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

這是唯一一次,沒有歡呼的放榜。

大學堂的考生們,顯得鎮定的多。

畢竟,他們覺得自己沒有什麼不同。

你看,自己的同窗們不是基本都中了?

他們都中了。

自己中了也就沒什麼值得喜悅了。

這就好像,如果你家裡有一百多個兄弟,幾乎人人都考入了清華北大,那麼你考上了清華北大,會覺得這是一件祖宗積德的事嗎?

不會。

因而,大家只是同情幾個沒有中的同窗,顯然,他們並非是不刻苦,只是運氣不太好。

沒有中的人,只比刀割還難受,他們的心情,和其他的秀才是全然不同的。

其他的秀才,雖是覺得不可置信,爲自己沒有中試而惋惜,心裡唏噓着。

可學堂裡落第的人,他們的感覺卻是自己根本沒有辦法擡起頭來做人,心裡萬千的悔恨,彷彿此刻,正遭受着酷刑。

丟人現眼啊。

那先生們,似乎還在念着落榜的人名字。

這六個人,眼眶已紅了,淚灑了衣襟。

可是……這一個個名字念出來的時候,這場中的所有秀才們,卻已是腦中一片空白。

大學堂落榜六人……六人……

那麼中榜的有幾個……

人們瘋了似的開始看榜。

果然……看到了一些有印象的名字,若是當初在雍州考試的秀才,對於這份榜單是記憶猶新的。

因爲這份榜單,實在和當初雍州的榜單……太像了。

那麼……整個大學堂,在關內道,中了一百一十九人……一百一十九個舉人……

這可是一百一十九個預備的官員啊,有了舉人身份,就有了入仕的途徑,他們可以選擇繼續考下去,也可以立即去吏部點卯,選擇入仕。

當然,舉人爲官,按規矩,是授九品官職的,起點較低,遠不如進士爲官。

可即便如此,人家已經有了官身了。

何況那舉人的特權,也是不少,比之秀才,不知強多少倍。

無數雙眼睛看着大學堂的人,眼睛都紅了,那眼裡所流露出來的羨慕,就彷彿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些普普通通的生員一般。

“這……這不可能,不可能,絕不可能……我寒窗苦讀十年,如何竟不如這些學堂的生員……他們不是隻死記硬背嗎?何以他們都可中榜?”有人喃喃自語。

也有人狂笑:“哈哈,可笑,真是可笑……”

大笑者,顯然是徹底的人生信念正在逐漸的崩塌。

從前所信奉的一切,現在竟好似是淪爲了笑話,自己漸漸成了小丑一般。

人們從前堅信的東西,從而爲了這個信念,而付出了無數的努力,可這許多個日日夜夜的努力之後,結果卻有人告訴他,自己所做的根本沒有意義,自己所作所爲,也根本只是南轅北轍。這對於一個人而言,是一個極痛苦的過程,而這個過程……足以引發一個人精神上的崩潰。

等你自己割了自己之後,這大清竟已亡了一般。

終於,貢院之下,有人失聲痛哭,有人流涕,有人怪叫,有人發出瘋了似的咒罵。

好在……生員們是有準備的。

先生大吼一聲:“預備。”

一百多個生員,毫不猶豫的自自己的長袖裡抽出棍棒,這棍棒有點毒,因爲棍棒的頭部,嵌入了許多鋼釘,這鋼釘只露出了木頭指甲長,完全可有保證絕不會對人造成致命傷害,但是足以讓人一個月下不了地。

齊刷刷的棍棒,落在這些孔武有力的人手裡,而它們的主人們,顧盼有神,眼裡帶着警惕。

出來看個榜,爲免碰到強盜,帶着一根形似狼牙棒的東西防身,這很合理,對吧?

