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

武珝面如止水,卻還是躬身道:“家父正是應國公武士彠。”

李世民道:“武士彠乃是元從功臣啊,朕對他略有印象,今日他生此虎女,在天之靈,一定很是欣慰。此次你也立了大功,朕怎麼能吝嗇於賞賜呢?只是……你終是女子,國家並未設宮外女官以及爵位,不妨如此,你的父親已經故去,家中可有長兄?不妨朕敕你的長兄……”

聽到此處,武珝卻道:“陛下,民女自跟從了恩師學藝,便與家中斷絕了關係。”

“嗯?”李世民頓時意識到這其中必有隱情。

他大抵能明白,這武珝一弱女子待字閨中,按理來說,是不可能一直在陳家居住的,可她卻在陳家任秘書,可她的家族怎麼可能不管不理呢?

想到這裡,李世民頓時恍然大悟,於是笑了笑道:“這便令朕爲難了。”

“倒也不難。”武珝正色道:“倘若陛下真想要賞賜,那麼民女以爲,賞賜臣女的恩師即可,民女並不奢求高官厚祿,且此次能研製出此車,多是恩師教誨,以及研究院上下人等的協助分不開。陛下若是有心,何不多賞賜他們呢?”

李世民見她回答的不卑不亢,心裡也是暗暗稱奇,只是表面上卻什麼也沒有流露:“你說的也有道理,此事容後再說,朕定有厚賜。”

說着,他已下了車,人落了地,心裡也踏實了一些,方纔雖說表現得還算從容,可一直都在車上,他多少還是覺得有些不踏實。

回頭看一眼這龐大的鋼鐵怪獸,李世民還是不禁道:“真是可怕啊……世間竟有人有此奇思妙想,能造出此車,這需多少人的智慧。”

原本李世民是一個自以爲聰明的人,現在卻發現,自己竟也有渺小的時候。

他忍不住又道:“若是鐵路貫通,可有多少這樣的車?”

“造這車可不容易。”陳正泰回答道:“不過,等到鐵路貫通的時候,數十輛車只怕已經造好了,到時還會對此車進行改進,爭取再多運一些貨物。等到鐵路修到了西寧,那麼只要有足夠的貨物和人員往來,這連綿數千裡的鐵路線,便是有一百輛這樣的車在這上頭跑動,也未必沒有可能。”

這倒不是吹牛。

這個時代的火車,也就比快跑的人要強一點,速度很慢,所以調度起來,還算是便利,全線同時這樣的車源源不斷的發出,也不會出什麼太大的岔子。

當然,以後只怕要將剎車的問題好好的研究研究了。

雖然這玩意跑得慢,制動裝置卻是不可缺少的。

李世民沉吟道:“這樣說來,豈不是隻要樂意,這西寧和長安之間,便可讓七百萬斤的貨物同時在運輸?”

“正是。”陳正泰篤定地道:“就算沒有這麼多所需運送的貨物,這蒸汽火車,還可運人,往後若是有人在長安、西寧、朔方之間往來,可就輕鬆了許多了。除此之外,鐵路的另一端,乃是通往燕雲河北之地……兒臣打算,到時將鐵路的盡頭,盡力與運河的另一處終點平州連接,將來無論是與運河的連接,還是以天津衛出海口,都有着巨大的便利。甚至將來陛下若是要對高句麗用兵,也不知可以節省多少人力物力。”

李世民聽到此處,倒是激動起來,倘若鐵路至平州之時,便是高句麗覆亡之日。

這倒不是說瞎話,征伐高句麗最難的恰恰是糧草調度的問題,連綿千里的嚴寒地帶,道路泥濘不堪,數不清的堅城,高句麗人是絕不會和大唐進行決戰的,以往他們對付隋煬帝,就是不斷的堅壁清野,利用嚴寒和惡劣的環境,將隋軍拖死。

李世民不禁皺眉:“倘若如此……那麼……平州豈不是成了天下最要害的地方?”

陳正泰看了李世民一眼,其實這是實話,所謂的平州,其實就是後世的北平,而平州的轄地,既有北平的大部分,還有天津。

這平州自貫通了運河,已經和江南連接,又因爲靠近天津,乃是三江會海口。若是再連接上鐵路,這簡直就成了天下的樞紐之地了。

陳正泰乾笑道:“不若將來陛下可在平州設一別宮,取名爲北都。”

“哈哈。”李世民大笑:“你又想給錢了?”

