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

陳家送來的錢糧是足夠的,因爲資金充裕,又有足夠的精良匠人協助,所以這船造的很快。

造船最難的一部分,恰恰是船料,若是事先沒有準備,想要造出一支可用的船隊,沒有七八年的功夫,是絕不可能的。

不得不說,隋煬帝簡直就是婁師德的大恩人哪!

另一邊在造船,這邊自是招募當地的壯丁進入水寨了。

婁師德決心親自來操練這些壯丁。

而今,可供操練的艦船並不多,不過數艘而已,於是索性讓壯丁們輪番出海,其餘時候,則在水寨中操練。

這些壯丁,大多都是當初罹難的船員親族。

一方面,優先招募他們,另一方面,待遇豐厚,進了營來,成日大吃大喝,陳家別的不擅長,可是陳家的米卻是很養人的。

但凡是應募的,或多或少心裡懷揣着仇恨,本是想着熬一陣子苦,爲自己的親族報仇,可哪裡想到,進了營,豬肉和羊肉管夠,除了操練辛苦,其他的統統都有。

原本水寨想要裝配火器。

只是這笨重巨大的火炮上不了船,至少現在的技術做不到,後座力太大了,只怕還未將對方的艦船轟爛,自己就已千瘡百孔,便是火槍也不便利!

一方面是海上顛簸,一旦發射火槍,幾乎毫無準頭ꓹ 另一方面,也是火藥容易受潮的緣故ꓹ 若是出海幾天,還可以勉強支撐,可若是出海三五個月ꓹ 什麼防潮的東西都沒有什麼效果。

因而,只能以冷兵器爲主ꓹ 所有人刀槍劍戟管夠,配備弓弩ꓹ 尤其是連弩ꓹ 直接從長安運來了一千副。

婁師德接受了沉重的教訓之後,現在腦海裡想着的都是高句麗的艦船,想着他們的優勢和短處,一連三個多月時間,第一批的艦船已成型了,上千個匠人日夜忙碌,工期很快。

不等婁師德興沖沖的登上新艦ꓹ 另一邊,自己的兄弟婁師賢匆匆而來ꓹ 邊道:“兄長ꓹ 刺史有請。”

刺史……

一提到這個刺史ꓹ 婁師德就心思複雜ꓹ 當初他纔是刺史呢,若不是論罪ꓹ 怎麼可能被貶官?

而這新任的刺史ꓹ 乃是朝中百官們公推出來的ꓹ 叫崔巖!

崔巖出自清河崔氏,他的父祖都曾任高官ꓹ 入朝之後,官聲自然很好!

當然……這個官聲……是頗有水分的,在這個以家世論長短的時代,崔家和絕大多數世族有姻親,本身就是天下有數的大世族,門生故吏遍佈天下,無論是朝中還是地方的州縣,誰敢說一句這崔家的郎君官聲不好來着?

如所有大世族的子弟一樣,崔巖爲官之後,一直受到提攜和同儕們的幫助,歷任了御史,此後放爲吉州刺史,總而言之,這一路都有功勞,美譽甚多,被人稱之爲虎臣。

崔家的這位老虎,不,虎臣到任揚州之後,迅速地得到了江南世族和官員們的擁戴,許多新政,也慢慢開始推行緩慢下來,他整治了市場,同時捉拿了不少奸商,立即得到了不錯的風評。

至於揚州的新政,自然也因爲婁師德的貶官而人亡政息,畢竟……新政這東西,本就是敢爲天下先,只有婁師德這等沒有了退路,悶着頭往前衝的人方纔可能見效!

但凡是換做是其他人來,就算是有心,也是無力!

何況,人家壓根就沒有這個心呢?

這位刺史自然對婁師德沒有什麼好眼色,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卻不知今日突然傳喚,卻是何故。

婁師德乃是揚州水路校尉,理論上而言,是刺史的屬官,自然不能怠慢,於是匆匆趕至刺史府。

只是到達的時候,崔刺史正在見幾個重要的賓客,他乃屬官,只好老實地在廊下等候。

這一等便是一個半時辰,站在廊下動彈不得,這般僵站着,即便是婁師德這樣身強體壯的人,也有些受不了。

好不容易,見那崔巖與幾個衣冠齊楚之人一道有說有笑的出來,這崔巖送這些人到了中門,而後這些人各自坐車,揚長而去。崔巖方纔返回了裡廳,差役才請婁師德進去。

婁師德見了崔巖,忙行禮道:“下官見過崔使君。”

崔巖只看了婁師德一眼,慢吞吞的喝了口茶,才道:“聽聞你四處在徵募壯丁?”

wWW★тт kán★¢ o

“是。”婁師德道:“下官急於造船……”

崔巖淡淡地道:“這可不好,你們開的薪俸太高了,現在有人來狀告,說是許多農人和佃戶聽聞造船薪俸豐厚,竟是拋下了農活,都跑去了船塢那裡!婁校尉管的是水寨,可是本官卻需管理着一地的軍政。按理來說,你也是做過刺史的人,難道不知道,凡事都要考慮長遠的嗎?你這樣做,豈不是竭澤而漁?”