棍棒一出,嚎叫發瘋的秀才們瘋了似的退開。

雖然現在很絕望,可是還不至於到尋死的地步。

這些生員的狠厲,他們早就見識過了,說打就打的,而且這些人你惹一個,就來一窩蜂,舉人可以不中,命總還是要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而後,生員們列隊,疾步而去。

李濤充耳不聞的再看了一遍榜,他陷入了深思。

此時,心裡一個疑問,反覆的在詢問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何……自己竟會落榜。

他面上帶着苦澀,搖搖頭,身後幾個僕從不識字,可見公子如此,心裡已猜出大概了,上前想要安慰。

李濤將人打開,苦笑道:“天要變了。”

他目光落在那即將要消失的一羣生員背影上,隨即,打起了精神:“回去告訴劉管事,無論用什麼方法,今秋,我定要入學,不管花多少錢財,需託多少關係,聽明白了嗎?”

“喏。”

李濤而後,也消失在人潮。

天要變了。

這是大勢。

李濤是個受過良好教育的人。

他的格局,顯然是比平常要高得多的,

面對這樣的情況,必須做出改變。如若不然,那便是螳螂擋車。

趙郡李氏,還可以躺在閥閱的簿子上,繼續享受數不盡的榮華富貴嗎?李氏的子孫們,若是沒有源源不斷的新鮮血液,進入朝廷,那麼遲早有一日,有會有被超越的一日。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這詩的作者劉禹錫此刻還未出生,可是此這樣的感受,讀史上見識過千古興亡事的李濤,不會不懂。

或許還有人依舊固執己見,可李濤卻知道此時必須懸崖勒馬,做出選擇。

……

相比於李濤的冷靜,身後的秀才,就未必冷靜了。

有人痛罵考官,有人罵大學堂,也有人大罵:“當初那吳有靜,說什麼滿腹才學,跟着他讀書,便有高中的機會。可是……跟他讀書的人,有幾人中舉。此老賊……信口雌黃,誤了不知多少子弟。”

“吳先生誤我啊。”

wWW ▲Tтkǎ n ▲C〇

“都說他滿腹經綸,都說他掌握了中試的訣竅,可若只我一人不中,固是我愚鈍。可爲何,這麼多人都不中。說來說去,是他吳有靜耽誤了我等的學業。”

誤人子弟。

這可不是小事。

哪怕是學而書鋪的那些秀才,中個十個八個,大家也不敢說什麼。

可現在呢……有幾人中了?

再看看那大學堂。

此時,大家付出了無數心血,跟着你學習,現如今……前程黯淡無光,當初對你吳有靜多敬仰的人,現在心裡就有多少憤恨,於是頭人振臂一呼:“走,去學而書鋪,把話說清楚。”

“同去。”

………………

太極殿。

此時,歌姬已至,在一番舞蹈之後,已喝的半醉的衆臣們紅光滿面,變得有些放肆了,彼此之間品頭論足,或有人低笑。

卻在此時……那吳有靜已有許多的醉意,他方纔一番話,陛下再不理他,吳有靜心裡比誰都明白,自己並不得天子的垂青。

這……他早有預想,可是他不在乎。

自己是什麼人,自己可是馳名天下的名士,縱得不到天子垂青,那又如何,自己得到無數人的推崇,被時人所仰慕,這……是多少人可以羨慕的來的?

既然天子對自己漠視。

他心裡反而大怒。

他可一丁點也不怕李世民的。

自己在盛名之下,你李世民能如何呢?帝王大多沽名釣譽之徒,還不是最後,要叫自己一聲先生。

他一口將酒水飲盡,而後大笑,隨即便起身,竟開始脫了孝衣。

有人開始注意到這裡的異樣,這脫了孝衣的吳有靜,此刻就像是剝了殼的雞蛋一般,坦着大肚腩,腰間扎着一根布帶,醉醺醺,搖晃晃的走到了殿中。

有人低聲呵斥:“吳先生,這是要做什麼?”

