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

陳正泰白了李承乾一眼,一臉懶得理他的模樣。

李承乾方纔樂了:“你的意思是,先裝太上皇的,也即是我大父的寢殿?”

“這是當然。”

雖然有時候對李承乾很無語,但陳正泰對他還是很有耐心的,便道:“這破土動工,也是有規矩的,譬如有的人,先要請和尚和道人先來看看風水。當然……咱們不信這一套,可咱們卻也需請人來先謀劃一二,就比如說馬周,馬周這傢伙,別看他平日呆呆的,卻是極精明的,好啦,好啦,你去見太上皇,告訴他,這幾日的弘義宮可能會有一些吵鬧。總而言之,以後有什麼事,先問問馬周,這就對了。”

說到這裡,陳正泰就靠近了他的耳邊,壓低聲音道:“他是二五仔。”

李承乾卻是有點愣愣地看着他:“什麼叫二五仔?”

陳正泰嘿嘿一笑,這下真不理他了。

不過李承乾卻不願自己去見太上皇,非要拉着陳正泰去不可。

陳正泰也實在不想去見李淵,他對李淵沒印象啊,也不知該吹捧一點啥好!

難道說太上皇您身體真好真棒,年紀都這樣大了,還能和這麼多嬪妃生下這麼多孩子?

可終究磨不過李承乾,只好泱泱的去了。

到了弘義宮外,聽說太子求見,弘義宮的一個老宦官連忙迎了出來,朝太子行禮道:“奴柳梧見過殿下。”

李承乾便道:“上皇現在身子如何?”

“尚好。”

“我去見見。”

“請殿下和陳郡公隨奴來。”

這弘義宮有些潮溼,尤其是在這天寒地凍的時候,此處本就是隋朝的一處獨立於太極宮的別宮,平時並不住人,等李淵做了皇帝之後,便將這宮殿賜予了李世民。

可等李世民做了皇帝,李淵倒是很實在的,二話不說就搬來這,跟自己兒子換了地方了。

只是……這裡是老宮殿,雖是進行了修葺,卻還是有些破敗。

也難怪李世民心心念唸的想要給太上皇建新宮了。

陳正泰一路進去,到了一個殿前頓了一下,隨即便由這宦官引了進去。

進了裡頭,便見李淵正跪坐在席上,一旁有小宦官正細細地給他剝着橘子。

李承乾這時候倒是顯得乖巧一些,連忙恭謹地朝李淵行禮道:“見過大父。”

陳正泰也行禮:“臣陳正泰見過太上皇帝。”

李淵精神極好,看着他們,面上帶着慈祥的笑容,不過……天知道這笑容背後掩藏着什麼心思!

他頷首道:“好好好,我的好孫兒啊,你長高啦。”

李承乾嘿嘿一笑:“聽說大父又接了一個嬪妃入宮,龍體更康健了。”

陳正泰聽到這裡,不禁吞了吞口水,看着這頭髮幾乎花白的李淵,居然有些羨慕。

李淵拉着臉道:“朕老啦,身邊需有人照顧,好啦,你坐一邊。”

眼裡突然帶着幾分嫌棄。

李承乾並不在乎,只是繼續嘿嘿笑着。

李淵則是將目光落在了陳正泰的身上,微笑着道:“爾便是陳正泰?朕在宴會中見過你一次。”

陳正泰含笑道:“是,是,太上皇帝龍體康健,老當益壯,那一日,太上皇帝喝了許多酒,也不曾醉呢。”

李淵便哈哈笑道:“老啦。”

他隨即搖搖頭,似乎是在懷念往日的時光。

人老了就難免念舊,會想到許多人,許多的事。

此時,陳正泰道:“這一次,臣是來給太上皇鋪設暖管的。”

“暖管,什麼暖管?”這詞對李淵來說實在太新鮮了,他一臉狐疑。

陳正泰便道:“就是……能讓太上皇您住得舒適一些,太上皇年紀大啦,陛下一直掛念着您呢,生恐您有什麼閃失。”

“噢。”李淵顯得有點不冷不熱。

他看上去和藹可親,不過陳正泰卻發現自己繼續閒聊下去,好像沒有什麼着力點,怎麼感覺李淵對什麼都是不鹹不淡似的?

