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

李世民要的便是這效果。

今日當着揚州城上下立一個威,狠狠打壓這王氏,自此之後,揚州城的新政便再不會有任何的阻礙了。

百姓們見陛下如此,心裡也如吃了一顆定心丸。

當然,最緊要的還是揚州城的上下官吏,陛下今日這個舉動,足夠讓他們可以安心做事了,這新政推行的好,便是大功一件,至少不必擔心將來朝令夕改。

李世民看都不看地上的王再學一眼,便舉步而去,百官紛紛伴駕隨後。

此時,大家沒有發出一丁點聲音,倒有一些人和王家算是遠親,只是這個時候,他們唯一後悔的,就是沒有此前修書提醒這王再學萬萬不可滋事,老老實實的繳稅,難道不香嗎?

百姓們倒是歡呼起來,這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有人鳴冤,他們同情,可收拾了王家,他們依舊歡呼。

人羣散去時,這又成了街頭巷尾的話題,可李世民卻已抵達了別宮。

這裡曾是隋煬帝的居所,隋煬帝也死在這曾經江都的別宮裡,可如今,這裡卻再無半點別宮的痕跡了,大隋的印記,早已煙消雲散,彷彿從未存在過。

這別宮,沒有長安太極宮的恢弘,卻在這四季常綠的揚州,多了幾分別緻。

別宮利用了山勢,依山而建,在李世民抵達之前,已經經過了修葺,李世民穿梭在其間,看着無數的亭臺樓榭,此時快到初冬了,遠處便是平靜的運河,依山傍水,這別宮裡即將入夜時,蒙了一層薄霧,江南煙雨,自樓榭處遠眺,可見那朦朧的夜霧之下揚州城的風景,那巨大的寺廟,隱在霧中,猶如置身仙境。

李世民拍打着霧水打溼的玉石護欄,刺骨的冰冷傳至他的掌心,他吁了口氣,回頭。

此時,李泰和遂安公主俱都低着頭,大氣不敢出。

李世民嘆了口氣道:“青雀,你生在帝王之家,民間的疾苦,你如何得知啊,我大唐的江山,看似是一團和氣,可事實真是如此嗎?朕還是要治你的罪,依舊還需刑部來議罪,只是你這皇子……越王的爵位,只怕是沒有了,你自己……好生在揚州戴罪立功吧。朕聽你的師兄說了你的一些好話,太子在朕面前也有美言,終究你和他們是兄弟,是師兄弟,和朕,乃是父子。只要你能幡然悔過,在此好好想一想自己做兒子,應當如何盡孝;做臣子,如何盡忠。將來有了功勞,朕不會薄待你。”

“只是……從前你身邊那些人卻要遠離,這些人只知誇誇其談,於你有什麼益處?多向太子和你的師兄學一學,不會有什麼壞處。你需知道,你是李家的子孫,是皇室子弟,你所想的,不是維護其他人的利益,你維護了他們,他們便會對你死心塌地嗎?哼,他們眼裡,是先有家,方纔有天下,可我們李氏,註定了與這天下連爲一體,江山不再,則社稷不存,身死族滅。”

李泰長出了一口氣,聽聞太子和陳正泰都說了自己的好話,他心裡是詫異的,以往的時候,身邊的人沒少說太子的壞話,他耳朵都出了繭子,在他心裡,自己那皇兄,就是個滿腦子只想着陷害自己的卑鄙小人,只是現在……

若是從前,他是不相信這些話的,可是自己已經到了這個境地,顯然太子也沒必要來故作姿態。

李泰於是落淚道:“兒臣知道了,兒臣在此,一定謹守本份,這些日子,兒臣雖是戴罪,卻也受益良多,也多虧了師兄的照拂……兒臣……”

說着,眼淚啪嗒落下來,心裡一塊大石總算落地,他心裡清楚,責罰雖然還會有,可……至少自己還有做事的機會。

到了如今,他已沒有了希圖皇位的進取心了,只是覺得……人活在世上,做點自己想做的事。

李世民則是回頭,目光落在了遂安公主的身上。

遂安公主惴惴不安,似乎也害怕責罰的樣子。

李世民道:“朕聽說,這些日子,你都住在你師兄的下榻之處?”

“不是……是……”遂安公主憋紅了臉,又是點頭,又是搖頭。

李世民揹着手,仰天長嘆:“難怪這個小子迄今爲止,隻字不提這兒女情長之事,他是吃定了朕啊。”

“什麼?”遂安公主窘迫地道:“父皇此言……不,不是的,我們沒有同處一室。”

李世民擺擺手,道:“過幾日就隨朕回長安吧,此外,你的師兄也回去。”

遂安公主訝異地道:“師兄也回去?”