吳有靜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張着迷糊的眼睛:“今日難得陛下召我來此,爲表對陛下的敬意,自是爲陛下作舞。”

說着,又大笑,旁若無人一般,頂着自己的大肚腩,身軀開始搖晃,白花花的雙臂扭動,TUN部也開始搖動起來,一邊作舞,一邊大笑,而後又眼睛通紅,失聲大哭。

衆人見了,竟都愣住。

整個大殿,方纔還喧譁一片,轉眼之間,又安靜的可怕。

有人面帶怒色,也有人一臉崇敬的看着吳有靜,似乎……已有人心知肚明瞭。

這位吳先生,很有魏晉之風,相傳只之大賢,從東漢時起,就瀰漫着這等的風氣,他們放浪形骸,蔑視帝王,只在乎抒發自己的情感。

只是……這一切的背後……掩藏着的,卻是對於帝王和朝廷的不滿,表面上,吳有靜這樣的人剝光了舞蹈,且還在這天子堂,可實際上,卻是通過羞辱和作踐自己,來表達自己對於與世俗的憤恨。

面對天子,他們不能直抒胸臆,所以不得不採用這樣的手法,隱晦曲折地表達自己的思想感情。

而這些人,在魏晉時,爲人所敬重。

李世民見此,不禁拍案。

原本他決定不理會這吳有靜。

可現在……此人太放肆了。

陳正泰坐在那,不禁看待了,沃日,這個時代,竟有了脫衣服的舞蹈了啊。唐人開放,竟至如此。

李世民大喝:“卿這是何故?”

“作舞,取悅陛下。”吳有靜身體旋轉。

李世民冷笑。

吳有靜道:“草民頗有幾分才學,可是這些才學,並非是陛下所看重的,既然陛下不需這些才學,那麼身爲讀書人,爲愉悅陛下,自當以身作樂,好使陛下青睞。”

一個有才華的人,得不到器重。

而君王身邊,都是那些諂媚的小人。

既然如此,那麼有才學的人,自然無法展現他的才華,藉着自己的才學,而獲得帝王的尊重。那麼,不妨在此作樂,取悅天子。

這話裡,諷刺的意味很足。

李世民冷然:“拉出去。”

“陛下不想看草民舞蹈嗎?”吳有靜停止了扭動,隨即肅然起來:“既然如此,那麼草民想要見教,陳正泰這樣的奸佞之臣,是如何取悅陛下的?”

“你也配和他相比?”

“如何不能相比。”吳有靜坦然正視着李世民:“臣讀書三十年有餘,深得鄭玄的經義,爲人所稱道,人們都說草民乃是道德高士。草民的才學,也爲天下人所器重。草民有弟子數百,無一不是今時俊傑。陛下卻只知陳正泰,何以不知世上有吳有靜焉?”

他似是豁出去了。

只是這番話,真是痛快。

至少在某些人看來。

吳有靜繼續道:“陛下寵溺陳正泰,又是何故呢?他的才學,如何與草民比擬。他建的那個學堂,招收的又是什麼人?所傳授的,又是什麼學問?他不過是處處討好陛下,而陛下卻不自知。以至這樣的豺狼,竟可居於廟堂之上,敢問陛下,陛下器重這樣的人,天下可以安定嗎?這天下的讀書人,又如何肯真心依附陛下呢?陛下可知道,這皇城之外,人們是怎樣議論的嗎?陛下又是否知道,多少讀書人,爲之寒心嗎?陛下今日在此設宴,將草民請來此,是因爲想要和草民同樂吧,是想告訴天下人,陛下也是仰慕名士的人。今日乃是放榜的日子,陛下想靠科舉取士,藉着這科舉,想要親近天下的讀書人,可是陛下……縱是取了數百上千的舉人,這些舉人,見陛下如此,他們肯對陛下心悅誠服嗎?”

吳有靜隨即落淚,慨然道:“陛下啊陛下……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啊。陛下……不將草民這樣的人,當做是手足看待,卻視爲草芥,那麼草民除了作舞,如何才能討取陛下的厚愛呢?”

