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

武珝顯然是一個很有想法的人,雖然她現在還只是一個少女!

既然陳正泰問,她便道:“所謂的擊破,其實是建立於新軍之上,沒有新軍,便沒有足夠的實力!那麼……就無法做到威脅利誘,一切的手段,其實都建立於力量之上,只是……學生有些地方不明白,新軍可以堪當大任嗎?”

陳正泰不禁笑了,武珝果然洞察力驚人,她一眼就看出了李世民和自己要建立新軍的目的。

若無新軍,所謂瓦解世族,就沒有任何的意義,而當有了一支足以掌控的力量,那麼……在這個力量的基礎上,就可以做很多事了。

武則天在歷史上,不就是如此嗎?

通過武家人控制禁軍,而後利用一切的手段,或是利用酷吏去打擊世族,又或者利用某些世族順從自己,最終,她雖爲一介女子,卻牢牢的將天下控制在了手裡。

哪怕她垂垂老矣的時候,這天下百官,以及皇族,依舊對她懼怕到了極點。

陳正泰看了看如今青春年華的少女,嘆了口氣道:“你果然是一個不甘於平庸的人啊,我甚至在想,若你是男子,你的成就,一定遠在我之上。”

這話是陳正泰託大了,其實武珝就算是女子,她的成就,也遠在陳正泰之上。

當然,陳正泰還是要面子的,小小的吹個牛,有益於自己二次發育期間的心理健康成長。

武珝自然不知道陳正泰所想,便道:“學生不過是個弱女子而已,恩師誇讚的太過了。”

陳正泰慎重其事地道:“好好負責書齋中的事吧,這裡頭有大學問,當然……單憑躲在書齋裡是不成的,偶爾也去下頭的作坊走一走,看看作坊如何的運營,只有這樣,纔不會被人矇騙。”

武珝道:“喏。”

近來大學堂裡,想要入學的人極多,或許是因爲武珝所帶來的效應,不過眼下大學堂所容納的人還是有限。

而此時此刻,一隊人馬,已出了玉門關。繼續向西,便是吐蕃的領地。

玉門關的士卒們,看着一羣奇怪的人,一個僧侶,領着數十輛大車,數百匹神駿的馬匹,那馬上的人,一個個凶神惡煞,他們揹着行囊,個個風塵僕僕。

陳愛香臂膀極粗,活脫脫的一個土匪模樣,騎在高頭大馬上,身前橫着一個大斧。

誰料……這些人居然拿出了關牒,要知道,朝廷是禁絕漢民出關的,當然,這也是防止有百姓出關,充實了吐蕃的人口,另一方面,也害怕一些匠人落入吐蕃的手裡。

吐蕃和大唐關係時好時壞,雖有使節上的往來,可雙方其實彼此之間都有警惕之心。

守關的人一看關牘,卻也不敢怠慢,連忙放行。

玄奘此時也從車裡出來了,他準備騎馬前行,他從前曾偷渡去過西域,吃的苦也不少,只是此時,他原本光禿禿的腦袋上,卻已長出了短髮,這短髮亂糟糟的,加上有大量的灰塵,倒是頗有幾分殺馬特的造型。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他也很想剃頭,可是每次聽說玄奘想要把頭髮剃光,陳愛香就興沖沖的要取一把大砍刀來,說俺來試試。

玄奘頓時懵逼!

他想活下去啊,不是他怕死,而是因爲……他還要留着有用之身,取回西經。

於是頭髮還是暫時留着吧!

出了玉門關,眼前景色一下子不同了,放眼瞭望,便是無窮的戈壁了,偶爾可見一些青草從石縫中努力的伸展出來,可這一縷生命中的綠色,卻反而更顯蒼涼。

一路行來,這數百人疲憊不堪,他們猶如石縫裡生長出來的青草一般,頑強卻又努力的生存着,蜿蜒如長蛇的隊伍,徐徐通過溝壑,殺馬特的玄奘騎馬在前,陳愛香則拿出了鹿皮水囊預備喝水。

“省着一點喝。”玄奘看了陳愛香一眼,叮囑道:“此去三百里,都沒有水源,若是不節省,只怕走到半途,便要飢渴而死。”

陳愛香掂了掂水囊裡的水量,最後還是收了起來,臉上卻是一臉苦哈哈。

他此時想念挖礦了,他熱愛挖礦啊,在此刻,這普天之下,再沒有人比他更懷念挖煤的日子了。

“三百里?”

