿了,所以一般情況,李世民不會在此召集外臣!

不過聽聞是陳正泰和太子來,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選擇擺駕在此,見一見自己的弟子。

到了李世民的跟前,陳正泰行了禮,便道:“見過恩師,許多日子不見恩師,恩師比之從前更加龍精虎猛了,恩師真是了不起啊,每日日理萬機,操勞國事,竟還能如此精神煥發,果然不愧爲上天之子,此真龍也。”

李世民笑了:“是嗎?朕反而覺得身子大不如前。”

“恩師就不要謙虛了。”

李世民似笑非笑:“少繞彎子,和朕說實話,來此,所爲何事?”

陳正泰雖被戳破了心事,竟也一點也不尷尬,便笑道:“恩師果然是明察秋毫,真一眼,便看中了學生的心意。人們都說,每一個學生,上輩子都是其恩師的兒子,古人誠不欺我啊。”

李承乾在旁聽了,心裡忍不住想,嚇,這個混賬,早知道他有圖謀,他不是想和孤做師兄弟,是想和孤做真兄弟?他是想做親王啊。

李世民卻是板着臉:“有這樣的古語嗎?朕怎麼沒有聽說過?”

陳正泰心裡想,我現在就在唐朝,所以我就是古人,我是古人,說的話不就是古語嗎?

他嘿嘿一笑,沒有解釋,而是道:“學生來此,是想向恩師借一樣東西。”

“借何物?”李世民倒是有些好奇地看着陳正泰。

陳正泰道:“皇莊。”

李世民一愣,有些意外。

大唐有專門的皇莊,這些土地收益,絕大多數都是用來供養皇帝和后妃,以及宗室子弟的,作爲內帑之用,這是宮中的主要收入來源之一。

可現在……陳正泰居然想將手伸進這裡來?

“你要土地,要多少?”

“恩師能借多少?”

“這……”李世民開始猶豫起來:“你要來何用?”

“大用。”

李世民不禁氣惱起來:“朕有許多女兒,將來都需出嫁,這些都是朕爲之準備的嫁妝啊。”

這是實情,畢竟皇帝的兒子都有封地,而皇帝的女兒出嫁之後,往往需要宮裡賜予土地,雖然公主們下嫁的人家,肯定不會缺錢,可嫁妝某種程度也代表了皇帝的心意以及對女兒們的寵溺。

這地若是給了你,或者你借了去,出了什麼差錯,朕的女兒們以後怎麼辦?

陳正泰無語。

平時什麼話都好說,怎麼一到了借東西的時候,就推三阻四了。

“恩師……學生會還的。”

“三萬畝夠嗎?”李世民說出這個數目的時候,還是有些心疼。

陳正泰卻是一點不客氣的道:“學生需要十五萬畝。”

李世民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
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