他這一番話,令人動容。

不少人爲之心頭一震。

哪怕是這朝中的百官,也有不少懷才不遇之輩,認爲自己現在的官職,並沒有匹配自己的才華。

反觀那陳正泰,叫一聲恩師,便可如此親近皇帝,這令人不禁生出了英雄氣短之心。

而現在……吳有靜這番話,道出了自己的心聲,怎不令人側目。

李世民面上抽了抽。

論起口舌,他李世民還真遠不如這吳有靜。

吳有靜驕傲的昂首,直視着李世民。

他此刻,彷彿因爲醉意,而帶着無以倫比的勇氣。

其實他早就想明白了,皇帝不能將自己怎麼樣,可是今日自己直抒胸懷的勇氣,足以讓自己一舉成名天下知。

哪怕李世民大怒,將自己趕出去,自己也將載入千秋史冊,光芒萬世,可以與那嵇康媲美。

所以,他面上甚至浮現出輕蔑的笑意。

眼角的餘光,落在陳正泰的身上,陳正泰顯然是一副錯愕的樣子,這表情,顯得滑稽可笑。

李世民怒不可遏,他強忍着怒火,死死的盯着吳有靜。

目中,已掠過了殺機。

卻在此時,外頭有宦官朗聲道:“揭榜了,揭榜了。”

宦官匆匆入殿。

李世民這纔回過神來,方纔的殺機,也瞬間的消失了個乾淨,一剎那的時候,李世民真想將此人剁了,可現在神志清醒,他意識到,一但因此而誅殺吳有靜,只會讓自己遭受惡名,名聲想要建立起來,就需積少成多,可一旦要壞掉,卻只需要一件事就夠了。

李世民冷冷一笑:“取榜來。”

吳有靜朗聲道:“陛下,爲何不當衆念出來呢,如此,也好與大臣們同樂。”

張千呵斥道:“大膽……”

吳有靜卻不在乎。

李世民倒是心裡有些焦慮了。

這吳有靜,莫非有許多弟子都中試了。

今日此人如此無禮,若是他許多弟子中試,豈不是讓朕臉上無光?

殿中很安靜,落針可聞,每一個人都盯着李世民,等候着李世民的反應。

終於,李世民淡淡道:“念。”

“是。”張千已接了榜。

他顯得無奈的樣子,隨即打開了榜文,咳嗽一聲,唱喏道:”鄉試第一者:鄧健!”

鄧健……

這名字很耳熟。

李世民隨即想起了什麼來。

可就在他有印象的時候。

突然有人大笑:“哈哈,鄧健,乃我大學堂的弟子,這個傢伙……一向愚鈍,只曉得死讀書,不料他又中第一了。”

衆人循聲看去,不是陳正泰是誰。

所有人都露出震驚之色。

第一名,竟被大學堂佔了去。

吳有靜臉色也微變,方纔他還自信滿滿的樣子,可現在……

他臉拉下來,心裡似在說,只一個第一而已……

“第二名:陳洪正!”

“呀,是他,此人上一次,考的不好,我狠狠收拾了他,萬萬料不到,他這樣爭氣。”又是熟悉的聲音。

只聽這個聲音,殿中已譁然。

又是大學堂的?

可是此刻,陳正泰得意洋洋,很是得志的樣子:“真是僥倖,太僥倖了。”

吳有靜臉有些僵硬,可是他的脖子,依舊倔強的挺着,使自己的腦袋,依舊可以斜角朝上,讓自己的眼睛,可以直視李世民,露出桀驁不馴的樣子。

“第三名,長孫衝……”

這時,聲音已經不再熟悉了。

而是陳正泰身邊的長孫無忌啪嗒一下,將手中的酒盞摔碎了一地,而後長身而起,激動的胸膛起伏,聲若洪鐘一般,大吼:“我兒子,這是我兒子……”

…………

第三章送到,這一章字數比較多,主要是字數少了,估計還要捱罵,本來還想再多寫一點的,可是時間太晚了,讀者們肯定在罵,先發上來吧。老虎愛你們。

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二章:人才吶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四十四章:恩典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三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
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二章:人才吶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四十四章:恩典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三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