陳正泰臉色微微一變,忙搖頭,苦着臉道:“兒臣已經窮的揭不開鍋了。”

李世民振奮精神:“好啦,朕玩笑爾,不必當真。”

卻在此時,那羣臣紛紛騎馬,已是氣喘吁吁的趕到了。

實際上,這馬兒一路追過來,足足追了一個多時辰,在馬上連續的奔跑,起初的時候還好,可走到了半途,已是人困馬乏。

這等長途的飛馬,絕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絕大多數人勒馬狂奔一炷香多時間,便覺得自己的身體幾乎要散架了。

因而,起初……他們是勉強能跟上蒸汽火車的,可到了一炷香之後,速度就不由自主的放慢下來了,再到後來,速度越來越慢,直至看到那蒸汽火車消失在鐵軌的盡頭,只能望洋興嘆。

好在這些人也不傻,知道只要沿着鐵路線走,便能尋到李世民的蹤跡,因而他們一行人沿着鐵路線一路奔跑。

可等到了看到蒸汽火車時,其實大多數人身體已經吃不消了,還有的馬,甚至死也不肯多走一步。

於是,一行人只好狼狽不堪的過來,見到了李世民,又喜又怒。

喜的是總算是找到了人,苦心人天不負啊。

可怒的是,千辛萬苦的追上來,卻見李世民和陳正泰居然在這曠野上說說笑笑的,一副輕鬆自在的模樣。

衆臣上前,禮部尚書豆盧寬先是氣咻咻的道:“陛下,這陳正泰好大的膽子,他竟敢如此的戲弄陛下和百官。”

李世民看着這位禮部尚書,卻是笑吟吟地道:“噢?他是如何戲弄朕的?”

“他……他將陛下擱在這裡……陛下一定受驚不淺。”

李世民捋須,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你如何看得出朕受驚不淺呢?朕在那車上,不知多自在呢。何況……陳正泰不過是想讓朕乘車罷了,何錯之有?”

“這……”

豆盧寬覺得自己被背刺了。

其實他原本還是理直氣壯的,畢竟陳正泰這麼一下子,是真的將大家嚇了一大跳,這麼大的動靜,好似地崩一般,而陛下卻又舍了禁衛和羣臣,被車帶走了。

大家心驚膽跳的,而後急匆匆的趕來,也是害怕李世民再出什麼幺蛾子。

可李世民卻是樂在其中的樣子,還能怎麼說?

李世民當着這羣臣的面,則是樂呵呵地道:“朕不但樂在其中,而且還得了寶物,真是可喜可賀啊。”

“寶物?”豆盧寬、戴胄人等一臉狐疑。

李世民道:“此車……是如何行走的,諸卿可想過嗎?”

衆人都鴉雀無聲。

其實許多人心裡都奇怪,沒看到馬在拉啊,因而大家第一個反應是,這一定是什麼山海經裡纔會出現的怪物。

此時,李世民道:“此車叫蒸汽火車,只需燒煤,便可自行行走,方纔……諸卿想來是親眼所見吧,如此龐然大物,行走如健馬疾馳,諸卿的馬,可都及不上它,畢竟它不需吃草料,還可以做到不眠不屑。坐了此車,朕兩日便多可達朔方,五日之內,可抵西寧了。”

戴胄卻是有些不服氣,這一次是真的折騰的夠嗆了,他現在是一肚子的火氣,不由道:“這有何難,加急的快馬,也可做到。”

這也是實在話。

朝廷之間,若是有緊急的事,往往通過快馬來傳遞消息。

說是日行千里可能有些誇張了,可若是不斷的接力疾奔,日行六七百里,還是可以做到的。

所以戴胄對此……嗤之以鼻。

李世民卻是微笑道:“可是……這快馬,可以承載七萬斤的貨物跑嗎?”

“七萬斤……”

羣臣頓時一驚,一下子譁然……

七萬斤是什麼概念……這是不可想象的。

其實絕大多數時候的運輸,用水運和用馬車運,已經算是很高端了。

絕大多數時候,所謂的運輸,是用人力運輸的,就是徵集民夫,挑了一個擔子,從東走到西,一個人……一天能運十幾二十裡,運個百斤的貨物,已算是極了不起了。

這一次性運七萬斤,是什麼概念?

這是天方夜譚一般的存在啊!

李世民看着衆人驚訝不已的反應,一點也不意外,他卻是看向陳正泰道:“正泰,將後頭的車廂打開。”

陳正泰已明白了李世民的心思,於是立馬叫了兩個力士,這兩個力士會意,取了一種特殊的扳手,將其中一節車廂擰開了。

這車廂一開,便見裡頭堆砌滿了許多的糧袋,還有臘肉,甚至還有無數的炊具……

這堆砌的滿滿的……竟都是貨物。

一節車廂是如此,那麼其他幾節車廂呢?

衆臣已經看的瞠目結舌。

陳正泰則是笑道:“你看,我什麼都準備好了,大家還不趕緊的,都將這糧食和炊具都卸下來?大家此時都睏乏了吧,何不就在此點上篝火,烤一點啥,再弄一點米飯,喝一點小酒,難得大家到野外來,權且當是一次野炊吧。”

戴胄:“……”

豆盧寬更是幾乎要窒息了。

這是什麼概念啊,居然七萬斤的貨,說帶走就帶走!

對啦,還五日之內,便可抵達西寧,兩日半,到朔方。

而眼前的一切,都是親眼可以證實的,絕不會有假的。

“所謂的鐵路……原來就是爲了此車……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豆盧寬覺得今日受到了驚嚇,已經足夠了,可現在……還是被嚇了一跳。

可怕啊!

可就在此時……人羣之中,有人喃喃道:“我……我發財了,我發財了……”

人們訝異地朝着說話的人看去。

卻見正是那崔志正。

崔志正已是神色木然,口裡喃喃念着,像是失去了意識一般。

這些日子以來,他遭受了無數人的白眼和不理解,還有各種的嘲笑,別看他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可人心是肉長的啊,又怎麼可能真的一點不在意?