婁師德聽到崔巖的爲難,卻作聲不得,他曉得官大一級壓死人的道理,何況自己現在還是待罪之臣呢!

於是忙道:“崔使君教訓的是,只是下官肩負的乃是保護海境,出擊高句麗……”

“不要拿這個來壓老夫。”崔巖拉着臉,繼續道:“你乃是揚州的水路校尉,區區一揚州水路校尉,也敢自稱要和高句麗和百濟的艦隊決一雌雄嗎?這些話,不過是朝中有人想保你的託詞而已,你莫非當真以爲,憑你造出的些許艦船,就可在這海上呼風喚雨?”

婁師德不由道:“這是陛下……”

崔巖打斷道:“這固然是陛下的旨意,可陛下對於揚州的情況所知不多,不過是陳駙馬在旁進言而已。陳駙馬說這些話,也無非是因爲你是他的故吏,怎麼,你還想拿陳駙馬來壓本官不成?”

婁師德憋得難受,老半天,方纔不甘心道:“不敢。”

“我看你是敢的,聽聞你的兄弟四處都說,本官到任之後,在揚州無心新政,這又是何意?”

婁師德臉色慘然:“這……我回去一定教訓愚弟。”

“哼。”崔巖鄙視的看了婁師德一眼,才又道:“你若是安安分分,這輩子,若是再沒有人提起你的罪責,你照舊還可做你的校尉。可你若是不安分,甚至還有什麼癡心妄想,本官實話告訴你,誰也保不了你。造船是你的事,可你若是繼續四處征夫,破壞生產,本官便不會客氣了。至於你那兄弟,若再敢多嘴多舌,本官也有辦法懲治。這揚州……本官不過是在此待幾年而已,借揚州爲跳板,將來還是要入朝的,本官所求的,不過是心安,你謹記着本官的意思。”

這話已再明白不過了,崔巖在揚州,不想惹太多事,似他這樣的身份,揚州不過是未來錦繡前程的過度而已,而婁師德兄弟二人,若是有什麼野心,卻又因爲這野心而鬧出什麼事來,那他可就對他們不客氣了。

婁師德則低着頭,沒有答應。

“怎麼,你爲何不言,本官的話,你沒有聽清楚嗎?”

婁師德這才昂首道:“陳駙馬命我造船,操練將士,出海與高句麗、百濟水師決戰,這是陳駙馬的意思,下官深受陳駙馬的恩德,身爲水路校尉,更是肩負着朝廷的重託!這些,都是下官的職責,崔使君高興也好,不高興也罷,只是恕下官無禮……”

“大膽!”崔巖本是想敲打一下這個校尉,可哪裡曉得,這傢伙居然膽大包天!

於是他大聲怒道:“這揚州,到底是誰做主啦?”

“是陳駙馬!”婁師德咧嘴,朝崔巖笑。

若是從前,婁師德這樣出身的人,是斷然不敢頂撞任何人的。

可如今……經歷了無數的宦海浮沉之後,他似乎終於想明白了。

這天下除了陳家,沒有人會真正關心他,也不會有人對他提攜,除了陳正泰,他婁師德誰都不認。

一聽陳駙馬,崔巖就氣的要吐血,惱怒地大喝道:“本官爲刺史,就是代表了朝廷。”

”你……你……“

婁師德此時卻不再理會他,直接轉身便走。

他可以對崔巖恭敬,可以對崔巖諂媚,甚至可以卑躬屈膝,可是……這崔巖不能阻礙他去完成陳正泰交給他完成的使命。

所以,他徑直便走,理也不理,無論崔巖在背後如何的叫喚。

看着那筆直而越走越遠的背影,崔巖的臉色格外的恐怖,隨即,他一屁股坐在胡椅上了,腦海裡還浮現着婁師德的可怖神色。

“大膽。”緩了半天,崔巖突的叫囂:“這婁師德,不但是待罪之臣,而且還膽大包天,來人,取筆墨,本官要親自彈劾他,叫崔三來,讓他親帶彈劾和本官的書信先去見四叔,告訴他,這區區校尉,若是本官不狠狠整飭,這揚州刺史不做也罷。”

