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

錢如流水。

要嘛藏在世族的家裡,要嘛引導進入股市交易所。

而進了交易所的好處就在於,他既可以讓錢流動起來,又不會進入市場。

當然……這裡頭有許多複雜的原因,陳正泰覺得自己能夠用李世民等人所能理解的方式講清楚,已經很不容易了。

房玄齡聽得很仔細,他一字不漏,到他這樣身份的人,其實是極擅長學習的。

長孫無忌心裡卻想,你陳正泰在交易所裡到處掙錢,卻打着爲國爲民的名義,這傢伙……老夫倒是越來越喜歡了,不能和陳家結親,真是遺憾的事啊。

戴胄臉色又青又白,其實很多事,他還不甚懂,還有些想不明白,不過有一件事,他卻知道……

於是他一臉懵逼地看着陳正泰。

陳正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戴胄看着這張討人厭的笑臉,覺得自己還能掙扎一下,於是苦着笑道:“陳郡公,我們……換一個賭注成不成?”

他在做最後的努力,我戴某人,也是要臉的。

陳正泰嘆了口氣道:“大丈夫一諾千金,莫非小戴你要食言而肥嗎?”

戴胄一臉委屈地看着陳正泰:“這裡人多,多有不便,能不能寬限幾日?”

還不等陳正泰迴應,李世民此時道:“朕做主了,寬限三日,三日之後,就帶着束脩去二皮溝,若是言而無信,莫說正泰不饒你,朕也不饒你。”

戴胄幾乎要哭出來了,一時之間,也不知是該感謝陛下寬限,還是痛罵你李二郎落井下石。

只是李世民此時大喜過望,心情極好,他目光一轉,隨即放眼這崇義寺集市,道:“這樣看來,朕總算了卻了一樁心事,此次陳正泰是功不可沒啊。”

說罷,李世民揹着手,左右四顧:“隨朕走走。”

他一面走,一面對房玄齡道:“朕前幾日來,實在沒有想到,朕的天子腳下,竟有這樣的所在,哎……民生艱難至此,房卿……若是以往朕與你不知倒還罷了,現在親眼所見,豈可視若無睹呢?”

物價的困境解決了,其實房玄齡也覺得鬆了口氣,此時面對李世民的感慨,他不斷點頭,慚愧地道:“這是臣的疏失,臣一定……”

李世民立馬板着臉道:“你不必和朕說一定的事,朕不聽這些,朕希望能夠誠心實意,你是朕的中書令,是大唐的宰相,這是千斤重擔,朕將這天下託付給你,便要教你無論如何也要解決問題,如若不然,朕要你何用?”

李世民一面說,一面鬼使神差一般,竟到了運河河堤這裡。

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他腦海裡揮之不去的,竟是那個揹着女嬰的孩子。

那孩子……已經收到朕的蒸餅了吧,不知現在吃完了沒有,朕這裡還有不少蒸餅,不如……送去。

於是……他站在河堤眺望,看着那熟悉的茅屋。

在那裡……那男孩竟也正好就在屋外頭,依舊還是衣不蔽體的樣子,抱着他的妹子團團轉,赤足踩着污水,懷裡的女嬰哇哇的哭。

李世民心念一動,道:“張千。”

張千連忙上前:“奴在。”

李世民道:“將戴卿家買的蒸餅,送去給那孩子吧。”

張千會意,此時他已熟門熟路了,取了戴胄手裡提着的蒸餅,便又上前去。

李世民凝視着張千的背影,還有那茅屋前的孩童,一時之間……竟不知說什麼好,突然抽抽鼻子,竟覺得鼻子有些酸酸的,他突然眼睛模糊起來。

其實李世民雖做了天子,可在歷史記載之中,有各種哭哭啼啼的記錄。來了蝗蟲他哭,要立李治時,召集百官,他也要哭,不但哭,還要一副朕不想活了,要以頭搶地。

這讓曾經閱讀史書的陳正泰一度懷疑,李二郎絕對屬於表演型的人格。

而現在……李世民眼裡模糊,眼角溼漉漉的,陳正泰站在一旁,竟一時也分辨不出真假,他甚至懷疑……這或許……並非只是單純的表演,只是因爲……李世民哪怕再殘酷,也可能只是性情中人吧。

若不是性情中人,如何會有這麼多人圍繞他的身邊,爲他衝鋒陷陣,甚至浴血奮戰呢?