精瓷吃了一次這麼大的虧,而後又傾家蕩產,籌集了所有的錢財去購置土地,這在人們眼裡,已和瘋子沒有任何的區別了。

可現在,知道了這大車子的用途後……崔志正率先意識到了,他這一次……幾乎精神已到了某個臨界點,只是雙目無神的看着這蒸汽機車,喃喃自語地道:“發財了……終於……發財了……”

韋玄貞見狀,又不禁一驚,同情的看他,低聲道:“崔公,崔公……你這又是怎麼了……”

“蠢貨!”這時候,崔志正確突的好像回過神來,似乎在精神崩潰的邊緣,一下子被人拽了出來一般,此時他旁若無人,發出了一聲大喝。

這一聲大喝,嚇得韋玄貞打了個哆嗦,驚異地道:“崔公……崔公……”

崔志正則道:“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嗎?當初老夫是怎麼和你說的,西寧絕不會無故開發,那裡也不會無故招攬那麼多的商賈,甚至修建別宮,這鐵路……也絕不會是無故修築的,而這一切的一切……是人家找到了可以解決路途問題的方法。”

原是略顯擔憂的韋玄貞,聽到此……突的猶如當頭棒喝。

崔志正卻是冷笑着繼續道:“我來問問你,洛陽距離長安有多少裡?”

“我……我……七…七百里。”

“那我再來問你,洛陽和長安之間已修建了運河的河道,可即便有了運河,從洛陽至長安需要多少日?”

“這……這隻怕需要十幾日吧。最快騎着快馬,也需五日抵達。”

“那便是了。”崔志正道:“可現在有了鐵路,這遙遠的西寧於長安而言,和洛陽與長安又有什麼分別?甚至……它可以更加快捷,你今日在長安,五日之後,便可抵達西寧,你有數不清的貨物,今日在此裝車,五日之後,也同時可以抵達。那麼……你想想看……這西寧還遙遠嗎?到底是西寧遠,還是洛陽遠。”

韋玄貞如遭雷擊,他一下子就意識到了崔志正的話裡含義。

“西寧乃是天下唯一對外出售精瓷的所在,在那裡也吸引了無數的胡商互市,那裡有數不盡的特產,有着來自天下各地的商貨。可因爲路途遙遠,所以靠人力和馬力運輸回長安,花費甚大,自西域來的各種奇珍,只好堆放在那裡,價格低廉的賣出。可若是可以通過鐵路,源源不斷的送來長安呢?”

“西寧太遠了,對於許多人而言,遠在天邊,誰肯背井離鄉?可若是……你十日便可往返,這和普通百姓們平日裡走遠一些親戚又有什麼分別?那我再來問你,對你而言,你移居西寧遠,還是你從長安移居至岐州遠?”

這岐州乃是長安不遠處的一州,都屬於關中道的轄地,所以理論上,長安的人並不會覺得岐州很遠,畢竟……相隔才三百里而已。

可細細想來……你若是去岐州走親戚,即便有車馬,難道不也要走三五日嗎?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衆【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當崔志正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一旁的百官……也猛然的意識清晰起來了。

崔志正則繼續道:“你們再想想看,西寧那地方,我等是親自去過的,那裡同樣土地肥沃,而且地價低廉到令人髮指。再想想那裡的市場是如何的誘人,多少的精瓷還有各國的物產,都在那裡交易,那裡開出的薪水,比之關中如何?那麼我來問你……那原本一錢不值的土地,現在該價值幾何了?哈哈,我……發財了!”

崔志正說話之間,帶着得意。

此時,所有人已是回過味來了。

這裡的不少人,是去過西寧的。

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西寧那地方……什麼都不缺,唯獨缺的……就是距離長安太遠,而距離胡人們的腹地太近。

可現在………

韋玄貞嘴哆嗦着,他擡頭看着這巨大的蒸汽機車。

猛地,他覺得自己的心口有些疼。

當初……當初若是自己……也買了地……或許……或許現在……自己也該和崔公一般了吧。

卻見崔志正滿面紅光,他走到了陳正泰的面前,竟顧不得君前失儀,對着陳正泰道:“敢問西寧還有地賣嗎?”

“有是有的。”陳正泰微笑:“理論上有,可實際上……”

“我只問你,現在賣,作價幾何。”

“當然是得看地段了,西寧城內和周邊,反正均價該五十貫以上。”

崔志正慢吞吞的道:“我是十貫買的!”

他的語氣很重:“而且這地……將來一定很值錢吧?”

陳正泰嘆了口氣:“長了五倍,主要是爲了增加人口的需要,如若不然,地價太貴,人們就不肯遷徙去了,不過在未來……肯定還是要漲的,雖然不敢保證,但是至少大趨勢是如此。”

崔志正點了點頭,而後回頭看了一眼韋玄貞,道:“韋兄啊韋兄,我該說點什麼是好,你吃大虧了!”

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一十六章:大賣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
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一十六章:大賣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