李世民頷首:“揚州的新政,此後不需你師兄來,也足以應付了,倘若處處都要他鎮守在此,纔可推行,那麼這新政遲早也要人亡政息。因而,現在最不需你師兄在此的,恰恰是揚州,朕想看看,這揚州到底能做到何等的地步。”

說到這裡,李世民直直地看着遂安公主道:“你在想什麼?”

遂安公主想了想道:“師兄前幾日也和我說了一樣的話,他說留在揚州沒有什麼益處,只要讓一個叫婁師德的人在此,便可保證新政可以推行,他也想回家了,還說……接下來父皇肯定回到了長安,肯定有許多事要幹,到時他在長安,也好協助。”

“是嗎,他真這樣說的?”李世民笑了笑道:“還說了什麼?”

遂安公主道:“他還一直唸叨……勸我將公主府建到塞外去。“

“塞外……”李世民一愣:“這又是什麼意思?”

這個就太令李世民意外萬分了。

遂安公主道:“我只聽他說,大漠之中,我大唐無論如何掃蕩,即便沒了鮮卑,也會有突厥。突厥沒了,那高句麗和回紇,會有西突厥,解決大漠的問題,根由不在赫赫武功,憑藉的,卻是經濟的擴張,不改變大漠的形態,哪怕我大唐可以強盛一千年,一千年之後,那些部族,照舊還要崛起,威脅我大唐的北疆,永爲大唐心腹大患。”

李世民低頭回味着這番話,沉吟良久,才道:“這麼多年來,大漠的問題就如膿瘡一般,擠出來一點,又會復發,歷朝歷代不知多少人想要解決,此事豈是他能解決的,他葫蘆裡又賣了什麼藥?”

“他說要築城。”

築城……

李世民失笑道:“秦漢時起,就不知築了多少城了,好啦,朕看你現在已成了他的傳聲筒,這是他故意教你來給朕吹風吧。”

遂安公主驟然不說話了,卻突然道:“兒臣已長大了,按理來說,父皇應當賜下公主府,原本兒臣是想將公主府營造在二皮溝的,而現在兒臣想,不如請父皇在塞外給兒臣尋覓一塊土地,修築公主府吧。”

出塞?

李世民不禁心疼地看了遂安公主一眼。

顯然,這個女兒並不知道塞外是什麼樣子,是多麼的貧瘠和兇險。

看來……陳正泰將她糊弄得不輕啊!

“此事,朕會定奪。”李世民頷首道:“對了,你去告訴他,以後有話就自己直接來和朕講,不要總讓你來旁敲側擊。”

遂安公主忙點頭,她心裡鬆了口氣,師兄果然說的對,這一次自己逃出來,父皇肯定要震怒的,少不得要狠狠教訓自己。

好在師兄教了她這個方法,只要講一講塞外,尤其是說一句出塞之類的話,父皇一定會將心思移到這上頭,如此……她就可免受責罰了。

遂安公主與有榮焉地想,師兄實在太厲害了。

…………

別宮裡,李世民來回踱步,自昨天傍晚到此時,晨曦初露,晨霧已起。

這孤零零的大殿裡,依舊還傳出李世民的腳步聲。

張千在外頭,感覺自己身上的骨頭都有些僵硬了,哈欠連連,陛下沒有休息,他這個近侍自也是不能休息。

只是陛下在這殿中已走了一夜了,心事重重的樣子。

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肯就寢。

只是他不敢去招呼,只能一直乖乖地站在殿外。

倒是沒多久,他終於聽到了李世民的呼喚聲:“去將杜卿家叫來。”

“喏。”張千頓時打起了精神,這真是造孽啊,陛下一宿未睡,可看這個樣子,只怕還有許多事要辦呢。

杜如晦很快便來了,向李世民行了禮,看着李世民的臉色,詫異道:“陛下一宿未睡嗎?”

“朕睡不下。”李世民顯得有些疲憊,聲音嘶啞。

不過此刻,他多了幾分興奮:“朕思來想去,我大唐的心腹之患,永遠都在北方,可是……朕思量再三,卻發現我大唐縱是能橫掃大漠一次、兩次,又有什麼用呢,東突厥被我大唐所滅,如今願意歸附,可是很快,回紇和高句麗人又趁機佔了突厥人留下來的空白,便連那遁走的西突厥人,也開始東進,假以時日,大漠之中,又會出現我大唐的勁敵,朕在想,是否有一勞永逸的辦法……昨日,陳正泰似乎覺得可以試一試,可朕思來想去,依舊還是沒有頭緒,卿家以爲呢?”