聊了片刻,該說了也說了,李承乾便和陳正泰告辭,繼續監工去了。

…………

到了正午的時候,弘義宮的內常侍柳梧便匆匆到了寢殿,朝李淵行了一個禮。

他左右四顧,顯得很謹慎,隨即低聲道:“上皇帝,奴打聽過了,確實是什麼暖管,說是能取暖的,一根根銅管,已經快鋪來弘義宮了。不過奴也看不懂,那到底是什麼。”

李淵面上帶着擔心,他下意識地舉起了茶盅,若有所思的道:“會不會……是用來竊聽的?”

“竊聽?”柳梧一愣,想了想道:“想來不會吧。現在皇帝的龍椅已是穩如磐石,理應不會如此。”

“這可未必。”李淵拉着臉道:“二郎越是坐穩了江山,那麼朕豈不在他這裡更加礙事了嗎?二郎的心思,朕也猜不透啊,他和我雖是父子,卻也是冤家,朕現在很擔心,又或者……此物……會不會是害人用的,可能不可能有毒?”

柳梧聽得心驚肉跳,他乃是李淵的心腹,若當真有什麼,太上皇駕崩,自己只怕也要跟着一起去陪葬了。

柳梧顯然還是想往好的去想,便道:“上皇帝還是暫時先放寬心,到底是什麼東西,到時便知了。”

李淵便嘆了口氣,面上帶着複雜之色,幽幽地道:“朕的兒子,實在過於出色,出色到朕都害怕啊。”

頓了頓,李淵繼續道:“這陳正泰,乃是二郎的心腹,這一定是二郎指使的,這幾年來,朕是無一日不擔心受怕啊,哎……”

他搖搖頭,逐而又道:“只是現在人爲刀俎我爲魚肉,大郎和三郎,他且敢動手,朕又算得了什麼呢?也罷,隨他去吧。”

說着,他面上露出了悲哀之色。

世上只怕沒有什麼比白髮人送黑髮人更痛苦了,而且……這黑髮人,還是自己的親兒子殺的。

“對了……”柳梧想起了什麼,道:“這陳正泰,乃是陳繼業之子。”

“陳繼業……”李淵皺眉,又不禁悲哀起來:“這個人……當初是大郎的心腹啊,想不到……陳家……難道……是故意要讓陳家人來害朕嗎?若是如此,這就更令朕覺得可悲了。”

陳家當初是李建成的人,而這恰恰是李淵的安排,若是今日,這陳家人卻被二郎用來安排對付他李淵,李淵就真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了,或者,這更多的是悲哀吧。

緩了緩,李淵擺擺手道:“知道了,你下去吧,人生無常,當及時行樂。”

…………

等到管道鋪設到了弘義宮,一時之間,這弘義宮雞飛狗跳。

李淵面上帶着微笑,心裡卻氣了個半死,自己都這樣的年紀了,還要遭這樣的罪。

這銅管鋪好了,進入了寢殿之中,則更是繁瑣了。

宦官們需先將地面撬開,而後再將一根根銅管鋪上,此後再打龍骨,最後……便將一個個木板鋪在上頭。

每一根銅管外頭,還需包上保溫的材料,足足花費了七八天,纔算是結束。

李淵這幾日被攪得心神不寧,又不禁帶着幾分擔心,所以心情格外的鬱悶。

鋪好之後,這種擔心就更加的劇烈了。

過了一會兒,便有人來,說是要試一試效果。

卻見一個個宦官,開始撤下原先在殿中的炭盆。

看着一盆盆炭被搬走,李淵的臉很陰沉,雖然什麼話都沒有說。

倒是柳梧有些生氣,替李淵開了腔:“天氣這樣寒冷,太上皇的身體又不好,難道連炭火都不肯給太上皇燒了嗎?”