頓了一下,崔巖又道:“還有,預備車馬,本官要親去見淮南道按察使張公。”

崔巖固然還不能將婁師德怎麼樣。

可是揚州所屬的淮南道按察使就不同了,揚州屬於天下十道之一的淮南道。當然,朝廷並沒有在淮南道設立固定的官職,往往都是從朝廷裡委派一些人,前往各道巡查,而這按察使,他們並不屬於地方官,而是應該屬於京官,只是以朝廷的名義,臨時在淮南道巡查而已。

所以,他們更像是欽差。

而既然是欽差,那麼職責就很重要了,雖然這按察使不過是五品官,卻可察官人善惡;察戶口流散,籍帳隱沒,賦役不均;察農桑不勤,倉庫減耗;察妖猾盜賊,不事生業,爲私蠹害;察德行孝悌,茂才異等,藏器晦跡,應時用者;察黠吏豪宗兼併縱暴,貧弱冤苦不能自申者等等地方上的不法行徑,甚至還有便宜行事的權利。

因而……只要按察使肯發話,立即便可將婁師德以以下犯上的名義法辦!

…………

另一頭,婁師德臉色難看地回到了水寨。

婁師賢見婁師德臉色鐵青,關切地忙上前道:“兄長,出了什麼事?”

婁師德只道:“那刺史對我兄弟二人頗爲不善,只怕艦船要加緊了,要儘快出航纔好。”

婁師賢則道:“只是……我等的艦船不過十六艘,雖說給養足夠,將士們也肯用命,可這區區人馬……實在不成,理應立即給恩公去信,請他出面緩頰。”

婁師德皺着眉搖了搖頭道:“只怕來不及了,方纔我一時火起,說話沒有顧忌,崔巖此人睚眥必報,勢必要想盡辦法治我的罪!我回來的路上,心裡掂量着,只怕他要尋按察使,追究我的過失。我若是獲罪,倒是並不打緊。只恐因爲自己,而誤了恩公的大事啊!”

婁師賢也不由的急了,一時想不到什麼辦法,索性道:“不如我立即去長安再走一趟?”

“再看看吧。”無力地道了這麼一句,婁師德皺着眉,便一言不發。

可過了幾個時辰,卻突然有官差來了。

官差打着按察使的牌號,口稱按察使要捉拿校尉婁師德前往按察使衙裡治罪。

數十個官差,堂而皇之的到了水寨,見了婁師德,這爲首的差人便不客氣地道:“將人拿下,張巡查有事問你。”

水寨中諸將面面相覷,婁師德平日待他們好,而且給養也充足,他們自信自己得了陳家的保護,而陳家乃是太子一黨,自是對陳家死心塌地,可哪裡想到……

“真要拿人嗎?”婁師德上前,朝這差人行了個禮,他朝婁師賢使了個眼色,婁師賢會意,忙是從袖裡取出一張欠條,想要塞到這差人的手裡。

差人卻冷笑道:“得罪了張按察和崔刺史,誰敢要你的錢?來,拿下了。”

婁師德一聽,突然身子一直,眼睛冷漠如刀鋒一般的看他道:“原來只是得罪了按察使和刺史,所以纔要治罪嗎?我還以爲我婁師德觸犯了王法呢,現在看來,爾等纔是徇私枉法。”

“什麼?”差人一愣。

婁師德冷笑着看他道:“傳令,將這幾個無法無天的差人綁了。還有……下令水寨上下,立即輸送給養和武器上船,今日……揚帆,出海!”

差人大怒道:“你好大的膽!”

婁師德聽他得話,卻是擡腿一踢,將這差人踹翻。

婁師德好歹也是一員驍將,此時暴起,這一腳,重若千鈞,差人啊呀一聲,便如一灘爛泥一般,直接倒地不起。

婁師德按住腰間的刀柄,罵道:“你是個什麼東西,我七尺男兒,怎可將自己的生死操持於你這等卑鄙小吏之手?爾與刺史、按察使人等,蠅營狗苟,真以爲憑藉你們區區的權術,就可困住猛虎嗎?怕不是你們不知猛虎的爪牙之利吧!”

………………

求支持,求月票,求訂閱。

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八章:陛下仁義啊
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八章:陛下仁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