杜如晦毫不猶豫地道:“自東周以來,胡人的問題就一直尾大難掉,這千年來,不知多少聖君名臣,也都曾想嘗試各種方法,以達到天下能夠長治久安的目的,可是臣以爲,這不是易事,永絕邊患,談何容易呢?”

這是實在話。

古人們最看重的就是歷史經驗,而歷史經驗已經再三的證明,一切都是徒勞的,唯一的辦法,就是在強盛的時候,盡力去掃蕩他們,使他們虛弱,而到了中原虛弱時,他們自然會趁勢而起,開始進入中原。

李世民道:“陳正泰有一個建言,他希望將遂安公主的公主府,營造在大漠。”

“什麼?”杜如晦詫異地道;“臣有些不明白?”

“你還不明白嗎?”李世民深深地看了杜如晦一眼:“這傢伙,已經開始以朕的女婿自居了。”

“呀。”杜如晦張大口,老半天說不出話來,他被震驚到了。

杜如晦隨即尷尬地道:“天傢俬事,臣豈可妄議。”

李世民哭笑不得地道:“朕在想,他一定是在打什麼主意,難道他是害怕朕不將遂安公主下嫁給他,所以他出了一個餿主意,將公主府營造在大漠之中,這樣的話,便沒人敢尚公主了?可是他又怕朕不同意將公主府移在大漠,所以又拋了一個誘餌?”

杜如晦咳嗽道:“想來陳都督不至如此心思吧。”

李世民搖搖頭,笑道:“他喜歡繞彎子,畢竟是少年人,臉皮薄,不好求婚,所以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也是未必。可這傢伙,真是讓朕百爪撓心啊,朕想要的,就是長治久安,因而對內需進行新政,對外,卻需永絕北方邊患,杜卿家,朕現在可成了肥魚,見着了誘餌,雖知那誘餌裡有鉤子,卻總忍不住想去咬一咬,你說該如何?”

杜如晦也算是服了,就你李二郎想的多。

不過他不敢怠慢,隨即道:“陛下何不如召陳都督來問,便可決斷了。”

“不能問。”李世民瞪他一眼:“朕要憋着,問了,便像是咬了鉤一樣。”

杜如晦:“……”

“杜卿無話可說了嗎?”

“兒女之事,臣不好說什麼。”杜如晦。

李世民便嘆道:“哪裡有什麼兒女之事,朕乃天子,什麼事都是社稷的事。”

說罷,他揮揮手:“你退下吧,朕且去就寢。”

過了幾日,聖駕開始返程。

這些日子,李世民已走訪了半個揚州,對於揚州的情況是很滿意的,因而下了旨意,命婁師德爲揚州都督,而陳正泰,自是輕鬆卸任。

大隊的人馬,預備出發。

婁師德則帶着揚州上下官吏,來此恭送聖駕。

等陛下上了車輦,婁師德尋到了陳正泰,道:“明公大恩大德,永世難忘,揚州之事,下官會隨時嚮明公稟奏,明公若有差遣,也請修書來。”

這話的意味已很明顯了。

陳正泰就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啊,頷首道:“知道了。”

婁師德不由心裡感慨,明公就是明公啊,這知道了三個字,隱含着許多層意思,一曰:知道了,會修書來。二曰:我已知道你的表態了,自此之後,你婁師德乃是我陳正泰的人,將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三曰:我知道你知道,你知我也知,我們是自己人,不必那些虛僞客套。

婁師德於是深深作揖,雙手拱起,直到陳正泰騎上了馬,隨着聖駕而去,最終人馬不見了蹤影,婁師德方纔直起身子。

婁師德一時竟有無限的感慨,自己這數月以來,從罪臣到功臣,再到揚州都督,身份的轉換可謂是瞬息萬變。

現在這揚州都督,看似不過是獨當一面的封疆大吏,可是卻將成爲天下最矚目的所在,新政的興廢,竟都操持他的手裡。

而接下來,就是按照明公的心意,做出一番樣子來了,成,則一飛沖天,名垂千古。敗……不,沒有失敗,失敗就意味着死無葬身之地。

哎……他日再見明公時,希望是以功臣的身份,如此,也不枉明公栽培。

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
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