房玄齡等人一見陛下如此,忙又慚愧萬分地道:“陛下,臣萬死……”

李世民舉起長袖,擦拭了自己的眼角,沒理會房玄齡等人,口裡道:“朕從前在想着,朕要開創前人所未有的功業,想着天下太平,可這幾日方纔知道。所謂功業,不過是百姓們的福祉罷了,你看看,你們錦衣玉食,而他們卻住在這等陋室裡。你們美味佳餚,而他們卻是食不果腹。”

“縱是有再多的豐功偉績,與他們又有什麼關係呢?平日朕一再說,君輕民貴,可實際上……不過是淪爲了掛在嘴邊的口頭禪罷了,朕現在想來,朕與諸卿說這些時,再來面對這些貧賤至此的婦孺,只怕羞也要羞死了。”

房玄齡等人此時再說不出話來。

李世民嘆息道:“朕與萬民,本爲一體,他們若是能夠富足,我大唐才能千秋萬代,如若不然,便是修多少兵戈,蓄養多少官軍,身邊有多少忠貞的幹才,其實也不過是鏡中花、水中月罷了。”

他正說着,只見張千提着蒸餅已到了那男孩的面前。

男孩抱着自己的妹子,見到了突然走到自己跟前的張千,臉上先是愕然了一下,而後一面驚喜的朝茅屋裡大叫:“娘……娘,那個恩公,他們又來了,他們又來了……”

他這一喊,茅屋裡的婦人立即跑了出來,似乎在和張千說着什麼,隨即,她眼睛看向李世民這邊,而後竟朝李世民這邊碎步而來。

李世民說到一半……見那婦人竟然迎面過來,一時有點懵。

朕還有許多話沒有說完呢?

而且朕也無顏見這些百姓啊。

他本是一個很大氣的人,現在竟也有些無措起來。

沒一會,那婦人便到了面前。

婦人面色蠟黃,有幾分菜色,身上的衣裙用的是麻布,上頭不知多少補丁,不過她卻將自己收拾得很好,至少看不出有什麼污濁。

她到了李世民面前,行禮道:“恩公屢屢送蒸餅來,這是大恩大德,既來了這裡,何不進屋坐坐,喝一口茶水,如若不然……我們闔家受恩公的恩惠,心裡已經慚愧萬分,若是連茶水都不喝,便真羞愧難當了。”

李世民一時無言。

見這婦人感激涕零的樣子,良久,才道:“好吧,我也乏了,就在此坐一坐,歇一歇。”

李世民臉微微有些紅,像是更加慚愧的樣子,對方因爲一些蒸餅,便曉得知恩圖報,而自己作爲天子,從前卻對這樣的人全然漠視。

婦人聽罷,大喜道:“請恩公們隨小婦來。”

於是領着李世民等人到了茅屋,婦人吩咐門前抱着蒸餅的孩童道:“快,將你妹子送去劉三娘那裡,讓她幫着帶兩個時辰,你的恩公來啦,不要讓她吵鬧,驚擾了貴客。”

男孩噢的一聲,抱着哭哭啼啼的女嬰要去隔壁。

李世民便帶着微笑道:“無妨,無妨的。”

婦人領着李世民等人進了茅屋。

這茅屋幾乎家徒四壁,不過收拾得還算乾淨,地上鋪了乾草,李世民低頭看了看,於是索性跪坐下,其他人見陛下如此,哪裡還敢嫌棄,也紛紛跪坐在這乾草上。

婦人道:“拙夫去上工了呢,只怕要晚一些纔回,小婦先去給恩公們燒茶。”

說罷,她感激涕零地看着李世民,又道:“我那孩兒三斤嘴饞,自恩公們送來了蒸餅,他成日吃,每日心心念唸的說恩公們的好處。三斤,三斤……”

她呼喚着那男孩。

男孩去將自己的妹子送去了鄰人老婦那裡,便蹦蹦跳跳地回來了,喜滋滋地道:“來啦,來啦。”

“你在此和恩公們說說話,我去忙活,不可亂說話,驚擾了恩公。”

吩咐過之後,那婦人轉身便去。

三斤於是怯弱地打量着李世民等人,眼睛便落在李世民腰間的玉佩上,眨了眨眼睛,好奇地道:“呀,這是啥?”

李世民低頭,看着這玉佩,道:“這是龍紋的玉佩,你看,上頭雕刻着龍。”

“龍……”三斤頓時口水流了出來:“龍能吃嗎?”

李世民:“……”

陳正泰坐在一旁,心裡想,小子,你路走窄了,我這恩師……就是一條真龍,來,你吃吃看。

陳正泰笑嘻嘻的道:“龍不能吃,會崩壞牙的。”

“噢。”三斤便看着陳正泰:“小恩公,這樣說來,你吃過龍?”

陳正泰臉色驟然變了,忙擺手道:“可不敢,可不敢……”

三斤便道:“你若是沒吃過,怎麼會曉得崩壞牙齒?”

陳正泰感覺這孩子的智商比小戴要高啊!

陳正泰於是眼睛一翻,故意去看茅屋的屋頂,嘴裡喃喃道:“你看你家屋子,上頭漏了頂了啊,不得了,不得了,到時下了雨,可怎麼住人啊。”

………………

第二章,求訂閱和月票。

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九章:敕封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
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九章:敕封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