宦官一再解釋,可柳梧不聽,而李淵早回自己的寢殿裡去生悶氣了。

歷來的太上皇沒幾個有好下場的,這一點,李淵很清楚,自己能有幾年舒適的日子……已經是很幸運了。

可這突如其來的羞辱,還是讓他無法接受。

炭火撤走了,寢殿裡覺得格外的寒冷,李淵是老人,最受不得寒氣,一時之間,無所適從。

這些天,他心頭都積着火氣,此時再也忍不住的索性怒道:“朕便凍死罷了,凍死了,反正也沒人在乎,這弘義宮裡死了幾個人,怎麼傳得出去呢?”

柳梧嚇得趕緊進來,低聲道:“太上皇,太上皇,您就少說兩句吧,外頭……還有人,隔牆有耳。”

“隔牆有耳……”李淵本來還算是好脾氣,可現在心涼了半截,頗有幾分破罐子破摔的味道。

他冷哼一聲道:“朕一再忍讓,平日裡已夠謹慎了,可是……即便是在這弘義宮,他們也容不下朕啊。”

柳梧嚇得臉色蒼白,一時之間不知說什麼好,只是哭:“若是太上皇有什麼閃失,奴便陪太上皇一起去,這裡沒有太上皇和奴的容身之地,那麼……下了地宮裡,就沒有人打攪了,奴永遠陪着太上皇。”

李淵氣極,索性脫了靴子,故意要踩在冰涼的地上,道:“凍死吧,凍死了……也……好……”

他的聲音……突然變得越來越微弱。

一下子,整個人竟是安靜了下來。

赤足踩在了地板上。

這木質的地板上,居然沒有原先料想到的寒意。

而是……帶着一股微微的溫熱。

這溫熱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沒有炭火燒烤所帶來的那種不適感,只是很單純的溫熱,尤其是腳心接觸到這個,他竟覺得格外的舒服,就好像現在不是處在冬日,而是在春暖花開的時候。

年紀大的人,最畏懼的就是冬天,而這寒氣,也極容易引起許多的疾病。

可如今……

李淵隨即兩腳一起踩在了地板上。

這股溫暖沿着自己的腿腳,開始瀰漫全身。

彷彿潤物細無聲一般,沒有那種很強烈的感覺,卻偏巧身體又覺得無比的舒泰。

竟慢慢的,開始覺得有點熱了。

李淵本是裡三層外三層穿的頗爲臃腫的,可此時……卻忍不住脫了自己的外衣,依舊還覺得自己的額上,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嗯?”李淵突然道:“這叫什麼來着?”

“叫……叫……”柳梧想了老半天:“說是什麼地暖。”

李淵道:“真的很暖和啊,很舒服,比炭火舒服多了,朕聞到炭火的味就覺得作嘔,近了覺得燥熱,遠了便又覺得暖氣不夠。這東西……倒是挺有意思,就像是天暖了,開了春似的。”

柳梧:“……”

其實柳梧也開始覺得熱了。

“來,給朕寬衣,朕的衣服穿多了,熱。”

“哦,哦。”柳梧便連忙給李淵寬衣。

一通忙活,只穿着一件裡衣,大冬天裡,踩在這地板上,彷彿一下子卸下了請斤重擔,整個人都覺得鬆快起來了。

李淵就道:“你得去問問,到底怎麼回事,別瞎打聽,快去。”

柳梧不敢怠慢。

其實他也想問清楚啊。

只不過這宮裡的人,大多對這弘義宮的人有些戒備,彼此之間有隔閡,大家不願和弘義宮的人說太多。

哪怕是李世民再三表示自己對太上皇孝順,可深宮之中的人,難免習慣了勾心鬥角,帶着戒心,怕自己和弘義宮的人說多了什麼,被人拿捏了把柄一般。

柳梧匆匆而去,這一次他打算問仔細一些。

所以等了很久纔回來。

他一進入寢殿,便開始脫衣,而後尋到了悠哉悠哉的李淵,此時一個嬪妃正用玉手給李淵奉茶。

李淵笑嘻嘻的看着這美人脖子以下的東西,伸出手來,想摸一摸,美人帶着羞澀,下意識的嬌軀一縮,李淵便顫抖着他乾癟的嘴脣,道:“不讓朕摸,朕要生氣的。”