“正是。”玄奘認真的道:“現在有三條路,一條是翻越雪山,只是這一條……實在過於險峻,我們的輜重太多了,此路不通。還有一條,便是往人口密集的地方去,只是吐蕃人的態度實在難料,出了玉門關,再險惡的環境,也險惡不過人心,何況我們這樣多的人,帶着這麼多的輜重,這吐蕃人若是見財起心,或是有其他的圖謀,都未可知。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這第三條路。”

頓了一下,玄奘繼續道:“這條路數百里沒有人煙,就算遇到了吐蕃人,也只是一些零星的騎隊而已,人數不會超過五十,因爲超過了這個數目,就根本沒有辦法補給了。只要我等穿過了這裡,那裡有一處綠洲,就可以歇一歇,那兒還有一處小集鎮,也可以補給,因爲綠洲不大,所以城鎮的規模也是有限,我們這麼多人去,他們不敢爲難我們的,畢竟若是拼殺起來,他們未必是我們對手。何況那裡有一座古剎,寺中的人和我當初有舊,就絕不會爲難。”

陳愛香硬着頭皮,忍不住哭喪着臉道:“這樣的鬼地方,竟還有人煙。”

玄奘面無表情地道:“何止是有人煙,這荒漠中的綠洲,對於許多人而言,便如置身於仙境一般。要知道,最險惡的……其實恰恰是人心哪,他們躲避災難於這荒漠之中,雖是條件艱苦,飽受風霜,可至少……不必擔心清早起來,會被十惡不赦的匪徒以及藩兵侵門踏戶。所以衆生皆苦,世上哪裡有清淨之地呢?自這裡一路向西,統統都是佛國,許多百姓,寧願自己飢腸轆轆,也要將剩餘的錢進獻佛祖,你以爲……這是什麼緣故?”

陳愛香不屑的撇撇嘴:“我們陳家人不一樣,我們陳家人才不將一切的期望放在那佛祖和神仙身上。我們只信自己的祖宗……”

“祖宗會保佑你們嗎?”玄奘看着陳愛香反問。

陳愛香不以爲意地道:“祖宗不保佑也不打緊,我這輩子受盡了磨難,可是遲早有一日,我也會成爲兒孫們的祖宗,所以我活在世上,既要祭祀先祖,承祖宗的家訓,爲陳家出一份力。將來我的兒孫們,也這般的祭祀死去的我。而我……若是在天有靈,也一定會保佑你們。就算保佑不到,可只要如此,我們陳家便可生生不息,血脈不絕。我們不爲自己活,我們爲兒孫們活,我今日受的苦,他日兒孫們便可享福。我不指望我死之後,還會上什麼西天,也不指望下輩子得什麼好處,兒孫就是我的下輩子。所以家族的基業,對我陳愛香而已,便如你所崇尚的佛一般,沒了佛祖,你玄奘便是什麼都不是。而沒有了家族,我陳愛香也就沒有活着的意義了。”

“這誰告訴你的?”玄奘很奇怪的看着陳愛香。

他突然發現,陳愛香這個五大三粗的傢伙居然也有信仰,且意志不在他之下啊。

陳愛香想也不想就道:“三叔祖。”

所謂的三叔祖,便是陳正泰的三叔公了。

玄奘點了點頭,而後嘆了口氣道:“對錯不緊要,至少我們現在同行,至於我取回西經之後,你自抱着你的祖宗,我則皈依我的佛祖。”

陳愛香則回頭,對着諸人大聲喊道:“大家都打起精神,少喝一些水,都給我攢着,咱們要穿越數百里的荒漠,醜話說在前頭,再往前,可一滴水都沒有的啦。到時渴死了可就別怪別人了。”

衆人頓時抱怨起來,這一路吃的苦頭已經很多了。

陳愛香看着一羣怨婦一般的傢伙,便怒罵道:“狗東西,這麼多抱怨,吃不了苦,那便滾回去,回去之後,看家主怎麼收拾你們。”

這話……竟好似一下子起了作用,而且威力十足,大家立馬個個噤聲了。

於是這長蛇一般的隊伍,繼續一路朝前跋涉。

火辣辣的太陽,猶如一個蒸籠一般,許多馬都已受不了了,人們艱難的踩着砂礫,迎着火辣辣的狂風而行。

玄奘對於這附近的地理,顯然十分精通,畢竟有過一次出西域的經驗,他面上永遠一副不爲所動的樣子,哪怕是飢渴難耐,便在口裡含着幾片自玉門關裡摘採下來的葉子,就這般含在嘴裡。

陳愛香看了看遠方,問:“過了這一片荒漠,會抵達哪裡?”