可一見柳梧回來。

李淵隨即就板起了臉,手一揮,讓那美人退下。

柳梧拜下道:“太上皇,奴打聽來了,說是陳家弄出來的暖氣爐,這暖氣爐裝在幾百丈之外呢,在宮外,他們在那兒燒了水,沿管子將熱氣傳導進來。”

李淵這才知道,原來只是虛驚一場,他吁了口氣:“早知道讓你打探清楚。”

柳梧道:“是奴該死。”

柳梧又繼續道:“聽說這東西可費錢了,那陳正泰和太子二人親自入宮來裝的,出了很大的力,第一個……就是將管道鋪來弘義宮,聽說……單單是安裝,就要幾萬貫錢,還需僱傭人手,需要燒煤,這七七八八的下來,每年少說也要上千貫。”

李淵一聽,倒是打了個激靈:“這麼貴?”

幾萬貫,對於皇家而言,也絕不是小錢了。

而且還是太子和陳正泰親自裝的。

更不必說,第一個就是先鋪來弘義宮。

這說明什麼?

李淵頓時面色紅潤起來:“嗯,很好,很好,太子還是有孝心的,陳正泰……他是陳繼業之後,陳繼業是老實人啊,他的兒子,想來也不會太差,虎父無犬子嘛,很好,很好……”

他更欣慰的是……先鋪設弘義宮,極有可能是李二郎的安排。

假若是如此……那麼……說明二郎還沒有喪心病狂,自己可以暫時放下心防,繼續頤養天年。

柳梧便笑嘻嘻地道:“是呢,他們的心裡都裝着太上皇您呢。”

“哈哈……”李淵眉飛色舞起來:“你來幫朕擬一道詔令,這可是幾萬貫錢,不是小數,得好好褒獎一下這個陳正泰。”

柳梧倒是驚訝,要知道……李淵雖是太上皇,但是爲了表示自己已經不管外頭的事了,這三四年來,可是從未擬過詔書啊,現在突然要擬定一個詔書來,這……這……

李淵眯着眼道:“這是二郎和太子的安排,他們都出了力,又花費如此的巨大,這詔令呢,既是誇獎陳家的這個小子的,可與此同時,其實也是向人暗示,朕承了二郎和太子的孝心啊。所以這詔書一定要立即擬定,二郎會明白朕的意思的。”

柳梧不敢怠慢:“奴這就去辦。”

李淵見柳梧走了,隨即便叫來了一個小宦官,吩咐道:“去,今日朕高興,準備一些好酒,再將周美人、吳美人、張美人、楊美人、鄭美人她們統統都叫來。”

“諾。”

…………

陳正泰此時正揮汗如雨地忙着,實驗還算成功,總算沒有白費功夫。

接下來……便需要分支管道,引進紫微宮和立政宮了。

甚至陳正泰想着,遂安公主的母親在哪個宮殿,也一併引一根去!

這是自己人,就算宮中有人說閒話,陳正泰也不怕,咋地,我出的錢,有本事,你自己出錢啊。

於是便將遂安公主叫來,便又細細地修改了工程圖,折騰了老半天,增加了幾千貫的預算。

其實這玩意就是如此,前期投入大,到了後期的成本反而越來越低了。

遂安公主卻是很擔心的樣子:“韋貴妃他們寢殿裡都沒有呢。”

陳正泰很理直氣壯地道:“韋家有錢就自己裝啊,裝不起就別裝。哪裡有既想擺譜,又捨不得錢的?我這是孝敬你母親的,她們若是嫉妒,就讓她們嫉妒去。”

遂安公主口裡說着不好,不停搖頭,心裡卻是喜滋滋的,最後無奈的點點頭:“好吧,好吧,都聽你的,我得去和母親說一聲。”

她帶着盈盈笑意,如蝴蝶一般,興沖沖的去了。

……………

第三章送到,求訂閱和月票。

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
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