玄奘道:“過去之後,就是西域。”

陳愛香又問:“之後呢?”

“之後要過一峽谷,峽谷裡多山賊強盜。”

陳愛香繼續問:“過了峽谷呢?”

“過了峽谷,便是連綿的高山,我們要越過那裡。”

“過了高山呢?”

玄奘很有耐心地繼續答着:“過了高山之後,我便再沒有去過了。不過那裡依舊還有重重的大山,大山常年白雪。”

“而後就可抵達天竺?”

“我也不知道。”

陳愛香眼睛一瞪,不禁道:“你不知道還帶我來?”

“我聽人說的,世上有一個叫天竺的地方,那裡有西經。”

陳愛香說的口乾舌燥,嘴脣已經乾裂了,他覺得自己頭皮發麻,似乎想到了什麼,忍不住道:“如果這沿途都有木軌該有多好啊,即便是這荒漠,只需三四天便可穿越過去了。”

玄奘皺了皺眉道:“取西經,爲何要怕辛苦?”

“我們陳家人跟着你可不是去取經。”

“那你們是爲什麼?”

陳愛香很耿直,道:“賣貨,修木軌,做買賣,殺人,什麼都幹,有好處就行。”

“阿彌陀佛。”

“我們以後會在你口裡的西天,建起我們陳家的宗祠,在佛祖誕生的地方,修上木軌。我們在那裡開一個陶瓷的作坊,那裡生產的陶瓷上,要繪上彩釉,嗯……上頭就是佛像,拿這個來賣錢,你們和尚肯定喜歡,拆了你們的寺廟也要買,這好歹是正宗西天的貨,佛祖開過光的。”

“施主你別說了。”

陳愛香卻是很興致勃勃:“我們還打算開發佛祖牌的香燭,噢,對了,在那裡辦一家印刷作坊,印刷經文,價格可以比其他地方的印刷作坊貴上三五倍,我們還賣袈裟,賣禪杖,賣開過光的舍利。”

“施主……你不要再說了。”

“那我渴了,你水囊裡好像還有一點水,給我喝一口。”

“施主,我也渴……”

“那我還要賣……”

“施主,喝水吧。”

陳愛香興沖沖的接過了水,本是疲憊不堪的臉上,多了幾分神采:“多謝。”

“不用謝。”玄奘舔了舔嘴。

陳愛香豪氣的將水囊中的最後一滴水飲盡,而後又貪婪的看着玄奘:“你那些葉子……還有沒有?”

玄奘痛苦的閉上眼:“施主不要這樣。”

“給兩片,以後賣東西給你的時候可以打個對摺。”

“施主,我要犯戒了。”

“小氣。”陳愛香撇撇嘴,似乎覺得這和尚已經沒有什麼可壓榨的了,便決定留一些精神,終於閉上了嘴巴。

…………

而在長安這邊。

這段日子,魏徵每日穿梭於二皮溝裡,這二皮溝裡充斥着人間的煙火氣,清早的時候,在茶坊裡喝兩口茶,看看報紙,而後下了茶樓,買兩個炊餅。遠處,便可見到許多的人流,從二皮溝到工坊的區域,早已鋪上了木軌,每日都有許多的馬車,在此攬客,而後許多匠人從四面八方上車,前往作坊。

也有不少的商賈,四處兜售着自己的貨物。

有爲數不少的胡商來此,他們用個各種口音的話,艱難的與本地的商賈交涉,手裡不斷的比劃。

人聲鼎沸之中,這林立的街市裡,總會出現讓人眼前一亮的有趣東西。

魏徵只是走馬觀花,可每見到一樣東西,總不免會隨身取出紙筆,將其記錄下來。

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五十章:大禮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十章:急奏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
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五十章:大禮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十章:急奏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